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Story的續作。


Silent City

  你在一家命不好的便利商店工作。

  你從第一眼看到這家便利商店,就知道他的命超不好。你實在不會形容這家便利商店帶給你的感覺,就像你不會形容高中的時候第一次跟男人告白,那個男人卻賞了你一巴掌,還到處宣揚你是死同性戀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你想在這家便利商店裡養隻貓,一隻就好,然後要是隻白貓。

  「店長,我想養貓。」

  你在一天大夜班的晚上和店長這麼懇求,你覺得自己開始自怨自哀,跟著這家命不好的便利商店起舞,再這樣下去你就要不行了。

  一隻貓,可以在漫長的大夜班裡陪伴你的貓,這樣你就可以得救。

  店長皺起他那雙古典武俠中才看得見的劍眉,你一直覺得店長很帥,如果他可以常笑一點更好。但他的笑容向來只用在客人身上。

  「不准。」

  「一隻小貓,店長,剛出生那麼小,沒有毛的也行,眼睛瞎掉也無所謂。」

  你覺得店長喜歡欺負你,基本上所有的同事都欺負你,但是店長特別便本加厲,總是找機會讓你不得不頂同事的大夜班,然後找藉口留下來和你一起值班。或是找機會給你搬一些根本超出你負荷的重物,當你全身酸痛連爬都爬不回家的時候,在一臉好心地向你拍拍他那台騎很久的野狼125的後座。

  你篤定店長一定是非常討厭你,雖然你完全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讓店長討厭你的事。唯一可能的大概就只有名字。

  店長叫伍冬至,很好笑的名字,據說小時候綽號叫芝麻湯圓。

  「嗨,小夏先生。」

  店長到外面去監督卸貨去了,你看著牆上慢慢指到兩點的時鐘,想著那個人差不多要來了。果然自動門就在你面前打開了,走近一位從臉色到身材都很陽光的男人。

  男人——或者男孩,剛好處在很難分界的年紀。不茍言笑的時候是個男人,笑起來又變成不折不扣的男孩。他第一次來便利商店買泡麵時你就注意到他了,因為他忘了索取發票,你特地叫住他,他就不耐煩地回過頭。

  「嗚——反正又不會中。」

  你記得他一邊碎碎念,一邊把發票塞進口袋裡,然後就抱著滿懷的泡麵,戴上帽T的帽子消失在雨中。

  你會繼續記得他,是因為他來的時間總是很固定。男人總是在深夜兩三點來,每次來,總會帶走一些便利商店很久賣不掉的存糧,泡麵也好餅乾也好,你一開始甚至猜測他是不是為了躲債主,儘管他的笑容看起來如此爽朗。

  有一次他又忘了拿發票,你在身後叫住他,那是你和他對話的開始。

  「唔嗯,我不想拿了啦,反正你們便利商店的統一發票都不會中。」

  「嗯,因為這家便利商店的命不好。」

  你幾乎是反射地答,也幾乎沒有發現店長在後面用詭異的眼神看你。

  男人為你的話愣住了,然後咧開了嘴:「哈哈哈,命不好嗎?難怪都不會中,我就說嘛!我三餐都在你們這邊消費,怎麼可能這麼久都中不了,原來是命不好啊,嗯嗯,原來如此。」

  他像個終於弄懂某個複雜的物理定理的學者般,煞有其事地點起頭來。他笑了很久,你發現他骨子裡果然還是個男孩。

  「我叫瑞雨,啊,叫我小雨就可以了,你是不是都在這個時間值班?總覺得我每次來買東西好像都看到你。」

  你看著他的笑容,像被雷打到一樣衝口而出。

  「我想要養一隻貓。」

  「一隻貓?喔,那很好啊,為什麼不養呢?」小雨笑著。

  「因為店長不准我養。」

  你委屈地望著在一旁盤點的店長,店長偏過頭來,你就不敢直視他,乖乖地轉回去替小雨結帳。店長生氣起來真的非常恐怖,這是你和同事都見識過的,但你從來沒跟人說,店長懲罰人的方式比生氣的表情更恐怖。

  「這樣啊,阿浩他也喜歡貓喔。」

  「阿浩?」

  「嗯,就是和我住在一起的人,這些東西都是買給他吃的。」

  你有一種超能力,只要看著一個人的眼睛,就知道他對某個人的想法。據說這是貓咪才有的超能力,你常想這要是能養一隻貓,就可以驗證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他都不自己出來買啊?」

  「他是作家喔,很忙。」

  「是作家啊。」你應和著。

  「常常忙得昏天暗地呢,一整年都沒有出門了。」

  「他養貓嗎?」

  「沒有,養貓的話,貓會被他餓死吧。」小雨哈哈笑著說。

  你和小雨越來越熟起來,你開始每天期待他來便利商店買泡麵的時間,就像初戀的少年期待約會一般熱切。而小雨也從來沒讓你失望,他總是叫你「小夏先生」,你叫他「小雨」,好像你們是從小撐同一把傘去上學的青梅竹馬。

