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齋傭懶地從喉底哼笑了一聲,習齊從未聽過弟弟這種笑法,像是伊甸園的蛇,引誘著人墮入深淵:


  「我……的確是這麼打算。」男人囁嚅著說,目光仍舊不離習齋的身體。習齋舔完了精液,又把手伸進了上衣裡,搓著自己乳尖,感慨似地嘆了口氣,


  「可惜呀,我在你忽然跑到我寢室裡,約我出去談事情的時候,我就有心裡準備了。不過我眼睛看不到,甚至不知道你有沒有武器,如果那時候就拒絕的話,你說不定一刀刺進我心口,我連躲都沒辦法躲。所以就想姑且順著你,」


  男人朝習齋走進了一步,伸手往他胸口摸去。習齋嘻笑一聲往旁邊躲開,像是故意要讓男人心癢難耐似地,舔舐起剛才觸摸乳尖的手指來,一根一根地,


  「果然你把我帶到了頂樓,還跟我說要和我一起逃走,你不當牧師,我不是學生,從此兩個人雙宿雙飛,讓我只屬於你一個人,」


  習齋故意用浪漫的語調說著,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多好的夢想啊!聽到的時候,我感動到都要哭了,真的。要不是後來我一拒絕,你就要強吻我,還不小心把我推下去,我說不定真的會被你給打動呢!」


  習齋咯咯笑了一陣。男人的臉色有點難看,又往習齋摸去,這次成功地抱住他的背頸。習齋也不再抵抗,仰起頸子來,任由男人在他的頸項上親吻:


  「你知道嗎?我其實一直都在幫你喔,李老師,主任因為嫉妒我們的關係,把你從組裡調走的時候,我還有打電話給哥哥呢,希望能夠透過家長的力量,把你換回來,夠不夠義氣呢?可惜我那個哥哥,實在太可愛、太天真了,最後還是沒來抗議。」


  聽見習齋提起自己,習齊的心驀地狠狠一揪。男人吻了他的頸子還不夠,手伸到制服的扣子上,解開了習齋的襯衫,露出淨白的胸膛。習齋又笑了起來,伸出手來往下腹一撫,五指鑽進了褲頭,挑逗似地撫了起來。


  習齊聽見男人粗重的喘息,他忽然把習齋從輪椅上抱起來,放在訓戒室的桌上,


  「既然這樣……為什麼……唔……」


  習齋的手挪進男人牧師袍下,觸摸他的硬挺,男人的臉漲得通紅,伏下身上吻起習齋的胸膛。習齋像是覺得很癢似地,笑了一陣,才推開男人的黑髮:「為什麼不和你一起走?那是當然的,李老師,我在這裡好得很,憑什麼要跟你走?我喜歡這裡,這裡還有很多有趣的人呢!像喜悅就是,我才捨不得走呢!」


  「就算在別的地方,我也可以,讓你……」


  男人粗喘著,下面的話被淹沒在習齋的唇裡。他狂熱地吻住習齋的唇,手也往下摸去,解下了習齋的皮帶,露出他剛發洩過一次,有些疲軟的性器,自己也急切地脫去牧師袍,脫下了裡褲,坦露出早已勃發的凶器來,


  「門開著呢!李老師,你不怕被人看見你『訓戒』的過程?」習齋咯咯笑著。男人喘著粗氣,伸手摸向習齋大腿之間:


  「我……反正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你這個惡魔……我已經……被你給毀了……什麼也不在乎了……」


  習齋發出一串愉悅的笑聲,伸手攀住了男人的頸子。


  「沒錯,我從地獄裡回來了,來找你了。從今以後,我就是纏著你的惡魔,你是我的奴隸,只管臣服於我的身體,來吧,可愛的小奴隸……」


  習齋喘息地笑著,男人粗大的手指伸向他的後穴,在穴口附近打著旋,習齋扭了一下腰,笑著說:「啊……果然雙腳癱瘓以後,下半身遠沒有以前敏感,你可要賣力點啊!李老師。」男人又吻住了他,把舌伸向習齋的後穴,淫靡地舔舐著,直到穴口泛著溼潤的光澤,男人的舌兀自往裡深入,靈巧的舌尖讓身上的人一陣筋臠。


  習齋的臉色終於稍稍變了,他難耐地顫抖著:


  「不……那裡……嗯啊……好……再……多一點……」


  習齊退了兩步,又退了兩步,把視線從訓戒室裡移開。然而淫靡的水聲、叫聲,還有他最熟悉的,屬於男人慾望的吐息,還是不斷地傳入耳裡,像條絲線一般,把他的腦子、他的神經,一寸一寸越拉越緊,最後終於繃地一聲碎了。


  他碎掉了、壞掉了,像玻璃一樣碎成千千萬萬片了。


  他覺得自己心底,有什麼身為人的東西,在那剎那之間,已經消失了,再也拼湊不起來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那裡站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會客室,和那裡的管理員說,他是習齋的哥哥,家裡發生了急事,請管理員馬上請習齋過來。管理員看到他臉色慘白、失魂落魄的模樣,嚇得馬上做了全校廣播,叫習齋立刻到家長會客室來。


  過不了幾分鐘,習齋推著輪椅、滿面笑容的樣子就出現在門口。他的制服已穿得整整齊齊,讓習齊幾乎要有種錯覺,剛才在訓戒室裡和男人歡愛的,和眼前這個笑得燦爛的孩子,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但是他也還看得出,襯衫上的制服領帶有些紊亂,而那支手機,仍然墊在習齋的背後,還是當初習齊親自幫他選的。


  「齊哥!怎麼了?家裡出了什麼事嗎?怎麼會忽然跑來?」


  習齋一進門口就大喊著。明朗、溫暖,充滿關懷的聲音,和他記憶裡的習齋完全一模一樣,這讓習齊甚至想,要不要就裝作什麼也沒發現,就這樣把他最親愛、最可愛的弟弟擁入懷中,對他訴說自己所有的痛苦。


  但是他做不到,一但盲目的視障徹下,他聽得出來,習齋明亮的五官下,藏著多少暗潮與慌張。


  他望著習齋,一句話也沒有說,悲哀和荒謬湧上心頭,他只能盯著習齋的臉發呆。


  查覺到他的沉默,習齋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就像從舞台上下戲的演員,瞬間改變了神情。肖瑜錯了,其實習齋才是真正天生的演員:


  「什麼啊,齊哥已經知道了啊。真無趣。」


  習齊睜大眼睛望著他,整個背脊隨之冰涼。好像拿下了埋藏已久的面具,習齋所有笑容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嘲諷的、輕蔑的,彷彿已經看清了一切,卻又忍不住對此大加嘲笑的刻薄:


  「我就想,齊哥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發現。桓哥那個笨蛋大概一輩子也不會發現,瑜哥要是認真一點,一定遲早會發覺,可惜他全副精神都放在你身上,根本很少看我一眼。就只有齊哥,我一直在想,你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恍然大悟。」


  習齋把輪椅推進會客室,對著旁邊的管理員笑了一下,「我和哥哥有重要的事情要說,剛剛主任好像說有事找你,你可不可以出去一下?就說是我叫你去的。」習齋笑瞇瞇地說著,管理員馬上慌慌張張地站起來,朝他們鞠了個躬,就逃命似地奔了出去。


  「為……什麼……」


  靜默了很久,習齊才有時間把自己散碎的靈魂,從幽冥中重新拾起、勉強拼回人的樣子。習齋坐在輪椅上,像是有些疲累般地仰著頭:


  「為什麼?齊哥,什麼為什麼?」


  他訕笑著。習齊的聲音依然顫抖著:


  「為什麼……要做這些事?這些……傷天害理的事……」


  他想起那個叫喜悅的女孩,想起習齋給他看照片時,特意問他「她長得漂不漂亮」的笑容,習齊忽然覺得全身好冷、好冷。習齋依舊坐在他眼前,依舊像那天那樣笑著,他卻覺得這個相處十多年的弟弟,驀地變得陌生起來,


  「那個女孩子……叫小悅的……」


  「喔,齊哥連她也見到了啊?怎麼樣,齊哥都沒感覺嗎?她很像你耶!小小隻的,動不動就哭、就叫,遇到害怕的人,還會像隻小動物似的抖個不停,超可愛的,我當初一看到她就想到你,讓人忍不住想狠狠地欺負她,讓她哭得更起勁一點。」


  彷彿想起喜悅害怕的表情,習齋愉悅地揚起唇角,斜望著臉色蒼白的習齊,


  「我可沒有騙你喔,齊哥。我是真的很喜歡她,就像喜歡你一樣。」


  習齊沒有說話,語言彷彿在剎那失去功能。他只能夢囈似地開口:


  「為……什……」


  「齊哥,你一直問為什麼,我怎麼知道你要問我什麼?算了,既然齊哥都鼓起勇氣跑來這裡,還這麼快發現真相,就算獎勵齊哥,我就全部講清楚了。」


  他把輪椅移到習齊的身邊,把唇貼到他耳際,極輕極輕地呢喃:


  「我最討厭那個家。除了齊哥本人以外,那個家對我做的所有事、所有決定,我都恨死了,包括來這所學校的事情。」


  他把唇移離,改用手撫過他的五官,欣賞習齊身軀的顫抖,還有近乎潰堤般的表情。習齋揚起了手指,在唇邊滿足地舔過:


  「齊哥,這不能怪你,你實在太天真了,又太過懦弱,你習慣把自己的頭埋起來,假裝看不見所有會令你害怕的事情。你知道,我在以前的學校,被人怎麼樣欺負的嗎?你以為老師撕我的作業簿、同學藏我的課本這些惡作劇就算了嗎?你有沒有想過,我和你是兄弟,你曾經歷的事,也有可能發生在我身上?」


  他又笑了一陣,仰著頸子看著習齊:


  「不過我沒你這麼好運氣,能遇上對你還不錯的老師。我被我們小學班導師看上,然後猥褻了我,你知道他拿什麼東西插進我的肛門嗎?是接力棒喔,因為那時候在比大隊接力,他以為我看不清楚,不會找他告狀。結果卻被班上其他同學看見了,他們覺得我很惡心,才把我下體脫光關進廁所裡,結果你們只知道後面的事情。」


  他很開心似地說著。習齊的心一抽一抽地拉扯著,他抬起了視線:


  「那你……為什麼……都不說……」


  「我說了,有用嗎?」習齋忽然仰頭笑了起來,笑聲有幾分微不可聞的蒼涼:


  「齊哥,你都沒有發現嗎?你都沒有發現的話,就由我來告訴你好了。在那個家,我根本不算什麼,爸爸媽媽就算了,他們光處理自己的恩怨就夠了,有等於沒有。你看不出來瑜哥和桓哥他們,根本只在乎你一個人嗎?」習齋笑著:


  「他們只是因為你,所以才對我好,因為他們知道你很在乎我,我只要好好的活著,活在那個家裡,你就會不得不也在那個家待下去。至於我是不是活得快樂、活得自在,他們根本不關心,只要我還是像這樣笑著,像個天真的孩子一樣,開開心心地叫著『齊哥!瑜哥!桓哥!』你們就心滿意足了,不是這樣嗎?」


  「可是……我是……」


  「你是真的愛我,是嗎?我當然知道,齊哥是真的愛我、關心我。我有沒有跟你說過?小學的時候我實在太小,還沒有看清這個家,還會向你哭訴,齊哥,你自己說,我哭著跟你說過多少次,『齊哥,我好痛、好難過!我不要再去上學了!』結果你怎麼跟我說?」習齋模仿著童稚的語調,嘲笑一般地望著習齊。


  習齊渾身忽然沒了力氣,他記得, 小時候的習齋,雖然也常笑著,但只要從學校回來,總是有一陣子無精打采,直到看見他才露出笑容。但有一次,他忽然崩潰似地大哭大鬧,把書包裡的書拿出來扔掉,然後跟自己說再也不要去上學,求習齊替他休學。


  但當時的習齊,自己也還只是國中生,以為是小朋友鬧彆扭,他記得自己摸著習齋的頭,說:不要緊的,他們欺負久了就膩了,忍耐一下,我的小齋最堅強了。


  從那次以後,習齋就再也沒有向他求救過,再也沒有。


  「小……齋……」


  「齊哥,別露出那種表情,我沒有怪你,說真的,年紀越大,把那個扭曲的家看得越清楚,我反而覺得你很可愛,是真的,這麼天真、善良,像小動物一樣的哥哥,到哪裡去找呢?而且我知道你永遠不會害我,也不會懷疑我,光這樣我就捨不得怪你了,」


