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克服做愛恐懼的101種方法


  看完電影後,我和成回到了我們的小窩。

  夏日的星期六晚上,天氣有些許悶熱,成回家洗過了澡,就換上了及膝短褲,在我面前走來走去,我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那個……電、電影真是不錯看呢。」我試著開場白。

  「嗯,對啊,發想很有趣,節奏也很流暢。」

  成笑著說,他毫無防備地在我對面的沙發坐下來,一腳還蹺起來。

  我又吞了口口水。「是啊,角色也很吸引人,你最喜歡哪個角色?」

  「角色嗎?」成想了一下,半晌笑著說:「應該是Ariadne吧,果然還是年輕漂亮的女大學生最迷人了,讓我想起二妹還在大學唸書的時候。啊,不過像Mal那種成熟的女性也不錯,我最喜歡她穿著晚禮服,坐在窗台上等男主角那一幕……」

  「怎麼都是些女性角色啊……」

  「嗯?今純,你說什麼?」

  「喔,沒什麼。」

  「那今純呢?你喜歡哪個角色?」

  成問我。我馬上興沖沖地直起身來,

  「當然是Arthur啊!那種有點認真又帶點難以言喻S氣息的角色最棒不過了,光是看到他扳著臉罵人的樣子,我就不由得興奮起來了。啊啊還有其實Eames也很不賴,我年輕的時候特別喜歡這種帶有幾分頹廢風的男人,特別是他的眼角,真的好性感啊,」

  「另外像Saito這種成熟男人韻味的也不錯,好想要和他對坐著喝上一整夜的日本酒啊。李奧納多雖然帥,不過好像哪裡少了什麼,否則Cobb這個角色也挺帥氣的……」

  「嗯,我也覺得Arthur和Eames很不錯。」成認同。

  「啊,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成你。」

  成的臉頓時紅起來。「不用特別強調這種事,我又不會跟虛擬人物吃醋。」

  「是是。」我笑著說。

  成從沙發上站起來,去廚房倒了杯水,又從架上拿了茶包下來泡茶。

  我正想著成剛才的承諾應該只是隨口說說,今晚的美夢說不定又是鏡花水月一場,心裡長嘆一聲,想說摸摸鼻子乖乖回房睡覺算了,但終究還是不死心,我對著重新坐下來的成試探,

  「那個,成,關於看完電影之後……」

  「嗯,我知道,要做愛,沒錯吧?」

  成的爽快讓我大吃一驚,我手中的電影簡介掉到地上,

  「呃,成,我說的做愛,是真的做喔,不是聽廣播跳大腿舞或是邊看棒球比賽邊脫上衣之類的遊戲。」我確認似地說。

  成微微低下頭,似乎不小心笑了一下。

  「嗯,我知道。」

  他臉頰微紅。我看得心頭小鹿亂撞,都快撞破胸口了,成在沙發上躺臥下來,一手勾住了我擱在沙發旁的手,我感覺他的指腹磨擦著我的掌心。

  「一直以來,辛苦你了,很抱歉讓你等這麼久。」他小小聲地說。

  成說著就把我的後頸攬下來,蜻蜓點水地吻了我的唇。我看見他的臉紅得像蘋果一樣,把頭轉過去面對著沙發背,全身放鬆躺平,還閉起了眼睛,一副任我宰割的模樣。

  我有點手足無措,我坐到他躺的沙發上,握住了他的手。

  「那個啊,成。」

  我喚他,成微微睜開眼睛仰視著我,那景象真是說有多迷人就有多迷人,我按捺住再吻他個十遍八遍的衝動,耐心地溝通。

  「其實啊,交往以來有件事我一直沒跟你說。唔,可能已經暗示過,但你沒有查覺到也說不一定。」

  我頓了一下,「就是,那個,其實我比較希望的是你可以上我。 」

  成這回完全張開了眼,有些錯愕地看著我。

  「上你……?」

  「嗯,對,就是……呃,我說了你不要生氣喔,我在和你在一起之前也交過一點點男朋友,而在認識你之前,我從來沒有做過主動的那方。」

  我一口氣說了出來,感覺就像和成說「請嫁給我吧!」那樣忐忑不安。

  成對我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我感覺呼吸停滯,心臟在胸腔裡面翻滾個不停,要是成忽然說出什麼:『可是就算要我上你,我也對你沒性趣啊!』之類的話,我一定起碼有三天會躲在角落不想出來面對陽光與世人。

