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o從宿舍的床上醒來,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

  他站在一個像是原野的地方,頭上是天空,身後是城鎮,腳上還有泥土,旁邊的路樹隨風搖曳,怎麼看都不像是宿舍的景象。

  「事出突然,但我們應該是掉入了Aさん的夢裡了。」

  Tempo的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他往後一看,看見室友穿著黑色的大斗篷,手上端著一本紅皮燙金還寫著「魔法書」三個大字的書,緩緩朝自己走過來。

  「Aさん的夢境?」Tempo問。

  「嗯,看來我是魔法師。」室友說。

  「為什麼你是魔法師?」

  「因為我看起來很腹黑。」室友指指自己的黑色長髮、黑色斗蓬和黑框單邊眼鏡。

  「原來如此。」Tempo同意。

  後方傳來一聲呻吟,李白白似乎也醒了過來。他穿著全白的厚重羽毛長袍,手上拿了一枝有星星月亮圖案的一人半高長杖。

  「李白白是祭司。」

  「什麼是祭司?」

  「就是可以唸咒語幫受傷的人補血,但自己身體卻很孱弱,被小怪碰到也會掛,救起來還是掛,到後期寧可買大量金創藥也不想再幫他復活的那種角色。」

  「原來如此。」Tempo點頭。

  前方傳來叫囂聲,有個男人右手拿著寶劍,身上穿著輕盔甲之類的軍服,後面還背了個行囊,看起來整個很平凡。他正揮著寶劍對著前面喊:「魔王,給我記住!我一定會把公主從你手裡救出來的!」

  「看來Aさん是勇者。」室友說。

  「那是Aさん?!」

  「人在夢裡面總是會和現實不太一樣。」

  「為什麼Aさん是勇者?」

  「因為這是他的夢,總要尊重他一下。」室友說。

  「等等,那我呢?」

  Tempo忽然驚覺,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他穿著連YG小內褲的尖端都不知道遮不遮得住的迷你短裙,不知為何跟胸罩長得一樣的胸甲,頭髮綁成雙馬尾,還是粉紅色的。

  「你是女性角色。」

  「那是盜賊、劍士、祭司、還是魔法師?」

  「不重要,就只是個女性角色。就是在旅途中負責穿清涼的裝扮服務觀眾、偶爾被觸手抓走、被敵方的魔法爆裂衣物、到最後被魔王負責抓走、最後一刻死給勇者看讓勇者爆氣,最後在天空上成為佔版面最大臉孔的那種角色。」