  習齋從輪椅上伸出了手,撫慰似地吻了一下他的頰。這讓習齊驀地想起剛才訓戒室裡的一幕,他再次顫抖起來:


  「小齋,你……和男人……」


  「喔,你說和那些老師上床嗎?」


  習齋放開了習齊,又靠回椅背上,閒適地望著他,像在談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沒什麼,只是我進步了。齊哥,簡而言之就是長大了,與其讓那些人覬覦我的身體,為什麼我不能反過來利用他呢?所以齊哥,我終於有權力了,不再是弱者了,現在這所學校裡,大家都是盲人,我只要比其他人多努力一點,就可以踩在別人頭上,何樂而不為呢?何況我現在腳也癱瘓了,總得替自己找更多出路吧?」


  他笑著,習齊瞪大了眼睛:「你……你的腳……」不等他說完,習齋忽然噗嗤一聲,


  「齊哥,你不會以為我還不知道吧?這是我的身體耶!這種雙腳像不是自己的、明明還在卻感覺不到的情形,你以為我還不明白嗎?嘛,說沮喪當然是沮喪過一陣子,畢竟我是真的挺喜歡運動的,但是與其自怨自哀,趕快找到接下來的生存之道不是比較實際嗎?齊哥,你不知道,絕望這種事,我在好多年前就已經放棄。」


  習齋似乎笑了一下,自嘲地揚起唇角,無神的雙眼,挪向窗口逐漸爬升的太陽:


  「你不會懂那種感覺的。小的時候,我的視力還可以清楚看見齊哥你的臉。但是有天開始,我睜開眼睛,忽然發現自己眼前的世界逐漸在變暗,我打開所有的燈、跑到大太陽底下站著,拚命地站在光亮的地方,但全都無濟於事。」習齋深吸了口氣,


  「我的世界漸漸消失、漸漸變小,漸漸拋下我一個人,把我留在黑暗裡,就像媽媽一樣。每天睡覺時,我都好怕閉上眼睛,深怕下一次再睜開眼,我就什麼都看不見了,我會不知道我在哪裡,身邊有什麼人,我會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那種感覺,你們是永遠也不會懂的,齊哥。」


  他又吸了幾口氣,微微甩了甩頭,像要把那種過往的情緒拋離。回頭又看向習齊,不禁笑了出來,


  「齊哥,你又哭啦?」他彷彿覺得很有趣似地,聽著習齊不住啜泣的聲音:


  「怎麼又哭了,拜託你不要哭好不好?你再這樣哭下去,我會想欺負你耶,你不知道你每次哭,我都要在心底忍耐很久嗎?真想看看你哭著求饒的表情,可你是齊哥啊,我最喜歡、最照顧我的齊哥,我怎麼捨得呢?」


  「小齋……」


  習齊吸了口氣,他拉住了習齋的袖子:「不要這樣……不要再這樣下去了。過去是齊哥不好,拜託你,停止這種行為,我……我想辦法替你換所學校,或是你要休學回家都好,這次齊哥一定會幫你辦到,不要再和別做這種事……」


  「齊哥,你還是一樣耶。」習齋打斷了他的話,笑著彎下了腰:「總是說一些不可能做到、不符合現實,像是演戲一樣的漂亮話。也罷,這就是齊哥可愛的地方嘛!」


  習齋無神的眸稍稍抬起,正對著習齊的方向,他揚起了唇角:


  「何況說到那種事情,齊哥不是也做得挺多的?就在家裡,和瑜哥和桓哥?」


  習齊臉色頓時慘白:「你知道……」


  習齋哈哈大笑起來,「我知道?我怎麼可能不知道!拜託,在同一個屋簷下耶!齊哥,就算我不是盲人,沒有過人的聽力,光是看瑜哥他們對你的態度,白癡也都知道吧?而且在上高中前,我還不是全盲咧,桓哥看你的表情,誰都知道他有多肖想你的肉體。」


  習齊連足趾都顫抖起來,但習齋不打算放過他,


  「你第一次被他們強暴我就知道了,我那時候還在想,啊啊,總算發生這種事了啊?齊哥,你真的不能怪他們,你的叫聲和哭聲實在太犯規了,連我這麼小的年紀,都差點有反應了。難怪桓哥他們會食髓知味,怎麼也不肯對你放手。」


  習齋轉動輪椅,再一次面對著已然呆滯、空白,連淚也流不出來的習齊,溫暖的十指,慢慢地爬上他的頰,


  「不過他們也太過份了,發現齊哥一次比一次瘦,我也很心疼。吶,齊哥,你應該很痛苦、很難受吧?每天都在哭吧?真可憐。」習齋溫柔地望著他的眼睛,


  「齊哥,你不要怕,等我有力量了,就快要有了,一定把你從那個可怕的家帶出來,然後下次,換我來讓齊哥哭泣,齊哥只要有我一個人就夠了。」


  他伸出了手,順著頰側的線摸上了習齊的頭,哄小孩似地撫了撫。就像那天在醫院裡,習齋的語氣仍舊明亮的令人心折:


  「在這之前,齊哥,你就像我說的一樣,保持你原來的善良,無憂無慮、什麼都不知道地活下去,那就夠了。知道嗎?」


  習齊驀地從座位上站起來,看著掛著笑容的習齋。半晌退了一步,兩步,一直退到了門口,忽然發出了一聲不像是人、短而空茫的大叫,然後轉身跑出了會客室。


  習齋挪動輪椅,一路移到了走廊上,看著習齊顛倒的、落荒而逃的背影,再次笑了起來,他笑得停不下來,直到整個人癱在輪椅上。有人從後面扶住了他,是另外一個男人。正是那天習齊把習齋送去寄宿處時,那個慈祥的老牧師,


  「就這樣讓他跑掉,不要緊嗎?你不擔心?」


  習齋無力地仰起頭,把頭靠在椅背上笑了:


  「不要緊的齊哥不是那種會尋短見的人,應該說,他只會想,但永遠不敢去做。他會找很多很多理由騙自己。」


  老牧師看了他一眼:「可是我剛才進來時,聽門房說,那個孩子看起來失魂落魄的,好像碰見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一樣。」