  「你一直希望我上你……呃……所以今純,你希望我把你當女人一樣……」

  「也不是當女人,我還是男人啊,否則怎麼叫gay。唔,怎麼說呢,簡單來說,gay裡面也是有各種不同的類型,雖然讓我在上面也可以,不是做不到,但總的來說我還是比較享受被別人疼愛的感覺,而且比起前面,前列腺的刺激……先不要講這麼深奧的事好了。總、總之,我希望成可以上我的念頭,多於我上成的念頭。」

  我懷著必死的決心一口氣說出心裡的話。

  成的表情看起來既詫異,又有種想笑的感覺,我覺得他一定覺得自己至今為止的人生有某些地方被顛覆了之類的,就好像你一直以為是橘子的東西,某天赫然發現他其實是偽裝成西瓜的蘋果那樣,會混亂也是當然的。

  「好吧,具體來說,我現在應該怎麼做?」

  成很快從善如流,他像要和客戶諮商婚紗前一樣,在沙發上正襟危坐。
 
  被情人這樣正經八百的詢問,反而換我有點不好意思起來,我抓了抓後腦杓。

  「唔,總而言之,先脫衣服?」我問。

  成點了點頭,隨即像個好學生一樣,伸手解掉了自己的休閒衫扣子,然後把整件上衣拉了起來,露出赤裸白淨的胸膛。我忙阻止他,

  「等、等一下,成……那個,是我的衣服。」

  成一愣,停下了脫短褲的動作。

  「你的衣服?」

  「嗯,對啊,就像和女人做愛前一樣,你應該會先幫他脫衣服吧?剝女人的胸罩之類的,對男人而言不是樂趣之一嗎,唔,雖然我不太懂啦。」我耐心地教導著,「總之,如果要給對象有被呵護疼愛的感覺,應該要由你先幫對方脫衣服才對。」

  「……我沒有和女人做過愛。」

  成低頭小聲地說,他的表情十分彆扭,好像說這話有損他男性尊嚴似的。

  這麼說來成第一個上床的對象就是我囉?我在心底小小地「耶」了一下。但現在不是高興這個的時候,床上的事成比我想像得更菜鳥,這代表我們現在有更嚴重的技術問題要克服。

  『算了吧算了吧!這麼計較誰上誰下做什麼呢?難得成會同意你上床耶,下次再有同樣的機會搞不好是民國一百五十年的事了,先嘗到甜頭再說吧!』

  黑今純站在茶几上對我猛點頭。

  『不可以這樣喔,不是已經決定要讓成完全瞭解真實的自己嗎?如果為了一時的慾望,放任誤會繼續下去的話,又會演變成不可挽回的鴻溝喔,你不是已經學過教訓了嗎?』

  白今純在我的腦袋旁邊飛來飛去,還用指尖彈我的額頭。

  我遲疑了一會兒,半晌輕輕把成在沙發上推倒,跨坐在他身上,然後伸手解起我的襯衫釦子,跟著又解開了休閒褲的皮帶,脫下我的G&B休閒褲,但因為扯得太急,結果連內褲也一起扯掉了,直接在成面前露鳥出來,讓我頓時僵硬了一下。

  「今純……?」

  「嗯,別擔心,我會教你的。」

  還好成似乎沒注意到我小小的失誤,我鬆了一口氣。我半坐在成的大腿上,用最溫柔的手法抹去他的休閒短褲,成果然穿著耶誕節我送他的那件內褲。

  見我盯著那條內褲看,成害羞似地微微別過了頭。我趕緊加快工程,俐落地脫去那件名牌內褲,從茶几的抽屜裡拿出準備已久的K-Y。

  我匆匆忙忙把潤滑劑擠出來,結果太用力,忘記上面還沒開封,潤滑劑就「噗」地一聲從尾端擠爆出來,還噴了一點在沙發上。

  我趕緊用掌心包覆住,好在成似乎也沒有注意到這個失誤,此時我不禁暗自慶幸我的情人在這方面的確欠缺經驗,否則就糗大了。

  但成忽然叫住我。「那個……今純?」

  「嗯?」

  「那個東西……沒有過期嗎?」成壓低聲音問:「我從搬進來第一天好像就看到他在抽屜裡,所以有點擔心。.」

  「……啊,真的過期了。」

  我臉色鐵青地看了一眼保存期限,是到三天前。難怪聞起來有一點怪味。

  「那,怎麼辦?」成問。

  到樓下屈臣氏再買一條?我當然不會提出這種愚蠢的建議。

  「……剛過期,應該還可以用吧?我有的時候會喝過期一個禮拜的牛奶。」

  成遲疑了一下,艱難地點了點頭。「嗯……應該吧。」

  既然達成協議,我就繼續進行我原先的計畫。我把過期的潤滑劑充分塗抹在掌心,然後伸手抓住了成還疲軟無力的分身。

  成被我碰觸,明顯地全身顫抖了一下,但那是偏向愉悅的顫抖,經驗老道的我看得出來,就像渾身被電流通過那樣。成的耳根子變得更紅,都快紅到耳殼上來了。我用塗滿潤滑劑的手包覆住他的分身,上下緩緩地挪動起來。

