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齊敷衍地說著,跟著介希在地上坐了下來。後穴的疼又像是細線一樣地漫漫湧上來,以致於他沒注意到快步走進來,那個把頭髮染成七種顏色的男人。


  「我有個實驗劇場,要一個一年級生。」


  那個男人沒頭沒腦地就這樣說。除了頭髮的顏色,習齊從第一次見到他,就注意到他的臀部翹挺,而且總是穿著開到腰以下的V字緊身衣,緊身衣還以紫色和橘色的亮色系為多。他也是唯一一個第一天上課就很直接地跟大家說:


  『我是個Gay,你們誰把得到我就儘管來。』


  他和所有學生說,可以叫他Queer,但是大家都比較喜歡叫他Queen,後來乾脆都叫他女王了。而女王也人如其名,一開學就在期中術科就很女王地當掉了一半的學生。


  「什麼實驗?」


  「什麼劇場?」


  「什麼一年級學生?」


  女王一如往常想到什麼就馬上行動,而且常常做出一些讓習齊他們匪夷所思的指令,比如叫一個學生拿著兇器攻擊另一個學生,被攻擊的學生盡情地大叫、尖嘯、表達出恐懼。也時會忽然把大家叫到大樓的頂頭,對著全校紓發心中的不滿。


  有人說在藝術學院裡,如果看到又正又有氣質,穿著一身禮服又開口閉口英文的,那你大概可以猜他是音樂科。


  如果看見又宅又滿身髒污,二十四小時都一臉睡不飽的樣子,白色的衣服從來沒有不沾到顏料的時候,過年時還躲在角落啃白吐司配水的,那多半就是美術科的了。習齊老實說很同情藝術科的學生,他們教材的價值和產品的價值從來不曾成正比過。介希的室友就是美術科的學生,每次見到他第一句話都是:『給我錢。』


  如果看到奇裝異服、髮型詭異,頭髮從來不知道他原來是什麼顏色,一臉菸酒不拒又像嗑藥的學生,那多半就是戲劇科了。


  雖然習齊覺得那是偏見,是刻板印象,但是看到學長姊們一一淪陷成刻板印象的模樣,對新鮮人而言心裡還是有點複雜。


  也有人說唸戲劇的最多Gay,介希嚴正駁斥這種說法。


  女王的頭髮從來沒有少於七種顏色過,講話的聲音又尖又高,有時還會一副吸毒的樣子忽然大吼大叫。不過習齊倒是不討厭他。


  那種任性、那種宣洩、那種力度、那種瘋狂,正是他所缺少的,也是他所渴求著的。


  「老師,可是我們連舞台都還沒有修完耶?」


  介希舉手問。女王從進門以後就一直在舞台上走來走去、揮舞著雙手,


  「嗯,對,沒錯,就是要一年級的,雖然你們還沒有上過肢訓課,也沒有練習過發聲……不不,就是要那樣最好,那樣最好……」


   女王一直在舞台上自言自語,所有學生都愣愣地看著他。


  「沒錯,就是這樣,我要一個一年級的,像是白紙一樣乾淨、像是天使一樣散發著光芒的人,最好又有一點臭味,但不能太臭,就像是長了霉菌、卻還來不及長出香菇的襪子……」


  女王忽然在空蕩蕩的舞台中央停下來,目光定在學生群中的一人身上。


  「喂,好,就是你!」


  「呃……?」


  習齊發現女王仰著脖子對著他和介希的方向,不由得轉頭看了一眼朋友。介希看起來也一臉錯愕,女王馬上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在舞台上用力跺腳,


  「就是你啦,就是你!那個一臉蒼白的一年級,站起來,過來!」


  女王命令道。習齊只好從學生群中站起來,躊躇地慢慢走到舞台邊緣:


  「老師,我……」


  「下學期初公演,寒假每個一、三、五晚上來韻律教室排練,下星期一清出一個時間來audition,你有三天的時間可以背台詞記動作,這是劇本。」
  
  女王完全不給習齊說話的機會,凌空就丟了一疊被捏得爛爛的、像是文件一樣的東西過來。習齊只好伸手接住,他有點心慌起來:


  「老師,這件事,我實在……」


  「好了,就這樣。有問題等正式來的時候再說,好了我們開始上課!」


  「老師……」


  手上拿著那個像是劇本的東西,習齊大感為難。光是來上學這件事,肖桓和肖瑜就已經對他嚴密監控了,習齊不敢想像如果自己和他們說,寒假要來參加戲劇演出的準備,而且還是晚上,肖桓他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如果他表現出很想參加的樣子,他知道肖桓他們終究是會答應。但是做為交換,他的寒假將會難熬到超乎他想像。


