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貓初長成

  「Good Evening!我們家的亨利和亞瑟,今天有沒有乖乖的啊?」

  一聽到門口的聲音,我的頭就痛起來。後悔剛才不應該在倒了垃圾之後又忘記鎖門,才會讓那個沒有常識的男人有當作自己家一樣逛進來。

  「你來幹什麼?」

  我三步並兩步衝到玄關,趕在男人不脫鞋子打算爬上客廳前伸手擋住他。

  「楊先生,你怎麼這麼問啊,我來看看我的小貓們好不好啊?」

  「他們很好!現在正在睡覺,麻煩你不要吵醒他們。而且他們已經不叫亞瑟和亨利,他們現在是『我的』貓,請叫他們貢丸和湯圓。」

  「亞瑟——亨利——你們的親親乾爹來了,快來迎接喔~」

  「就跟你說他們在睡覺了!」

  他的長手長腳一如往常輕易越過我的阻擋。我看見他手上還提了一袋新品牌的貓砂,外加右手一支魚鉤形狀的逗貓棒。

  自從把那兩隻貓帶回家裡開始,男人每次來訪都會帶著不同的貓玩具,搞得我家現在到處都是作用不明的柱子、玩偶和毛球之類的東西。

  「喔,他們真的在睡覺嗎?該不會是走失了你卻推說他們在睡吧?」

  「他、們、很、好,好到不能再好了,好到每天晚上都喵喵喵叫個不停讓我失眠了整整一個禮拜,現在好不容易哄他們睡了,我拜託你——」

  「楊先生,你的語氣裡充滿著不耐煩呢,你認養的時候明明說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會待他們如同待自己的孩子一樣的。」

  「就算是小孩也是會有不耐煩的時候!不管怎樣誰準你這樣一而再再而三踏進我家裡的?」

  「認養協議書上寫的啊,楊先生真是貴人多忘事。」

  男人把手上貓砂碰地一聲放在我家地上,從口袋裡抖出一張白紙,得意洋洋地亮在我眼前:

  「你看第十二條:我願意接受出養人不定時的探訪,以確定小貓健康愉快又幸福地活在認養人的新家。楊先生,這下面是你的簽名不是嗎?」

  「那也不用每天來!一天還來兩次!」

  「楊先生,這樣的態度不好喔,別忘了還有第十五條:認養人有一個月的試養期,在這一個月內,出養人有權考量小貓是否適應認養人的生活環境,如果覺得對小貓有不良影響,我隨時可以把亞瑟和亨利帶回家。你不會是忘了吧?」

  「……」

  情勢比人強,我看了一眼在貓籃裡睡得安安穩穩的湯圓和貢丸,兩隻還不滿一歲的小貓,硬生生地把到口邊的話吞了下來。

  ◇

  事情都要追溯到一個星期前。

  因為之前替出國的老姊養的小狗去世了。這隻狗我從十歲才開始養他,名字叫淡水魚丸,養的時候就已經很老了,而且被我姊養得渾身都是病。眼睛瞎了一隻還有重聽,就算叫他的名字,他也只會一臉茫然地看著你。

  雖然如此,對一個支身搬到大城市工作的獨身上班族而言,他還是很好的排解寂寞的對象。所以他十二歲壽終正寢的時候,我著實為他難過了好一陣子。

  過了一個月家裡空蕩蕩的生活,開門時家裡一點生氣也沒有的感覺實在令人傷心。

  雖然我姊說要我去交個女朋友比較實際,但是光是看我姊把男友當工具、馱獸一隻騎過一隻的豐功偉業,就讓我對愛情這檔事感到絕望。比起女朋友,我決定還是把錢花在比較有良心的生物上。

  其實我一直想養一隻貓,大概是被一位友人的小貓萌到了。之前因為顧慮家裡的老狗,所以一直不敢養,怕新來的小貓偷搥他。

  既然淡水魚丸走了,我就決定要認養一隻小貓做為我的新家人。

  問了懂了貓的友人,我開始上網找認養。BBS的認養板、以前逛的貓論壇都有不少認養訊息,認養板的板標是「以認養代替購買」,讓人覺得很溫馨,要是女朋友也可以用認養代替購買就好了。

