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點突兀,但其實Tempo和室友交往過。

  兩個人會開始交往的原因很簡單,他們搬進同一間宿舍一個月後,有天室友坐在電腦前,Tempo躺在床上,宿舍裡沒有其他人。

  「Tempo,和我交往好不好?」室友忽然問。

  「好啊。」Tempo答。

  於是他們就開始交往了。而且還不是形式意義的交往而已,床上的權利義務除外,室友履行了一切男朋友的職責,比如送宵夜,比如修電腦,比如送Tempo回家。

  他們後來會分手的原因其實也很簡單,他們交往一個月後,有天室友躺在床上,T empo坐在電腦前,宿舍裡沒有其他人。

  「Tempo,我們還是分手好了。」室友忽然說。

  「好啊。」Tempo答。

  於是他們就這樣分手了。之後好像也沒有任何改變,他們仍舊住同一間宿舍,仍舊唸同一個科系,仍舊在無聊時成為彼此抬槓的對象,相安無事地過了三年。

  這件事被Aさん聽說時,連身經百戰的他也崩潰了。

  「你幹嘛跟他交往?」

  「因為他說要跟我交往。」Tempo答。

  「那他叫你去吃屎你要不要去吃屎?」

  「你談戀愛的時候感覺都像在吃屎?」

  「你不喜歡他幹嘛跟他交往?」

  「我沒有不喜歡他。」Tempo說。

  「那你幹嘛跟他分手?」

  「因為他說要跟我分手。」

  「他叫你脫光衣服學狗叫你要不要脫光衣服學狗叫?」

  「你都用這種方式跟別人分手?」

  Aさん敗下陣來,換李白白上場。

  「你為什麼要跟Tempo交往呢?」

  室友在電腦前打民事審判實務期末報告,李白白在唸中國思想史期末考。

  「先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跟某甲交往再說。」室友面不改色。

  「你喜歡Tempo嗎?」

  「先告訴我你喜不喜歡某乙再說。」

  「你不喜歡Tempo的話,為什麼要跟他交往呢?」

  「先告訴我為什麼你不喜歡某丙,卻還跟某丙上床的原因再說。」

  「那為什麼你要和Tempo分手呢?」

  室友抬起頭來。「先告訴我你中國思想史期中考考幾分再說。」

  李白白敗下陣來,兵敗如山倒。

  要詳細剖析Tempo此人的人格,還不能不提一個事件。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Tempo的內褲不見了。

  「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內褲?」於是Tempo開始到處詢問。

  「沒有。」室友說。

  「我沒有偷。」Aさん說。

  「我的也不見了。」李白白說。

  「去問五樓。」五樓說。

  Tempo找了一整天,都找不到內褲的下落,只好求助於英明睿智的室友。

  「我的內褲不見了。」

  室友在電腦前打刑事審判實務期末報告,Tempo在唸民法期末考。

  「我可以借你。」

  「我不要穿你的。」

  「李白白可以借你。」

  「李白白自己的也被偷光了。」

  「Aさん可以借你。」

  「我不要偷來的內褲。」

  室友停下打鍵盤的手指。「穿不穿內褲很重要嗎?」

  「你沒穿嗎?」

  「你想看嗎?」

  Tempo嘆了口氣。「拜託啦,那條內褲對我而言真的很重要。」

  「上面有解開我身世之謎的關鍵線索。」室友接口。

  「而且只有一半,另一半在我失散多年雙胞胎兄弟那裡。」

  「兩片內褲合起來的話,會變成一張藏寶圖。」

  「藏寶圖指示著英雄之劍的所在地。」

  「拿到英雄之劍的話,就可以拯救世界。」

  「為了世界和平,請一定要找到我的內褲。 」Tempo望著室友。

  室友把椅子一推。

  「我出一個案例給你。」

  「咦?刑事還民事的?」

  「有一天,某甲在路上遇到了某乙。」

  「嗯。」

  「某乙被車撞了,昏迷不醒。」

  「侵權行為。」

  「某乙之所以被車撞了,是因為他要救一隻正要過馬路的松鼠,簡稱五樓。」

  「五樓不當得利。」

  「某甲看到某乙倒地不起,感到非常驚訝,他走到某乙身邊,發現他受傷不重,只是受到衝擊才昏過去。他想不能就這樣把某乙丟著不管,就打橫抱起某乙,把他送到自己的宿舍裡去,還餵他喝了水,把熱毛巾放在他額頭上。」

