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的逆襲


  「紀宜。」

  「嗯?」

  「我、我想上你。」

  「……小魚,我知道今天是愚人節。」

  看著洗過澡後,穿著尺寸稍嫌過大的浴袍,眼神認真地趴在自己身上,還跨開大腿壓著他的情人,紀宜推了一下眼鏡。

  「不,不是,小蟹,我是真的想上你。」

  「你想在上面?想玩另一種體位?」紀宜柔聲問。

  「不是!我想上你,就是……想侵犯你,強暴你……不對……想戳你……」

  介魚拚命找詞彙解釋著,還用動作輔助。紀宜和往常一樣很沉得住氣:

  「你想當壹號?」他平靜地問。

  「嗯,對,壹號!」介魚猛點頭。

  「……是不是瓜又跟你說了些什麼?」

  「沒、沒有!才沒有!這……這次真的是我自己想,我想要小蟹!」

  看著情人執著又認真的眼神,紀宜心想如果不好好應付,今天晚上大概不能善了,只好嘆了口氣,放下手裡的閒書,順道也拔下了眼鏡。

  「你想要我……?」

  「對,我、我想,我們偶爾也應該互換一下,交……交往這麼久了,每次都是我被小蟹弄得咿咿呀呀的,有、有時候我也想要……想要看小蟹性感的樣子,何、何況情人不就是對等的,至少讓我一次才公平。」介魚理直氣壯。

  「你是認真的……?」

  「嗯,認真的!」

  介魚從鼻孔噴了噴氣,振奮的模樣讓紀宜忍不住莞爾。但事關自己性福,紀宜還是決定謹慎以對。

  「可是你會嗎?在上面的話……」

  「我、我會!我有去看影片!還有做筆記!沒有問題的,一定會讓小蟹很舒服。」

  介魚大聲地說,還真的從背後拿出了筆記紙一類的東西。紀宜看著情人良久,在心裡天人交戰了很久,看著介魚閃亮亮外加寫滿期盼的眼神,想到拒絕的話,介魚一定會很失望,那個表情光想他就覺得不忍。

  雖然唇上幾乎就要答應了,他還是垂死掙扎了一下:「你……不會弄痛人吧?」

  「不會,絕對不會。」

  「那好吧……」

  紀宜認命似地嘆了口氣,馬上聽到介魚歡呼似地舉起雙手。而且竟然馬上把自己撲倒在床頭,紀宜有些吃驚地看著他,

  「等一下,現在嗎?」

  「當然是現在啊,所以才現在問小蟹嘛。」

  「我……我要有一點心理準備。」

  「小蟹……不喜歡跟我上床嗎?」

  介魚忽然跪坐在床上,有些落寞低下頭,那模樣活像團被淋濕的綿羊,紀宜一見之下,什麼恐懼感、自尊心頓時全飛了,他忙安撫情人:

  「好,好好,隨便你,魚,你要做什麼都行,你儘管照你喜歡的做。」

  「真、真的嗎?」

  介魚眼睛立刻又亮起來,他興沖沖地跳下床,拿著筆記站到床邊:

  「那……那我做什麼,小蟹都不可以反抗喔。」

  紀宜嘆了口氣,謹慎地點了點頭。介魚就低下頭來,專心地研究起手上的筆記來。

  「那……那我們就開始吧!首、首先,第一步是……『把對方的手綁在床頭』……綁起來、綁起來……」

  紀宜看著介魚忽然蹲下去,在床下翻找一陣,半晌竟然拿出一串平常綁作品用的橡膠繩,拿著那些繩子爬回床上,伸手往紀宜的手腕。紀宜不禁大驚:

  「等、等一下小魚,你這是從哪裡抄來的步驟?」

  「剛、剛才有說,影片。」

  「……什麼影片?」

  「不知道,教人怎麼戳人的影片。」

  介魚一邊說,一邊不由分說地拉起紀宜的手,像對待美術作品那樣,用橡膠繩在紀宜手腕上繞了三圈,又在床頭繞了三圈。介魚的手藝本來靈巧,綁得結又快速又結實,紀宜還來不及反應過來,身體已經被束縛在床頭。

