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克服做愛恐懼的一百種辦法


  我看了一眼牆上時鐘,現在是晚上七點鐘,和往常一樣,情人差不多要回家了。

  我叫作今純,今年三十二歲,職業是離婚諮商師,有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戀人,叫作謝成,目前在婚紗顧問公司工作,我都叫他成。

  之前花了好大的唇舌才終於說服他和我住在一起,我的情人雖然什麼都好,就是個性上有點害羞,還有點彆扭,能夠讓他同意和我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對交往已經邁入堂堂第九年的我們而言,就已經是飛躍性的進展了。

  說起來慚愧,雖然同居到現在近三個月,但除了跟往常一樣一起吃晚飯以外,跟沒同居之前幾乎沒什麼差別,就連晚上睡覺,到現在也是分房睡的。

  雖然成常說我看起來很紳士,但我終究是個男人。而且不是我自誇,以前我同事就常說,我看起來道貌岸然,事實上骨子裡是個非常低級的人。

  其實我也不否認,如果把我的腦子,拿去做現在網路上很夯的腦內分析的話,大概有百分之九十是H,剩下的百分之十是H之前和之後吧。

  大概是上天要懲罰我,像我這樣的人,卻遇上了世界上最不喜歡這種事的人。我的戀人,也不是我自誇,真的是我所見過最不色的男人。

  我曾經觀察過,他可以整整半年以上沒有任何性生活,就算去搜尋他的網際網路瀏覽紀錄,也找不到半個色情網站的網址,硬碟裡也一個可疑的影片檔案也沒有。

  而根據我認識他十年的經驗,他晚上就算獨處也不會手淫,就連可以把手放在那個部位上磨擦這種事,他可能連想都沒想過。

  基於以上種種理由,雖然很佩服他可以談這種柏拉圖戀愛,在這之前我其實不相信有男人可以做到柏拉圖式戀情的。但俗話說人的性福要自己去掌握,我決定要盡其所能地改變我的情人,雖然不期待他成為天下最色的男人,但至少是有點色的男人。

  「今純,我回來了,你在家嗎?」玄關傳來成熟悉的嗓音。

  就這樣,我漫長的克服做愛恐懼大作戰開始了。

  ***


  10月x日 天氣微雨

  為了達成我性福的同居人生,我絞盡腦汁研擬各種誘發成性本能的計畫,諮商所的姊妹們也提供我許多寶貴的意見。人家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果然不錯。

  姊妹們告訴我一個萬無一失的計畫,那就是酒。

  沒錯,酒醉,人家說酒後吐真言,酒後亂性,酒後的心聲,酒後不開車……總而言之,酒具有神奇的力量,可以讓君子變痞子,聖女變蕩婦,性無能變超人,阿門。

  我帶成進了酒吧,我們平常很少來酒吧,主要是我們都太常被人搭訕,成被搭訕的話我會不爽,我被搭訕的話,成回家後會抓狂,還會跟我生一個禮拜以上的悶氣。

  我開頭就開了兩瓶伏特加,一瓶威雀的威士忌,還沒叫對酒的果汁。

  成驚訝地看著我:「今純,你要喝這麼多嗎?」

  我裝作若無其事地替他倒酒,露出溫柔的笑容。

  「對啊,反正要坐很久,我們很久沒好好喝一杯了不是嗎?」

  我們開始聊起天來,熱酒下肚,兩個人都變得比較有聊興,反正我們從學生時代就有說不完的話。成算不上健談的人,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遇上我,就會變得話特別多。

  我們天南地北地講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這期間我只要一看到成酒杯空了,就馬上替他再倒滿,成也不疑有他,聊天讓他喪失平常的警覺心,難得兩人世界的氛圍似乎影響了他的情緒。