  我一張張照片看,找了幾隻中意的小貓,一一打電話去問,但一問之下,才知道現在認養小貓原來這麼麻煩。大概是受到之前虐貓新聞的影響,所有出養小貓的主人都戰戰兢兢、疑神疑鬼。

  不但要認養人祖宗八代的基本資料,大部份還要求要定期po照片、長期追蹤,簽切結書,還有未來人生規劃的報告書等等,總之複雜的令我瞠目結舌。

  我雖然自認長得慈眉善目,但不知道為什麼出養人一看到我,就一副懷疑我是虐貓嫌疑犯的表情,我也不過是長得高了點,表情天生比較冷漠一點而已。結果大部份的貓都在會面後被出養人駁回了。

  「你多大年紀?」

  後來我看上一對米克絲,眼睛一隻是碧綠色的,一隻是淺藍色的。

  我一看就覺得投緣,還偷偷替他們取了名字,很誠懇地填了三頁word的資料外加切結書後,對方才終於同意和我見面審核。

  出養人是個外表看起來十幾歲的少女,跟我見面時還烙了一大堆人,包括她家的叔叔伯伯奶奶隔壁的阿姨等等,這好像是他們全家人在捷運站附近撿到的貓,搞得我覺得我好像是來相親而不是認養貓。

  出養人中只有一個是男的,好像是少女的哥哥,他們家姓張。

  「二十六歲。」我誠惶誠恐地說。

  「你和家人一起住嗎?你家人同意你養貓嗎?」

  「不,我是獨居。」

  「為什麼獨居,你說你家有二十五坪大耶,還一廳二房,一個男人怎麼會住那麼大的房子,你一定和女朋友同居吧?」

  女孩子旁邊的太太問我,看起來像是她媽媽。我只好解釋那間房子之前是我和我姊合買的,我姊比我大七歲,本來就有存款,房子大部份錢是她出的,後來釣到金龜婿後之後她就把房子留給我,自己飛到美國去會情郎等等。

  但是她們對這個回答還不滿意,一個個七嘴八舌地盤問起來,

  「你之前交過女朋友嗎?交過幾個?她們討厭貓嗎?」

  是,對不起,本人從來沒交過女朋友。是沒人要的阿宅。

  「咦,不會吧?那你之後會交女朋友吧,她們接受貓嗎?」

  如果我能預知未來的女友討不討厭貓,我就去當股票分析師了。

  「如果以後你女朋友叫你丟掉貓,不丟的話就跟你分手,你會照辦嗎?」

  以後我遇見女人,就先聲明我有養貓這樣可以吧?

  「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啊?」妹妹問。

  ……請問現在是婚友介紹所嗎?

  兩個小時下來,我越來越不耐煩。她們問題越問越多,大多繞在我未來的交往對象上,好像認定我的伴侶一定會影響到貓的權益似的。

  「可是你長得那麼帥,有房子又有車,為什麼現在還單身?」女孩旁邊一個阿姨問我,我終於聽見理智「啪」地一聲斷線的聲音。

  我拍桌站了起來,臉上保持從事多年兒童牙醫訓練出來的職業笑容,

  「對不起,我想你們可能誤會了,本人一輩子都不會有女朋友。」

  我在他們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脫口而出:

  「我是gay!所以不會有女朋友,所以也不會有討厭貓的女朋友,這樣你們滿意了嗎?」

  現在仔細回想起來,我的回答一點也沒有解決問題。如果不是那個人插手的話,這群愛貓的人家搞不好會繼續問我「未來打不打算交男朋友?」、「未來的男朋友會不會討厭貓?」之類的問題。我那時候真應該說我其實是神父的,阿門。