  「你說的那個作家,他是寫什麼的?」有一次你問他。

  「他啊,他是寫悲劇,很多很多的悲劇。」

  「悲劇啊,那裡面有貓嗎?」

  「有喔,關於一隻會在機關槍上跳舞的貓。」

  「那是什麼樣的貓?」你有一點興趣。

  「不知道,總之是個悲劇,貓死了。」

  「喔啊。」你馬上斷定那是個不好的故事。

  「他總是寫會讓人笑的悲劇,因為他說那樣的悲劇最好。」

  「讓人笑?」

  「嗯,讓人笑的悲劇,還有讓人哭的喜劇。笑喲,很開心地那樣笑。」小雨說。

  小雨走掉以後,店長朝你走過來。你馬上就知道大禍臨頭,店長其實是個很好看透的人,但就是因為太好看透,你根本沒辦法裝作看不懂,所以才更讓人害怕。你迴避似地低下頭去整理零錢匣,但店長像門神一樣貼在你身後,你根本沒辦法裝作他不存在。

  「胡夏實。」

  他叫你的名字,讓你連他的聲音都沒辦法忽略了。

  「胡夏實,你故意的。」

  店長的聲音就在你身後,你一枚一枚地數著剛剛收下來的硬幣。一枚、兩枚,你試著想像他們是一隻隻暖洋洋的小貓咪,一隻、兩隻,仰著肚子等著你去撫摸,想著想著你就被自己的想像逗笑了,好像店長是不是站在你身後也不重要了。

  「你故意的。」

  店長又說了一次,在你的幻像裡,小貓對著你捻了捻鬍鬚。

  「好可愛。」

  你脫口而出,對你想像中的貓露出毫無防備的笑。然後你就被一隻很大的貓撲倒了,就撲在剛剛算好的零錢上,你雖然喜歡貓,但這麼大的貓實在讓你承受不起。你呼吸困難地想找個出口呼救,但是那隻貓囂張地壓住了你的身體,還擅自變成了店長那張帥臉。

  「店長……」你不想看到他的臉,就張開五根手指頭把他的臉擋住。

  「胡夏實,你一直在躲我。」

  店長一但變成店長,就是你最害怕的人。他把你的手抓起來,和零錢一起壓在櫃台上,你有一點害怕,雖然平常店長就亂可怕一把,但現在的店長似乎特別的可怕。怎麼說呢,如果說之前的店長,是穿著比基尼的貓,現在就是穿著盔甲吧。

  你發現店長的連離你越來越近,近到你連呼氣都會不小心燙到他的距離。你還發現雖然他全身都抵著你,胯下那個地方卻顯然特別硬,硬得讓你根本不敢直視他的臉。雖然店長之前懲罰他的時候,有的時候也會用到那個地方,但是你直覺得覺得今天晚上的店長很不一樣。

  「店、店長……店店店店店長……」

  「叫我冬至,不,你可以叫我小至,就像你叫那個男孩子一樣。」

  沒有那麼大隻的小至啊!就算是貓也沒有啊。

  你剛想這麼說,發言權就被剝奪了,你總是想為什麼店長到深夜也不會有口臭,還是他來上班前總是事先刷牙,總之就算他整根溼熱的舌頭都捅進你的喉嚨你,你還是只感覺得到熱。

  「唔唔……唔嗯……」

  你在櫃台上揮舞著手,你總是不明白這個巷口為什麼要有這一家便利商店,而且還硬要營業到二十四小時。據你所知這個時間除了小雨,從來都沒有其他人來過,這一帶的人們似乎都是疼愛肝臟的好孩子,雖然他們要爆肝你才可能得救。

  誰?誰快點來劫持便利超商,電視不都這樣演的嗎?

  但很快你就不希望再有任何人來了,因為店長放過了你的嘴唇,卻開始打別的地方的主意。他像隻貓一樣鑽進你圍裙緊貼的胸口,很快就解掉了你的圍裙,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和他一起滾倒在櫃台後面的地上,他挑逗地咬著你的褲頭,被你微弱的掙扎給挑起了興致,竟然用牙指咬下了你的鈕扣,再咬住了你的內褲。

  「店長……」

  你力保最後一絲防線,雖然自從某一次大夜班累倒,被店長載上野狼125後,店長在你面前就從貓變成了野狼。但你一直以為這只是工作至上的店長,沒有時間找到發洩慾望的對象,剛好發現了你這個同類,就順手湊合一下而已。

  然後剛好最近天氣比較熱,又湊合了兩下,三下,四下……總之很多下。但是不管怎麼樣,店長不讓你養貓,可見得店長和你只是朋友關係。

  店長仍舊咬著你的內褲,然後竟然張開了嘴,咬住你形狀如常的陰莖。隔著布料這樣咬著,讓你全身出了汗,你記得這個夏天總是很熱,那個地方也很容易出汗,但店長就像要吸吮你的氣味般,對著那個地方又咬又舔,直到把整條內褲都弄濕了,逼得你自己把他抹下來為止。