  成伏特加一杯接著一杯,我的笑容也越來越深。

  「吶,今純。」

  成喝得臉頰通紅,捧著頰把臉支在桌上,我看著他彷彿含水的眼瞳,實在很想就這樣一口親下去。但小不忍則亂大謀,小心駛得萬年船,還是等成真的醉倒了再說。

  「嗯?」我回應他。

  成抬頭看著我,瞳仁閃閃泛著光澤,唇角微微揚起。

  「今純,你今天晚上看起來好帥。」他懶洋洋地說。

  我的心臟砰砰跳個不停,連忙灌了一杯酒掩飾。

  但是情人就像是說上癮似的,要知道成平常閉俗到不行,就連開口說我愛你都要蘊釀個三天。但現在他好像真的醉了,趴在吧台上看著我說個不停。

  「你的髮質看起來好好。」

  「你耳垂的形狀真漂亮,穿上珍珠耳環一定很棒。」

  「今純,你的嘴唇看起來好軟,可以摸嗎?」

  「今純,我發現你的鎖骨形狀……」

  「今純,你的眼睛……」

  「今純今純……」

  被情人這樣肆無忌憚地誇讚,我再怎麼故作矜持,也不可能保持冷靜。我只好不停地喝酒掩飾我心中的動搖,以免被成發現我下流的企圖,但也不忍心阻止他繼續誇讚我,雖然是酒後的胡言亂語,但男人被喜歡的人這樣稱讚,不高興不暗爽是騙人的。

  我覺得腦子暈陶陶的,桌上的兩支伏特加不知不覺已經空了。

  飲盡手裡最後一杯酒,我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想觸碰成的臉頰,令人驚喜的是成竟然也沒有閃避。所以說我的計謀終於成功了嗎?成終於對我的肉體動心了嗎?

  「成,我們來……」我對著他漾起笑容。

  然後那是我昨晚最後的記憶。

  等到我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呈大字形躺在家裡的床上,衣服穿得好好的,頭痛得像被一百支瑯頭輪流敲過一樣,而床頭還擺著成字跡娟秀的字條:「我幫你請好假了,宿醉了就好好休息吧。」時,我就知道這次的作戰完全失敗了。

  我有點挫折地想,成就算喝酒之後變得比較坦率,也完全沒有獸性大發的跡象,光憑酒要成撲向我的懷抱是不可能的。

  但至少成對我的外貌有點點注意了,這也算是有所進展吧?昨天晚上他送我回家時,是不是一邊看著我的臉,一邊胡思亂想呢?

  想到這裡,我就覺得事非不可為,還有希望。下次一定會成功的。

  ***


  11月x日 天氣陰

  我和諮商所的姊妹們進行了一番深度的探討。

  我們深入分析了成的年齡、人格與智慧,終於得出一個結論,要誘惑成,讓他克服做愛恐懼症,光靠肉體上的催化是不夠的,必須要從精神上予以突破。

  成是占有慾極強的人,換言之就是很會吃醋的人。所以要讓他對我產生性慾,首先就要讓他精神上有危機感,如果他意識到我隨時都會被人奪走,搞不好就會因此而緊張,因此而焦慮。等到找不到方法在精神上挽回我時,終究會動腦筋到肉體這一招。

  人家說嫉妒心是最好的春藥,就是這個道理。

  不過這件事得小心為之,因為成是情感上極為纖細的人,我過去僅僅出軌過一次,但那件事在成的心裡留下很大的陰影。他表面上雖然和我復合了,看起來也像是原諒我了,但實際上我知道他還是很在意。

  所以像上次那樣是不成的,會刺激成想起那件事。諮商所的朋友們於是自告奮勇,願意做那個討人厭的第三者,成全我的性福。

  作戰就訂在小週末的晚上,我打電話約成到我公司附近吃飯。

  在這之前,我和姊妹們做好了萬全的演練,我們打算讓成到公司的一樓,然後由我在那群兄弟姊妹的簇擁下搭電梯下樓,讓成看見我左擁右抱的後宮情境。

  這樣的話成一定會很生氣,以他的個性一定會馬上揪住我的領子詢問我,這時候我就要裝作無所謂的樣子,說我和她們只不過是朋友之類的。然後成就會大發醋勁地拖走我、推倒我,為了洗去我身上他人的氣味,他一定會吻我,然後……

