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超人。」

  Tempo忽然從椅子上站起來,對著室友說。

  大四國考前夕,整個圖書館充斥著唸書的準畢業生們。但Tempo卻嫌圖書館的椅子坐起來不舒服,因此堅持要在宿舍裡唸書。

  而對室友來講,在哪裡唸書都沒差,旁邊的人是誰比在哪裡唸書重要。

  「嗯,你是超人。」

  室友一邊幫改Tempo的刑訴模擬試題卷,一面點頭。

  「我真的是超人。」

  「嗯,我沒有懷疑你說的話。」

  「我真的是超人,我隱瞞身分待在你身邊很久了。」

  「嗯,我沒有懷疑你說的話。」

  「我每天晚上都要去打擊犯罪,因此常常沒有時間唸書,特別是刑訴。 」

  「嗯,我完全相信你說的話。」室友繼續改考卷。

  「為了不讓邪惡組織懷疑我,我只能裝作一般普通的大學生。」

  「嗯,你裝的非常成功。」

  「雖然平常的我看起來如此普通,但我經常會遇到性命相關的危機。」

  「嗯,比如說和Aさん同寢。」

  「即使如此我還是沒有放棄超人這個工作,因為這是我的天職。」Tempo挺起胸膛。

  「嗯,辛苦你了,我以你為榮。」室友改完一分考卷,拿了另一分繼續改。

  Tempo終於忍耐不住,他握住了室友改考卷的手。

  「是真的,我真的是超人。你要怎麼樣才會相信我?」

  室友嘆了口氣,終於停下改考卷的手,轉過來面對Tempo。

  「你先把你螢幕上的黑暗騎士和正義聯盟關掉再來說服我。」

  Tempo心虛地蓋上筆記型電腦。「我真的是超人。」

  「超人有幾個必備的特徵,你有嗎?」室友問。

  「什麼特徵?」

  「首先。」

  「嗯,嗯。」

  「他要擁有一條內褲。」

  「我有很多。」

  「明明只有七件。」

  「為什麼你對我的內褲件數這麼清楚?」

  室友咳了一聲。「再來,你要把內褲穿在身上。」

  「我一直都穿在身上。」

  「有的時候洗澡完會忘記穿。」

  「為什麼你對我有沒有穿內褲的事情這麼清楚?」

  室友咳了一聲。「內褲不只穿在身上,還要穿在褲子外面。」

  Tempo顯得有點苦惱。「可是我的內褲沒那麼大。」

  「我的借你。」

  「你的又沒有比我大。」

  「要賭嗎?」

  「賭注是什麼?」Tempo來了興趣。

  室友認真地想了一下。

  「賭李白白的貞操。 」

  「早就沒有的東西要怎麼賭?」

  「賭Aさん的名譽。」

  「就說沒有的東西沒辦法拿來賭了。」

  「賭我的道德良知。」

  「無法知道到底有沒有的東西沒辦法拿來賭。」

  「賭美少女戰士變身後的裙子下有沒有內褲。」

  「這跟賭你的道德良知是一樣的。」

  「賭你的初夜。」

  「就算贏了你也沒有辦法拿走。」

  室友忽然站了起來。

  「其實我也有一件事情瞞著你,其實我得了血癌。」

  Tempo愣了一下。「什麼?」

  「我的死期迫在眉梢,醫生說我只剩下三分鐘可活。」

  「那你還沒走出醫院就死了。」

  「醫生說我只剩下三個小時可活。」

  「三個小時前你還坐在這裡。」

  「醫生說我只剩下三百年可以活。」

  「請務必把那個醫生介紹給我。」

  室友的表情嚴肅起來。

