室友失憶了。

  雖然這聽起來很突兀,但室友真的是失憶了。

  原因跟為什麼穿越的原因一樣不是重點,總而言之Tempo有天醒來,赫然發現室友忘記了過去所有的事,包括他的過去,包括他們之間四年的大學記憶,包括李白白和Aさん。

  也包括他,Tempo。

  那天正好是畢業典禮前夕,大家都在忙著從宿舍搬出去。Tempo和李白白等人聚在一起討論該如何是好,他們決定一起幫助可憐的室友恢復記憶。

  李白白先上陣了。

  「你記得我是誰嗎?」李白白怯生生地問。

  「如果我記得就不叫作失憶了。」室友冷冷地說。

  「其實我和你以前是一對情侶。」

  李白白牽起了室友的手,深情地凝視著他。

  「我的腦子不記得有這種事。」

  「你的腦子不記得我沒關係,身體記得我就好。」李白白臉紅。

  「我和你是怎麼變成情侶的?」室友問。

  「怎麼變成情侶不重要,現在是情侶就好。」李白白臉紅。

  「身為情侶,我對你做過什麼事?」

  「對我做過什麼事不重要,現在做點什麼就好。」李白白臉紅。

  「身為情侶,我現在該對你做些什麼事?」

  「該對我做什麼不重要,現在馬上做就好。」

  李白白側身躺到床上,閉上眼睛。

  Tempo在旁邊皺眉,「我認為這對讓他恢復記憶沒有幫助。」

  「有沒有記憶不重要,記憶裡有我就好。」李白白嬌羞地說。

  Aさん第二個上陣,他用手撫摸著下巴,在狐疑的室友身邊踱了一圈。

  「你現在回想一下,你第一次發現記憶不見了是什麼時候?」

  「應該是今天早上,我一醒來就發現了。」室友說。

  「那麼你還記得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嗎?」

  「如果我記得就不叫作失憶了。」室友冷冷地說。

  「我明白了。」

  Aさん張開緊閉的雙目,眸子裡精光四射。

  「你的記憶被人謀殺了。」

  「謀殺了?!」李白白和Tempo一齊驚呼。

  「而且這是一起密室殺記憶事件!」

  「密室殺記憶事件!」李白白和Tempo看著緊鎖的宿舍房門。

  「還是一起暴風雨山莊殺記憶事件!」

  「暴風雨山莊殺記憶事件!」李白白和Tempo看著窗外的午後雷陣雨。

  「而兇手就在我們之中。」

  「兇手就在我們之中!」李白白和Tempo看了彼此一眼。

  「更重要的是,這是一起完全犯罪!」

  「完全犯罪!」李白白和Tempo張大了眼睛。

  「為了順利抓到凶手,我們必須調查這房間裡所有人的不在場證明。」

   Aさん搓了搓手,轉向了李白白。

  「先從你開始,請詳盡地交代你昨晚的行蹤。」

  李白白臉紅著。「我昨天晚上在床上。」

  「晚上誰都在床上。」

  「我昨天晚上六點在床上。」

  「你還滿早睡的嘛。」

  「六點十五分的時候離開了床,七點的時候在床上。」

  「你上廁所都上這麼久嗎?」

  「七點那張床是另一張。」李白白臉紅著。

  「原來你還有換床睡的習慣。」Aさん點頭。

  「七點十五分的時候離開了床,八點的時候在床上。」

  「你上廁所的次數還真頻繁。」

  「八點二十分的時候離開了床,九點的時候……」

  「慢著,這裡有破綻!」Aさん大叫了一聲。

  「為什麼你在八點的時候晚了五分鐘離開床?」

  「因為卡住了。」李白白臉紅。

  「什麼東西卡住了?」

  「拔出來花了一點時間。」

  「拔什麼東西出來?」

  李白白低下頭。「後來乾脆再放進去一次,所以慢了五分鐘。」

  「慢著,這裡有破綻!」Aさん又大叫了一聲。

  「既然慢了五分鐘離開,後來怎麼又準時九點了?」

  「因為九點那次不是在床上。」李白白臉紅。

  「你睡覺睡到床以外的地方?」