  「這個計畫太完美了!」我們圍著會議室的圓桌一邊討論一邊手舞足蹈。

  到了計畫實行當天,我打電話給剛下班的成,和他說了晚餐的約,他欣然應予。

  「好久都沒有一起吃晚飯了呢。」成笑著說。

  「嗯,因為最近我們都忙嘛。」我努力不從電話裡洩露我興奮的情緒。

  掛斷電話,我們就開始布置現場。朋友們幫我整好西裝,我看著錶倒數計時,一群人坐上了向下的電梯,因為不知道成比較吃男人的醋還女人的醋,所以偽後宮團隊裡有女人也有男人,友情實在是太偉大了。

  成終於到了公司樓下,我遠遠就看到了抱著公事包的他。

  我正要招個手,說時遲那時快,後宮團比我還積極,一個女性朋友熱情地抱住我的手臂,把頭靠在我的胸口,另一個女的就伸手摸我的腰,笑著摟住我說:「今純哥~今天晚上要吃什麼?先吃飯還是吃我?」。

  還有個平常看來很害羞的男同事竟然拉住我的後腦杓,作勢就要往我唇上吻下來。

  ……這實在很不像是演戲。不,應該說這些人反應也太快了吧?簡直像平常就肖想很久腦內劇場很久一樣,雖然我不願意懷疑我們之間堅定的友情。

  這時成轉向了我這邊。

  我感覺我的胃收縮了一下,計畫時是很積極,但實際上讓成面臨這種場景時,我還是覺得心臟擠壓成一團。成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後邊說了什麼邊走近:「今純?你……」

  就在這時候,成的背後忽然出現一聲大吼。

  「你在做什麼你?!」

  我和成都嚇了一大跳,電梯裡的女同事們也嚇了一大跳。我忙從後宮團裡掙扎出來一看,有個跟我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大步朝電梯走來,我發覺他的目標是剛剛打算吻我的那個男同事。他的臉上滿是怒容,手裡拳頭已經握了起來。

  「你要我來公司找你,就是要我看這種景象嗎?」

  羞澀的男同事看來十分惶恐,他整張臉都慘白了,往電梯內側退:「麥可?!你怎麼會這麼早就來……」

  「我提早下班所以就想說提早來找你,順便看看你工作的樣子,沒想到被我撞見這種場景!媽的這個男人是誰?你跟他搞劈腿搞多久了?!」

  男人問,走過來揪住了男同事的領子。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我那些姊妹們早就嚇得鳥獸散了,只留下我和一樣呆滯的成。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剛剛只是演戲,麥可,我只愛你一個人……」

  「演戲?演戲你吻得這麼熱情?我看看明明看你差一點就要吻下去了!」

  「不是,麥可,不要,這裡是公司……」

  「公司又怎樣?你還不是在公司胡搞?可惡,早知道就不該放你一個人出來工作,跟我過來,我非好好跟你算帳算清楚不可……」

  男人揪著那個男同事就進了電梯,我被他們的氣勢趕了出來,電梯門叮地一聲關了,最後我只看到男同事被男人壓在電梯牆上,襯衫扣子被拉掉的情景。

  電梯被按了最高的二十四樓,我想有一陣子是不會下來了。

  「……」

  我和成相對望了一陣子,現在情況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的腦袋也停擺了。

  「去吃飯吧?」成先開口。

  「……嗯,去吃飯吧。」我愣愣地點頭。

  我們並肩走在路上,氣氛變得有點尷尬,我想雖然只有一瞬間就被人打斷,成究竟看到了我左擁右抱的景象。

  我正想著要不要稍微解釋一下,成卻忽然抬起頭來,望著我說:

  「剛剛……真是嚇一跳呢。」成笑了笑說。

  「嗯,是啊。」我難掩心虛地陪笑。

  「沒想到人吃醋起來這麼猙獰,今天倒真是見識了,讓我想到以前的自己。」

  成似乎深吸了口氣,我意外地看著他。

  「我一直覺得既然當了情人,彼此就應該有承諾,你的一切全都屬於我,所以不知不覺地肚量就變得很小,無法想像你和其他人親密的樣子。其實就算是談了戀愛,有了伴侶,人還是會想和別人親近、做做朋友什麼的吧。」