  「我會跟勇者在一起嗎?」

  「不,隊伍中的女性角色永遠是備一,勇者是公主的。但女性角色有時可以跟魔法師在一起。」

  「我沒有聽說過這種設定。」

  這時Tempo注意到旁邊有個不認識的肌肉大叔,他穿著跟皮帶差不了多少的上衣,手上拿著巨斧,整個人看起來除了肌肉還是肌肉。

  「這是誰?」

  「他是五樓,他的角色是狂戰士,就是那種和勇者一起旅行,但在遊戲前期就會因為講出『我打完這場就要回家鄉結婚』,而光榮戰死的角色。」

  「我打完這場就要回家鄉結婚!」五樓舉高巨斧說。

  天空那頭忽然飛來一塊肥皂,擊中了五樓的腦袋,五樓噴血倒地,死了。

  「看吧。」室友闔上魔法書。

  「真可怕。」Tempo點頭。

  「各位弟兄姊妹們,為了我們的村子,我們前進吧!一定要打敗魔王!」

  Aさん在前頭揮舞著長劍,Tempo看著室友。

  「怎麼辦?」

  「因為是Aさん的世界,所以只能按照Aさん的意志走完這個故事,我們才能平安無事地回到宿舍裡吧。」室友推理。

  「我從以前就想問了,Aさん他是哪個系的學生啊?」Tempo問。

  「Aさん他是學生嗎?」

  「我覺得他比較像哥布林。」

  「搞不好是維京人?」

  「北海小英雄。」

  「北海鱈魚香絲。」

  「也有可能是超能力者。」

  「宇宙人。」

  「未來人。」

  這時Aさん在前面大喊。「大家小心,有敵人!」

  Tempo往前一看,看見了一大團粉紅色的不明生物。

  「這是什麼?」Tempo問。

  「史萊姆,通常冒險中碰到的第一個怪物都是他們。」室友面無表情地說。

  粉紅色的生物們伸出了觸手。

  「史萊姆身上為什麼有觸手?」

  「這年頭什麼生物身上沒有觸手?」

  「這些觸手目標好像是我。」Tempo警覺。

  「我說過了,你是女性角色。」室友攤手。

  「可是李白白也被觸手捲走了。」遠方傳來李白白微弱的呻吟聲。

  「最近的觸手營業面向稍微廣了一點。」

  「現在我該怎麼辦?」Tempo望著捲到胸口的觸手問。

  「你稍微挺一下腰。」室友指示。

  Tempo挺了一下腰,觸手就捲住了他的腰。

  「你扭一下屁股。」

  Tempo扭了一下屁股,觸手就捲住了他的屁股。

  「你開一下大腿。」

  Tempo開了一下大腿,觸手就捲住了他的大腿。

  「你叫一聲。」室友又說。

  「叫什麼?」

  「叫『啊』。」

  「啊。」Tempo叫。

  「叫『嗯』」

  「嗯。」Tempo叫。

  「連在一起叫。」

  「啊嗯。」

  「連續叫三次。」

  「啊嗯,啊嗯,啊嗯。」

  「很好。」室友滿意地說。

  「我認為這對掙脫觸手完全沒有幫助。」Tempo誠實地說。

  「我也這麼認為。」室友誠實地說。

  「Tempo小姐不要怕,我來救你了!」

  Aさん從史萊姆群中衝了過來,一劍砍斷了糾纏Tempo的觸手。

  「這時我應該說什麼?」Tempo問室友。

  「說謝謝。」

  「謝謝你,勇者。」Tempo對著Aさん說。
  
  Aさん臉紅了,他低下頭。

  「不……把妳牽扯進來,是我不好。我保證下次再也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這時我應該說什麼?」Tempo問室友。