  情人發出微弱的呻吟,成把頭仰靠在沙發把手上,五指也捏住了沙發布。

  「唔,今純……」

  這對我而言就像是最甜美的鼓勵一樣,我更加賣力地服侍著我的成,塗滿潤滑劑的柱體變得油亮油亮的,情人的分身在我掌中挺立變硬的感覺,就像是小時候養蠶寶寶,看到蠶寶寶在紙盒裡越長越粗的成就感一樣,讓人心頭滿溢著生命的喜悅。

  「今、今純……」

  成持續喚著我的名字,而我也低頭柔聲回應他:「感覺怎麼樣,成?」

  「好痛……」成微微皺起眉頭。

  「好痛……?」

  「那個……你的小腿壓到我的腳背了……」

  成艱難地喘息著,我回頭一看,原來沙發上的空間太小,不知不覺我的蘿蔔腿整個壓在成的腳背上,讓他的腳掌和腿呈現近一百八十度的直線,也難怪成會痛成這樣。

  「對、對不起!」

  我忙朝旁邊讓開來,一邊心疼地替他揉腳背。

  「沒關係,其實沒有很痛……你繼續……」成微閉著眼睛喘息著說。對於情人的寬容,我感到由衷地感動,再次體認到我選擇的人是成真是太好了。

  成的分身在我的撫慰下,終於銳變到我記憶中最大尺寸,我開始處理我的部分。我把潤滑劑塗滿我的食指,然後慢慢地,帶著些許期待地,沒入我的那一處。

  其實自從三年多前那次出軌後,我就再也沒有承受任何人的歡愛,所以老實說那裡有點乾涸,剛進去的時候有幾分不適。

  我緩慢地勾起食指,依著對自己身體的記憶,緩緩擴張久未受滋潤的內壁,很快我就抓到了訣竅,我忽而打著旋,忽而往裡深入,一勾一插之間,沉睡已久的洞口終於逐漸甦醒,久違的快感襲上我的腦門,讓我禁不住輕輕呻吟起來。

  「今純……?」

  「嗯……哼哈……什麼……事?」

  「呃,沒有,只是覺得你看起來很舒服。」成直勾勾地盯著我的手指,他雙頰微紅,表情有點遲疑的樣子:「感覺好像不太需要我幫忙的樣子……」

  我驀地驚醒過來,我在幹什麼啊!我現在是要和我心愛的成做愛啊!怎麼可以一個人用手指就爽起來呢?

  雖然前列腺的位置的確很淺,用手指技巧地觸摸的話很容易就能刺激到。但重點是成,我必須和成緊密結合在一起,從中獲得的快感才有其意義。

  「成……可以了嗎?」我於是喘息地問他。

  「嗯……可以啊,可是我該做什麼?」成惶恐地問。

  「把那個……放進來……」

  我盡可能地張開大腿,廚房的反光玻璃上,我們兩個多少都流了些汗水,我夢寐以求的十八禁場景終於出現在這間屋子裡,這令我幾乎鼻酸了。

  「放進去……是指你手指現在放的地方……嗎?」

  「嗯,就是……這裡。」

  我情熱地仰起頸子,但成仍舊顯得遲疑。

  「可是看起來你會很痛,真的放得進去嗎?」

  「放得進去,我的就放進去過你那裡,相信我,成。」

  我鼓勵似地親吻他的頰,成感受著我唇的溫存,半晌細細地「嗯」了一聲,開始挪動他的腰。我也配合他地直起身,把等待已久的洞口懸空在成的上方,感受到成的分身輕輕地接觸我那裡,我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

  「成,貫穿我吧……快……」我喘息著說。

  成被我服侍過的分身依舊又熱又燙,我用最敏感的地方感受著他的腫脹。心裡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我強忍著這樣的情緒,低頭吻住成的唇。