  「小瞳,沒關係,你就讓他養吧。」

  那些婆婆媽媽還沒反應過來,女孩的哥哥終於開口了。我還記得那時候他看著我,彎下腰從妹妹手上抱過那兩隻貓,把他們放到我等待已久的掌心,

  「這隻是亞瑟,這隻是亨利。楊先生,你姓楊沒錯吧?你說你願意簽協議書,也願意接受後續的追蹤,對嗎?」

  誰知道,這竟是我惡夢的開始。

  順利認養到喜歡的貓讓我一開始雀躍不已,馬上順路去買了貓籠、貓食和貓沙等等必需品,還替兩隻小貓掛上了鈴鐺。

  看著兩隻漂亮的小貓在家裡翻滾打架的模樣,我一面吃泡麵一便在一旁托腮欣賞,心情頓時比把到校花還興奮。

  但不到一天我就嘗到了苦果。這兩隻貓不知道是正值發情期還怎樣,而且還沒有結紮,一到我家就不分白天黑夜的狂叫起來。

  這還不打緊,貢丸和湯圓都是公貓,我放他們在客廳裡自己跑,誰知去泡個咖啡回來就嚇了一跳,因為貢丸和湯圓竟開始打起架來。

  我本來以為這兩隻公貓在玩,但貢丸異常兇狠,一直試圖用肉掌把湯圓壓倒在地上,湯圓拚死頑抗,張著嘴咪咪咪咪叫個不停,到最後還是不敵貢丸體型,被貢丸壓倒在我家的沙發邊上。

  湯圓還睜著一雙碧綠色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一副跟我泫然欲泣的模樣。

  我本來想要不要適時制止一下,以免小貓弄傷自己。但下一秒我就愣住了,因為我家貢丸……我家貢丸竟然忽然大展雄風,和湯圓「做」了起來。

  我之前沒有養過小貓,對貓的知識很貧乏,但至少我知道貓不是草履蟲,不可能無性生殖。但眼前的活色生香讓我不得不瞪大眼睛,甚至連湯圓哀哀苦求的叫聲也視若無睹了。

  那之後這兩隻貓天天上演類似戲碼,我工作時做、吃飯時也做,我睡覺時也照做不誤。而且不可思議的是湯圓總是被壓在下面的那一個,貢丸就像是食髓知味似的,在家裡一見到湯圓就撲上去,然後就是一陣咪咪喵喵。

  湯圓當然是抵死不從,廚房廁所的到處躲,可是就算他躲到冰箱下面,也會被狡滑的貢丸翻出來,當然又是一番凌辱蹂躪。

  我為此還特地去詢問家附近的獸醫,要不要趕快幫貢丸結紮。但那位男獸醫聽了除了一直笑以外,還說這兩隻貓年紀只是整天膩在一起,找不到別的母貓發洩才會這樣,發情期過了就沒事,要我不要擔心,最多把兩隻貓隔離一陣子就行了。

  可是我只要一把湯圓藏起來,貢丸就會轉而攻擊我,用那雙淺藍色的眼睛瞪著我,一副再不把湯圓交出來就要強姦我的模樣。

  最後我只好認命,夜夜欣賞貓兒子們的活春宮。

  然而這兩隻貓雖然很吵,但更吵的人卻是他們的前主人。

  我本來以為所謂「後續追蹤」,不過就是打幾通電話、把貓的生活照放到指定相簿上等等而已。雖然協議書上有不排除居家追蹤,但當初覺得出養人應該不會這麼認真,看看就忘了,也沒當真。

  但過不到兩天我就開始後悔了,因為對方還真的是服務到家。

  要是來看看貓就走也就罷了,來的人就是當初跟我接洽那個女孩的哥哥,後來我才知道他叫張七,家裡的人都叫他小七。他還真的像7-11一樣,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全心全意地追蹤他家的貓。

  七先生總是很早起,我有時下午才有班,一睡睡到中午十一點,他卻早上八點就按門鈴把我叫起來。第一次來我家時還上身全裸,把我嚇到忘記攔阻他穿鞋子進來。後來才知道七先生作風很洋派,早上都會晨跑,還借了我家浴室沖澡。

  第一天我還真的傻傻地把他領到臥房,讓他看看剛蹂躪完湯圓相擁而眠的兩隻貓,還努力地說服他貢丸和湯圓真的過得很好。

  沒想到他看完了貓還不走,先說要教我一些養貓的知識,在我家客廳一屁股坐下,就開始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

  害我被迫知道他之前在米蘭唸書,因為屁股長了痔瘡回國治療,今年二十七歲,單身沒有女朋友之類與貓完全無關的事。然後他就順水推舟的說時間不早了,乾脆留下來吃午飯,就擅自走進我家廚房,做了一桌義大利料理出來。

