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Driver


  王子從公車上驚醒,驚恐地跳了起來。

  「完蛋了!我錯過的要下車的站了!」

  公車司機回過頭來,看著這位衣衫襤褸,頭上卻戴著金光閃閃的皇冠的王子,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剛才經過最後一個村莊時,我本來想叫你,結果看你睡得那麼甜,忽然就不忍心了,對不起。」

  穿得像乞丐的王子彷彿沒聽見司機的話,抱著頭坐在公車階梯上。

  「不,我錯過的不止是一個站,而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場戰鬥!」

  「怎麼說?」司機疑惑地看著王子。

  「我要去救後母!」

  「……救後母?」

  「我的後母被噴火龍抓走了,還關進了牢籠裡,我要救她回來才行啊!」王子哭了。

  「……姑且不論為什麼是後母,為什麼你會坐公車去救人?」

  「因為我們國家很窮,那有錢買房車啊?」

  「說的也是,既然這樣,我就做點好事,載你到你後母被抓走的地方好了?」司機先生微笑地看著王子。傍晚的夕陽從公車窗口照進來,照在王子慘淡的臉色上,司機忽然覺得,其實王子的臉髒歸髒,其實還長得挺不錯的。

  「不,已經來不及了。」王子邊啜泣邊說。

  「為什麼?」

  「我這麼晚才去,她一定已經被套上鐵鞋跳舞跳到死,要不就是被丟進爬滿蛇的木盆子裡,要不然就是被放逐到荒島上了。絕望啊!我對後母的老梗設定感到無限的絕望啊!」

  王子像隻小動物般蜷縮在地上,公車司機同情地看著他。忽然緩緩地從駕駛席上站起來,伸出因為長期開車而長滿厚繭的大掌,溫柔地撫摸王子的金髮:

  「你覺得我看起來怎麼樣,王子?」

  王子嗚咽了一會兒。「像個白癡…………」

  「這位客人,公車已經到站了,請立即下車。下車前別忘了投錢。」

  「看起來很有智慧……」

  「還有呢?」司機笑瞇瞇地摸著王子。

  「很帥…………」王子小心翼翼地抬頭說。

  「很好,既然我們達成了共識,我就向你說一個秘密,」

  司機緩緩脫下制服襯衫,露出裡面黑色袍子來:

  「其實我是個黑巫師,你說的噴火龍,就是我的寵物。」

  ◇

  昏迷的王子被公車司機背著,來到巨大華麗的書店前。

  話說一小時前,王子得知公車司機就是噴火龍的主人時,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馬上就對公車司機發動了攻擊:「把我的後母還給我!」他悲憤地說。但可憐的王子完全不是公車司機的對手,身兼黑巫師的司機只彈了一下手指,王子就昏迷過去了。

  等到王子醒來時,發現自己的脖子上戴了一個金色的、雕刻細緻的環,連身體也被洗乾淨了,連毛都被剃的整整齊齊……等一下,毛?

  「嗚哇咩咩咩咩咩--!!」

  「你的慘叫聲真特別。」王子哭叫著跳起來時,發現公車司機正托著下巴,饒富趣味地看著他的反應。王子發現他們置身於一座森林,前面就是吊橋拉起的護城河。

  「你,你想幹什麼?為什麼我會昏過去?」

  「因為我對你下咒啊,我說過了我兼職黑巫師嘛。」

  「什、什麼咒?不,這不是重點,你下咒就下咒幹嘛把我脫光?」王子用雙手摀住跨下,淚眼汪汪。

  「我高興。」

  「你、你這個混……」王子悲憤地大叫,但是才開口,唇就被公車司機的指尖輕輕按住了,司機溫柔地笑了。

  「小心喔,我剛才對你下的咒,名字叫做『兩人墜入愛河咒』,你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咒語嗎?」

  「什麼樣的……咒語?」司機的笑容具有魅惑人心的魔力,讓王子一時昏了頭。

  「這個咒語會讓你愛上你咒罵的第一個人,不管他是人還是鬼,還是顆蕃茄。」

  「怎……怎麼樣叫作咒罵?」王子嚇到了。

  「很多啊,凡是使被罵的人產生幼小心靈受損的詞語都算,混蛋、白癡還是腦殘固然算,丁丁應該也算吧,幸運的話,說不定說聲『我最討厭你了!』也會生效喔!」公車司機微笑著說。