  「在宿舍中庭的樹林裡,我背靠在樹上。」

  「你背靠在樹上也能睡覺?」

  「我也可以。」Tempo在旁邊插口。

  「我辦不到。」室友插口。

  既然李白白的不在場證明沒有問題,就輪到Tempo。

  「十五年前那個夜晚你人在哪裡?」Aさん嚴肅地問。

  「我正在家附近的公園裡,和鄰居的小男孩玩。」Tempo老實地答。

  「小男孩當時有什麼異樣嗎?」

  Tempo想了一下。「過了這麼久,我也不確定我的記憶是否正確,但他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過他有說那天是他生日,爸爸會回家幫他慶祝,所以很開心。」

  「當時有什麼奇怪的人靠近你們沒有?」

  「奇怪的人倒是沒有,但是有件怪事。」

  「怪事?」

  「我和他玩到一半,忽然聽見街角的垃圾筒『喀咚』一聲,彷彿有什麼東西撞到垃圾筒的聲音。但我和他玩得興起,所以誰也沒多注意。」

  「你們分開後就各自回家了嗎?」

  「對,因為他爸爸要幫他慶祝生日。」Tempo點頭。

  「那之後隔壁都沒有什麼動靜?」

  「後來我也回家吃晚飯,沒再注意他的情況。隔天早上,我聽見屋子外面都是警車的聲音,才知道隔壁家的小男孩和她媽媽都被殺了,他爸爸則不知去向。現在想起來,那天晚上,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那位小男孩。」

  「警方怎麼說?」室友問。

  「警方都懷疑是小男孩的爸爸下的手,這也是當然的,但是十五年來警方翻遍了整個城市,沒人知道那個爸爸的行蹤,他爸爸就像蒸發似地,從人間消失了。」Tempo嘆了口氣。

  「我明白了。」

  Aさん張開緊閉的雙目,眸子裡精光四射。

  「凶手就是你,Tempo。」

  「什麼?竟然是Tempo!」李白白驚呼。

  「你……你不要含血噴人!你有什麼證據?」Tempo退了一步。

  「我來揭穿你的詭計吧!首先你刻意把小男孩從家裡約出來,讓家裡只剩下小男孩的媽媽,然後你就潛入小男孩的家,把小男孩的媽媽給殺了。」

  「什麼?竟然是把媽媽給殺了!」李白白驚呼。

  「然後你把小男孩的媽媽用釣魚線綁著,吊在陽台的外面,讓那根線一路延伸到門把的地方,這樣只要有人一轉動門把開門,魚線就會鬆脫,媽媽的屍體就會掉下去,就可以偽裝成是自殺的樣子。」

  「原來如此,垃圾筒的撞擊聲就是這樣來的。」室友擊掌。

  「什麼?撞擊聲是這樣來的!」李白白驚呼。

  「然後你再若無其事地去公園找小男孩。沒想到這時小男孩的爸爸提早回家,不知情的他帶著慶祝小男孩生日的禮物,興高采烈地轉開門把。卻看見媽媽的屍體就在他面前,碰地一聲墜落到無底的深淵去。」

  Aさん嘆了口氣。

  「爸爸認為是自己害死了媽媽,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精神崩潰了。這時候小男孩剛好回家,爸爸就用殺死媽媽的凶器殺死了小男孩,奪門而出。」

  「凶器是什麼?」

  「五樓。」Aさん說。

  「什麼?竟然是五樓!」李白白驚呼。

  「既然被你們發現了,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Tempo露出陰森森的笑容。

  「沒有錯,我就是十五年前,用五樓殺死了隔壁小男孩他媽媽的凶手!」

  「為什麼要你做這種事?」Aさん悲憤地問。

  「因為我不甘心!」

  Tempo悲憤地說:「為什麼他們家可以這麼和樂融融?為什麼同樣是小學生,他就有父母可以幫他慶祝生日?為什麼就只有我孤單一人?每年學校的運動會,都要跟老師 一起跑兩人三腳的感覺,你們明白嗎?」