  成感嘆地嘆了口氣:「一定很難看吧,我嫉妒人的樣子。看到剛剛那個男人的樣子,我就覺得以前的我實在是太自私了。」

  咦?嗯?耶?面對成完全背道而馳的反應,我只能傻臉以對。

  「不過……」

  成又說了什麼,但聲音很小,我不得不俯下身去聽,「什麼?」

  成卻忽然側過身,扯住了我的領帶,我措手不及,被拉得往他的方向一倒,成的唇就深深印在我的唇上,時間雖然很短,但足以讓我腦袋空白。

  「走吧,前面那家義大利麵好像很不錯吃。」

  成放開了我,若無其事地指著前面燈火通明的店家。我撫著剛被強吻的嘴唇,成的體溫,還真切地留在我的唇瓣上。

  這次的作戰還是失敗了吧,畢竟成仍然沒有跟我上床的意思。

  但是我頭一次覺得,失敗了好像也很不錯。

  ***


  12月x日 天氣晴時多雲

  事情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再過幾天是耶誕節。沒錯,對天下無數男男女女而言,耶誕節都是個罪惡到不行的節日,在這一天,如果身邊沒有一個陪著你溫存的人,你就會覺得人生無望,前途無光,開始檢討自己過去二三十年的人生究竟有什麼意義之類的。

  而今年的耶誕節,正是我和成同居以來面臨的第一個耶誕節。

  雖然沒有一定要在耶誕節做愛的執念,但至少我希望在過這個有意義的節日後,我和成能夠擁有彼此都難以忘懷的美好回憶。

  而對男人而言,和情人一起擁有最美好的回憶,當然就是床上的回憶了。

  試過了這麼多方法,我對引誘成上床這件事越來越感到絕望,事實證明我的情人果然是獨一無二的,普通的方法根本不可能讓他對我產生性慾。

  有一次我和成的妹妹謝梢吃飯,自從協助她順利和她丈夫離婚之後,我們就變成了好朋友。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很容易和女生變成好朋友的樣子。

  小稍離婚之後獲得一筆為數可觀的贍養費,現在她也不再結婚了,還用那筆錢和朋友合開了一家餐廳,聽說生意還不錯。她是那裡的看板娘,擁有為數眾多的男性粉絲。

  我們常在一起聊些生活上的問題,特別是戀愛問題。只是小梢似乎一直不知道我的對象就是他的親大哥就是了。

  「就是啊,小梢,如果你很喜歡一個人,喜歡很久了,然後你確定對方也喜歡你。可是卻因為某種原因,一直無法順利跟他上床,妳覺得要怎麼做比較好?」

  一次飯局中,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問她。

  小稍當時認真思考了很久,最後邊吸著柳橙汁邊說:

  「很簡單啊,色誘他不就好了嗎?」

  「嘿咦?」

  小梢歪了歪頭說:「反正只要不是性無能,男人都是視覺的動物,你讓他看你的裸體,再稍微搔首弄姿一下,以今純哥的姿色,一定沒問題的。他一衝動起來,說不定就會同意和你上床了。」

  這就是所謂簡單的計謀就是最好的計謀嗎?我認真考慮起來。

  「不過,能讓今純哥這樣費盡心思色誘的人,我還真想看看呢!」小稍還笑著補充。

  耶誕夜那天晚上,我和成決定哪裡都不去,就在家裡過耶誕節。主要是有名的餐廳早早就訂滿了,知名的約會景點都人滿為患,就連百貨公司之類的也水洩不通,比起來還是在家裡安穩地吃頓家常菜,看看電視裡的特別節目輕鬆多了。

  成從Vermillion附近的蛋糕店買了一條提拉米蘇,在上面點了蠟燭,還自己在上面寫了我和他的名字,送給我當耶誕禮物。

  情人如此用心令我十分感動,但我有更好的禮物要回送他。

  我們吃了耶誕晚餐,開了紅酒小酌,吃掉了蛋糕,看了幾個綜藝節目,終於到了上床睡覺的時間。成說要去洗澡,我就開始著手準備耶誕禮物。

  我先把事先準備好的緞帶拿出來,然後開始脫去我身上的衣物,澡是下班後就先衝進去洗好的,還特別在洗澡水裡加了香精,讓自己聞起來香噴噴的。

  我把自己脫到只剩下內褲,內褲是新買的,名牌價值不斐,還是三角子彈內褲,可以完美呈現那裡的弧線。

  我在身上塗抹了男用乳液,讓自己的皮膚看起來光滑一點,還在鏡前檢查自己的小腹,確定一點也沒有凸出來的跡象。最近太常跑外務以致於膚質有點黑,我把床頭的燈調成黃色蘋果光,這樣就不會曝露我的缺點。

