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越洋MSN 全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Are you on line?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不要用英文!我不想再看到它!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你在嘛!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這個狀態是怎麼回事?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石岡,你寄錯了,以前我在日本吃的青花魚味噌煮味道不是這樣子的,你的廚藝是不是退步啦?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怎麼會?會不會是寄到瑞典耗時太久,所以變質了?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我不知道,反正我一拿到他就是冷的。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御手洗潔,你該不會直接打開包裝就吃了吧?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不是本來就是這樣子嗎?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要微波!把他從包裝裡面倒出來放到微波爐裡!你難道以為我煮飯都不用加熱的嗎?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這種事你應該要先說嘛!=_=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這是常識!常識!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好麻煩……石岡君,為什麼你不寄馬上就可以吃的東西來?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

____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加入對話。
____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里美?!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咦?是石岡先生嗎?等等……在談話內的另一個人難道是御手洗先生?!?!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御手洗,是你拖里美小姐進來的?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你狀態上自己說要找他的。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你那來里美的MSN帳號?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石岡先生,是我給御手洗先生的。御手洗先生,您還在瑞典嗎?那邊天氣好嗎?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是讓人想睡的豔陽天,氣溫很低。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說:
你什麼天氣你都想睡吧?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是這樣啊,的確晴天會讓人昏昏欲睡呢,對了御手洗先生,上次關於間歇記憶錯置症候群的問題,我還有一點問題。因為我的當事人有個重要的證人似乎有這個毛病,所以想再多請教御手洗教授~~^口^~~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關於這個,我剛好有個研究生寫了一分論文,你要不要?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真--的嗎?!太謝謝御手洗先生了,真是太好了!我最喜歡御手洗先生了!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等一下,我學生告訴我最近的MSN可以傳檔案,我傳給你。

腦前葉與間歇記憶錯置症後群的關聯性.do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正在等候...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取消(Alt+Q)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謝謝你!對了,御手洗先生,我下個禮拜因為case的關係,要出差到奧斯陸一趟,有沒有什麼想要我從日本帶過去的東西呢?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可是我在烏普薩拉,會不會太遠了?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那裡!為了御手洗先生多遠都不算遠啊!何況我也想當面跟御手洗先生討論關於腦醫學的事情!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那好啊,如果我報告改得完的話。

____

里美小姐,我不會寫NOVA的作業,請快上線!(石岡) 離開對話。
____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咦?石岡先生?石岡先生被踢出去了嗎?我拉他回來好了。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他下線了。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下線了?為什麼?他不是還有英文作業的問題要問我嗎?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他英文學得怎麼樣?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咦?啊,學得很不錯喔,一開始雖然很辛苦,鬧了很多笑話,但是因為石岡先生很努力,所以進步得很快呢!現在已經能簡單的和英文老師交談了。石岡君還說,到時候要在電話裡嚇御手洗先生你一跳呢!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是這樣啊……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喔喔,對了御手洗先生,另外關於證人指認記憶的問題,我還有一點事情想請教……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說:
太晚了,我明天一早還有研討會,以後再說吧。晚安了,里美小姐。

____

石岡君,你寄過來的味噌煮是冷的T_____T(御手洗) 離開對話。
____

啊--御手洗先生真的好帥喔(陶醉)(我是里美!) 說:
嗯?嗯?御手洗先生……怎麼走得這麼快啊!我還沒說晚安呢…………Q___Q我是那裡惹他生氣了嗎?還有石岡先生也是…………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凡
  • 石岡君吃醋了(心)
    御手洗在意了(大心)
  • 沒錯!XD

    toweimy 於 2011/05/16 12: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