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手洗潔之情人節Kiss事件


  御手洗潔現在坐立難安。

  雖然他對自己的室友非常有信心,或許應該說,他對監控自己室友的交友狀況非常有信心。特別是這幾天,沒有多餘的女性打電話給石岡君(因為電話線被他接到別的地方去了)、沒有奇怪的女性寫信給石岡君(因為他把信箱用膠帶貼起來了),也沒有任何女性來找石岡君的蹤跡。除了隨著情人節接近,日復一日堆高的巧克力以外,一切情況都在他名偵探御手洗的掌握中。

  但是今天早上,這種情況忽然失控了。

  他絕不承認這是他的失誤,最多就只是睡太晚而已。當清晨十一點他神清氣爽的起床,打算要和他親愛的石岡君渡過一年中最美好的一天時,兇手——不,是本來應該與他渡過美好一日的對象,竟然已經不在家裡了。

  可憐的小潔本來以為,室友說不定是沉眠已久的浪漫細胞發作,所以去花店買玫瑰花好讓他驚豔一下。或是主婦習性到情人節還是改不掉,跑到附近的超市去買情人節特惠低價促銷商品,總之過一會兒就會回來。不過他左等右等,從公寓的這頭走到公寓的那一頭,室友都沒有回來的跡象。

  沒錯,他的室友、他的老婆(這是暱稱)、他的助手石岡和己,在這個情人節的早上,離奇失蹤了。

  出於職業病使然,小潔開始展現他的推理能力。

  他仔細回想石岡君昨晚的作為:兩人照往常一樣,無所事事地睡到早上十點,然後起床、吃石岡君做的早餐、喝石岡君泡的紅茶、回房各看各的書、因為覺得累了又小睡一會兒,傍晚像往常一樣一起散步、一起買了雞蛋慕絲、吃石岡君煮的鯖魚味噌、喝石岡君跑的紅茶配剛買的雞蛋慕絲,因為覺得累了又小睡一會兒、爬起來看書、因為覺得累了就上床睡覺……

  ……實在沒有什麼可以當作線索的地方。雖然從平凡無奇的事實中找出蛛絲馬跡是偵探的責任,可是這未免也太平凡無奇了。

  仔細想想,最近他和室友的生活,似乎真的太缺乏刺激了。雖然他為了製造刺激偶爾會鼓起勇氣夜襲,但都是在室友的床邊看著室友可愛的睡臉看到心生滿足後就乖乖回房去,沒有進一步的侵略行為。

  本來他從去年情人節後就開始計畫,今年一定要在這個對室友和室友的祖國而言深具意義的節日裡,給室友一個難忘的美好回憶。可是沒想到他御手洗潔,竟會在這樣的日子裡,遭遇到這輩子除了名字之外第二次的大失敗。

  『石岡君……去那裡了……』

  他在地板上滾來滾去,又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一會兒,結果因為太累了不小心又小睡了一會兒,爬起來的時候還差點翻到沙發下去。終於醒過來的御手洗潔漸漸覺得他不能再這樣下去,畢竟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而現在已經過了一半了。

  『好,去找石岡君!』

  一但下定了決心便馬上行動是他的座佑銘。小潔飛快地穿起他的大衣,毅然衝出馬車道的大門,開始事件的搜查。

  可是一出了大門,小潔便感到極度、非常不尋常的氣息。怎麼說呢?感覺整個橫濱的空氣都變得不一樣了,連亮度也不一樣了,明明是陰天,街上卻閃的讓他睜不開眼睛。一出門就撞到一對手挽著手的男女,女的把頭靠在男的肩膀上,甜甜地問著:吶,親愛的,接下來要去那裡呢?去玩摩天輪好不好?

  人類受到生物本能的支配,將發情和繁衍視為人生第一要務,這個他一直以來知之甚深。不過這也太他福爾摩斯的誇張了吧?舉目所及,整個橫濱幾乎要被這種名為情侶的邪惡生物給占領了。

  這一定是某種詭計,小潔從以前開始就這麼認為,這是與這個節日相關的資本主義商品業者,拿來謀殺單身漢和不婚主義者的惡毒詭計。

  ……石岡君!他一定要盡快找到他的石岡君!