  我把大燈關掉,躺在剛洗好的米色床單上,剛剛的緞帶派上用場,我把多數的鍛帶綁成大蝴蝶結,環繞在我腰上,然後學著書上的作法,把剩下緞帶的一端纏在床頭上,接著另一端繞著手腕纏八字型,最後用口咬著尾端一拉,我的手就被牢牢縛在床上。

  緞帶的蝴蝶結從腰畫過我的胸膛,綁住我的雙腕後,剩餘的部分垂縋在兩旁,看起來就像個豐盛的大禮。

  我在床上躺平,只是手綁得太高,後腦杓差點靠不到枕頭,老實說有點難受。

  我張開大腿,又覺得這樣太刻意,我也是會不好意思的人,不要誤會,於是稍稍並攏了一點作為調整。然後用右腳足尖打開了音響,喇叭流洩出柔和煽情的旋律,頓時滿室都是旖旎的氛圍。

  萬事俱備,我反而覺得緊張起來。這時浴室門終於啪地一聲開了,情人洗好澡擦著頭髮走了出來。

  我和成四目交投,成看見我的樣子,驚訝得張大了眼。我感覺自己的臉微微紅起來,但還是故作鎮定地揚起微笑。

  「成,耶誕節快樂。」

  我頓了一下,又溫柔地笑說,「這是我送你的耶誕禮物。」

  成眨了眨眼,我的心跳越來越快,因為不知道成會做何反應。遇上成的事情,我再有信心的事也變得沒有信心,要是他現在拒絕我,我可能會挫折到一輩子都硬不起來也說不定。看到成依然呆站在那裡,我急得眼眶幾乎都要漲紅了。

  但下一秒成卻微笑起來。

  「謝謝你。」

  他走近我,我感覺自己呼吸幾乎要停止了,成爬上了我的床,床墊陷了一下,我的頭不幸離開枕頭,變成接近倒吊的姿態,頸椎痛得要命。我不禁開始埋怨自己,幹嘛不綁個舒服一點的姿勢,但第一次比較不熟練也是難免的。

  成爬近我身邊,他身上帶著淡淡沐浴乳的香氣,隱約從黑暗裡飄送過來,惹得我心癢難耐,恨不得掙脫緞帶把他抱進懷裡。

  「我現在拆禮物可以嗎?」

  成又問,臉頰微微發紅。我的心底竄過一陣熱流,小腹也跟著發燙起來。

  「可以,當然可以!」我忙點頭。

  成於是伸手,他拉了一下綁住我手部的緞帶,試了幾下,粉紅色的緞帶慢慢被他解了開來,我的手和頸椎也得到了自由。

  這時候我已經血脈賁張,手的酸麻感剛好刺激下面的感官,感覺我的那個部位頂著腰部的蝴蝶結,隔著新買的子彈內褲蓄勢待發。

  成開始去解腰部的緞帶,他拉住蝴蝶結的一端,先是解了外面的死結,然後把蝴蝶結整個鬆開來,解的時候指尖不住滑過我的腹部,我忍不住輕喘起來。

  「成……成。」我沙啞地喚著、催促著。

  「等一下,馬上就好了。」成說。我見他丟掉蝴蝶結,手伸往我唯一穿著的內褲,想到我多年來的宏願就要完成,我不禁忍不住熱淚盈眶,成主動侵犯我這種事,從前我連想都不敢想,沒想到今天就要美夢成真了。