  「好了,既然你明白了,那我們走吧!」

  「走……走去那?」王子問。

  「去救你的後母?」

  「後母?等等,不是應該去噴火龍的宮殿?不,你是黑巫師,應該要去你的城堡才對啊!」

  「城堡?宮殿?對不起,沒有那種東西。」司機往護城河對岸一揮:

  「我都住那裡。」

  王子傻傻地看著司機手指的地方。

  「那好像是家書店?」

  「是書店沒錯啊,以前叫噴火龍與黑巫師,但現在改名叫女王書店了。」

  「……為什麼黑巫師會開書店?」

  「因為我喜歡書啊,而且我很窮,不賣書沒辦法糊口。否則你以為我幹嘛隱姓埋名去開公車?廢話少說,快跟我走吧!」

  公車司機說著,就拉著王子洗乾淨後透出粉色光澤的手,打算把他拖走。王子不依地踢著腿,叫著:「我不要!你有什麼陰謀?」掙開司機的手,打算重回森林去找站牌。但是脖子上忽然一緊,身子竟然不由自主地往司機靠近,司機張開手臂,正好把王子抱進懷裡。

  「這,這是怎麼回事?」

  王子發現脖子上的環發著金光,十分驚恐。

  「我做的小小道具,在五百公里內可以隨時把你叫到我身邊。」

  「你這個沒良心的--」

  「咒語要生效了……」

  「……沒良心的大帥哥,嗚咩咩咩。」王子委屈地改口。

  既然王子不再反抗,司機也就愉快地將王子拖進書店裡。

  一走進書店,王子就看見有位穿著白袍的少年坐在拿書的高腳椅上,眼上帶著金絲眼鏡,年齡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大。聽見司機和他走進來,連頭也沒從書上抬起來:「你回來了。」少年淡淡地說。

  「嗯,今天開晚班所以比較晚。」

  「我餓了,煮飯吧。」少年又是淡淡地說。

  「等下再煮。」司機說。

  「那我想洗澡,幫我放水吧。」少年頭還是沒抬起來,繼續看著書。

  「等下再放。」

  王子有點擔心地看著他們兩個,覺得氣氛有點微妙。他第一次看見這個亂七八糟的公車司機兼黑巫師的變態這麼嚴肅。

  「那我直接去睡了。」少年說著站起來,闔上書,就往店後頭走。

  「你就只有這些話要說嗎?」司機看著少年的背影說。

  「晚安。」少年加了一句。

  司機苦笑了一下。「比如『我好想你!』、『歡迎回家!』之類的,偶爾表現一下關心難道不行嗎?」

  「你知道我不能說那些話。」少年說。

  司機嘆了口氣,看著少年的眼睛充滿著複雜,改口問說:

  「你最近有沒有抓到一位後母?」

  「後母?」

  「這位王子先生說他的後母被你抓走了,所以來這裡找她。」

  少年看了王子一眼。王子瞪大了眼睛。

  「等……等一下?你說他抓走了我的後母?」

  「對啊,他就是噴火龍。」司機說。

  「什麼?!」

  「但我不會噴火。」少年補充。

  「那你閒著沒事幹嘛叫噴火龍……?」

  「反正我沒有抓走你的後母。」噴火龍無視他。

  王子用頹喪的神情坐倒在地上,馬上又淚眼汪汪的起來。

  「怎麼辦,我美麗的後母啊,你究竟去了那裡?你認識其他的噴火龍嗎?」

  「不認識,其實我是被抓來這裡的。」噴火龍說。

  「啊?」

  「我本來是噴火龍國的王子,因為國王要把我嫁給鄰國的獅鷲,可是那隻獅鷲是公的,所以我一氣之下就逃家了。逃家之後身無分文,只好搭公車旅行,沒想到第一次就睡過站,醒來的時候車上只剩下我和司機,我就被帶來這裡,後來就一直在司機的書店裡幫忙。」

  原來他並不是第一個因為睡過站被撿來的人啊……?該不會他的後母也睡過站了吧?這年頭坐公車真的要小心啊。

  「司機還在我身上加了一個咒語,名字叫作『兩人墜入愛河咒V1.0版』,我會愛上我第一個對他說好話的人。所以我對人只能冷言冷語或惡言相向。」

  王子看著公車司機的背影,他正在招呼來書店買書的客人,還記得把書店店員的圍裙換上,他摸著脖子上的金環,對噴火龍說:

  「我有一個計畫,你要不要聽聽?」

  「什麼計畫?」

  「讓我們兩個都可以解除身上詛咒的計畫。」

  ◇

  那天晚上王子被安排在一間華麗的夏威夷房間裡,床旁邊還有棕櫚樹,王子覺得很驚人,黑巫師老是花錢蓋這樣的房間,難怪會這麼窮,唉。

  而且王子自己洗過澡後想要拿衣櫥的衣服穿上,但是衣服一穿到他身上就自動咻地一身脫落,好像討厭他的身體一樣,王子大驚著慘叫,但是司機一點也不意外:「這是詛咒的副作用。」

  「副作用未免也太多了吧!」

  「我高興。」

  「你這個機掰沒心沒肺的討厭--」

  「詛咒要生效了。」

  「--討厭啦,人家會害羞的!」王子欲哭無淚。

  但是司機離去後,王子左看右看沒有人,就悄悄地鑽到了噴火龍住的房間。

  「你考慮好了嗎?」

  王子問正在看書的噴火龍。噴火龍抬起頭。

  「……你有曝露狂嗎?那我可能要重新考慮。」

  「那是那個混蛋司機的錯!他說那是詛咒的副作用!嗚咩--」

  「我仔細想過了,」

  少年噴火龍打斷王子的哭聲,嘆了口氣說,

  「我覺得我還是不能答應你。」

  「為什麼?難道你不想回噴火龍國去嗎?」王子著急地問。

  「沒有特別想。」

  「你不想離開那個變態司機嗎?你不是討厭他嗎?」

  「我……」噴火龍忽然低下頭來,很困擾的皺起眉頭。

  「我不知道。」

  他看著王子的裸體,又繼續說:

  「但我不能為了要逃出黑巫師的手掌心,而勉強自己的心情。」

  「你討厭我嗎?」王子淚眼汪汪。

  「不是討厭你,而且你也還有你後母不是嗎?」

  王子提出的計畫是──既然他們一個受到不能說壞話的詛咒,一個受到不能說好話的詛咒,乾脆就由王子來罵噴火龍,再由噴火龍來稱讚王子,兩個人就可以解除詛咒,一起逃出黑巫師的書店。

  「我的後母……」

  「所以,我不能答應你。」噴火龍繼續說,王子又失望地Orz,但是噴火龍繼續說:

  「但是我可以幫你逃出去。」

  「咦咩咩?」

  「不,是一定要幫你逃出去,」噴火龍少年忽然自言自語了起來,抓住了王子的手:

  「這個混蛋,把我帶回來還不夠,難道每個睡過頭的旅客,他都會把他脫光帶回家嗎?在我之前,他到底綁架過多少個人?每個人他都下那種下流的詛咒嗎?還有副作用,為什麼我就沒有那些鬼副作用?等等……現在說起來,他好像也沒看過我的裸體,連我的裸體也不想看嗎?既然這樣又必把我留下來?他……」

  王子呆呆地看著原本一直都沒什麼表情的噴火龍,他不斷地自言自語,而且越講越快,好像自己也沒發現似的。而且邊唸還邊把王子往書店外面拖。

  「等、等一下啦!」

  「幹嘛?難道你也忽然不想離開了?」噴火龍的聲音充滿敵意。

  「……不,你冷靜一下。我對那個變態一點興趣也沒有,可是我……我脖子上還有這個東西啊,那個變態司機說,在五百公里之內,他都可以隨時把我叫到他身邊。」

  「叫到他身邊……」不知道是不是王子的錯覺,他覺得這位清秀的噴火龍臉瞬間扭曲了一下。忽然他放下王子的手,然後轉過身。

  「噴火龍小弟……?」

  「算了,你不用走,我走好了。」

  少年變得落寞起來,在王子來得及反應過來之前一甩白袍,忽然一陣金光閃閃,王子再睜開眼時,眼前已經站著一隻漂亮的紅色幼龍,正背對著王子拍著翅膀。

  「原來真的是龍啊……」

  不過王子無法理解的是,明明就可以變成龍,當初為什麼要沒事坐公車呢?