  成熱情地回應我,我們吻了一陣,彼此都有些缺氧。成灼熱的吐息噴在我的臉上,讓我更感心癢難耐。

  「成……快進來啊……」

  「嗯,我知道,所以你要稍微往旁邊偏一下,我看不太到……」成側了側頭,喘息著脫離我大臉的籠罩範圍。

  「啊,對不起。」我注意到自己擋住了成的視線,忙喘息著往旁邊一讓。

  「沒關係,呼啊……剛剛偏掉了,沒想到這麼難對準……」

  「哈啊……要我……再下來一點嗎?」

  「不是這個問題,嗯呼……那個,應該是你的腰要往裡面扭一點,那個地方比想像中還要高一點……」

  「原來如此,嗯哼……」

  「呼……呼……這裡嗎?」

  「還沒到……那裡是鼠蹊,你用摸的就知道,再往下……再往前……」

  「嗯……啊……今純,我在想……用背後的方式,會不會比較好找……?」

  「嗯,哈啊,我也是這麼想,」成堅硬的分身在我跨下幾個器官間磨擦來磨擦去,那種折磨足以讓天下男人跪地求饒,我神智迷濛地望著同樣煎熬的成。

  「說老實話,我也是第一次嘗試這種體位,還是我們先從簡單的……」

  「啊!等一下,我找到了……是這裡吧?進、進去了……」

  成和我同時如釋重負地吐了口長氣,感覺到成的前端吻著我的那裡,然後一點點、帶點青澀地,緩慢地藉著我的重量,擠入了我等待已久的通道。老實說K-Y的壞處是很快乾,耗了這麼久,入口的潤滑劑早就已經凝結起來了。

  但我當然不能這樣就叫成停手,我有老手的尊嚴。成的分身壯烈地擠進了我乾澀的內部,感覺到成的東西熱騰騰地充填我的體內,我再也抑止不住,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了兩圈,然後就撲蔌蔌地滾了下來。

  「很、很痛嗎,今純?」成驚慌地問。

  「嗯,」我點頭,咬唇抹去頰上的淚水,跟著對成微微笑了:「……很痛啊。」

  成惶然地望著我,我望著這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從學生時代認識開始,不斷追逐、不斷仰望、不斷在夢中追尋的場景,如今竟然活色生香地出現在我面前,我不覺得開心,反而覺得有些心酸。但這樣的心酸卻是夾帶著甜味的,酸酸甜甜,還有一點淡淡的鹹。

  我的成終於得到我了,我無法抑止地這麼想著。真不可思議,光是這樣身體器官一部分的交接,為什麼就會產生某個人永遠屬於我,而我也永遠屬於某個人的感覺呢?

  我的成,成的今純。我禁不住地這樣低喚著。

  成的分身終於完全深入我的內壁,他的男性本能似乎終於被稍稍喚起,成先是輕輕地挺腰,好像顧慮我的身體,他先是動得很慢,直到他自己也抵受不住,才伸手抱住我的腰,加快速度律動起來。

  「唔……嗯……」

  「今純……這樣……可以嗎?」

  「嗯……很好……不是,再旁邊一點……」

    「旁邊一點……?」

  「就是……有個區域,稍微調整一下腰的角度,大約四十五度……四十二度……」

  「哈……呼……這裡嗎?」

  「再下面一點……哈哼……」

  「這裡嗎……?」

  「嗯……呼……啊嗯……」

  「今純……?」

  「嗯……對……就是這裡……」

  「嗯……」

  ***


  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弄不懂成了。

  自從上次完美的翻雲覆雨後(雖然有一些小失誤,但瑕不掩瑜),成和我的關係明顯拉近了,感覺就像是打破了最後一層隔闔,兩顆心真正結合在一塊那樣。

  但是成並沒有像我之前心裡偷偷期待的,在嘗過我肉體甘美的滋味後,開始食髓知味,對我展開需索無度的禽獸人生。

  相反的,成最近對我異常的紳士,不僅連杯茶都會幫我泡,泡完還會親手端過來,有時候晚飯後輪到我洗碗,成還會搶著說讓他來做。

  所以不要說需索無度了,成對我的性慾完全有減無增,以前出門還有送別吻,睡前還有晚安吻的,現在那些都在成的極度禮貌下省了。

  我們的同居生活儼然進入老夫老妻模式,還是雙方都九十歲以上的那種。

  這讓我多少有些挫敗,我當零號這麼多年,第一次驚覺原來我這麼難吃,還是讓人光顧一次就不想再來的那種。而我還把自己當作美食,真是忝不知恥。

  『沒關係嘛,說不定這表示你其實比較適合當哥啊,以後你就開發你的壹號潛能,盡情地上成不就得了。』

  黑今純這樣安慰我。

  『別太貪心了,成能夠和你完美地上床一次,就是你前世修來的福氣了,你還想要他夜夜七次嗎?』

  白今純嚴厲地教訓我。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約一個月,就在我聽從兩位小今純的建言,打算就這樣尊重成的品味時,成在一天晚上卻忽然坐到我身邊,擔心地看著我。