  他非常溫柔地拉住內褲的腰線,順著我大腿的肌理,好像怕弄壞似地,慢條斯理地脫下那件布料不多的內褲。

  我的慾望在黑暗裡完全顯露出來,成在脫褲子的時候難免磨擦到,我感覺自己那裡踵漲得難受,幾乎就在爆發邊緣了。

  「成……快點……」我喘息著說。

  成脫內褲脫得好慢,他小心地把內褲繞過我發顫的足趾,抖了兩下,最後還小心地對折起來,捧著拿在掌心裡。

  「好了!」

  成彷彿完成一件大事般說,我還沒搞清楚他話裡的意思,成就已經直起身來,他走到床另一端,俯下身來吻了我的臉頰,我整個人呆住了。

  「謝謝你的耶誕禮物,我很高興。那我先回房間囉?」

  他手裡還拿著從我身上脫下的新內褲,還體貼地拾起滿床的緞帶,溫柔地望著我。

  「晚安,我愛你,耶誕節快樂,今純。」

  門關上了,我的耶誕夜也就這樣結束了。

  ***


  ?月?日 天氣晴

  情人似乎非常喜歡我送給他的那件內褲,洗完澡就常穿著到處跑。

  我放棄了一切的作戰計畫,畢竟連色誘都失敗的男人,有何顏面捲土重來。反正我的情人就是這樣的人,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這是我的命。

  而且只要成在我身邊,只要抬起頭來時,就有個與你眼神交會的人,柏拉圖戀愛雖然傷身,但究竟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愛我的成,愛他的一切,理應也包括他的做愛恐懼症。

  「今純,今天難得放晴,去看個電影怎麼樣?」

  情人從客廳問我。這天星期六,外頭是豔陽天,我坐在飯廳裡喝冰啤酒,成在客廳裡翻著報紙的時事版面。

  「好啊,去看Inception好了,最近好像很紅。」

  我微笑以對,但還是忍不住開了個玩笑:「不過天氣這麼好,要是看完電影可以順便跟你做個愛就好了。」

  我怕成又要覺得不舒服,講完馬上想打哈哈混過去。但成看了我一眼,低下頭。

  「嗯,好啊。」

  他轉身背對著我,耳根子微不可見地紅著。

  「看完電影之後囉。 」

  我手裡的啤酒罐掉到地上,「喀咚」一聲。


—End—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雅華
  • 這對真的好可愛啊XD
    =
    小梢歪了歪頭說:「反正只要不是性無能,男人都是視覺的動物,你讓他看你的裸體,再稍微搔首弄姿一下,以今純哥的姿色,一定沒問題的。他一衝動起來,說不定就會同意和你上床了。」

    小梢知道今純喜歡的是男生!??
    =
    初次留言請多指教:)
  • 小梢知道啊,所以才會跟他變成姊妹XD

    toweimy 於 2010/09/30 14:40 回覆

  • puss boot
  • 第一次看完「穿上婚紗嫁給我吧」的時候就非常想寫關於這篇的一些感覺,不過回過神來之後,發現居然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月了(搞什麼東西?),真是的,不能再拖下去。

    我非常喜歡素熙大人的文筆,總覺得很多時候,在情感上的剖析,素熙大人的細膩和銳利是非常準確而真實的。於是,有的時候,看素熙大人的文章,很像....在剝洋蔥(對不起請原諒我這個俗氣的比喻orz)該怎麼說呢?人類其實很多時候是一層又一層的,並不能完全說是偽裝,只是,可能對著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相處模式,表顯出來的行為跟心裡想的不全然相同(好吧或許也就是偽裝的一種),然而,素熙大人卻能夠很犀利的,一層又一層的,剝開那些外顯的、不真實的堅強,直指人們核心的脆弱情感。

    我一向相信閱讀跟寫作都是非常私密的事情,所以有的時候看到非常喜歡的文章,明明覺得應該要寫一些心得,告訴創作者他們的文字激勵了或是感動了我,並不是想要得到什麼回報,而是說,我覺得創作者本身是需要很大的勇氣跟毅力的,身為讀者,如果真的喜歡,最少最少,也應該表達一點心意。然而,正因文字的私密性質,往往反而更不知道該寫什麼好(試想,一個應該給作者的心得感想寫著寫著變成讀者自己的人生小劇場,作者看到應該會很無言)