  他於是展開地毯式搜索:首先是超市,平常石岡君最喜歡單獨前往的地方。因為自己不喜歡到這種都是主婦的地方買東西,小潔很少踏進這裡一步。

  他把包心菜堆掀開,叫了一聲『石岡君——』,又把廁所清潔劑的櫃子掀倒,叫了一聲『石岡君——!』,可是還是沒有同居人的蹤跡。小潔困惑地搔了搔頭,看來石岡君並沒有躲到超市裡。遠方已經有主婦開始對他指指點點,似乎從捲毛頭憶測到他的身分,為了他的人身安全,他決定先從這裡撤退。

  他又走訪了山下公園,潛到海底去看室友是不是想事情想到不慎落海。又去了中華街,看室友是不是被那裡的漂亮老闆娘吸引住了。去了博物館、去了伊勢佐木町、去了冰川丸又跑回馬車道十番館。但是不管那一角,都沒有石岡君的生命跡象。

  橫濱的夕陽已黃昏,小潔感到前所未有的沮喪,幾乎就跟多年前心愛的狗死在他膝頭一樣憂鬱。

  他垂頭喪氣地回到牛馬飲水的長街上,心中存著一絲希望,說不定室友已經自行返家了也說不一定。啊啊,一定是這樣沒錯,兇手行兇後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會回到現場——啊不對,跟這沒關係。總之他為這想法興奮起來,發足飛奔回兩人甜蜜的小窩。

  就在這時,他終於發現了。石岡君!室友就站在自家宅邸的樓下,正擺出他一貫溫柔、迷人的微笑。御手洗潔高興的不得了,叫了一聲:『石岡——』便打算撲過去。但下一幕卻徹底震憾了他的視覺,讓他整個人僵在那裡。

  有個不知道從地球那一角冒出來的陌生女人,驀地撲上他的石岡君,像演二流連續劇一樣用手摟住他的頸子,然後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吻了一下!

  吻了一下!

  吻了一下!吻了一下!吻了一下!

  『晴……晴子小姐!』

  室友好像很驚慌的樣子,匆匆忙忙退了一步,白皙的頰已經整片紅了。

  『有什麼關係,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了。』

  不明雌性生物行兇後不知悔改,還甜甜地笑著。

  『不、不是第一天認識的問題。而且晴子小姐,妳明明知道……』

  『我幫你這麼一個大忙,你總要給我一點回禮啊!哎喲,我知道,我知道,不過石岡老師,你真的老實得很可愛耶!好了好了,要是御手洗先生……』

  御手洗潔已經聽不下去了。他掉頭鑽回巷子裡,有種衝動想從此流浪到淡水,可是身上的錢可能活不到明天,想來想去,恍恍忽忽地又鑽回了馬車道的公寓,躺回他賴以維生的沙發上,把頭埋在抱枕裡,企圖逃避現實。

  無奈他的記憶力實在太過優越,剛剛那衝擊性的案發現場又在他腦海中甦醒開來。

  他的石岡君,只屬於他一個人的石岡君,在情人節的黃昏,被一個他無法辨識的雌性生物,給吻了,給吻了,給吻了,給吻了——(回音)

  他開始深切地檢討起來。仔細回想,最近自己確實對室友過於冷淡了。但他以為石岡君能夠了解,雖然他總是沉迷在自己的世界裡、總是忘記自己最後一次和人類溝通是什麼時候。但是他心中的女神還是石岡君啊!

  這時候馬車道寓所的門開了,室友走了進來,臉上帶著愉悅笑容。看到死在沙發上的他時卻愣了一下,隨即開口:

  『咦?御手洗,你在啊?』

  『……』

  他在家是這麼稀奇的事嗎?

  『我還以為你像去年情人節一樣,到那裡去躲起來了。所以一大早就出門去了,早知道你在家我就待在家裡了,你一定都沒吃飯吧?』

  小潔一句話都不說,轉身把自己蜷縮成雞蛋狀縮在沙發裡,陰溼的蘑菇在身上繁殖。石岡和己的頭上冒出問號,雖然室友很奇怪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但是現在的證據顯示這位大偵探正在鬧心志年齡只有三歲的彆扭。而且原因不明。

  『御手洗,你怎麼啦?』

  坐回雞蛋狀的小潔身邊,石岡和己伸手戳了一下室友,對方還是溼溼黏黏的和史萊姆一樣,口裡發出意義不明的咕嚕咕嚕聲。石岡君於是把手上的袋子拿到室友面前晃晃,用哄小學生的語氣說:

  『你看這是什麼?御手洗,我幫你買了好吃的雞蛋慕絲喔——』

  然而御手洗潔還是沒有反應,石岡君嘆了口氣,正想放棄去煮晚餐,身子卻猛然被撲倒在沙發上。他的室友,業餘偵探御手洗,正以某種標準姿勢把他壓倒在身下。

  『……你去那裡?』

  蘑菇下的生物發出聲音。

  『我?我去煮晚餐啊,御手洗。』

  『我是說你今天去了那裡?』

  『今天?喔,今天去了講談社一趟,和他們談些事情……』

  『你說謊!』

  『咦?』

  小潔怒火中燒,不,說得精確一點是妒火中燒。他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的室友,無辜的看起來像路邊小狗一樣的眼睛看著他,白的像馬爾濟斯一樣的肌膚,厚厚的看起來好好吸的耳垂,軟軟的看起來好好摸的頭髮,還有一看就很哀怨的薄唇……那個女人竟然膽敢侵犯這麼可愛的室友,不可原諒!簡直就是禽獸!