  「我真的得了血癌,壽命只剩三個月了。」

  「嗯,這樣正常一點。」

  「做為朋友,有些事我一定要在臨死前告訴你,你願意聽嗎?」

  「如果你願意教我證據能力和證據力區別在哪裡的話。」

  Tempo哀傷地看著被當掉刑事訴訟法期中考卷。

  「證據能力是能不能勃起的問題,證據力是勃起後有沒有人可以插的問題。」

  「那什麼是構成要件該當?」

  「就是找到人之後插進去。」

  「那阻卻違法事由?」

  「你插進去的對象到底愛不愛你的問題。」

  「責任能力?」

  「你插完之後要不要跟他交往的問題。」

  「總覺得順序好像反了。」Tempo皺眉。

  「沒有反啊,這是標準的三階層檢驗順序。」

  「等等,你臨死前到底要跟我說什麼事?」Tempo驚覺。

  「我出生於一個普通人家,我有兩個哥哥,大哥學文,性格腹黑,從小就被父親栽培繼承家業,二哥尚武,性格粗暴,從小就替父親在外頭南征北討。」室友說。

  「你確定你家只是個普通人家嗎?」

  「大哥和二哥都是父親的大老婆生的,我雖然名義上是大老婆生的,但是事實上卻是父親強暴了家裡的女傭生下來的,後來那個女傭因為羞憤自殺死了,家裡為了遮掩這件醜事,然後對外宣稱我是那個家的嫡生子。」

  「所以你有菲律賓血統。」Tempo點頭。

  「我從小被那個家裡上至管家下至太監看不起,他們每個人都欺負我,哥哥們喜歡的,永遠輪不到我,哥哥們討厭的,到最後全都落到我頭上。我還經常替大哥二哥背黑鍋,大哥功課沒寫,被打的總是我,二哥在學校打人,學校卻回報是我幹的。後媽討厭我,父親也不會護著我,傭人都看不起我,我的童年活得比狗還不如。」

  「你總想著有一天一定要揚眉吐氣,離開這個家,給他們好看。」Tempo接口。

  「命運的巨輪不停地轉動,我十二歲生日那天,在後山獨自哭泣的時候,忽然出現了一個怪老頭。」

  「他說他是兩百年前在武道大會上因為被人從背後捅刀,本來差一點就能統一天下,卻因此功敗垂成的奇人。奇人當年受傷太重,武功又被封印,所以無法使用,只能把自己一身技藝傳授給有緣的孩子。」

  「那個有緣的孩子就是我,於是我們背著我家人,在後山偷偷展開慘無人道的特訓。」

  「你始終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叫他怪老頭。」Tempo點頭。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我從被欺負只會躲起來哭的孩子,成長成武功高強的青年,家裡人沒人知道我會武功,連我養的貓都不知道。」

  「你有養貓?」Tempo愣了一下。

  「我不能養貓嗎?」

  「你看起來不像養貓的人。」Tempo說。

  「那我看起來應該養什麼。」

  「養五樓。」

  「我養的貓叫五樓。」

  「請繼續告訴我你家還有五樓後來怎麼樣了。」Tempo點頭。

  「這時候我父親的身體開始有點兒不妙,大哥和二哥各自培值自己的勢力,眼看就要眼變成一場家族血戰。」

  「當然家裡誰都不把你當一回事,包括你在街上散步時,意外從地痞流氓手中救了一個女孩,那女孩對你一見鍾情,事後才知道原來她就是西方王者嘎喔王的掌上明珠,嘎喔王對她百般寵愛,這件事情也連你家的貓都不知道。」