    無論如何,我很喜歡成,非常喜歡。至於今純的話,二次元角色的話不討厭(而且番外裡他好好笑,整個超可愛XD),三次元的話就敬謝不敏了(爆)
    我覺得今純是一個會給人一種passive aggressiveness壓迫感的人,跟這種人相處久了,可能會發瘋....(這個讀者入戲太深想太多了XD)當然,我並不是說成完全沒有錯,成也有他自己的問題,只是,越是像今純這樣的人,越容易讓人覺得不自在。
    其實我覺得這篇故事真實的地方在於,很多時候,戀愛並不是像故事裡那麼完美無缺或是過度戲劇化的。而是,細水長流的,然而,卻包含了很多很多的小事、小摩擦、小隱忍、小誤會。這麼多的小事,在漫長人生一次又一次的反覆之下,有時候不見得是能夠解決的,只能繼續包容,繼續隱忍。

    我很喜歡成最後的致詞。我覺得不管是不是情人,其實人都是一樣的,越是在意的人,越是害怕對方敷衍自己。因為太容易就流於理所當然或是機械化的客套,所以,總是要一遍又一遍的苦苦追問,反覆確定對方的真意。

    在看這篇的時候,我剛好同時也在看克莉絲蒂奶奶的白羅系列結尾「Curtain」。白羅在裡面說了一句話,我覺得很真實也很感人,所以讓我偷用一下作為這篇囉唆留言的收尾:
    Underneath the quarrels, the misunderstandings, the apparent hostility of everyday life, a true and real affection can exist.
  • 我非常喜歡妳最後引的那句話,之前看白羅系列作品時,
    因為一直有跟我說結局很鳥,
    所以我都不敢看XD,沒想結尾有這麼意喻豐富的話。
    關於人生的體驗我還很少,情感的描束還有種種層次都還差得遠了,
    最近這也是令我感到不足和無力的地方。
    但是看到有人能夠從我的文章中多少得到什麼,還是很令人高興:)

    並且再一次謝謝妳願意跟我分享妳的感覺,這對我而言是很大的鼓舞^^

    toweimy 於 2010/11/02 00:15 回覆

  • puss boot
  • 唔喔我好像不小心寫了一句容易混淆的話:白羅系列結尾「Curtain」,指的不是這句話出現在Curtain的結尾,而是Curtain是白羅這個系列的結尾,這句話其實出現在故事的中間,真是對不起我語意不清(跪)

    其實「Curtain」這本我也拖了很久才看,因為跟素熙大人一樣,我有個朋友也不斷跟我說這是一本很難看的作品,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這樣洗腦(?→沒抱太高的期望)之後,我看完了反而覺得很喜歡。
    我在懷疑是不是因為表達方式和故事風格的問題,就好像如果一個人拿看007電影的心情去看勒卡雷的小說,他很可能會覺得搞什麼東西鬼這個作者到底想表達什麼怎麼這麼無趣之類的,但是這並不見得是作者或是作品的問題,只是讀者的預期心理以及閱讀偏好罷了。
    我自己覺得啦,「Curtain」的調調跟其他克莉絲蒂奶奶的作品有點不大一樣,有一種今席對比的滄桑感,而她其實有在表達一些....跟她之前要表達的理念有一點點不大一樣的突破吧?我猜(只是我猜而已請不要太認真orz)
  • 勒卡雷的東西確實是要按捺下很大的性子才能讀完XD
    而且讀完之後很常一段時間都還是空白的,
    直到很久以後看到什麼東西,才會像回甘一樣漸漸觸發起當時的閱讀感覺
    我還是找時間去把白羅系列畢業好了,我已經有心裡準備白羅會嗶--和嗶--(為什麼要講得這麼曖昧?)了XD。
    作者的突破,有時對老讀者而言是一種驚嚇啊。XD

    toweimy 於 2010/11/04 23:27 回覆

  • 笑
  • 今純整個讓我笑開懷了XDDD
    後面的結局實在是讓我會心一笑阿
    很俏皮(?!)
    文章看了都很舒服~
    本篇感覺讓我掉了不少淚
    但番外卻意外的讓我覺得好輕鬆愉快
    看來今純和成之間的故事
    也間接影響到我了www
    最後還是不免俗的說一聲
    謝謝你!
  • 今純是個可愛的孩子XD

    toweimy 於 2010/12/01 21:43 回覆

  • 笑
  • 真的QAQQQ
    他是個可愛的孩子
    美好的人!
    ˊˇ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