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o Tango File1. 李白白


  李白白是個魔性之男。

  這件事要從他們如何住到同一間宿舍開始講起。其實李白白換過非常多的宿舍,從大一到現在,幾乎所有的宿舍所有的房間都住過一輪。

  李白白大一住進男宿的第一天,同寢上舖的學長就摸上了他的床。

  不得已換到隔壁寢去,搬進隔壁宿舍的那天,同寢所有學長都摸上了他的床。

  不得已搬到別的宿舍去,搬進別的宿舍的隔天,同舍所有學長都進了他的寢,有部分摸上了他的床。

  不得已搬到外面的宿舍去,搬進外面宿舍的隔天,李白白的隔壁睡著總而言之不是學長的男人。

  不得已搬回學校的宿舍來,搬回學校宿舍的隔天,李白白的隔壁睡著第一天摸上他床的學長,而且一絲不掛。

  李白白因此流浪了很久,最後來到Tempo他們的宿舍。

  他搬進了Tempo的下舖,第二天醒來時,第一次身邊沒有任何男人。

  李白白訝異不已,當時留在宿舍裡的人是室友,他忍不住開口問了。

  「為什麼你沒出現在我的床上?」

  室友當時還是大一,一面打著法學緒論報告,表情非常冷靜。

  「為什麼你沒出現在文學概論的課堂上?」

  「照經驗來講,你現在應該會出現在我床上。」

  「按照經驗來講,你現在應該要出現在文學概論的課堂上。」

  「這不合理,以往每個室友都會爬上我的床。 」

  「這不合理,以往每個新生都會乖乖上大刀的課。」

  「你沒在我床上,是因為你那方面有問題嗎?」

  室友冷靜地敲著鍵盤,終於投過來一道冰冷的視線。

  「文學概論點名三次不到死當,你寧可重修也要知道嗎?」

  李白白收拾書包衝向了教室,但他仍然不死心,第二天醒來,留在宿舍裡的是Tempo,他又忍不住開口。

  「為什麼你沒出現在我床上?」

  Tempo當時和室友一樣是大一,正在找他不知道丟哪裡的加簽單。

  「你有看到我的加簽單嗎?」

  「照經驗來講,你現在應該會出現在我床上。」

  「我的加簽單不見了,你有看到他嗎?」

  「這不合理啊,以往每個室友最後都會爬上我的床。」

  「要是加簽單不見了就麻煩了,你有沒有看到他?」

  「你沒在我床上,是因為你那方面有問題嗎?」

  Tempo把李白白的床整個掀起來,哭喪著臉摸索著。

  「加簽單……加簽單……」

  後來李白白只好跟他一起找加簽單,但他仍然不死心,第三天醒來,留在宿舍裡的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Aさん,他又忍不住問了。

  「為什麼你沒出現在我的床上?」

  沒人知道Aさん在大學裡待了幾年,當時他正在排免洗筷,從宿舍這頭地板上一路排到那一頭。

  「……」

  「照經驗來講,你現在應該會出現在我床上。」

  「……」

  「這不合理啊,以往每個室友最後都會爬上我的床。」

  「……」

  「你是RPG裡的NPC嗎 ?

  「……」

  「你沒在我床上,是因為你那方面有問題嗎?」

  Aさん忽然把視線從成列的免洗筷中徐徐移回來,看著滿懷期望的李白白。

  「點點點點點點。」Aさん說。

  李白白死心了。

  後來他才慢慢領悟到自己安然無恙的原因,不是自己的問題,而是這群室友的問題。

  Tempo對戀愛方面的事沒有興趣,純潔得像朵花,李白白甚至懷疑他以為小孩是從樹上開花結果長著翅膀飛出來的。

  Tempo的室友只對Tempo有興趣,Tempo以外的人對他而言不具意義。

  Aさん對人類基本上沒有興趣。

  明白這點之後,李白白安心下來,認為終於找到了安身立命之地。

  但好景不常,有一天,李白白收到了一張字條。

  『我在洗澡間等你。愛你的學長 字。』

  下面還有附注。

  『如果你不來,我就摸上你的床。』

  李白白非常惶恐,而且這個人只署名學長,跟他有牽扯的學長這麼多,他根本不知道是哪一個,搞不好是幼稚園的那個。

  他把字條拿給Tempo看,Tempo又把字條拿給英明睿智的室友看。

  「Tempo,你對美食部落格有什麼看法?」室友看著字條問。

  「嗯?美食部落格?」

  「就是那種到處去吃動輒五、六百塊的餐廳,還把菜從第一道到最後一道拍下來,貼到部落格上,還費盡心思描述當時吃每到菜的感覺,例如:那塊生魚片晶螢透亮,放到嘴裡入口即化,不愧是北海道產地直送!或是:才一放入口中,醬料的味道就衝入鼻腔,一股難以言喻的香味在舌尖擴散開來……」

