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03 Sat 2008 01:08
  • 披薩

披薩


  我真的只是來送披薩的。

  打電話來的,是個怯懦的男聲,聽起來年紀很輕,感覺上是個高中生。問他要那一種披薩時,他回答:

  『隨便都可以。』

  『隨便?喔,如果不明白披薩種類的話,我可以介紹給您。』

  『不……我這邊有你們的傳單。放學時有人塞給我的。』

  『那麼,可以告訴我們您喜歡的口味,由我來為您介紹?』我用前輩教的說法。

  『嗯……我只是覺得,吃什麼都沒差了。』

  我一瞬間覺得自己遇到奧客,我旁邊的女店員看著我,好像很能明瞭我的處境,對我抱以同情的眼神,我嘆了口氣:

  『客人……』

  『你覺得,我現在去死會不會比較好?』

  『啊?』我呆住。

  『我想要自殺。』那個男聲小聲而堅定地說。

  『……這位客人,你打錯電話了,這裡是披薩專賣店不是張老師。』

  『不,不!我是真的想吃披薩,請你替我送一客披薩來。』

  ……我無言地拎著話筒,從大一開始就在披薩店打工,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有人打電話來披薩店說要自殺,還說自殺前要吃我們店裡的披薩?我沒好氣地抓抓頭,管他死前要吃還做愛前要吃,只要吃披薩的都是客人,這是我們店長昭示的基本精神,何況我覺得他根本就是在惡作劇。

  於是我問了他的地址和電話,他遲疑了一下,才報了一串類似合租宿舍的地址,因為又是之幾又是幾號的很複雜。

  『你不知道要吃什麼,那最陽春的夏威夷可以吧?』

  『可以,可以,謝謝你!』男聲很高興地說。

  我戴上店裡指定的帽子,把披薩放進隔熱墊,打開計時器,跨騎上摩托車,因為是晚上六點,所以車況還算順暢,我順利地抵達了電話裡指定的地點。

  但我按了半天的門鈴,裡頭都沒有人回應。這種情況下,本來應該再打電話確認是不是跑錯地址,但是電話響了半天,竟然沒有人接。我心想果然是惡作劇,不曉得那個死小孩暑假沒事幹,打電話到披薩店鬧場,這種事情很常見。

  我打算回頭跟店裡報備,但心裡總有些不爽,畢竟三伏天的,叫我這麼白跑一趟真的很幹。我帶著報復的意圖踹了兩下門,但令我驚訝的是,門竟然就這麼被踹開了。

  「…………」

  我心虛地朝左鄰右舍看了一下,確認沒有人準備打電話叫警察。然後才遲疑地握住門把轉開,這種情況,應該不能告我侵入住宅吧?我只是個送披薩的,而且地址沒錯,主人又沒鎖門嘛。我理直氣壯地踏進玄關,那是間套房,專門租給學生的,這一帶都是這種套房,裡頭是個空蕩蕩的小客廳,臥室的門是開著,裡面也暗暗的沒有人。

  我曾經遇過各種送披薩的狀況,最常見的就是我送到了,結果客人辦事辦到一半,還會怪店裡為什麼如此『使命必達』。我還曾經目睹家暴場面,有個男人一面踹著老婆,還可以好整以暇地指揮我把照燒披薩放到餐桌上。

  但是像這樣叫了披薩,沒有人在,但門又沒關的情況,好像還是第一次。

  「客人,您叫的夏威夷S披薩來了!」

  我站在玄關喊了兩聲,還是沒有任何回應。我仔細聽了一下,發現浴室竟然傳來水聲,難道是正在洗澡?我只好走近浴室的門,然後伸手敲了敲:

  「喂,喂?有人在嗎?客人?你訂了披薩嗎?」

  裡頭還是沒回應。我吃了秤砣鐵了心,反正剛才打電話來的好像是個男人,應該不會被指為色狼吧?於是我伸手開了門,才發現他連浴室的門都沒鎖。

  「喂……」

  我才開了門,就被迎面而來的熱氣逼得退了一步。觸眼都是白茫茫的煙霧,我只好先把披薩擱在一旁的洗臉臺上,伸手揮開煙霧,底下溼滑的磁磚讓我差點滑倒,我趕快低頭穩住。但入眼卻讓我嚇了一大跳,地上竟然全是水,而且是熱水,更重要的是,水竟然是紅的。

  「喂,開玩笑的吧……」

  我想起那個訂披薩的混蛋說的話,心中浮起一絲不詳的預感,有點想就這麼扛了披薩就跑。但披薩店小弟的本能還是趨使著我,往可能是我客戶的人靠近,浴室的浴缸旁竟然真的趴著一個人,我睜大眼睛,現在即使我天性再冷靜,也不可能無動於衷。

  那是個年紀不大的少年,他半身坐在磁磚上,一手擱在地上,一手則浸在浴缸裡,我聽見他輕微的喘息聲。他全身光溜溜的一絲不掛,從他蒼白的手腕上,可以清楚看見幾道不規則的紅色傷痕。

  雖然以前在電視和漫畫上看過很多次,但實際目賭割腕現場還是令我呆了好一陣子,浴缸的水持續在染紅,我不確定眼前的少年是否還活著。我告訴自己一定要鎮定,要鎮定,送披薩到賭場都難不倒我,這點場景算什麼?