  「就在這時候,出這本書的出版社出現了經濟危機,付不出作家的稿費。」室友說。

  「於是你忽然跑去盜墓,途中順手在一個山洞裡修真悟出了阿修羅識,在墓中大展神威地殺掉了無數日本鬼子,還跑去鄉下種了一陣子田後,最後重生到了明朝。」

  「這時我赫然發現,原來嘎喔王才是我的親生父親。」室友點頭。

  「故事急轉直下,你和公主成了親兄妹,嘎喔公主傷心欲絕,對你說了一聲來世再做夫妻吧,就撞飛機死了。」

  「那家航空公司的股價因為這件事大幅下跌,我趁機買下所有的股份,收購了這間國內最大的航空公司。」

  「你發現嘎喔王以前是個偉大的空賊,你有他的血統,發誓要成為一代航空王。」

  「可惜我在成為航空王之前就得了血癌。」室友嘆氣。

  「真悲慘。」

  「還跑去唸刑事訴訟法。」

  「真是太悲慘了。」

  「我生命最後一個月的願望,就是穿上婚紗在禮堂和自己最愛的男人成婚。」室友凝視著Tempo。

  「我認為你絕對穿不下婚紗。」Tempo認真地說。

  「你要證明你是超人還有另外一個方法。」室友正色。

  「你對於話題的記憶力真是太令人敬佩了。」

  「超人不只是把內褲穿在緊身褲外面,他還必須具備快速換裝的能力。」

  「快速換裝?」

  「對,就是飛快地脫衣服,再飛快地穿上衣服的能力。」

  「包括內褲?」

  「內褲是重點,你要在瞬間把穿在裡面的内褲換穿到外面。」

  Tempo想了一下。「我辦得到。」

  「空口無憑。」室友做了個「請」的手勢。
  
  「為什麼我要做給你看?」

  「超人都是在電話亭裡換衣服,電話亭是透明的。」

  Tempo只好站起來,試著扯了一下套頭毛衣,又扯了一下牛仔褲,撫著露出半截的內褲,室友目不轉睛地看著。

  「好吧,其實我不是超人,我騙你的。」Tempo嘆了口氣。

  「我被騙了。」室友嘆了口氣。


  這時宿舍的窗口傳來震動聲,兩人回頭一看,Aさん披著紅色披風,身上穿著緊身衣,緊身褲外面套著一條內褲,飛到窗臺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換了衣服,若無其事地坐回書桌前,動起了滑鼠。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浮
  • 終於更新這個系列了 太好啦:D
    看到不足一半時我已經笑得放棄思考對話中的邏輯
    還有很歡樂地猜室友家世出自那些故事
    已經開始期待下一篇xD
  • 這個故事和對話認真就輸了XD

    toweimy 於 2010/11/13 19:05 回覆

  • 小空
  • 超喜歡這個系列(dance)

    每次都超歡樂的www
  • 謝謝: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19 回覆

  • 笑
  • (瘋狂大笑
    喔喔...
    能看到這些故事真是太棒了啦XDDDDD
    世界真美好wwwwwwwwww
  • 世界本來就很美好啊XD(咦?)

    toweimy 於 2010/12/01 21:40 回覆

  • 黃于
  • 原來Aさん才是真正的超人xDDD
  • 噓,這是他的秘密。XD

    toweimy 於 2010/12/06 21:15 回覆

  • co018
  • 三分鐘→小時→百年 也太跳躍了xD難怪會被看出破綻
    Tempo也越來越跟得上室友的思考了
    比喻我聽不懂(苦惱
    開頭我還想說室友說話也已經不那麼跳痛了
    沒想到底下他就開始展開他的實力
    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險的地方?
  • Redant`
  • 同为念法律的人我必须说...那一连串的定义真的是大GJ啊!!(拇指)
  • (握手)法律人誠好物。

    toweimy 於 2011/05/16 12:12 回覆

  • Athi
  • A桑每次都充滿爆點XDDDD
    構成要件違法性跟罪責讓我有點想抄到筆記上(住手)
  • 可以寫在考卷上嚇教授XD

    toweimy 於 2011/05/16 12:17 回覆

  • Sofi
  • 今天又心血來潮重看了一次,看到這裡覺得...
    「責任能力?」
    ---> 「你插完之後要不要跟他交往的問題。」
    應該改成,插完之後,有沒有需要和他交往的問題。 吧(笑
  • 其實應該是"有責性"才對,如果交往了就不具有有責性了:p(請不要帶壞學弟妹)XDD

    toweimy 於 2013/09/20 22:20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