  每次他在我家待得太久,我暗示他是不是應該走的時候,他就會搬出貢丸和湯圓來壓我,一本正經地說:

  「我有義務要監護湯姆和喬治在新家的生活。」

  我沒有認養過貓,不知道出養人和認養人間的默契。但不管怎麼樣就常識判斷,這已經不是追蹤貓了,根本就像被領養的寵物是我似的。

  七先生天天都來我家確認我這個主人活得好不好,看到冰箱旁邊放了一箱泡麵,他就一邊嘖嘖地說:

  「泡麵的防腐劑對貓而言是致命的毒素,如果你天天吃這種東西,吐出來的空氣對貓會有不良影響,為了貓的健康,我必須制止你。」

  竟然就把整箱我最愛的味味牛肉麵抱去垃圾場丟了。我心疼不已,他索性從他家搬了義大利麵來,當天中午就吃他做的義大利滿漢全席。

  我為了醫院的報告,有時常常會熬到三四點不睡。有次他在我家待到晚餐之後,十點鐘一到,他就忽然發神經地從沙發上站起,走到還在做PPT的我身後,我還沒問他想幹什麼,他就一把從後面抱住我:

  「喂!你——」

  「主人睡眠時間不固定的話,也會影響到貓的作息。一般人以為貓都是夜貓子,其實那是錯誤觀念,特別是小貓,他們是最需要充足睡眠的。而且小貓是很黏主人的,要是你熬夜的話,小貓也會跟著你熬夜的。」

  他說著竟然拔掉我的電源線,也不顧我meeting的ppt還沒存檔,就這樣拖著哀嚎的我爬上了床。

  更有甚者,有一天他看著貢丸和湯圓,忽然對我說他覺得貓該洗個澡了,抱著兩隻貓就把我拉進浴室,還關上了門。

  「你幹什麼啦?」

  我看著開始脫上衣的七先生,眼神一片驚恐。

  「幫貓洗澡啊!」

  「幫貓洗澡你進來幹什麼?我自己會洗!」

  「貓是很怕水的動物喔,如果不會洗的話,很容易嚇到小貓的,你想讓我們家的卡拉揚和巴拉圭精神衰弱嗎?」

  「我才沒有……等一下,你幹嘛脫我衣服?是貓要洗澡又不是我要洗澡,喂……喂,喂!不可以,那裡不行……你給我適可而止!」

  事情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除了我的居家,七先生連我的休閒時間也要管。

  或許是因為大姊離開的緣故,我也開始認真考慮起自己的未來。娶個少奮鬥十年的老婆是不用想了,為了在未來七十年內獨居也不至於餓死,我只能死命地工作,有時候星期六日也接診所的班,幾乎少有自己的時間。

  而每當我好不容易有個半天假,想要一整天賴在家裡,除了我心愛的沙發外哪也不去時,七先生就會再度出現在門口,還戴著爽朗的鴨舌帽,外加一身陽光男孩的運動裝備,露出潔白的牙齒看著我,

  「來吧!小貓是愛好自由、好動又活潑的生物,要是一直把他們關在家,赫拉巴爾和多明尼克可是會悶出病來的!」

  「他們是貢丸和湯圓!等一等……我記得貓是不用溜的啊?」

  「誰說的?你沒看多明尼克一臉期盼地看著你嗎?」

  我猛一回頭,雖然不知道他口中的多明尼克是哪一個,但貢丸還真的威風凜凜地坐在我身後,兩隻貓眼望著我,一副森林之王準備出門狩獵的樣子。後面還跟著湯圓,他躲在貢丸身後,一臉羞答答地望著我,好像也很期待的樣子。

  ……我家公貓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子了?我不記得我有把湯圓教成這樣啊!

  結果就是我半夢半醒地被七先生套上運動服、穿上塵封的運動鞋,抱著兩隻貓,坐上七先生不知道哪開來的跑車,就這樣奔向陽明山的夕陽。

  七先生在山腳下就停了車,以讓小貓運動為名,強迫我一路從山腳爬到七星山頂。

  兩隻小貓在半路上就睡著了,結果我還得一路抱著他們上山,七先生還做了滿籃子的義式肉腸三明治,把快掛點的我拖到草地上午餐起來。

  除了三明治,七先生連餐巾都準備好了,還很體貼地替我圍上了圍巾。

  「……你到底是做什麼的啊?」

  我一直很懷疑他做什麼工作,好像一天到晚無所事事的樣子。明明跟我差不多年紀,卻能每天不分時段地到我家報到。

  「喔,也沒有啦,就義工啊。」

  「……義工?」義工不是工作吧?!