  習齋沉默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


  「應該是家裡出了什麼事吧!反正那個家,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毀了,只是沒有人願意承認,還把他變成了一座簡陋的舞台,在上面的每個人,都化身成演員,在上面舞蹈著、搬演著拙劣的戲碼。現在觀眾都散了、演員也都累了,所以,該謝幕了。」


  牧師撫著他的頰,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半晌開口:「我可不允許你謝幕。」習齋笑了一下,又恢復那種百無聊賴的笑容:


  「放心吧,我不會的。至少在向這個世界復仇、討回一切之前,我不會放手的。屬於我的舞台,才剛剛展開呢……」


  佇立在東海岸的岩石上,習齊靜靜地看著大海。


  他發呆了很久、很久,幾乎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他覺得自己,好像從一齣很長、很長的舞台劇中,忽然醒了過來。


  他聽見觀眾的掌聲,聽見導演的笑聲,也聽見了劇組人員的呼喚聲。他睜開眼睛,發現過去在他眼前的一切,都不過是一堆虛妄的幻影,有著虛幻的布景、虛幻的道具、虛幻的戲服和台詞。還有虛幻的親情、友情、愛情,虛幻的尊嚴和人生。聚光燈熄滅的傾刻,一切都從他眼前消失了,只有他仍站在舞台上,看著舞台劇散場的光景。


  有人在他耳邊輕聲說:喂,下戲了,該走囉!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他把手中的蘑菇罐,遠遠地拋向大海,玻璃罐在風中飛揚,落到了襲岸的波濤上,被大海捲走,在海面上載乘載浮,終於漸漸遠去。


  全是蘑菇!看哪!這個世界,就只有蘑菇而已。


  習齊看著逐漸飄遠的蘑菇罐,忽然輕、極淡地笑了。


  口袋裡的手機又響了,習齊把他拿了出來,貼到耳際,電話裡傳出女王熟悉的怒吼


  「Ivy!你跑到哪裡去了!晚上就要公演,你知道嗎?所有人都在這裡,你馬上給我滾過來綵排!」


  手機似乎被人搶了過去,電話那頭,傳來罐子低沉的聲音:「喂,Ivy,你在哪?你還好嗎?我到處都找不到你,所以就先來了,你沒事吧?」他難掩憂心地問。


  「嗯,我沒事。」


  習齊對著手機笑了一下,聲音既清脆又溫柔:


  「我來了,我馬上就來了。Ivy很快,就會回舞台上了。」


  然後,他面朝大海,張開手臂,迎著海風的方向,大方地鞠了個躬。


  ***



  他是一個觀眾。


  他在市民會館的訊息牆上,看見了『剪刀上的蘑菇』這齣戲的公演海報,又買了手冊。一讀之下,深深地對劇中人物和劇情感到好奇,於是就跟售票處預購了票,打算在星期六的夜晚,來一場舞台劇的饗宴。


  海報的模樣,是一把剪刀,上面放著兩朵蘑菇,非常簡潔有力的設計。


  他平常很少看舞台劇,自從脫離孩提時代開始,他就很少接觸這一類的事物。所以他買了最前排的位置,離舞台很近。


  他坐進觀眾席,手上拿著簡介,和滿座的觀眾一起盯著舞台。


  過不了多久,音樂響起、布幕拉開,聚光燈從上打下來,打在舞台中間的金屬塔上,觀眾們都「哇」地一聲叫了出來。


  那是非常壯觀的劇場,懸在垃圾場上的橘色月亮、金屬塔下的留聲機,還有那座像家一般單薄的紙箱,每一樣都吸引著他的目光。


  戲開始了,演員一個接一個上台,他安靜地看著。從主角Tim和Ivy一上來,他的心神就被吸引了,他著迷於Tim的瘋狂、殘忍和驕傲。那個演員,就像是用盡生命般,詮釋著這個因犯罪而被城市放逐的男人,既可怕,又叫人移不開目光。


  他也著迷於Ivy這個角色,他為他的每一絲變化而顫抖,從善良無暇、因不正常而被母親丟棄的孩子,逐漸被自己、被環境、被命運而牽引,最終只好毀了自己,毀了一切,毀了他所深愛的人。那個演員,就像是在演自己的故事般,生動得令人為之動容。


  那齣戲演了很久、很久,中間沒有休息,也無法離席。但所有的觀眾都像他一樣,屏息地坐在位置上,直到這齣戲的最後一幕。


  舞台上的Ivy舉起了剪刀,狠狠地往Tim的眼窩刺落,逼真到甚至濺出了鮮血。那瞬間燈光暗了,他才知道,這齣戲已經結束了。


  然而在黑暗中,他似乎聽見那個飾演Tim的演員,在觀眾驚呼下,悄悄說了聲:


  「謝謝你。」


  周圍響起了如雷般的讚嘆,所有人都在鼓掌,都在瘋狂地歡呼。他們感動地站起來,向舞台、向所有的演員、向這齣「剪刀上的蘑菇」,報以最熱烈的掌聲。大家都引頸期盼著,等著演員回到舞台上,向大家謝幕。沒有人停下掌聲,大家都激動異常。


  但是演員始終沒有出來謝幕。他卻跟著其他觀眾,一起熱烈地拍起了手。



—全劇完—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3) 人氣()


留言列表 (43)

發表留言
  • toweimy
  • 嚴格來說還有一篇番外才是結局。

    但是在這裡結束也可以。
  • 里醬
  • 更新兩篇而且還完結讓我傻一下(噴
    阿阿、好大的騙局好長的戲..
    結果最單純的是肖桓真令人訝異XD!
    ..好淫亂好破碎的家阿←整個很有這種感覺囧
    好多事情沒交代Q_Q等明日番外!!期待(哭

    版主回覆:(01/19/2009 02:51:17 PM)


    唉,是啊,好淫亂好破碎的家XD。

    謝謝你觀看到最後。^^
  • U
  • 衝擊好大(抖)
    期待番外:D

    版主回覆:(01/20/2009 02:55:11 PM)


    小齋嗎?XD
    番外已經發了。
  • 十六夜
  • 感覺最後應該要跑演員表才是。
    看到最後有種在觀賞一齣電影一般,會不由自主的拍手鼓掌。
    如果說看這二回是帶著笑的會不會被打,也明白作者一直說的得償所願。
    能依照自己心願來離開的二人真的是幸福的啊。
    而夢醒的小齊也只能這樣繼續存活吧,在絕望和存活間徘徊著。
    他們都活著,無論是以怎樣的方法,都繼續活著。
    也謝謝大人的文章,謝謝。
    期待明天的番外。