  「宵夜文是不道德的。」

  「Tempo,你看過言情小說嗎?」室友問。

  「你的話題轉變得太快了我跟不上。」

  「就是有個平凡的女生, 卻吸引複數的男子為他神魂顛倒的故事。」

  「這樣的女生很平凡嗎?」

  「或是有個平凡的女生,卻吸引無數總裁大老闆,寧可拋家棄子也要跟她雙宿雙飛的故事。」

  「所以說這樣是平凡的女生嗎?」

  「假設李白白是那個女生。」

  室友走到李白白身邊,抓住了他的腰。

  「我是老爺。」室友說。

  「老爺好。」Tempo說。

  「李白白是我的奴婢。」

  「老爺吉祥。」李白白說。

  「你是我的夫人,Tempo。」

  「老爺不要,夫人會看到。」Tempo說。

  「就跟你說你是夫人了。」

  「對不起。」

  「現在我要強索我的奴婢,正好你經過了房間門口。」室友握住李白白後腦杓。

  「什麼是強索?」

  「就是硬上的意思,強制性交。」

  「跟硬碟有關係嗎?」

  「沒有關係。」

  「你要硬上你的奴婢,正好我經過了房間門口。」Tempo點頭。

  「嗯,雖然你近在咫尺,但我露出邪佞的笑容,對著李白白說:喔,你這裡好像變得更硬了耶,有人看著你反而興奮嗎?真是下賤。」

  「不要這樣……我沒有……還不是你……」李白白呻吟。

  「導演沒說接著演就不要自己接演。 」

  「對不起。」

  室友繼續說。「你在門口聽到了異常的聲響,就探頭進來一看究竟,這時李白白嬌喘一聲倒入我的懷裡,跨下變得更硬了……」

  「等一下導演,我有問題!」Tempo舉手。

  「你說。」

  「李白白到底演男的還是女的?」

  「李白白是奴婢。」

  「可是他的跨下……」

  「演太久站太久所以大腿內側因為疲勞而僵硬。」

  「原來如此。」Tempo點頭。

  「就這樣,李白白順利生下了我的孩子。」室友放開了李白白。

  「等一等,這也太快了吧?!」

  「這種事情總是很快的。」室友正色。

  「恭喜老爺,賀喜夫人。」李白白說。

  「這個孩子長大以後當了總裁。」室友繼續說。

  「總裁有個俊俏的秘書。」

  「我演總裁,你演秘書。」

  「我沒有眼鏡。」Tempo說。

  「總裁每天盯著秘書,覺得其秀色可餐。」室友盯著Tempo。

  「啊……總裁不可以……這裡是辦公室……」李白白呻吟。

  「不是你的角色就不要自己接演。」

  「對不起。」

  室友拿起了學長寫給李白白的紙條,仔細端詳了一下。

  「其實你不用理會這張字條,Tempo。」

  「等一等,老爺和奴婢生的總裁兒子後來怎麼了?」

  「他穿越了。」

  「清朝嗎?」

  「對。」

  「好吧。」Tempo妥協了,穿越到清朝那就沒辦法了。

  「其實我一直很想寫美食部落格。」室友忽然說。

  「我以為你忘記那個話題了。 」

  「如果我寫美食部落格,我會鎖定特定一家餐廳,每天都去那裡享用。」

  「老闆一定覺得你很煩。」

  「我還會把享用的過程全部拍下來,如何的美味、如何的誘人、如何的晶螢剔透,享用完後又是如何地通體舒暢……我會把每天的感覺詳細紀錄下來,供往後細細回味,這才是真正的美食部落格。」室友舔著唇說。

  李白白接受了室友的建議,當天晚上沒有到洗澡間赴約。

  半夜十二點,Tempo爬起來說他好像踢飛了一個人,又迷迷糊糊倒頭大睡。

  半夜一點,Aさん爬起來哭訴自己排在床邊的圖釘不知被什麼東西壓亂了,上面還有血跡。

  半夜二點,室友爬起來冷靜地打開窗,又關上窗,去浴室洗了手,躺下來繼續睡。

  接近清晨的時候,李白白從床上爬起來看了一眼窗外,只見曙光初露,萬籟俱寂,一切都非常和平。他滿足地又縮回去睡了。


  Tempo的室友後來成立了美食部落格,在PTT上廣為流傳,據說點閱破萬人次。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蒙太奇
  • 李白白蠢的可愛
    感覺世界沒有這人種
  • 沒錯XD

    toweimy 於 2010/07/29 15:01 回覆

  • 殤
  • 整個好無厘頭喔XDDDD
    那學長真囧wwww
    這一寢整個都好可愛啊啊啊啊(捧臉)
    尤其是室友,整個好跳痛www
    不過李白白最可愛...我也想摸上他的床!(你滾)
  • 小心被魔性之男榨乾喔X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26 回覆

  • co018
  • 結果我又把上一篇和這一篇顛倒者看了(捶地)
    果然是因為魔性之男的關係(?)
    這一篇也好歡樂啊
    點點點點點點 很經典
    Tempo也很傻得可愛
  • 魔性之男是這部作品裡面的大魔王,
    隨時覬覦著室友的肉體XD(不要誤導!)

    toweimy 於 2010/12/21 11:41 回覆

  • Paf
  • 為什麼我覺得室友說的美食部落格其實是在寫他享用完Tempo後的感想呢? (腦內糟糕)
  • 無誤!XD

    toweimy 於 2011/04/10 08:53 回覆

  • 莫寒
  • 素熙大,好久不見了
    嗯嗯,合理懷疑被Tempo踢飛的是威脅上李白白床的學長((摸下巴
  • 每個都是那個學長啊,
    大家真是好久不見了^^

    toweimy 於 2012/02/09 22:30 回覆

  • 蝦米
  • 這群室友真好!!!!!!(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