  「什麼?竟然要和老師一起跑兩人三腳!」李白白驚呼。

  「可是……就為了這種事情……」

  「爸爸用五樓殺死了小男孩,那爸爸還是凶手啊。」室友舉手。

  「不,事實上,那個小男孩還活著。」Aさん說。

  「什麼?竟然還活著!」李白白驚呼。

  「當時男孩的爸爸神智不清,用五樓殺小男孩時不夠用力,小男孩後來在警方緊急送醫下被救活了,但為了保護小男孩,擔心凶手再來加害於他,所以警方保守了這個秘密,讓他改名換姓,讓另一個家庭收養他。」

  「你說什麼?」Tempo震驚。

  「他平安無事地長大成人,但他心底一直想要報仇,他找到了當年殺他媽媽、逼瘋他爸爸的凶手,一邊忍氣吞聲一邊蒐集證據,打算將凶手繩之以法。」

  Aさん轉過身來凝視著床上端坐的室友。

  「我說的沒錯吧,Tempo的室友?」

  「什麼?竟然是Tempo的室友!」李白白驚呼。

  「沒想到你竟然能查到這種地步,名偵探Aさん果然名不虛傳。」

  室友從喉底發出低低的笑聲,把臉從深埋的雙掌中抬起,咧起了唇。

  「你是從哪裡發現的?」

  「從你的內褲,Tempo說小男孩當年總是愛穿別人的內褲。」

  「什麼?竟然是從內褲!」李白白驚呼。

  「沒想到會在這種微不足道的地方露出破綻,我本來想等報仇之後再坦白的。」

  室友搖了搖頭。

  「沒有錯,我就是當年那個媽媽被五樓殺死爸爸被釣魚線的詭計逼瘋的小男孩。」

  Tempo震驚地看著室友。「你……你竟然會是……難道說你接近我,全是為了要向我復仇嗎?」

  「什麼?竟然是為了復仇!」李白白驚呼。

  「一開始是的,我想辦法和你考進同一個系、住進同一間宿舍,目的就是要報一箭之仇,我要你嚐到和我當年一樣的痛苦。」

  室友閉上了眼睛。

  「你不疑有他,按照我的計畫和我成了好友,時機一日日成熟,我卻開始猶豫起來。我開始弄不懂自己,究竟是為了復仇而接近你,還是單純想要待在你身邊。」

  「室友……」

  「什麼?竟然是單純想待在你身邊!」李白白驚呼。

  「我發現我下不了手,不知不覺間,我已經無法想像身邊沒有你的日子。Tempo,我在追逐你背影的日子裡愛上了你,連我自己都沒有查覺。」室友長長嘆了口氣。

  「你不是失憶嗎?」Aさん忽然問。

  「對喔,我忘記了。」室友驚覺。

  「而且十五年了,就算是殺人罪也過了追訴期。」

  「對喔,那我不用擔心了。」Tempo驚覺

  「最近修法了,改成二十五年。」室友說。

  「那就把事情改成發生在二十五年前。」

  Aさん點頭。「Tempo,二十五前那個夜晚你人在哪裡?」

  「我還沒出生。」

  「這個不在場證明應該成立。」Aさん認同。

  既然Tempo的不在場證明也很完美,Aさ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案情陷入了僵局。