  「能和勇者在一起,什麼樣的困難我都不怕。」室友說。

  「能和勇者在一起,什麼樣的困難我都不怕!」Tempo對著Aさん說。

  「Tempo小姐……」Aさん握住了Tempo的手。

  「公主傳了e-mail過來給我們。」李白白忽然冒出來。

  「為什麼公主可以傳e-mail。」

  「因為魔王家有網路。」

  「真的?哪一家的?」Tempo問。

  「Hinet寬頻。」室友說。

  「公主說了些什麼?」Aさん馬上放下Tempo的手。

  李白白讀了一下e-mail。「公主說,她快被滅團了,而且伺服器一直lag,隊友老是斷線,要勇者趕快過來救她,否則她花了一星期收的寶就泡湯了。」

  「公主不要怕,我馬上就來救你了!」Aさん悲憤地朝天大喊。

  於是他們繼續向前旅行,來到了第一個城鎮。

  「我們必須收集如何打倒魔王的情報。」Aさん說。

  四人面前忽然出現一個男人。「嗨,我是NPC。」

  「什麼是NPC?」Tempo問室友。

  「就是只會說同樣一句話的生物。」室友答。

  「請告訴我們如何打倒魔王的情報。」Aさん問NPC。

  「切斷魔王的網路,魔王就會崩潰。」NPC說。

  「請告訴我們如何救出公主的情報。」Aさん問NPC。

  「切斷魔王的網路,公主就會離開魔王的城堡。」NPC說。

  「請告訴我如何讓期末考All Pass的情報。」Tempo問NPC。

  「切斷你的網路,期末考就會All Pass。」NPC說。

  「看吧,這就是NPC。」室友說。

  「我倒覺得他的建議挺有建設性的。」Tempo點頭。

  在城鎮收集了足夠的情報後,Tempo等人再度踏上旅途。

  「大家小心,有敵人!」Aさん忽然大叫。

  Tempo往前一看,看見了一大團粉紅色的不明生物。

  「這是什麼?」Tempo問。

  「大號一點的史萊姆。」

  「你剛才說只有遊戲初期才會遇到史萊姆。」

  「很難說,最近遊戲的CG都很偷懶。」

  Tempo等人與大號史萊姆展開激戰,李白白再度被觸手捲走。

  「李白白!」Aさん叫了起來。

  「這時候李白白該說什麼?」Tempo問室友。

  「不要管我,你們先走。」

  「不要管我!你們先走……」李白白流著眼淚說。

  「不,我們決不會丟下同伴不管的!」Aさん大叫。

  「這時候李白白該說什麼?」Tempo問室友。

  「放心吧,我永遠活在你們心底,當你想起我,我就會成為你的力量。」

  「放心吧……我……永遠活在你們心底。當你想起我……我就會……成為你的力量……」李白白流著眼淚消失在觸手堆裡。

  「李白白!!!!!!」Aさん悲憤地大吼。

  Aさん上半身的衣服忽然無意義地爆裂。只見一陣飛沙走石、日月無光,大號史萊姆紛紛死於這場氣爆下,連點渣都不剩。

  這時Aさん忽然握著胸口,往地上倒了下來。

  「好難受……」Aさん不停地喘息。

  「發生什麼事了?」Tempo一愣。

  「看來他是中了春藥。」

  「春藥?哪來的春藥?」Tempo大驚。

  「可能是剛剛史萊姆裡面的春藥。」

  「史萊姆裡面為什麼會有春藥?」

  「這年頭什麼東西裡面沒有春藥?」

  「好難受……好熱……好痛苦……」Aさん不住翻滾。
 
  室友走近了Aさん。「勇者大人,就由我來解除你身上的春藥吧。」

  「啊,我毒好像解了。」Aさん直起身來。

  Tempo等人再度往前旅行,來到了魔王城堡下的森林,遇到了成群結隊的特大號史萊姆,和Aさん展開了激戰。

  「雖然事出突然,不過我要死了。」室友忽然說。

  「咦?」

  室友在森林裡躺了下來,拉過了Tempo的手,凝視著他的眼睛。

  「其實我一直喜歡著你。」

  「咦咦?」Tempo瞪大眼睛。

  「我是在跟勇者說話。」室友正色。

  「你跟勇者說話為什麼看著我?」

  「因為勇者在忙。」室友看了眼和特大號史萊姆搏鬥的Aさん。

  「好吧。」Tempo妥協了,任由室友握著他的手。

  「我從第一次看見你就喜歡上你,你雖然又遲鈍、又魯莽,對戀愛什麼的一點感知力也沒有,但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你。和你同寢三年多來,每天和你抬槓,那些對話看似毫無意義,但卻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福。」

  「你和Aさん有每天抬槓嗎?」Tempo一愣。

  「雖然我對你或許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在你眼裡,我和其他同學可能沒什麼不同,有一天從你面前消失了,你可能也沒什麼感覺。但是我要你知道,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了,我的心仍舊在你這裡,我會一直看著你、想著你,然後或許有一天,也或許沒那麼一天,你會忽然驚覺你需要我,到時候我一定會飛奔到你身邊,緊緊抱住你。」

  「我覺得誰在Aさん面前消失他都不會有感覺。」Tempo評論。

  「總之,我是真的很喜歡你,能遇上你,總覺得這個世界不再那麼枯燥乏味,生命像是有了旋律似的,而你就是我生命中的節奏。」

  「原來你這麼喜歡Aさん。」Tempo有點震憾。

  「一定要……切斷魔王的網路……救出公主……回到宿舍裡來。我已經……不能再陪著你了……」

  室友的身體化成了點點星光,散逸在森林的雲霧中。

  「魔法師!!!!!!」Aさん衝過來悲憤地大吼。

  Aさん上半身的衣服忽然無意義地爆裂。只見一陣飛沙走石、日月無光,特大號史萊姆紛紛死於這場氣爆下,連點渣都不剩。連森林都被夷為平地了。

  「終於到了最後決戰的時刻。」

  Tempo和Aさん一起進了魔王的城堡,此時Tempo忽然在寢宮前停了下來。

  「事出突然,不過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Tempo說。

  「Tempo小姐?」Aさん呆住。

  「其實我就是魔王。」

  「你說什麼?!」Aさん震驚。

  「是你害死了五樓,害死了李白白和魔法師的嗎?!」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感覺應該就是這樣。」Temop點頭。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Aさん悲憤地喊。