    版主回覆:(01/20/2009 02:55:30 PM)


    演員表,好主意XD
    也謝謝妳不斷地給我意見,我很珍惜大家的意見。^^
  • 雙魚
  • 首先謝謝t大的文章,在一片低迷氛圍的環境裡寫了篇讓人"屏息以待"文章!
    從知道這文章到結束,我總共花3天看完~
    雖非一鼓作氣讀完,但也讓我在工作時的腦袋不斷翻騰,
    真的~只能用"翻騰"形容!
    隨著"戲落幕",深深覺得:
    最天使的--最惡魔
    最殘忍的--最癡情
    最變態的--最善良
    最膽小的--最懦弱
    看完後的心得是:要如何相信世界是美好的呢?
    就像舞台劇演員一樣,有的用身體演,有的用頭腦演!
    唉~看戲的何嘗不是!!
    看誰退駕的快?!


    版主回覆:(01/20/2009 02:56:00 PM)


    那個對照表超炫XD的確就是這樣!

    是先自殺先贏!(被打)
  • MU
  • 終於完結了 :)
    可以不用每天開電腦了(笑)
    看到最後...
    還是最喜歡罐子
    也很喜歡這個結局!
    對我來講是HE...
    看得很開心!
    心情平靜超多的~

    謝謝您的文章~
    期待番外!


    版主回覆:(01/20/2009 02:56:33 PM)


    其實作者私心也很喜歡罐子所以加了他一堆和主線無關的戲份......XD
    之後應該會有一篇罐子的番外,
    看最後是收本,或是PO在個版裡吧。^^
  • 道野
  • 結局了阿!!感覺好惆悵...
    但卻有種"本該是這樣"的莫名想法...
    期待番外ˇ
    ((我辭窮了

    版主回覆:(01/20/2009 02:57:19 PM)


    是啊,
    大家都得償宿願了至少。(嘆氣)
  • applekwai
  • 一口氣看完百感交集但不知道怎麼說出口。
    世界真的很悲慘,但如果兩人可以一起試著活去下的話就好了。
    感謝作者的好文章T_T

    版主回覆:(01/20/2009 02:57:41 PM)


    謝謝你^^
    一口氣看完眼睛應該很累吧XD(被打)
  • uranus
  • 拜託番外通通收本!!!!(跪下來求作者)
    我是罐子控XD (跟作者握手)
  • 雨港
  • 作者請出罐子專輯...喔不是番外

    如果要出本的話
    私心希望可以配合插圖...
    相信板友們都會熱心地幫助你的XD

  • 廢星
  • 安安~///////////我是從板上爬過來的XDb
    (文章太好看了忍不住想留言=//////=)
    是個很耐人尋味的故事呀~^^
    罐子真的是個相當吸引人的角色=////v////=v
    似乎很亂七八糟......(對不起降說好像有點不禮貌bb)卻又讓人移不開目光呢
    啊.....那個~其實我很喜歡小齊////////很喜歡~
    小齊和罐子是我文裡最喜歡的角色XD
    我喜歡小齊的單純、無助....甚至是最後(骨子裡)的瘋狂
    我覺得他是個單純的孩子,他的願望一直很簡單
    ...........單純而又脆弱

    嘎~總之辛苦了(對不起詞窮了~OTZ)
    真的很謝謝作者寫了這麼精彩的作品//////////////////////

    版主回覆:(01/20/2009 02:58:03 PM)


    你好,
    喔喔喔喔在一片反主角聲浪中出現了主角的支持者!!XD
    (習齊:Q口Q(擁抱))
    罐子則是一直維持著大人氣的樣子(笑)。
  • suzie
  • 既然這樣……
    因為期末考的緣故目前只看到31,不過最喜歡肖桓。
    從6他說「原來你也不是真的那麼能逞強嘛」我就知道他喜歡習齊了啦啦啦!唉真是個笨蛋。

    版主回覆:(01/22/2009 02:00:46 PM)


    對啊其實滿明顯啊XD
    感謝留言。^^
  • 綠海
  • 從第一章到終章
    再到BS2上的"罐子"
    我的背景音樂連續播放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OP.31-暴風雨
    本來想說,會干擾覺得很吵的話
    就要關掉.
    結果在好多地方讓我(更錯亂的?)融入劇情與角色的情緒..

    看到最末篇的時候
    剛好是短暫寧靜的第二樂章

    『「我來了,我馬上就來了。Ivy很快,就會回舞台上了。」
    然後,他面朝大海,張開手臂,迎著海風的方向,大方地鞠了個躬。』

    這裡
    突然給我一種 習齊要先在這裡落幕了的感覺。
    接著
    Ivy的剪刀
    Tim的謝謝你
    對於一些人而言
    人生的風雨是不是也只能在舞臺上驟止?

    而無論如何,都會有一個結局,
    屬於罐子的、習齊的、還有肖俞肖桓習齋的...
    無論習齊會是永遠的Ivy,或者慢慢想起自己是習齊,
    那些,好像都不重要了。

    (雖然我不經意想起罐子最後說的"好好當個演員",
    忍不住在心裡肖想哪天習齊醒過來可以演Ivy之外的角色...)
    好好好...只是肖想嘛...對罐子最後無力卻真摯的期許沒有抵抗力...
    --------------------------------------------
    《剪刀上的蘑菇》
    看到每個角色 一段生命的痕跡
    活著的方式很多種 
    所謂正常的爆點也可以不斷被突發的或慢性的方式挑釁

    其實我自己感覺整個故事比較像戲劇
    不需要以看完故事開不開心去評論
    它觸碰到我自己比較不敢去想或做的警戒線
    卻是真實綻放生命的舞台

    人生如戲
    以前總覺得說這樣話的人,過於輕挑.草率
    太看不起自己的人生了.

    不過對於像Knob這樣在舞台上燃燒自己靈魂的人而言
    人生如戲
    或許是種肯定的讚美...

    (這跟故事好像已經沒什麼關係了?離題很遠...)


