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幸運的男人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站在這裡做什麼。

  全然沒有預警地,當我睜開眼睛來,我發覺我已置身川流不息的人群,我的過去彷彿化成一道遙遠的銀河,在億萬光年的彼端逐漸消逝。我曾在夜深人靜裡試想過這樣的情形,或許有天我會突然喪失記憶,被神放置到一個無人認識的所在,我的快樂,我的悲傷,我的憤怒與我的悔恨,全都會伴隨著記憶而消失。

  我曾想過,那會是多麼美好的事情,人的記憶是莫大的負擔,就因為我們有記憶,所以人生才會產生種種苦痛。但就如同人無法控制自己不呼吸,我們永遠無法憑自主意識洗去不要的記憶。

  所以我們痛苦。

  因此當我睜開眼來,查覺到我可能是小說裡「喪失記憶的人」那傾刻,我簡直想跳起來大聲慶賀,和每一個路過的人群握手,大聲對他說:

  『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因為我失憶了!』


  於是我決定先冷靜下來。如此幸運的機會,這世界上只有非常少數人擁有,我可不能因為隨便再跌個跤會出個車禍而輕易回復記憶,小說和電影裡不都這麼演的嗎?但那只會發生在搞不清楚記憶是多大負擔的低等人類身上,我發誓自己絕不讓這種愚蠢的事情發生。

  我環視一眼周遭的情形,即使身為一個失憶者,我依然有卓絕的判斷能力。這時候就要以精確的方式分析每一個回復記憶的阻礙,有位前輩教過我(不知怎地我竟記得這些事情),當你感到混亂的時候,就要學會不恥下問。而詢問人也必須要有系統,以免別人聽不懂你的問題,反而因為亂槍打鳥激起了你記憶的門閥,幹,這太危險了,憑我的智慧我絕不容許這種簡單的失誤。

  於是我抓住川流的人群,向他們謹慎地鞠躬,以免洩露我不時流露的優越感,以及對於這些擁有記憶之人的憐憫:

  「先生,請問你知道我為什麼(Why)失憶?」

  「小姐,請問你知道我怎麼(How)失憶的?」

  「先生,請問你知道我在那裡(Where)失憶的嗎?」

  「小姐,請問你知道我忘記了些什麼(What)?」

  「各位,有人知道與這椿失憶事件有關的任何關係人是誰(Who)嗎?」

  五W解構法,無論到那裡都萬無一失。

  人群顯得格外冷漠,我知道他們的自卑感。面對我這樣拋去負擔的人,他們只能羨慕地盯著我,彷彿他們畢生不曾看過比我更偉大的人,然後持續拖著他們悲慘的記憶往路的那端遠去。

  有些年輕的女學生被我拉住,被我的光輝所驅趕,尖叫著往道路那頭逃離,啊,我能明白,即使妳們還年輕,也已背負了許多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聯考失利,家庭失和,名牌永遠穿不完,明星總是追不夠……而做為一個失憶的人,我擁有她們的生命經驗所無法瞻仰的輕快。我從她們逃竄的背影窺見她們不甘的情緒,我想接下來他們應該會衝進教堂,向上帝祈禱令她們早些拋去這些原罪。

  有個戴著金框眼鏡,手上戴著swatch手錶,看起來時間永遠比他想利用的少一點的上班族在天橋上被我攔住。他對我的處境感到豔羨,類似像他們這種菁英,總是會嫉妒像我這種人,把成就比他們高的人說成運氣,而把自己的成就歸咎於努力。我看見他充滿忡憬地望了我一眼,然後對我扔出一枚十元硬幣,啊,我能明白,他是在向我許願呢,可憐的孩子,但是即使你對我如此虔誠,我仍不能實現你的願望,因為這是我的天賦,我的神蹟,他不屬於你。

  我在地下道偶遇一群拖著菜籃,剛從世人稱呼為菜市場的地方凱旋歸來的婦女。我向她們發問時格外謹慎,我這個人,對於淑女一向敬愛有加,而不會失禮到顧慮淑女的年紀。她們對我的問題感到驚詫,明顯裹了厚粉的眼袋因為瞠眼而深邃,我明白她們的可悲,對於一群生存在深宮內苑、缺乏見識的婦女而言,我擁有這樣的運氣和天賦,在她們眼裡簡直就像神。而她們對神的態度也在我預料之中,她們滿臉興奮,交頭接耳,還拉著其他的菜籃族躲到地下道一旁竊竊私語,唯恐有左鄰右舍錯過了這難得一見的機遇。

  我明白的,就像酒神的教徒遇上戴奧尼索斯,婦女瘋狂的崇拜總令我感到害羞,縱令我是個充滿自信的人,但就算是神,也要懂得謙虛。

  我問過了無數的人群,在莫大的城市裡瑀瑀獨行。而問題的結果一如我所料,滿意的超乎想像,沒有人能回答我的疑問,我是誰、我為什麼失憶、我如何失憶、我在那裡失憶、以及我究竟忘記了什麼。我果然是一個無比幸運的人,不但將自己的過去忘得一乾二淨,而且在這孤單的城市裡,沒有人能幫助我恢復記憶,你說,誰能擁有像我這樣的超好運氣?


  於是我安心了,我滿足地席地而坐,抬頭仰望被城市切割成碎片的天空,繼續欣賞不幸的人群。

  我聽見遠方有嘈雜聲,好像有什麼人向我走來,或許人們終究發現了發生在我身上的神蹟,我看見他們圍成圓圈,食指畏怯地向我指來,是的,看清楚吧,我就是活生生的奇蹟,天神的寵兒,似乎有什麼人排開人群走近我。啊,想看更清楚點是吧,來吧,我不會抗拒,畢竟對你們凡人而言,會希望親近希望是無可厚非的事。我看見有幾個人穿著世人稱為制服的東西,拿著世人稱為哨子的東西,對我大聲吹哨,真是熱情,我對他們溫柔地笑了。

  我想我想錯了,當其中一位過度熱情的人群架住我的手臂,將我帶離信徒崇拜的視線,塞入一台世人稱為車輛的交通工具時,我終於恍然大悟。

  他們並不是信徒,他們並不崇拜我。






  他們是天使,而我將被引領入天堂。



-全文完-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笑
  • 他是精神病的XDDD
  • 他是神經病XDDD

    toweimy 於 2010/12/25 20: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