  紀宜本能地掙扎了一下,發現要掙脫還是辦得到,但看到介魚一臉認真的表情,又覺得不忍心了,只好乖乖地躺在床上任人擺布。

  「第二步……『替對方脫上衣』!脫上衣、脫上衣……」

  「……我覺得步驟好像反了。」紀宜冷靜地說。
 
  「沒有反啊,他說可以用撕的。」

  「…………」

  鑒於紀宜很慎重地說「這件睡衣三九九一件,我很喜歡,拜託不要破壞它。」介魚總算從善如流,答應把兩個步驟倒過來做,先把紀宜的上衣脫了,再把他重新綁回去,然後低頭看第三個步驟。

  「第三步……『幫目標物脫褲子』。」

  總算有比較正常的步驟了,紀宜鬆了口氣。

  「第四步,『幫目標物脫內褲』,小蟹,可是你沒穿耶……」

  「跳過!」

  「第五步,『黃金標準姿勢製作:打開對方的大腿,讓目標物的小腿充份與大腿緊貼。之後將大腿上彎,使之貼往胸部,胸部與大腿間至少小於十五度角,視目標物柔軟度而定。如果對方是第一次的話,為防目標掙扎妨礙作業,建議使用剛才的繩子併綁目標物的大腿和小腿』……小蟹,他說第一次的話就要綁耶!」

  「……不用綁,我不會掙扎。」

  紀宜開始思考,如果有這樣一部教學影片的話,或許他應該也借來看看。應該對他的人生會有某種幫助。

  介魚半信半疑地聽了他的話,放下了手上的繩子,他把紀宜的光裸的大腿抬起來,吃力地往上拗,確定他嚴實地貼住胸部,還很舉一反三地拿了顆枕頭,架在紀宜的腰下,退開一步滿意地看了看。

  「很好!」他像欣賞成品似地點了點頭。

  「…………」

  像這樣雙手高縛、雙腿大開,腰部微舉,後穴還一覽無遺地曝露在情人面前,紀宜不禁慶幸介魚沒時間看他的臉,他連脖子根都紅了起來。

  「第六步,啊,這個我知道!『用潤滑液沾溼食指,從第一指節開始,慢慢深入對方的後穴。潤滑劑的品牌市面上有販賣者均可,建議廠商如下:(略)。需注意潤滑液應於作業中不斷補充,否則遇空氣容易乾涸,可以準備一罐放在手邊。P.S.不建議使用家中沐浴乳或牙膏,前者可能造成腸胃不適,後者可能致使目標物送醫急救。』」

  「在床頭櫃!上面數來第二個抽屜最裡面!」

  見情人的視線飄向浴室,紀宜趕快出言阻止。介魚便歡天喜地的跑到櫃子前,拿出整條潤滑液,又爬回床上。這讓紀宜覺得自己好像某種家電,有標準安檢步驟還附使用說明,他看著又朝自己靠過來的介魚嘆了口氣。

  介魚一下子就在指尖上擠了一大坨,很新奇地「喔」了一聲,像發現什麼新大陸似地觀察了很久,還拿到鼻尖聞了聞。

  「原、原來平常後面涼涼的就是這個東西啊……」

  「……魚,快點繼續吧。」

  紀宜覺得明天腰一定會痛,不是因為介魚太熱情,而是維持這個所謂黃金標準姿勢太久。介魚這才跪坐到紀宜的臀前,正襟危坐地伸出食指,要放進去前還遲疑了一下,抬頭看著已經窘迫得閉上眼睛的紀宜:

  「小蟹……」

  「幹、幹什麼……?」

  「所謂後穴是那個看起來像花一樣的放射狀圖形嗎?」

  「雖然你說得對,但你這樣問要我怎麼答……」紀宜開始想哭了。

  介魚先照著說明書,小心地突入一指節。才放進去紀宜就顫了一下,白皙結實的臀些微扭動了一下,異物侵入感讓紀宜皺起眉頭,內壁也跟著收縮,介魚為這反應吃了一驚,問道:

  「會痛嗎?」

  「不、不是會痛……」

  紀宜勉強回答著,靠著潤滑液的幫忙,介魚很快又挺進一指節,最後整隻手指都順利放了進去:

  「嗯……」紀宜發出輕微的呻吟,介魚慌慌張張地從床另一頭把筆記抓過來,就這樣一指插在紀宜後穴裡,一手拿著筆記讀了起來:

  「我、我看看喔,下一步……『等目標物適應後,便可嘗試第二根手指,要注意隨目標物適應性不同,可分為A到E五種等級。A級是最小容納級,此級數的目標物很容易受傷,且通常為新手,後穴未受過任何調教。建議在插入第二根手指前,先充份抽送第一根手指,使之適應異物入侵,等對方沒有不適感後,再行繼續。B級是……』」

  「等一下……你直接唸E級。」

  「咦,咦咦?喔喔,『E級是超量級,也就是俗稱名器,此種目標物的適應性非常驚人,即使侵入者不是人也可以輕鬆應付,通常僅出現在穿越或奇幻故事中。目標物如屬該種等級,則不用管手指了,拔出來,上就對了!』上面這麼說……」

  「……照A級的做,拜託了。」
  
  紀宜吸著氣,介魚就小心地面對著情人,開始緩慢地抽送手指。

  才拔出第一次,紀宜就倒抽了口氣,五指難忍地抓緊橡膠繩。介魚忍不住停下手,擔心地看紀宜一眼,紀宜便喘息地搖了搖頭:

  「沒、沒關係,你繼續……」

  介魚只好繼續抽送著手指,還擠了點新的潤滑液。過了一陣子,紀宜的呼吸漸漸加快,咬在齒間的叫聲也變了:「嗯……嗯……」介魚看他滿臉飛紅,胸口不住起伏,額角也有汗水,便小聲地問:

  「小蟹,第、第二根……」

  「嗯,慢、慢慢來……」紀宜小腹微顫著。第二根指尖一進來,紀宜就像上岸的魚一樣弓了一下身,拚命地咬住下唇。

  介魚確認他沒有問題,就用兩根手指慢慢抽送起來,紀宜的叫聲越發含糊,隱約帶著情色的呻吟。介魚發現他閉起了眼睛,微微側過了頭,半張著口喘息著,連胸口都綻著迷人的色澤:

  「嗯……哈啊……」

  「可、可以往下一步了嗎,小蟹?」介魚怯怯地問。

  「嗯……快……」

  紀宜卻只發出這樣的呼聲,手腕被白繩勒得通紅,緊縮的大腿發著抖,內壁夾著介魚的手指,連音質也彷彿變了。介魚趕快往筆記看去:

  「下、下一步是……『如果目標物的呻吟改變,代表已適應手指的寬度,可以做進一步的拓寬。為防目標物破皮或見血,建議至少拓寬到三指或四指,假如時間充足,可以在體內旋轉或緩慢擴張,甚至屈起指節,使目標物的通道柔軟,必要時,可使用道具,以下為建議按摩棒廠商:(略)』……小、小蟹,你還好嗎?」

  介魚問了幾聲,但紀宜沒有反應,只是微微喘息著,半晌睜開眼來,雙眸有些失神,隱約帶著水光。介魚於是照著筆記,又拓入了一根手指,在裡面笨拙地旋轉了一下,立刻聽到紀宜難耐似地一串呻吟,外加一連串顫抖,

  「嗯哈……哈……」紀宜夾緊雙腿,無力地看了介魚一眼:

  「不、不行了……我快要……」

  「等等、等一下,我看看上面接下來寫什麼!『此刻應該已經萬事俱備,請注意檢查目標物的陰莖是否已勃起,勃起代表反應良好,可以繼續,沒有的話請手動操作。但需注意不能使對方早洩,良好的作業結果應與目標物一同高潮,即所謂賓主盡歡,必要時可使用陰莖束縛物,家中的橡皮筋、緞帶等亦可代替,以下為建議廠牌:(略)。』」

  介魚飛快地瞥了紀宜跨間一眼,情人的性器漲得通紅,早已在勃發邊緣。尖端還泌的液體,介魚的手指還全放在紀宜體內,和情人四目交投:

  「快……快點……」

  紀宜看著他,介魚從未見過男人的眼神如此嫵媚:

  「小魚,快、快繼續……」

  「好,我馬上看下一個步驟!小蟹你撐著點!唔,下面是……下一個步驟是……」

  介魚手忙腳亂地翻著筆記,連手指都從紀宜體內抽出來幫忙。半晌卻愣住了:

  「奇怪……」

  聲音有點驚慌。紀宜已經滿身大汗,勉強睜開一絲眼簾:

  「奇怪……什麼?」

  「小蟹,下面沒有了耶。只寫了六個字:『祝您使用愉快!』怎、怎麼辦,會不會是沒有抄到?還是我再回去重看一次影片啊,怎麼會這樣呢,我明明有全部抄下來啊,小蟹,對、對不起,你再忍耐一下……」

  看著忽然不說話的情人,介魚慌慌張張地丟下筆記,就要跳下床。

  未料還沒走開,手腕就被人握住了,回頭一看,竟然是紀宜。

  他竟不知什麼時候掙脫了右手的束縛,還迅速戴回了眼睛,額角還淌著汗珠,但剛剛的意亂情迷全不見的,取而代之的是似笑非笑的神情:

  「……小魚。」
  
  「嗯?什、什麼事?」

  紀宜的鏡片反射著燈光,笑容讓介魚有不詳的預感。

  「你想知道接下來怎麼做對不對?」紀宜的微笑依舊溫和。

  「對、對啊,所以我想回去重看一次影片……」

  本能地感覺到危險性,介魚還來不及說完,只覺得身子一輕,紀宜連左手束縛也掙脫了,整個人把他壓在床榻上,還抓住了他的手腕,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不用看了,親愛的魚,」

  紀宜的唇角,慢慢泛起溫柔、誘惑的笑容:

  「我來教你怎麼做就行了。」

  ***


  那天晚上,介魚眼角泛淚、渾身光溜溜地趴在枕頭上,背上臀上都沾著淫靡的濁液,不甘地咬著枕頭,朝旁邊閒適地脫下眼鏡,準備睡覺的紀宜大聲抗議:

  「你、你騙我!你……明明說我做什麼你都不會反抗的。」

  「喔,忘記跟你說了。」

  紀宜橫過床鋪,滿臉笑意地吻了一下介魚微腫的紅唇:

  「愚人節快樂,小魚。」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玻白
  • 其實我由一開始就對小蟹受蠢蠢欲動了(喂
    就算這篇結果是理所當然我也是有萌了XDDD
    不過比起萌這篇是超爆笑就是了XDDDD
  • 這篇我後來回看也是覺得爆笑大於萌XD

    toweimy 於 2010/03/21 09:02 回覆

  • 曉
  • 小魚太可愛了....>\\<
  • KY
  • 啊啊被萌倒了w

    小魚果然沒辦法反攻吶ww
  • 小綠
  • 不,該怎麼說呢,
    我果然還是覺得反攻比較好吧 (欸
  • 紀宜總有一天會被反攻的!X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46 回覆

  • 笑
  • 我是先看這篇才開始看本篇的說XDDDDDDD
    不過還是又看了一次XD(blush)
    沒辦法ww太棒了XDDDD
  • 這篇是搞笑用:D

    toweimy 於 2010/12/18 22:44 回覆

  • 食
  • 對於因為情人而喪失自我那一段還挺有感觸的,也曾幹過同樣的傻事......
  • me too :)

    toweimy 於 2012/06/21 12: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