  Tempo想不出喚醒室友記憶的好方法,大家只好暫時散會,來日再議。

  宿舍裡只剩下Tempo一個人,他看著桌上隨著大學四年、逐漸堆高的書籍,忽然想起了和室友第一天相遇的往事。

  第一次看到室友剛好就是他被告白的場景,地點在宿舍前,有個一年級的女生拿著情書站在他面前。

  『學長,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女生閉起眼睛。

  『為什麼喜歡我?』室友挑眉。

  『因為你很迷人……』

  『為什麼我很迷人?』

  『因為你會讓我臉紅心跳。』

  『為什麼我會讓你臉紅心跳?』

  『因為你長得帥,頭腦又好,身高也很高。』

  『為什麼長得帥,頭腦又好,身高也很高就會讓你臉紅心跳?』

  『因為我喜歡像你這樣的男人。』女生怔住了。

  『循環論證,零分。』室友冷冷地掉頭。

  第二次看到室友也是他被告白的場景,地點是在教室前,有個四年級的學姊拿著情書站在他面前。

  『學弟,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女生閉起眼睛。

  『為什麼喜歡我?』室友挑眉。

  『因為……很多原因……』

  『試用一百字以內簡要加以論述。』

  『因為你、你長得很帥氣,也……也很有氣質,不笑的時候,有一種冰冷的氛圍,好像周圍的空氣都跟著你結凍起來那般。笑起來的時候,則彷彿春風拂面,大地都為你回春那種感覺,我第一次在學校裡看見你,就深深迷戀上你,我……』

  『超過一百字了。』

  『沒有超過啊,才八十五字。』女孩怔住了。

  『Word計算字數時連標點符號也算,零分。』室友冷冷地掉頭。

  Tempo不太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和室友熟起來的,大概是室友還不是他室友的時候,總而言之每次見面,他們總是很自然地交談、很自然地抬槓。