  『我沒有說謊啊!』

  石岡和己這邊倒是一頭霧水。

  『我都看見了,我是目擊證人!』

  『看見什麼啊?』

  『真相只有一個!讓我帶你到驚異的房間去吧!世界沒有不可思議的事,只有人類所無法了解的事!』

  『……啊?』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御手洗,你先冷靜一點。』

  跟據多年的同居經驗,石岡和己判斷此時不宜驚擾御手洗。面對智力兩百但情緒管理只有小學生程度的室友,他必需要循循善誘才可以: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休想和女人私奔,我決不會當你的伴郎的!』

  『……御手洗,你該不會……看到了晴子小姐?』

  看著室友身上的蘑菇慢慢長大,石岡君馬上就知道自己推理無誤。

  『你……該不會是跟蹤我吧?』挑眉。

  『我才沒有!』

  『那,為什麼你會看到她?』

  『因為你從一早就不在家……』

  不止蘑菇,連鳥巢蕨都長出來了。石岡君露出驚訝的表情,按住室友的手:

  『御手洗,你該不會……一直在外頭找我找到剛剛吧?啊啊,難怪,我就奇怪剛剛家門為什麼沒有鎖……』

  石岡君看著御手洗轉過了頭,這是室友專用的耍彆扭表情。看著他風塵樸樸的模樣,還有微微發抖的手,石岡君知道自己心軟的毛病又犯了,

  『……晴子小姐,是出版社的編輯啦!』

  『你竟然被自己的編輯侵犯!有夠老梗!』

  『……你要不要好好聽我解釋御手洗潔?』

  『……對不起。』

  『因為每年情人節,你不是都被包圍都沒辦法好好出門嗎?所以我就想,為了避免今年也是這樣的情形,就事先請編輯製造我們搬家的消息,把那些人暫時引到別的地方去。因為她幫了我們很大的忙,所以我今天特地去道謝。』

  小潔仔細地想了想,今天出門時,確實沒有再遇到任何雌性生物。

  『去道個謝,為什麼要這麼久?』

  『因為她說要謝就請她吃個飯比較實際,所以我就請她吃了一頓晚飯才離開。』

  『晚飯?那你之前去那裡了?』

  御手洗沒有放過任何一絲線索,雖然說以騎在嫌疑犯身上這種姿勢質問還是頭一回,但這絲毫不妨礙天才東洋福爾摩斯的推理能力。但是他的石岡君看了他一眼,卻把頭微微往右偏,用線條美好的側臉對著他,沉默地臉紅了。

  就知道一定有問題!雖然石岡君的側臉也好可愛!

  『也沒有什麼,就是……藥局在特價,所以我就去了一趟。結果沒想到那裡人山人海,拖一拖就整個拖到晚上了……』

  『藥局?』

  御手洗疑惑地皺起眉頭,石岡君卻忽然直起身體,在他的臉頰上吻了一下,然後慢慢地吻向他的耳際,溫暖的氣息也噴了上來,

  『等……等一下,石岡君……』

  襯衫的釦子被解了開來,單薄的胸膛整個貼上他的身體,

  『我是很認真在問你,無論如何非弄清楚不可!不要以為這種隨隨便便的吻就可以打發我!我可是偵探……唔……』

   距離情人節結束還有四小時三十六分五秒。名偵探御手洗潔決定,暫時還是不要把他浪費在破案這種無聊的事情上好了。


  『石岡君,所以說你到底去藥局做什麼啊?』

  御手洗潔靠在室友那間沒窗戶的臥室的床頭,喝著事後紅茶(很遺憾,我們家健康的小潔是不抽菸的)。雖然說不管身體和心靈都得到了充分的滿足,但小潔那身為偵探的求知慾依然十分旺盛。

  身邊的石岡君,發出呻吟一般的悶哼聲,翻過了身,

  『……下次我在上面的時候就告訴你。』

  『不會有那一天的,石岡君。』

  『不公平……我為你泡茶煮飯洗衣還要被你冷落,而且今天是情人節耶……』

  『你可以對你喜歡的讀者辦個投票,看他們支持誰在上面啊?親愛的石岡君。』

  『誰會讓讀者決定這種事啊……』

  『說的對,那就讓實力來決定吧!石岡君。情人節的晚上還很長……』

  第二天早上,小潔瞥到石岡君的床頭,放著一張色彩鮮豔的DM,上面寫著:激安!橫濱藥局情人節大企劃!紅標保險套+綠標潤滑劑,一套只要299元。數量有限,先買先做!情人節當天十一點開始搶購!

  下面還用大大的紅色花體字寫著:讓你有個激情難忘的情人節夜晚!

  『辛苦你啦……石岡君。』

  解開謎底的偵探,滿足地吻了一下身邊沉睡的助手。

  
—The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dant`
  • 我要笑翻了...这篇好好好好好可爱!
  • 最近出本的女王之犬有把這篇收錄進去XD(趁機打廣告?!)

    toweimy 於 2011/05/16 12: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