  我深呼了幾下,決定先掏出手機報警,不管是啥情況,通通丟給人民保姆比較好。但我才按了一一O的一,就被微弱的聲音制止了:

  「披薩……到了……嗎?」

  我大吃一驚,差點把手機摔在地上。現在是怎樣?這人沒來得及在死前吃到披薩,現在變成披薩怨鬼來找我索命嗎?就算現在是鬼月,也不能這樣黑白來吧?我哆嗦著胡思亂想,但是浴缸旁的男人卻忽然抬起頭,嚇得我整個人跳起來。

  「嗚哇啊啊!靠貝喔!」

  「……披薩……在那?」這是吃披薩的怨念引起的屍變?

  「你不要纏我!我是按照三十分鐘約定時間送來的!一分鐘也沒有少,是你自己自殺殺太早,不信你去摸披薩披薩還是熱的,要找去找不願意買125給小弟的店長不要找我啦啊啊啊啊啊啊──」

  「……多少……錢啊?」

  啊?現在這個僵屍是在問我錢嗎?我終於恢復些許理智,用眼角去看浴缸旁的人,他雖然看起來一臉慘白快掛掉的樣子,但是眼睛還滿有神的,也沒有屍斑之類的東西:

  「……你沒死?」

  「嗯……我才剛割而已……沒……這麼快。」少年又問了一次:

  「多少……錢?」

  「一片220元,但是你有優惠卡的話可以八折再加上夏季優惠還送手扒雞翅。」

  「嗯……我好像有點站不起來了。我的錢包……在臥室,你可以幫我拿來嗎?」

  「等等,我先叫救護車來比較好吧?」

  我忽然清醒過來,我應該跟一個割腕垂死的人收披薩錢嗎?不過照店長的說法,就算是好兄弟點披薩也要收冥紙,那快死的人舉重以明輕,應該也要照算吧?

  「呃,應該還沒這麼嚴重。止血一下……暫時還不會死。」
 
  少年竟然真的顛顛倒倒地站起來,我看見他艱難地伸手到牆邊,拿了毛巾之類的東西蓋在手腕上,繞了幾圈,好像想要綁緊止血。但是五指都沒了力氣,只好讓他鬆鬆覆蓋在細腕上。我一動也不敢動地站在浴室一角,看著他晃呀晃地晃到門口。

  「喂,你……」

  他大概真的想拿錢包給我,血順著他毛巾邊緣一滴一滴的流,我才剛跟上去,就聽見匡噹一聲,那個少年摔在客廳的地上,我忙衝過去扶住他。他虛弱地倚靠在我的懷裡,抬頭看了我一眼,眼神漸漸地沒有焦聚:

  「不要報警……不要叫救護車……客廳鐵櫃裡第三層數來第二欄有止血藥和止血帶……不要擔心,我還……死不……了。披薩……」

  然後,他就昏過去了。我呆了半秒,然後反射性地摸了摸擱在一旁的披薩。

  幸好,還是熱的。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魚
  • 我好想看後續!!!(尖叫)
  • 這篇到這裡就是完結了,
    後面請自行想像。XD

    toweimy 於 2010/11/21 23:43 回覆

  • 笑
  • 這部"完結篇"
    實在是讓人心癢難耐阿可惡!!XDDDD
  • 抱歉他真的是結束了XD

    toweimy 於 2010/12/03 23:21 回覆

  • 笑
  • 雖然是這樣
    但這篇也很棒XDDD
  • 123
  • 不不不一點都不好為什麼你的文都是這樣呢雖然很好看但是會讓人睡不著阿真是的特別是短篇這會讓人糾結的不行啊這明明就是坑這是坑吧來人阿快點把這坑王抓走這明明是假完結之名行坑王之實啊!

    (我激動了)
  • 嗯,他是坑。(一秒)XD

    toweimy 於 2011/10/11 23:16 回覆

  • Nooo
  • 竟然,就這樣,結束了?
    不,不要結束啊!我想看後續啊!
    我的個人腦補完全不夠啦(噴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