  而Tempo總是很習慣自己抬起頭來,身邊就有室友的存在。只要自己一開口,室友就會在旁邊接話,不管那是怎樣一句不合理的胡話。

  可是現在他卻把那些忘記了,忘得乾乾淨淨。

  Tempo把手肘支在桌上,不知不覺淚流滿面。

  「什麼梗不好用,為什麼偏偏是失憶啊……」Tempo把臉埋進手掌裡。

  有隻手從後面探過來,搭上了Tempo的肩,然後是另一隻手。

  「你哭什麼?」室友在他背後皺眉。

  Tempo吸了一下鼻子。

  「我失去了一個很重要的朋友。」

  「什麼樣的朋友?」

  「他是個笨蛋。」

  「你沒回答我的問題。」

  「你沒聽懂我的回答。」

  室友頓了一下。「那個笨蛋怎麼了?」

  「他總是偷走我的內褲,害我沒內褲穿。」Tempo抹了抹鼻子。

  「然後呢?」

  「他把偷內褲的事栽贓到別人身上,還故作大方要把自己的內褲借給我。」

  「嗯,還有呢?」

  「他總是偷看我洗澡,我洗澡的時候他總是把澡間全部上鎖,害得別人只好在洗手台上大便。」
  
  「嗯,還有呢?」

  「他很喜歡玩文字遊戲,討論一些旁人看起來毫無意義的問題,他總是喜歡轉移話題,就算我想盡辦法keep住話題也無能為力。」

  「嗯,還有什麼?」

  Tempo抬起頭來。「他把這一切都忘了,還忘得若無其事。」

  他看著室友溫柔的臉,眼睛裡又蓄滿淚水。

  「所以他是個笨蛋。」

  「那,」室友伸出手背,劃過Tempo的臉頰。

  「你喜歡那個笨蛋嗎?」

  「不喜歡。」

  「為什麼不喜歡?」室友挑眉。

  「因為他老是玩踩地雷玩個不停。」

  「為什麼老是玩踩地雷玩個不停你就不喜歡?」

  「因為我問他問題他都不回答我。」

  「為什麼問他問題不回答你就不喜歡?」

  「因為我總是不知道他心底在想什麼。」

  「為什麼不知道他心底在想什麼就不喜歡?」

  「因為我想知道他心底在想什麼。」

  「為什麼你想知道他心底在想什麼?」

  「因為我喜歡他。」Tempo怔住了。

  「邏輯矛盾,零分。」室友笑起來。

  Tempo從椅子上跳起來,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室友。

  「你恢復記憶了嗎?」

  「看來你的方法是最有效的。」室友反手摟住了Tempo的屁股。

  這時五樓從宿舍門口走了進來,走到兩人面前。

  「你好,我是五樓。」他握住室友的手。

  「幸會。」室友說。

  「你好,我是五樓。」他握住Tempo的手。

  「初次見面請多指教。」Tempo說。

  「我要告訴你們一個秘密,其實我就是當年小男孩的父親。」

  「原來你還活著。」室友點頭。

  「你不是凶器嗎?」Tempo問。

  「親眼目睹妻子在我面前墜樓讓我打擊很大,所以我本來決定隱姓埋名,到沒人知道的地方去流浪,就這樣了此一生,但是後來我遇見了他。」

  「能遇見對的人是好事。」室友點頭。

  「遇見了誰?」Tempo問。

  「遇見了他以後,我的心情像是被治癒了似地,也不想再流浪了。我想,就算是五樓,也有資格和他一起得到幸福。」

  「這真是太好了,五樓。」室友由衷地說。

  「和誰一起得到幸福?」Tempo問。

  「雖然你殺了我,但我現在已經放下仇恨了。」五樓握住Tempo的手。

  「謝謝你。」

  「雖然你是我殺的,但我現在已經不再愧疚了。」五樓握住了室友的手。

  「恭喜你。」

  「那麼,我現在要回到我該去的地方了,回到那個人身邊。能再和你們見一次面,我真的很高興,再見了,兩位。」

  「再見,五樓。」Tempo揮手。

  「再見,五樓。」室友一手牽著Tempo的手,一手揮手。

  五樓打開了宿舍彼方的大門,挺起胸膛,雨後的陽光照射在他身上。那瞬間,五樓的身影彷彿輕煙一般消失無縱。

  而天空那頭,彷彿還留著五樓燦爛的笑顏,永遠縈繞在你我的心頭。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干
  • 最喜歡這個系列了!!
  • 謝謝,總算把這坑填完了:)

    toweimy 於 2010/11/14 13:47 回覆

  • 雅華
  • 室友跟Tempo的對話真的很莫名啊XD
    不過偏偏莫名得很可愛(笑
  • 因為是系列的最後一篇,
    所以說明白了一些事,稍微走了一點點溫馨可愛風吧,
    不然之前都在搞笑XD。

    toweimy 於 2010/11/14 13:48 回覆

  • 曉于
  • 耶!!什麼!!!!完結了!!!!!!!
    我還期待下一集的說030
    超喜歡這個系列~~
  • 應該之後還會寫一篇番外吧:)

    toweimy 於 2010/11/21 23:17 回覆

  • 黥
  • 我同學跟室友很像,總是喜歡玩踩地雷,然後講話經常轉話題,最擅長的就是循環論證,三不五時就在跟我們繞來繞去,最喜歡偷人內褲,其實大大你就是在寫他吧(指


    ByTempo
  • 搞不好我和他其實是舊識喔XDD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18 回覆

  • 小空
  • 還在等下一篇+1QAO

    五樓是怎樣啦XD

    (話說我就是五樓……)
  • 五樓你好(握手)XD很高興認識你。

    toweimy 於 2010/11/21 23:22 回覆

  • 奇
  • 我比較在意的是室友的告白直接被砍掉了。
  • 他還沒有告白XD告白在後面

    toweimy 於 2010/11/21 23:24 回覆

  • 米
  • 我好愛五樓wwwww(大笑)
    如果susushi願意的話可以寫室友跟tempo的H番外嗎wwww
  • H應該是有,
    不過可能不是大家期待的那種(?)XD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30 回覆

  • 豫夏
  • 看這一系列的時候總是無法制止嘴角上揚XDD
    我會很想念Tempo跟室友的XDDDDDDDDDDDD
  • 這兩個人會一直開開心心地走下去的X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31 回覆

  • 浮
  • 五樓是誰?我只聯想到陳奕迅上五樓的快樂 xD
  • 五樓就是一切的根源(咦?)X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45 回覆

  • 小綠
  • 咦咦咦結局了嗎嗎嗎嗎嗎嗎!!!!!!!!!
    不俺還想看啊Tempo跟室友真是太可愛了 XDDDDDD
    這樣俺會很想念他們無厘頭的對話啊 OAQQQQQQQ

    話說有感覺室友真的很喜歡Tempo呢www

    另外六樓+1 XDDDD
  • 他們兩個會永遠留在五樓的心裡的XD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47 回覆