  「適法無因管理。」

  「但某乙不斷呻吟,似乎受到很大驚嚇,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口裡不斷地叫著「五樓」。某甲寸步不離地守著他,一面心想,這個人真是奇怪,膽子明明這麼小,卻為了五樓,連命都差點丟了。某甲看著某乙的臉很久,覺得某乙一直叫五樓很煩,他不想從某乙口中聽到其他生物的名字,於是就低下頭吻了他。」

  「強制猥褻?!」


  室友長長吐了一口氣。

  「我知道怎麼找回你的內褲。」

  「等等,剛剛那個案例呢?當事人間的法律關係呢?」

  「你覺得那個案例比你弄丟的襪子重要嗎?」

  「我丟的東西明明是內褲。」

  「好吧,我再出一個案例給你。」

  「答出這個案例的話就可以找到我的內褲嗎?」

  「某甲是個男的。」室友說。

  「嗯。」

  「某甲雖然是位人見人愛的美男子,簡稱魔性之男,但性格卻很古怪。」

  「和李白白有點像。」Tempo說。

  「某甲有許多愛慕者,但奇怪的是,追求他的人全都是男性。」

  「很像在講李白白的事。」

  「某甲生性軟弱,只要是追求他的男子,哪怕只是在公車上遇到的也好,他也來者不拒,應該說是拒絕不掉。」

  「你是在講李白白嗎?」

  「雖然經常被人推倒,但結局總是不美好。某甲的枕邊人一個換過一個,住處一間換過一間,電話一次換過一次,還是找不到自己的Mr.right。」

  「你是在講李白白吧!」

  室友轉過身來。「你知道你的手套為什麼會丟嗎?」

  「我丟的東西明明是內褲。」

  「如果你把傘插在餐廳的傘桶裡。」室友說。

  「會被拿錯。」

  「如果你把腳踏車停在系館門口。」

  「會被騎走。」

  「如果你把男友留在軍營裡。」

  「會被騎走。」

  「如果你是小菜。」

  「會被端走。」

  「如果你把內衣褲晾在宿舍外面。」

  「會被Aさん偷走。」

  室友攤了攤手。

  「我想到找回你保險套的方法了。」

  「就跟你說我丟的是內褲了。」

  後來Tempo在室友的建議下,又捐出一條內褲來,大剌剌地晾在自己床上。

  第一天,內褲平安無事。

  第二天,內褲旁邊多了一條新內褲,據說是李白白的內褲。

  第三天,新增的內褲不翼而飛,原來的內褲安然無恙。

  第四天,Tempo忘記洗內褲,只好把晾在床上的內褲拿來穿,然後忘了放回去。

  第五天,Tempo的床上多了一大排內褲,各種花色都有,沒有人知道是誰幹的。


—Tempo Tango File End.—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walker
  • 看不懂是正常的嗎= =??
    能解釋一下嗎??
  • 就是無厘頭的離題對話大全而已XDD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37 回覆

  • 笑
  • 超好看的!!!!!
    最喜歡看這種的了XDDDDDD
    好棒!!!!!!!!!!
    害我實在是無法自拔欸QAQQQQQQQQQ
  • 謝謝:D~

    toweimy 於 2010/11/28 20:53 回覆

  • co018
  • 我看不懂,可是我喜歡(忽然變簡短的留言)
  • bibo
  • can't understand the logic but it's awesome !!!( can't type chinese on this f*cking computer
  • 希望你看得到我回應的中文,thx very much!XD

    toweimy 於 2011/06/15 21:28 回覆

  • 絮苫粹滿言。
  • 真的像法律系裡會出現的奇怪對話ˊㄩˋ好熟悉的跳tone模式XD
  • 真的嗎?XDD可是我很少跟同學這樣對話說。

    toweimy 於 2013/06/27 11:41 回覆

  • 訪客
  • 到底為神馬會出現一大排內褲這其中有深奧的涵義嗎?
  • 沒有XDDD

    toweimy 於 2013/08/03 13:41 回覆

  • NIQ
  • 难道是有人误以为Tempo的内裤是李白白的于是偷走,结果发现不对就还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