  「胡夏實,你為什麼要躲我?」

  店長就這樣把臉貼在你的陰莖上,你也羞恥地發現,你竟然會為了店長鬍子有點刮不乾淨的側臉,起了一點點反應。

  「還故意和那個男孩子親密給我看?你是故意的,對嗎,夏實?」

  「因為……他喜歡貓……」

  你氣若游絲地說著,店長偏過頭,在你的陰莖上舐了一下。潮溼的感覺讓你全身起雞皮疙瘩,扭著腰又掙扎了一下。

  「你就這麼喜歡貓?」

  店長苦笑起來,你試圖趁著空檔逃走,但店長抓住你的腰,讓你不得不繼續數著天花板上的補丁。

  「為什麼不讓我養貓……」

  「怎麼可能讓你在便利商店裡養貓呢?貓會亂跑,會撞倒貨架,搞不好還會偷吃便利商店裡的東西。」

  你靜靜地聽著,店長凝視你的表情,好像要讀出你心裡在想什麼般認真。但你知道他讀不出來,因為店長不是貓,也不懂貓。

  「我想養貓。」

  「……如果我讓你養,你就願意接受我?」

  店長試探的表情很明顯,你看著他的眼睛,心裡卻想著有一晚,你看見店長在店後門的地方哭。你從來沒有見過兇惡的店長這樣哭,於是就走過去,躲在門後偷偷地看著,卻發現店長旁邊蹲了一隻狗,正對著店長搖搖尾巴。

  「滾啊,快點滾!」店長對著狗揮著手,狗卻繼續對他搖尾巴。店長露出生氣的表情,這表情便利商店裡的每個人都很怕,但那隻狗一點也不怕,還是一臉開心地對著店長歡叫。

  最後店長伸腳踢他的肚子,把那隻狗踢痛了。你知道那知狗很痛,是因為他看著店長的眼睛,一直到不得不轉身逃走時,都一直看著,而那隻眼睛裡,有貓的溫柔,也有貓的悲傷。當一隻狗看起來像貓的時候,就是他很痛很痛的時候。

  而貓總是很痛很痛的,你喜歡貓,所以你知道。

  你不知道店長為什麼要把狗趕走,但你知道,店長一直用便利商店過期的部份食物,偷偷地餵著一隻狗。那隻狗和店長趕走的狗很像,你以為那隻狗會回來,但是牠沒有,從此以後你再也沒看過店長餵狗。

  「店長,你會把我趕走嗎?」

  你衝口而出,發現這個問題對店長造成的衝擊。店長又露出那種兇狠的表情,這次是對著他的。

  「店長,你不讓我養貓,卻偷偷養了狗。」

  「那是……」

  「店長,你怕讓我養貓,因為我不會把貓趕走。」

  後來你還是被店長狠狠地懲罰了。雖然的確是懲罰,也的確很痛,畢竟他頂撞了店長,所以店長就用其他地方頂撞回來。

  但是有天店長卻抱回了一隻貓,是白貓,沒有長毛,好小好小,和你理想中的貓一模一樣。

  你和店長一起把貓放在後門的那個小紙箱裡,以前有一隻狗住過它。你們用快過期的牛奶餵牠,用大夜班的空檔梳理牠一天天變長的毛,沒有人趕走牠。

  你不再覺得那是一家命不好的便利商店,因為沒有人再來向你抱怨統一發票總是對不中。小雨不再來便利商店的頭一天,剛好是小貓斷奶的那一天,你想跟小雨炫耀你的貓,順便炫耀對你越來越好的店長,但是小雨第二天沒有來,第三天,第四天,直到你也算不清是第幾個沒有小雨的日子。

  你想著小雨家那個總是寫悲劇的作家,想起好像有某一天,你看到有個男人站在對街的馬路上,神色癡呆地看著路中央,很久都沒有離去。

  後來你也不值大夜班了,因為晚上你和店長有更好的安排。

  長大的貓有一天跑走了,從此再也沒有回來。你為此哭了很久很久。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笑
  • 這幾篇不知道為何..........
    好戳我QAQQQQQQQQQQQ
    (崩
  • 謝謝:)

    toweimy 於 2010/12/03 23:31 回覆

  • 瞇
  • 戳中+1
    我的眼淚被騙走了一咪咪QwQ
  • 這篇是結尾想不出來就莫名其妙地急轉直下的偷懶作者代表(逃)XD

    toweimy 於 2011/03/31 15:05 回覆

  • 蝦米
  • 好難過喔 整篇都是像是踩到便便那樣難過

    像是吃藥腦袋昏昏沉沉那樣難過

    像被踹兩腳就哭了輸了那樣難過

    好難過喔
  • 蝦米
  • 又看了一次
    真的是
  • VampireJoy
  • 這一篇和Silent City給我的感覺很像
    其實店長是很喜歡那只狗的吧,可是因為怕狗自己會跑掉,怕自己到時候會難過,所以在狗跑掉之前趕走了狗
    就像最後的那只貓一樣,讓主角難過了好久
    想要自己不要太難過,所以不如在剛開始的時候就選擇了捨棄
    有點壓抑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