  • 琰翎
  • 話說第一次看到這個系列的時候覺得好妙XDDD然後又覺得他們之間的對話超可愛的:)令人很開心的一個系列^^

    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阿素腦裡都裝了什麼東西,怎麼可以想出這麼特別的對話和角色和故事!!!很佩服XD
  • 腦袋裡裝的...
    大概是(嗶--)和(嗶--)還有(嗶--)吧...(妳這樣說誰聽得懂?!)XD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47 回覆

  • 笑
  • 阿阿阿阿阿 阿阿阿阿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阿阿阿阿阿啊!!!!!
    到底是要我多喜歡阿QAQQQ
    可惡XDDDDD
    超喜歡對話www很妙
    還有人設(隱隱約約有感覺得出來
    超棒的QAQQQ好想放到手機裡每天都可以看
    或者是列印下來每天都帶著喔...
    不然還要上網才能看實在是讓我好傷心QAQ
    XDDDDDDD雖然結束了
    但感覺就是爽爽的欸!!!!!
    也是期待可以繼續下去啦XDD
    但也希望有新故事www
    總之不管怎樣
    你寫的就是讚啦!!!!!(豎指
    會一直支持下去的!!!
    (其實我是先看到番外篇才把整篇翻出來的XDDD)
    是說想請問一下
    請問你人物名字都怎麼想的阿OAO?
    Tempo,Aさん,室友跟李白白XDDDDD
  • 人物名字會變成大宇宙意志,
    自動進入腦子裡XD。

    toweimy 於 2010/12/01 21:41 回覆

  • co018
  • 李白白的不在場證明沒有問題(蓋章)

    殺人案我卻看得很快樂是怎回事
    好溫馨快樂的happyend
    終於大家連徹頭徹尾(?)的五樓都圓滿了
    也是先看番外才欲罷不能的把全部都看完
    歡樂的效果實在太強大了
    很佩服設想和寫出這故事的作者
    好喜歡故事內容和其中的角色
    簡單故事不需要轟轟烈烈或深遠背景就能帶來簡單的快樂
    能看到這作品真的很開心
    能遇見真是太好了(各種意義)
  • 謝謝你:D
    作者遇見讀者也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啊~

    toweimy 於 2010/12/21 11:42 回覆

  • 訪客
  • 作者謝謝你...誇張的說我很感激我能活到現在然後看你的作品,這系列太有愛了啊!謝謝你給我繼續活下去的意義!!哈哈哈
  • :)

    toweimy 於 2012/10/23 10:19 回覆

  • 蝦米
  •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完我還是繼續大爆笑XDDDDDDDDDD
    整個亂入的太好笑了!!!!!!!!!!!
    雖然我還有六個報告要打可是我決定先看完TEMPO系列
  • 這部CWT32有出本,歡迎帶它回家XD!

    toweimy 於 2012/12/16 23:43 回覆

  • arni
  • 因為秉燭夜話注意到這個部落格
    tempo系列好好笑 會讓人想到大學生活的室友還有宿舍裡的大便魔人 XDDD
    只是自己的大學室友沒這麼奇葩
    故事前面還有一點推理小說的類型
    後來完全是另一個走向還有五樓 哈哈哈~
  • 這個故事有推理的類型在裡面嗎?XDDD

    toweimy 於 2013/05/09 15:35 回覆

  • 人生无处不相逢
  • 其實我是突然想玩題為 電車癡漢 股溝到這裡的- -

    其實之前有吃過一分鐘人肉搜索的蛋 但是沒注意母雞的名字,於是如ID

    很高興能被冥冥之中推一把發現這裡XD 謝謝你喲
  • 不客氣,也謝謝你願意留言:)

    toweimy 於 2013/05/22 11:12 回覆

  • ox36
  • 想說重看一下,結果才注意到原來踩地雷裡面害人家要站在洗手台上大便的人就是室友啊!

    可以告訴我一下五樓到底是什麼東西嗎ヾ(*´∀`*)ノ
  • 你找到真相了!XDD

    toweimy 於 2013/07/27 19:34 回覆

  • Lan
  • 我最喜歡這一篇!最好笑!
    我滿喜歡李白白和Aさん的,然後我發現李白白講話都是類似的句型
    Aさん在這一篇也滿活躍的,不錯
    然後我被室友恢復記憶的那段稍微感動了一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