    版主回覆:(01/23/2009 10:55:42 AM)


    嗯,我也不排除小齊有一天會忽然清醒的可能性啊。只是身為觀眾的我們已經看不到了XD
    人生如戲,是種很棒的講法。如果是舞台劇的話,那他只有一次,
    更要好好地去演他。^^
  • toweimy
  • 忘記說最重要的一句,
    非常感謝你肯分享你的看法與感想。^^
  • cheryl
  • 是被看上去怪异的名字吸引,然后因为前面楼主的评论“震撼”坚定了看下去的信心。
    是什么感觉呢,就像ivy对那戏的感觉吧,又紧张,又兴奋,一刻也移不开视线,越到后来,越告诉自己做好接受悲剧结局的准备。
    可是看到那样的结局还是很难受,或者说很不满,这看似最顺理成章的结果反倒让人困惑了,心疼了。只能这样了吗。
    习齐深爱着,追逐着罐子的那段,是我眼里这本书唯一的亮色,最温暖着我的地方。
    为什么不能彼此拥抱呢,从来就没有什么罪孽,从来就没有什么痛苦啊
    太孤单了,太寂寞了,都太无依无靠了,真的是在垃圾场里,被遗忘的角落吗,为什么不去把那变做天堂呢。不,也从来就没有什么天堂的,是吗
    那句谢谢你,终于还是让泪从眼眶里溢出了。
    唉,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这样呢,为什么不幸福一点,再幸福一点呢?
    全是蘑菇!看哪!这个世界,就只有蘑菇而已 是绝望了吗,因为绝望,所以有人离开,有人只愿活在戏剧里呵。
    没有人抱怨过,那些苦痛只是被轻轻带过,但确是深入骨髓的了吗
    一直在等戏开幕,却原来,他早已落幕


    版主回覆:(01/28/2009 11:22:13 AM)


    看你的留言也覺得難過起來,有觸動到我...
    不過,或許真的就只能這樣(嘆)。
  • cxx
  • 昨天一個晚上終于看完了~
    始終覺得習齋怪怪的,性格急轉直下的樣子
    全文里最喜歡罐子,感覺他的情感最為流暢,他說的話,他念的臺詞-
    「沒有什么特別的原因或者困境,就是有一天醒來突然覺得活不下去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很喜歡這段獨白呢
    謝謝作者和我們分享這樣一部作品^ ^

    版主回覆:(02/06/2009 12:29:09 PM)


    我也很喜歡罐子喔XD
    習齋算是隱藏性的超級大魔王啊XDDD
  • ...
  • 在喵四郎大的網誌上看到封面是她畫的,就覺得整個人很興奮啊~!
    因為之前在看完作者的小說後,接著又看到喵四郎大的監獄兔擬人
    心下就想說怎麼(風格)那麼搭!(個人認為)
    所以!
    出本絕對大力支持!!

    另外其實我最喜歡的角色是習家兄弟耶~
    必須說,是"最喜歡"喔,因為其他的角色我也都很喜歡XD

    版主回覆:(02/06/2009 12:29:43 PM)


    習家兄弟人氣還滿高的啊XD
    另外壬生君只幫忙畫插圖,封面還會另外請人設計^^。
    感謝你的支持還有留言!~~~~
  • ...
  • 喔喔
    不過就算只有內頁插圖也很棒~
    還有我突然覺得或許我最喜歡的可以說是習齋了
    很天使腹黑的角色~(很喜歡這種對比XD)
  • 夏夜如瞳
  • 什么时候出书?
    在那里可以买到?
    网购最好
    =========
    恕我问的没那么没感情
  • 夏夜如瞳
  • 什么时候出书?
    在那里可以买到?
    网购最好
    =========
    恕我问的没那么没感情

    版主回覆:(02/06/2009 12:30:40 PM)


    大約三月初會開預購,
    到時候請注意網誌公告。^^
  • cheryl
  • 我还是想要去相信阳光,正如相信窗外的树枝在风中荡漾,相信远处静默的房舍,相信河流像以往一样流过
  • tif
  • 也許也許
    小齊不要接演這齣戲是最幸福的
    即使有著瑜哥桓哥的過度疼愛
    即使已經被逼的喘不過氣來
    但是他至少有小齋-他的光芒他的救贖
    人是很堅強且有求生意志的
    只要能有一點生存空間他就能忍受痛苦活下去

    但是換個角度想
    「這樣活下去是幸福的嗎?」

    看到罐子對knob的感情
    誰能再逼迫他存在於沒有他的空間裡
    彷彿生命已到最後沒有任何一件事能燃起他的熱情
    他只有走了
    傍著小齊的手

    安排瑜哥的死亡真的是一記震撼彈
    -太狠了
    注定悲傷的結局就此訂下
    有誰是錯又有誰是對?
    沒有誰是完全被害人或是加害人
    情感的漩渦太深了把所有人往下帶...

    雖然不會討厭或排斥悲劇收場
    只是希望能有篇喜劇番外架空於原設定
    畢竟,太難過了
    每個人過的太苦了


    版主回覆:(02/12/2009 06:27:05 AM)


    之前連載時有人說
    習齊其實接不接這齣戲都會走向同樣的結局
    其實真實的人生比這些更苦
    有些人幸運沒有遇上
    有些人感受不到
    有些人遇上了卻可以克服
    但有些人無聲無息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這篇故事某些方面已經充滿了寬待
    是寫給年輕人的故事了:)
  • 彧影
  • 因朋友介紹才發現這篇文的
    讓我感受很強烈很深
    內心有點崩潰了
    但很好好看
    我不會華歷的形容只會簡單的敘述
    很多片段 讓我揮之不去
    就是想著 探討 解釋
    有時還不小心變習齊了
    我好像真的太嚴重了
    這部小說讓我哭了幾次
    謝謝作者的創作
    真的太好看了





    版主回覆:(08/23/2009 12:30:14 PM)


    謝謝你~
    忽然很想說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習齊XD
  • 真空包裝
  • 我被結局深深震撼住了
    習齋嚇到我了Q_Q
    看完害我差點自殺(自重啦)
  • 以前連載的時候有讀者說這爆點很好猜的啊:P

    toweimy 於 2010/03/19 00:38 回覆

  • 掉掉
  • 分兩次看完現在莫名的空洞...