  「唔,今純……」

  他欲言又止,半晌才小聲地開口:「你還好嗎?」

  「嗯?」

  「就是……上次……我不是……對你很粗暴……嗎?就是沙發上那一次……」成捏緊了十指:「我在想……你受的傷……不知道好了沒有?」

  好像說出這些辭就用盡成所有的恥力,他一說完就紅著臉低下頭。

  「受傷……?」我怔了怔。

  「對啊,你不是那時候說,你很痛嗎?對不起,因為我真的沒那種經驗,所以一時興奮起來,就失了分寸,真的很抱歉。我想替你療傷,但又不知道……那裡的傷該怎麼治療,所以只好盡可能地接過你的家事,真的很抱歉……」

  成滿臉愧疚地說,我的腦內已經凝結成冰山又碎裂開來。我開始在腦內姑狗裡鍵入成話語裡的關鍵字:興奮、失了分寸、替你療傷……

  ……這個意思是說,『成很滿意我的肉體』嗎?我怔怔地看著腦內搜尋結果。

  「你一定在生我的氣吧,我也明白,這些天你看起來都陰陰沉沉的,讓我很惶恐,但又拉不下臉來向你道歉,直到今天才想通。身為伴侶,我應該要更溫柔地對待你才對,都是我的錯……對不起,我下次絕對不會再這樣了,請你原諒我。」

  我看著垂下頭,捏著我的衣襬,把頭捱在我胸膛上向我道歉的情人。心口不知為何湧上一股憐惜,又有幾分欣喜,欣喜中又攙雜著自責,五味雜陳的FU讓我一時幾乎無法呼吸,只能淺淺地吐息。

  我本能地就想安慰成,想告訴他根本不是這麼回事。但我很快改變了主意。

  「要我原諒沒問題,可是成,」

  我盡可能讓自己呼吸平順,我抬起成的肩,看見他微微漲紅的眼眶,心中又心疼又覺得好笑,忍不住單手捧住了他的臉頰,給了他一個淺淺的吻。

  「我有一個條件。」

  成明顯緊張起來:「什麼……條件?」

  「我希望你再上我一次。」

  我柔聲說,吻住了成的下眼瞼。

  「……但是這一次,要很溫柔很溫柔的。」

  我看見成的雙眼慢慢瞠大,然後靦腆地、帶點了然地低下頭。

  「嗯,我會的。」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空
  • ……奇怪這明明是正經的欸取君為何我狂笑不止……? 

    嗯應該是我笑點太低了OIL

    一夜七次的九十歲老爺爺XDDDDD
  • 不你沒看錯,這篇貼在BBS上時下面都是"XD",
    沒有人正經地看待這篇番外XDD

    toweimy 於 2010/10/03 18:16 回覆

  • 笑
  • 終於看完了~
    好開心好滿足阿!!
    今純跟成我好喜歡XDD
    應該說妳筆下的人物都好棒
    沒有一個是我不喜歡或有排斥感的!!!!!
    害我每次看都開心的跟什麼一樣XDDD
    請繼續加油XDDDD
    謝謝ww
    (阿阿...我得去念書了XDDD明天..段考......:目)
  • 那大概表示你和我的電波很合吧XD

    toweimy 於 2010/12/01 21:43 回覆

  • 妮
  • 看正版時(就是結婚那個)
    我哭的要命:P
    超厲害的耶你>w<
    我也有在寫小說
    我要像你看齊:))
  • 謝謝你:)

    toweimy 於 2011/04/10 08:57 回覆

  • 阿懶
  • 一直以為今純是一號 原來是零號阿
    呵呵
  • 應該說他夢想成為零號XDD

    toweimy 於 2011/11/13 11:55 回覆

  • 訪客
  • 雖然是很久以前的文章 但是還是要說
    這篇真是太可愛了~~~
    今天連看了好幾篇素熙大大的文章
    每篇都哭慘
    想說一定要看到一篇he再去睡ww
    終於可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