  「事出突然,不過有件事我也必須告訴你。」Tempo又說。

  「魔王?」Aさん呆住。

  「其實我是你爹。」

  「你說什麼?!」Aさん震驚。

  「害死了五樓,害死了李白白和魔法師的是我的親生父親嗎?!」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感覺應該就是這樣。」Tempo點頭。

  「為什麼你是我爹!」Aさん悲憤地喊。

  「事出突然,不過有件事我還必須告訴你。」Tempo又說。

  「爹?」Aさん呆住。

  「我愛你。」

  「你說什麼?!」Aさん再次震驚。

  「你是魔王,還是我爹,而且還愛上了我嗎?!」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感覺應該就是這樣。」Tempo點頭。

  「天啊——這是何其殘酷的事實,何其殘酷的世界啊!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不過是想讓身邊的人都得到幸福,我到底做錯了什麼?」Aさん抱頭朝天狂叫。

  這時五樓的臉孔,李白白的臉孔還有室友的臉孔忽然都化成實體,站到Aさん的身後,一起握住Aさん的冰冷的手。

  「不要怕,我們都陪著你。」大家異口同聲地說。

  「雖然我的心裡充滿著痛苦。」

  Aさん抹去眼淚,堅定地看著眼前的Tempo。

  「但我仍然不會輸的,因為我並不是孤獨一個人!魔王,納命來吧!」

  Aさん毅然決然地舉起了寶劍,斬斷了魔王家的網路線。

  「PTT……竟然斷……線……了……」

  Tempo慘叫了一聲,摀住胸口倒下,魔王就這樣被打敗了 。


  震耳欲聾的鬧鐘在宿舍裡響起,四個人同時從床上翻身坐起來。

  「我們好像忘記救公主了。」Tempo首先開口。

  「公主只是受魔王家的寬頻蠱惑,網路斷線她自然就會得救。」室友伸了個懶腰說。

  「話說回來,昨天宿網好像斷線了。」李白白打了個喝欠,揉揉眼睛說。

  Aさん默默地從床上爬起來,走到牆邊,插回了斷掉的網路線,拯救了這個世界。


—End—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X
  • 終於更新了 ya(歡呼)
  • 鮮網其實貼比較快,
    不過現在兩邊就一樣進度了:)

    toweimy 於 2010/08/24 21:20 回覆

  • 蒙太奇
  • 把李白白的角色形容的太貼切了XD
  • XD

    toweimy 於 2010/08/24 21:20 回覆

  • 笑
  • 這果然超好看的啦(笑死
    好喜歡阿阿阿阿阿XDDDDD
  • 謝謝:)

    toweimy 於 2010/12/01 21:39 回覆

  • co018
  • 「切斷你的網路,期末考就會All Pass。」NPC說。 我淚目了,超中肯。 
    我我竟然親眼見識到傳說中的趁亂告白!不過其實也挺亂感動一把的 
    Tempo不要忘記妳的角色是女角啊!(新注音竟直接挑了女字旁的字)
  • 陳昕
  • 趁亂告白+1
  • 趁亂告白+1

    toweimy 於 2011/03/19 16:42 回覆

  • 杜苓子
  • 總覺得這篇有點感動XD
  • flyaiyi
  • 回頭重看忽然想起來有都市傳說保持處子之身的男生經由不斷年歲增長有機會成為魔法師?
  • 原來如此!!所以室友他還是保持著處子之身?XD

    toweimy 於 2014/08/15 21:38 回覆

  • 鏡花水月
  • 我笑了

    作者有才www

    室友完全是趁亂告白根本XDDDD
  • Lan
  • 「請告訴我如何讓期末考All Pass的情報。」「切斷你的網路,期末考就會All Pass。」太好笑啦說的真好!

    「你跟勇者說話為什麼看著我?」「因為勇者在忙。」好感動喔這句話,明明就是對著Tempo告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