    現在上癮了以後看不到這種好文怎麼辦TAT

    不知道該說喜歡誰,因為在我心裡小齊沒有錯,小齋也是,KNOB,罐子,肖桓甚至肖瑜都沒有錯,所以感覺特別心酸。 

    很多人都說KNOB的遺書那邊很感人,不過真正感動我的地方很多,喜歡的地方很多,像是蘭姊說菸的地方,罐子說自殺的地方,說到心坎裡去,揪心到不行~~  

    這次沒哭。之後自己沉澱了會再來看一次。那個時候應該會哭。大哭。到時我再留言。 

    也有可能去買。如果大大把我弄哭的話XD

    是說您辛苦了。真是好文~
  • 我是糟糕的回文苦手...
    不過真的都很感謝大家願意在部落格裡留下的支字片語>""<
    我每天都會上來看,
    這永遠都是我寫作的最大動力。

    toweimy 於 2010/06/25 11:14 回覆

  • 阿呆
  • 結局的灰暗很令人嘆息耶。
    我整篇一次的看完,哭了不下二十次,眼睛還腫起來,我還真是容易感動的動物,故事裡面所描述的人性,是很有趣的對比,所以我就說人性還真是奇妙的東西呀!(我這次還真的猜不到習齋的真面目,是我看得不夠仔細嗎~"~?)
  • 結局是HE啊(被打)XD。
    應該說,我覺得這篇只能這樣結局吧,
    習齋本來就是很八點檔的逆轉彈,專門為了灑狗血而出場的XD

    toweimy 於 2010/11/13 19:01 回覆

  • suzie
  • 因為《一分鐘教你人肉搜索》連到這個網誌,才發現跟之前看過的《剪刀上的蘑菇》是同一位作者!(因為換網誌了沒認出來XD)

    今天一口氣把《剪刀上的蘑菇》看完好滿足。
    好像很多人都喜歡Knob的遺書,但我反而看罐子的遺書看到眼淚打轉了。

    謝謝你 :-)
  • 罐子的遺書我也很喜歡,
    兩個人算是用自己的風格完成了自己的最後吧:)

    toweimy 於 2010/11/21 23:27 回覆

  • 琰翎
  • 真的好喜歡這篇『剪刀上的蘑菇』^^
    之前看完它之後就做了惡夢呢(欸
    是說我好想收藏它啊,還有餘書嗎OTZ

    還有偶然發現,裡面的人物名字怎麼都是兩個字的@@
  • 好像沒了?我剛看一下爾朵的賣場說已經售完了。
    不過建議還是可以寫信去問問看就是了~:)
    裡面的人物是因為好記所以取兩個字,
    最近更是進化到名字都用單字或是英文字母代稱了XD

    toweimy 於 2010/11/28 20:58 回覆

  • 小綠
  • 例如Q嗎 XDDDDDDD

    看蘑菇不管是進行式還是過去式(?)都讓俺的各科課本充滿了角色們的名字 OvQ
    話說最近在學校看到一個學長他給俺的感覺根本就跟小魚一樣啊 XDDDDDDD
  • 有個像小魚的學長應該挺有趣的XD
    Q就是其中之一沒錯~~

    toweimy 於 2010/12/01 11:10 回覆

  • 莫力
  • 幹好好看噢 (不好意思發語詞才能表達我內心的激動)
    花了一個晚上看完
    內心的感慨跟激動無法描述
    你寫的好棒噢
  • 謝謝,
    剪刀上的蘑菇是一部非常灑狗血的作品,
    可以說是集台灣連續劇之大成啊...(咦?)

    toweimy 於 2010/12/17 15:15 回覆

  • 阿晏
  • 今天剛看完了這篇文
    總覺得心情很沉重.....
    但是很好看!從頭到尾心情為之起伏
    好像可以體會到裡面所有人的心境......
  • 嗯啊,這篇算是小孩子般的情緒發洩,
    結果都讓讀者承受了,常讓我覺得很抱歉Orz

    toweimy 於 2011/08/08 22:23 回覆

  • 蝦米
  • 我嚇傻了

    話說看到一半突然覺得瑜哥好像主角喔
  • 他應該算是女主角?XD

    toweimy 於 2011/10/11 23:01 回覆

  • 廢萊斯理


  • 第一次看剪刀蘑菇是去年的事,到現在為止又陸續看了幾遍
    覺得您寫文(或者也可以說為人風格?)最大的特點就是強烈富有說服力
    這個特點我也有在島田莊司,桐野夏生等等作家身上看到,其實我非常喜歡這個特點,但很慘的是,這個特點如果表現得極端,比如像桐野夏生,就會讓很多讀者無力負荷,覺得“某些生而為人最基本的主流價值觀”被衝擊和覆滅了,所以我猜這也是桐野沒辦法拿直木賞的原因(不要亂講)

    比如,您提到一個觀點:爲什麽要戒煙?難道不應該戒掉那些讓人類抽煙的東西嗎?像是政治,股票,文學,音樂什麽的,難道應該戒掉的不是它們嗎?

    這個觀點把我撞得好慘!因為我是大煙槍,有生之年不停地被人勸說戒掉,那時我只能想到默默離開他們(弱爆了……),卻從來沒有想過,其實錯的一方不全是自己啊。

    所以後來我也衍生出一個觀點,就是:爲什麽自傷或者自殺不被允許?它們的本質只是發洩罷了。就跟你痛苦的時候拼命吃甜食最後發胖而死,或者買很多不必要的東西最後窮死,或者熬夜,酗酒,酗咖啡……都是一個本質嘛。爲什麽程度或表現方式不同,就要被人輕視呢?


    扯遠了。總之,您非常擅長把一件“似乎不對”的事弄得情有可原,所以我猜想您的成長歷程一定很辛苦,但又不甘心躲在暗處,必須把它以條理的形式釋放出來。一個在大部份時間“做正確的事”的人,是不會如此強烈的反擊的。


    對不起,我又扯遠了。而且還說了不禮貌的猜想。實在非常抱歉。(鞠躬)

    最後想說,具備這個特點的作家幾乎全是學法律的,我想這就是法律人的某種特殊的思維邏輯吧!