  何況寒假,習齋就會回家。習齊無法容許習齋和他們兄弟倆獨處,一秒也不行。


  「老師,對不起,我真的沒辦法。」


  趁著中間的練習,習齊手心捏著劇本,鼓起勇氣走到女王前面。


  他覺得渾身又疼了起來,後穴也好、舌尖也好、被整夜壓著的背脊也好,光是說話,呼吸就彷彿要停止那樣。


  「我決定的事情沒得改變。」


  「我真的沒辦法演,老師,我家裡的狀況不好。」習齊只好硬著頭皮說謊,


  「寒假可能要打工。」


  「吵死了,小鬼就是這點麻煩!」


  女王終於不耐煩了起來,也不管視聽館禁煙,竟自點起了一根煙抽了起來。


  「去去,要拒絕之前,先去給我把劇本看過一遍再來!」


  他夾著菸的手,在習齊眼前揮了一揮,他居高臨下地睥睨著習齊:


  「給我記著,是劇本選了你,不是你選擇劇本!」


  ***



  一走出視聽館,習齊照例接到了肖桓的電話。肖桓指示他坐公車到健身房找他,因為他還有工作走不開。


  習齊乖乖地搭上公車,在公車上翻閱剛剛拿到的劇本。


  劇的名字是「剪刀上的蘑菇」,習齊光看標題實在不知道是在演些什麼。


  根據女王後來又叨叨唸唸地跟他說了一堆,那齣戲之所以是實驗劇場,在於他不同於以往舞台劇的形式。戲裡有很多舞蹈的部份,大多是現代舞,但舞裡頭又有台詞,劇情也比習齊想像的複雜。


  演員用肢體、用聲音、用表情,更多的是用身體的韻律去詮釋裡面的種種情感,大約就是一部這樣的舞台劇。


  稍微翻了一下劇本,習齊就有些被吸引了。整齣戲的一開始,就是由演員搬出一把大剪刀,在剪刀的握柄上嵌上兩株蘑菇,演員對著它親吻、舞蹈、愛撫,跪在它的面前,用臉頰磨蹭著,甚至用舌頭舔舐,用世間所有的詞語讚美他的美麗。


  戲的主要角色有兩個,都是男性。年長的男人是個精神官能患者,每天喜歡拿著剪刀走來走去,看到東西就會試著剪剪看,遇到剪不動的還會生氣。劇本裡一開始就是他試著剪家裡的冰箱,但是冰箱剪不斷,他就生氣、吼叫、摔東西、抓頭髮。


  另一個是和他同居的男孩子,劇裡的形象男孩蒼白、懦弱、感性,有點恍忽又有點歇斯底里,給習齊很強烈的似曾相識感。


  男孩的腦袋有點問題,那就是他不管看什麼東西,那樣東西就會變成蘑菇。


  而且蘑菇還有區別:喜歡的東西,會變成紅色、旋轉的蘑菇。討厭的東西,會變成黑色、爛掉的蘑菇,遇到讓他悲傷的東西,蘑菇就會在他眼前,像玻璃一樣地碎成破片。而當他高興的時候,所有的蘑菇都會炸開來,在他面前變成一朵朵烈火。這些當然都要靠舞蹈和道具來呈現。


  習齊發現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他的心跳在加快,他啪地一聲闔上劇本,然後發現肖桓工作的健身房已經到了。


  「到了吧?算時間差不多。」


  果然他一下車,就接到肖桓些微喘息著的來電。


  肖桓的工作是健身房教練,他在健身房裡非常受歡迎,畢竟人長得又高,體格健美,而且平心而論,肖桓的長相也非常容易吸引異性。


  有時候肖桓心情好時,也會指導他在健康房運動,甚至命令他在健身房運動。


  習齊裸著上身,在重訓室拉著沉重的砝碼時,肖桓就會在一旁看著。而且不是普通的看法,是那種渴望的、甚至是猥褻的視線。


  從習齊的眼睛、鼻子、嘴巴、頸子,劃過鎖骨的線條、赤裸的胸部、再滑下纖細的腿、抵達大腿內側,看著那個私密又蠢動著的角落。


  每次被肖桓這樣看,習齊就會覺得彷彿渾身被什麼抓住了,汗水從額角淌下,浸溼他的背,從衣物的裡面流下他的鼠蹊,習齊卻會有種錯覺,是肖桓的指尖,順著這些地方逐一往下撫觸,隨著疲累的喘息,那些挑逗就越加激烈、越加瘋狂。


  習齊最多只能做到十分鐘左右,就喘得沒辦法再待在器材上。而視姦無法滿足的肖桓,就會把他帶到更衣室裡,就著滿身汗水、渾身無力的他盡情蹂躪。


  「小齊,你來啦。」


  露出陽光般爽朗溫柔的笑容,肖桓在一群來上課的太太間對他招手。


  習齊低著頭走了過去,他把劇本收進了書包裡:


  「肖……桓哥晚安。」


  「你在那裡等一下,我把這裡的紀錄簽一簽,馬上就過去找你。你晚餐有特別想吃什麼嗎?」


  肖桓語調輕快地說。那些歐巴桑學員們都好奇地看著他,習齊想,她們一定很驚訝,她們心中的健美男神竟然會有一個看起來這麼蒼白、弱小的弟弟。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笑
  • 不知道為何...有種怕怕的感覺
    作者加油由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