  「嗯,我在流浪之家當義工,哪天可以帶你去看。」他說。我露出狐疑的表情,他卻已經分神去招呼那兩隻貓了。

  湯圓是隻很美麗的純白貓,年紀越大,毛就越長,毛的色澤也越光滑,陽光晒上去時,還會發出淡金色的色澤,摸起來就像絲綢一樣好摸。但是我一把手伸向湯圓,貢丸就一口咬向我虎口,害我只好趕快收手。

  貢丸是隻混種的虎斑貓,他也是我見過最帥氣的雜種虎斑貓,一身短毛看起來非常精神,兩隻藍色的貓眼像寶石一樣,在夜裡也能看得很清楚。

  兩隻貓趴在野餐籃旁,一臉舒適地晒著太陽。路過的少女還不停地看向我們,大概覺得兩個男人抱著兩隻公貓在擎天崗郊遊的畫面很可笑吧?

  七先生好像知道我的想法,看見我滿臉通紅地別過頭去,還故意從籃子裡拿出玉米濃湯,用湯匙舀了一口,對著我的嘴說「來,啊——」,我在身後少女的尖叫聲中一腳把他踹下了山坡。

  而湯圓和貢丸從我們坐下來午餐後就連袂消失,但我已經沒心力理會附近草叢的顫動了。

  七先生對貓的執著令我佩服,不知不覺間,我家竟然放了他專用的通舖,就在原先姊姊的房裡。他的牙刷、毛巾、慣用的廚具和喜歡的球鞋等等,也不知不覺進駐了我家。

  我開始有點擔心,現在就連看見他全裸地走過我書桌前進浴室洗澡,我也不會有絲毫驚嚇了。

  不過他的手藝是真的很好就是了。托他的福,我吃到了自從姊姊離開以後就不曾享受過的家庭式佳餚。這大概也是我一直捨不得趕他走的原因。

  至少每天打開門時,看到的不再是漆黑一片的走廊了。

  那天酒足飯飽後,七先生照例賴在我家沙發上,把碗筷丟給我洗。我一面洗著比平常多兩倍量的髒盤子,回頭一看,卻發現他竟不知何時站到我身後了。

  「幹……幹嘛啊?」我嚇了一跳,趕快往旁邊退了兩步。

  「我忘了件事……這個送給你。」

  他說著,忽然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盒子,是紙盒,上頭還打了個蝴蝶結。

  「這是什麼?」我把手放在圍裙上擦乾,皺眉接過了紙盒。

  正想把蝴蝶結拆掉,抬頭卻發現七先生竟一直盯著我,眼神裡比平常要嚴肅許多,像隱藏了什麼似的,生怕他又有什麼詐,於是停下手問。

  「生日禮物。」

  「生日禮物?我的生日還很久啊?」我訝異地問。

  「不是你的生日,是雅夫和大介的。」

  「湯圓和貢丸?」我一呆,望向旁邊的兩隻貓。

  貢丸和湯圓又在客廳裡追逐,牠們最近剛打了預防針,湯圓體調比較弱,似乎很不舒服,雖然獸醫說過幾天就好,但湯圓最近就一直躲著貢丸,拒絕他的求歡。

  「嗯,今天是他們兩歲的生日,你忘了嗎,你領養他們已經一年了。」

  「咦咦?」

  我又吃了一驚,姊姊離開後,我總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撕日曆時,只要想著竟還要二十四小時才能撕下一張,就覺得有點難耐。但最近大概是七先生經常來騷擾我的緣故,家裡吵吵鬧鬧的,不知不覺一年竟就這樣過了。

  我把手上的紙盒拆開,把裡面的東西抽出來一看,才發現竟是兩條貓項圈。一黑一白的編線,加上兩枚小巧的鈴鐺,有些地方還脫了線頭,看得出來是純手工的。

  「你做的嗎?」

  我脫口問。七先生點了點頭:

  「別看我這樣,以前在國外可是學藝術的喔!」

  我把項圈收到盒子裡,正想隨口答聲謝,客廳裡卻忽然傳來兩隻貓的叫聲。

  貢丸似乎也知道兄弟不舒服,這幾天一直忍著,都沒有去騷擾湯圓(也因此他這幾天特別焦躁,抓壞了我三張沙發)。但他的忍耐似乎也到了極限,我看見他忽然凌空越起,撲向正在沙發上安枕的湯圓。

  湯圓也不是省油的燈,從貓床上一溜煙起來,拖著病體就竄上了沙發。

  但貢丸手腳比他更快,大概是禁慾禁太久了,貢丸貓爪一伸,向貓抓老鼠般撈住了湯圓的尾巴,跟著整隻貓就壓了上去,把哀哀亂叫的湯圓撲在身下。

  「喵——喵嗚——」

  我聽見湯圓的哭叫,但貢丸決絕地壓著他,我幾乎都能從牠眼神中看到對白了:我受夠了,今天絕不容許你再躲著我了。

  「貢丸!湯圓!不可以打架——」

  我把盒子往流理台上一放,手在圍裙上擦了兩下,準備過去調解一下。其實我更怕的是這兩個孩子在七先生面前真槍實彈地操作起來,這樣說不定七先生會覺得我沒照顧好貓,才會讓他們做出違反生物常理的事情來,要是他因此不讓我養他們就糟了。

  無論是姊姊還是貓,我都不想要讓好不容易熟悉的事物再離開我了。

  貢丸果然是貢丸,他一爪鉗制著湯圓,後腿一坐,就這樣開始了例行的凌辱行為。湯圓的肉掌不住在空中揮舞,一副拚命想掙脫的樣子。

  我伸手拎向貢丸的脖子,打算將他拎開。沒想到還沒碰到貢丸,我的脖子就被另一隻大手拎住了。

  「這樣不好喔,打擾小貓發情,會影響他們未來的貓格發展的。」

  我嚇了一大跳,回頭一看,才發現七先生不知道何時已經湊到我身後,和我一起俯視疊在一塊的兩隻貓。他還一臉見怪不怪的樣子,一手撫著下巴,很滿意地點著頭,一副看到自家小孩終於長大了的表情。

  「可、可是,這樣不好吧。讓他們這樣子……」我說。

  「什麼不好?克拉克和凡赫辛正值發情期不是嗎?」

  「雖然說是發情期,但……但是貢丸和湯圓都是公貓啊!」

  「那又怎麼樣?」七先生的表情忽然斂了一下,把我嚇了一跳。我發現他竟然直視著我:「兩隻都是公貓,所以呢?」

  「所……所以……哎,反正這樣就是不好啦,何況湯圓他病了,你不是說要站在貓的立場感同身受嗎?湯圓看起來很不舒服不是嗎?」

  「你怎麼知道牠不舒服?」

  七先生仍舊看著我,我發現我不知何時竟然背靠沙發,他就一腳跨在我身前,把我壓在沙發上,我覺得今天的七先生很危險,卻不知道哪裡危險:

  「說不定他其實很舒服,非常舒服。」

  「可……可是他一直叫啊,一直叫個不停……」

  我四肢並用地往沙發另一端挪動,以避開他的眼睛。但是七先生跟著逼了過來,我覺得大腿內側一暖,原來是他的膝蓋頂到了我雙腿之間。

  他有每天晨跑的習慣,大腿全是結實的肌肉,我吞了口涎沫。

  「叫也不一定是不舒服,貓叫聲有很多意義。你聽,他都打呼嚕了。」

  七先生說,我勉強往那兩隻貓看了一眼,發現湯圓雖然還是叫個不停,但叫聲已經變了。變得……有點撒嬌的意味?而且還真的呼嚕呼嚕地在叫。

  「要不要試試看?」

  「嗯……?啊?試?試什麼?」

  我還來不及回答,就發現自己的爪子……不對,是手被對方壓住了。七先生連手指都是肌肉,有力地壓著我的指骨,放在兩腿間的膝蓋也不安分起來。

  我的腦袋轟地一聲熱了起來,雖然沒有交過女朋友,但這幾年來夜夜看大姊帶男人回家,多少也知道一些調情的手段。七先生的膝蓋從大腿內側往裡挪,挪到我的跨下,湯圓高高低低的喵叫聲迴蕩在耳邊,讓我更慌亂了:

  「等……等一下!張先生……」

  「叫小七就行了,小七七也可以。」

  「誰要這樣叫你!等一下,七先生,你冷靜一下……」

  「你不關心你的貓了嗎?」

  七先生忽然問我。我驚慌失措,腦子亂成一團,腦細胞像是被身體的高熱給融化了,無法結合他所說的話和他現在的動作。

  我應該推開他的,這時候就應該推開……但我不明白為什麼當時我沒有。

  「關心?我當然關心……」

  「嗯,那就來吧!關心貓要從為貓設身處地開始。」七先生理直氣壯地說。

  後來的事我也不太記得。總之湯圓越叫越激烈,越叫越嬌媚,但我已經聽不到了,原因是我叫的比我的貓還淒厲。

  早上第一束陽光射進來時,我把自己的裸體包在棉被裡面,像史萊姆一樣整團窩在牆角,臉上全是鬼火,連上班時間過了都沒有起身。雖然有一半是因為臀部痛到站不起來就是了。湯圓還很憂心地走過來,對著我的手背舔了又舔,好像在安慰我什麼似地。

  ……媽的,我一點不想要被我的貓安慰啊!混帳!

  事情的罪魁禍首從臥房門口走進來,手上還端著點綴著草莓蛋糕的義式早餐。一看到他的臉,我的腦子立刻被怒氣給佔據了,抓起手邊第一個拿得到的東西(好像是桌燈)就朝那張臉丟了過去。

  「滾出去!」

  我大吼著。七先生好像被我的反應嚇了一跳,難得見到他手忙腳亂的樣子,他把餐盤往床頭櫃一放,單手剋住我的檯燈,

  「怎麼啦,小楊,身體不舒服嗎?我做了很好吃的義式麥片牛奶甜粥,這個貓也可以吃喔,亞拉岡和阿斯蘭一定會很喜歡的~」

  去他的小楊!「滾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臉!」

  「小楊?」七先生似乎也察覺到不對勁了,他把餐盤端到我身邊,在床側坐下。我發現他只圍了一條大毛巾,連褲子都沒穿,頓時整個血氣衝到脖子上來,我捏住他的手臂,把他往落地窗的方向推了出去。

  「不要靠近我!」我動了一下,整個腰就痛到快斷掉一樣。我趕快挪了個斜躺的姿勢,這才稍微舒服一點。

  但即使這樣還是填補不了我心中的傷痛,我竟然被一個男人上了……雖然過了沒女友的二十六年人生,但我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第一次性經驗竟然會是跟男人。大姊!我有叫你保祐我的桃花運,但沒叫你保佑到這方面啊!

  「小楊,小楊,對不起嘛,一下都是為了貓啊!你看,阿斯蘭他多感謝你啊,牠覺得你是個好主人呢!如果覺得還不夠的話,下次還可以讓你體驗一次喔。」

  「體驗個頭!總之你給我滾出去,我永遠、永遠也不想看到你!」

  「你不能不想看到我,我是貓的出養人喔,你忘記契約書上說……」

  「貓的事情怎樣都好!」

  我大吼出聲。七先生好像也被我嚇著,一時沒有接話。我終於忍無可忍,這些日子以來,對這個男人不滿、怒氣,全都在那瞬間爆發了出來:

  「我受夠你了,先是拿認養契約要脅我就算了,就算要探訪貓,有人會一天到晚打擾別人家嗎?沒常識也要有個限度!擅自闖入別人的生活,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你懂得我什麼?憑什麼干涉我的生活方式?啊?」

  七先生忽然不說話了,但我沒有注意到他的異樣,整個人在氣頭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蝦米
  • 〝可是我只要一把湯圓藏起來,貢丸就會轉而攻擊我,用那雙淺藍色的眼睛瞪著我,一副再不把湯圓交出來就要強姦我的模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XD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