    非常喜歡您的作品,謝謝。

  • 謝謝你,但法律人老實說對寫作的限制也很多,這也是我現在正苦腦的:)

    toweimy 於 2012/06/21 16:35 回覆

  • 或與
  • 您好
    我是2011年看到這部作品的
    那時候看完整篇真的深深震撼到,痛哭了好久
    對於作者您描寫的有關舞台、有關戲劇、有關.....一切都是這麼深刻的顛覆了我所固有的想法。
    想跟作者大人說一聲謝謝,
    包括我未來對人生走向的決定都深深受到您的影響與啟發
    謝謝您
  • 也謝謝你願意和我分享你的心得:)

    toweimy 於 2012/11/21 15:40 回覆

  • Yarbob醬
  • 很感謝作者大大寫了這個故事,
    一開始是朋友介紹我看的,
    第一想法是剪刀上的蘑菇<--很好笑的一個名字xd
    但是抱著對虐心文有興趣於是就按進了看了
    於是馬上掉坑._.
    從昨天晚上開始看到現在
    我甚至在上課時也偷偷開手機看w
    不得不說作者大大所寫的文吸引力超強.
    這篇故事應該沒有人看完還是笑著的吧,
    我一直都很努力忍著淚水
    但看到38章就停不了
    淚水就好像決堤一樣xd
    (以上廢話一堆)
    很喜歡作者在寫BL故事中
    並不單純地寫BL
    是會加插一些道德觀, 人生觀進去.
    其實自殺真的應該被視為罪過嗎?
    (對不起要得罪基督徒了._.)
    這些人其實只是希望用自己的方法
    去得到解脫
    找到他們自己的出口並不需要世俗眼光的評價,
    如果那個"出口"是由世人選擇的話
    他會開心嗎?
    可能會更加的陷入痛苦(就好像小齋一樣)
    ---------------------------------------------------------------------
    很謝謝作者大大能帶給我們那麼好的文章
    把我自己原有的人生觀改變了xd
    也讓我深深的從新想過了人生這回事
    真的很感謝您=)
  • 不客氣:)

    toweimy 於 2013/04/30 09:44 回覆

  • jan
  • 看這部時哭了好多次。
    我想這是一個關於罪與罰、救贖與青春的故事。
    (我大學通識課時來演講的檢察官他的演講標題也是罪與罰:D)
    肖瑜的死根據我通識修過的法學緒論,是防衛過當 ?
    肖瑜是造成悲劇的兇手之一,不可因他的死美化他。
    但還是忍不住腦補肖瑜有好結局QQ。
    習齊沒愛上肖瑜,但習齊很喜歡、很喜歡肖瑜,不是想發生關係的喜歡,而是想待在他身邊的喜歡。
    肖瑜在習齊心中是從紅色蘑菇變成黑色、腐爛的蘑菰最後變成淡紅色(?)的蘑菇。而Knob一開始就是紅色蘑菇。
    看完後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是與你同罪,與你同罰。(可是習齊沒犯什麼罪,頂多犯個小錯而已吧)
    與你同罪,與你同罰真的是很深情、很令人想哭的告白。
    ------------------------------
    最後這故事也告訴我們不要一開始就當好人XD很難從好人演變到男or女朋友的地位 XDDD
  • jan
  • PS 雖然說過上面這句話 : 不要一開始就當好人XD很難從好人演變到男or女朋友的地位 XDDD
    不過我喜歡的對象 是從他是一個好人 ----> 相處一陣子後才喜歡他的
    真是害羞的留言 XDDDDD
  • 從好人開始的戀情也不錯啊XD,感覺很像是某種小說的標題。

    toweimy 於 2013/05/22 11:06 回覆

  • ...
  • 從來沒有一本書讓我哭好久
    整個狂哭欸...!!從40~45這段感人到不行,瑜的自白跟罐子的遺言...啊啊啊好傷心...所以罐子最後是被習齊殺了吧?
  • 是啊:),被刺穿眼睛。

    toweimy 於 2013/12/28 16:17 回覆

  • 冰紅茶
  • 明明很難過的...........可是卻哭不出來
    我能夠明白習齊的感覺
    一開始就站在懸涯的邊緣上,小心翼翼的保持平衡
    然後,因為這齣戲,讓平衡完全失控
    就從高處摔了下去

    真的,感覺像是有顆石頭壓在胸口上,讓人喘不過氣
  • :)

    toweimy 於 2014/03/14 17:01 回覆

  • 您的暱稱 ...
  • 看完仲夏夜番外還是搞不懂小越怎麼突然打過量藥自殺?找到歸屬了阿?番外只有說他接到電話很慌張,然後就突然…
    謝謝回應
  • ezramiller0930
  • 一口氣看完了整篇故事....

    整個人都快崩潰了,眼淚想掉卻都掉不下來

    心裡的難受越積越滿卻不知道怎麼發洩

    最讓我難受的大概是番外裡習齊真的完完全全變成了Ivy,而他的Tim卻已經不在他身邊了

    真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

    雖然虐死人但我真的上癮了

    太謝謝你了C:

    p.s. 舞台劇的台詞 touch 我了,大愛!
  • DumbWaystoDie
  • 今年是2015!
      看完的感覺像是端著可樂的麥當勞餐盤,不小心翻倒了一杯反射神經的想挽回,讓其他的可樂也倒光了,沒辦法克制得一直大笑。不前不後遇上剪刀上的蘑菇,但定神一想大學生其實好嫩。
      可能看完很澎派滿肚子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但妄下定論未來的自己會羞恥得躲起來哭。既然有人選擇罐子先生追求的,走位最完美的燈光下閉幕,就有人追求出奇不意的驚喜。沒有非得什麼對什麼錯。最後每個人都選擇了自己都可以接受的結局,所以是很好又很合理的結局。

      看這裡的故事常常覺得這麼棒的東西應該給全世界看到,為什麼不是放在主流文學不是放在任何一間書店,幹,簡直要中風。對於BL通不通俗,像是有些人喜歡推理,有些人喜歡驚悚,明明覺得是同樣的差別,還是多少有點顧慮,不知道是自我膨脹還是真的很社會化。大概世界很寬,卻找一個夾縫把自己塞著,有點窒息的狂野。
  • Xanus
  • 花了幾天看玩全集了 只能說我發現一件事:絕對不要一邊看超虐的小說一邊聽超虐的音樂阿嗚嗚嗚嗚嗚...... 連心都感覺到了Ivy的痛 虐到睡覺前偷哭阿 作者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