  「等一下!你要去那裡?!」

  正當王子感慨地望著紅色巨龍時,就看到一台公車十萬火急地從書店的另一頭殺了過來,直接開到了火龍面前。黑巫師打開車門,穿著司機的制服就衝到巨大的龍頭前:

  「你要去那裡?」司機氣急敗壞地說。

  「我要去那裡不關你的事。」噴火龍冷冷地說。

  「當然關我的事!」

  「你不是已經找到新的乘客了嗎?那就不需要我了不是嗎?反正你只是剛好撿到我而已,我又不會煮飯又不會做家事還不會自己鋪床,你還是跟那個王子在一起,你也省得麻煩不是嗎?讓開,再不讓開我要噴火了!」噴火龍大喊著。

  「你這個笨蛋!」司機喊得比他更大聲,毫不害怕地站在火龍口前:

  「你還不知道嗎?我找這個人來是故意做給你看的!」

  王子和噴火龍同時愣了一下,後者馬上說:「你騙人!」

  「我沒騙你!我只是覺得這個王子很老實想捉弄一下,其實我真的……」

  司機話還沒說完,天空忽然傳來啪啦趴啦的噪音。三人都抬起頭來,正好看到一架畫滿了羊的充氣飛船從書店空中飛過去,有個人站在飛船邊緣,強烈的探照光忽然打在兩人一龍身上,王子聽到有人大喊:

  「通通不准動!給我舉高雙手,違者格殺勿論,吼咩咩咩──!」

  飛船上的人抓著邊緣,從出口探出頭來,空中的狂風吹飛了他的帽子,露出他濃妝豔抹的臉來,雖然五官長得還算英俊,但怎麼看都是個男的,身上卻穿著粉紅色長裙,手上拿著牧羊用的柺杖,打扮成牧羊女的樣子。

  王子幾乎是立刻就認出來了:「後母!是我的後母!」

  聽見王子的叫喚,飛船上的人低下頭,對著王子大喊:

  「王子你不要怕!你後母我來救你了!」

  「他是你後母……?」噴火龍少年不知何時已經變回原來的樣子,站在王子的身邊抬頭:「為什麼要打扮成牧羊女的樣子?」

  「因為他是牧羊女啊,嗚咩。」王子愉快地說。

  「……他是人妖嗎?」

  「他只是有女裝癖。等一下……後母!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不是被噴火龍抓走了嗎?」王子忽然醒覺過來,對著空中大喊。

  噴火龍插嘴:「你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一直認為你後母是被我抓走?」

  「因為紙條上寫的啊,前天早上後母忽然在早餐旁留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被邪惡的噴火龍抓走了,快點來把噴火龍幹掉救我出去。』所以我就衝過來了。」

  「有人被抓走還有時間寫紙條的嗎……?」

  噴火龍還在感慨王子的善良好欺,站在他們身邊的司機卻忽然大叫起來:

  「公主……?」

  噴火龍和王子都嚇了一跳,司機往前跑了兩步,站在飛船前面,睜大了眼睛:

  「公主,真的是你!你的女裝癖還沒好啊!」

  「原來你還認得我啊,你這個混帳。」後母冷冷地說。

  「怎麼回事……?後母和變態司機認識嗎?」這回輪到王子迷惑起來。

  「當然認識!你以為我為什麼要變成後母?每個後母都是曾經的公主好嗎?你們知道嗎?當年我還是個公主的時候,我的父王本來要將我許配給這個黑巫師,我很快愛上了他,甚至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了他,結果有一天,他忽然跟我說,他不能跟我結婚了,因為他愛上了一隻噴火龍!」

  「什麼?」這回是噴火龍和王子一起叫了出來。

  「他說他在開公車時有一隻噴火龍睡過了頭,雖然到了總站但怎麼叫都叫不起來,所以他只好把他帶回家裡。但看著他的睡容,忽然就深深愛上了他,他竟然為了這種小事拋棄了當年溫柔婉約美麗善良的我!」

  後母重重一頓牧羊女的長杖:

  「後來我一氣之下就下嫁給一個離過婚的牧羊國國王,變成牧羊國的後母。雖然這個國家窮到爆,但牧羊國王前妻的小孩很可愛,而且很像年輕時的黑巫師,所以我就決定專心把羊王子養育成人,以我的美貌,他總有一天一定會回心轉意。」

  大家都目瞪口呆地聽著後母的發言,飛船在書店的屋頂上降了下來:

  「可是我等了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十年!那個混蛋不但沒有回心轉意,還把那隻噴火龍帶回家,為他煮飯,替他放洗澡水,還幫他鋪床,照顧他照顧到無微不至,壓根兒就把我忘了。我越想就越生氣,所以就在我三十歲生日這天,假裝自己被那個可惡的罪魁禍首噴火龍抓走,好讓我的兒子替我討伐他!」

  「你才是混蛋……!」

  後母停下來喘氣,就看到王子忽然衝到他面前,滿臉憤怒地看著他。

  「王子……?」後母呆了一下。

「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以為你真的被噴火龍給抓走關起來了,害我還匆匆忙忙跑來救你,還被下了奇怪的詛咒,結果你只是利用我來報仇?!你是個大笨蛋!」

  「我……我也很擔心你啊,我聽見你被黑巫師抓走的消息,就馬上開著牧羊王國僅有的飛船來救……」

  「我才不信,你是來會你的舊情人的吧?原來你這麼多年來,看著我的時候,都是在想另一個人,我還以為你是因為喜歡我才這麼照顧我,結果只是我一廂情願。你這個大混蛋!白癡!智障!沒水準的變態!……」

  王子把自己在良好教育下所能想到的所有罵詞全罵了出來,他慢慢地蹲下來,然後很懊惱地抱著頭:

「完蛋了啦……現在詛咒一定生效了……你是笨蛋……後母是大笨蛋,大笨蛋!……嗚咩,嗚咩,嗚咩咩咩…………」

  司機一直站在一邊旁觀,一時好像還沒辦法從前未婚「妻」的突入中恢復過來,噴火龍的聲音卻幽幽傳了過來。

  「那個牧羊女說的是真的嗎?」

  「什麼……?」司機慢慢轉回頭。

  「你……愛上了我嗎?」

  司機望著噴火龍冷漠的臉,半晌,才堅定地點了點頭。

  「是的。」

  「你說謊!」噴火龍忽然哭了出來,眼淚一滴滴的,帶著灼熱的煙霧,好像少年的體內,有什麼火燄正在燒著:

  「如果你喜歡我,為什麼要下這種莫名其妙的詛咒?」

  「因為我不希望你跟別人表白!」

  司機抱住了噴火龍不斷顫抖的身軀,認真地說:

  「因為我怕你除了我以外,還和其他人說說笑笑,稱讚別的男人長得帥、稱讚別的男人比我聰明,如果讓我聽到你這麼說,我怕我會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我這樣做,讓你對什麼人都是冷冰冰的。」

  「那你呢?我也不能對你甜言蜜語啊!」

  「我不在乎。」司機看著噴火龍的眼睛說:

  「只要你一直待在我身邊,就夠了。」

  「你真的很自私……」噴火龍咬緊了下唇:

  「過去這麼多年來,我總是一直壓抑著自己,害怕自己和你太親近、對你太熱情,就會說出不該說的話,讓詛咒生效,讓自己徹底地愛上你。到時候你又說不喜歡我,只是我一廂情願的話,我一定會受不了而瘋掉的。」

  噴火龍握緊著拳頭,把頭埋在黑巫師的胸前:

  「每回你替我煮好滿桌的菜,每回你殷勤地替我蓋被子,每回你細心地替我擦背,我都好想、好想至少跟你道聲謝。但是我不敢,我只好每天晚上在棉被裡偷偷地說,『謝謝你』、『你人真好』、『能遇見你真幸運』、『你希望永遠待在你身邊』,還有……『我愛你。』。」

  從司機懷裡蹭出來,噴火龍低下頭。

  「現在你滿意了吧?詛咒生效了……我也永遠離不開你了。」

  「傻瓜,那有什麼詛咒?」

  司機溫柔地摸著噴火龍的頭髮,後者驚訝地抬起頭來。

  「我怎麼捨得在你身上下詛咒?何況我的詛咒老是有奇怪的副作用,不是沒辦法穿衣服就是跟春藥有同等效果,我也搞不清楚為何會這樣。其實我一直在等你……等你願意自己開口。」司機溫柔地笑了:

  「所以說,從頭到尾,我都不曾在你身上下詛咒。」

  本來以為噴火龍會感動地再次撲到自己懷裡,但是少年卻低著頭,過了一會兒,忽然碰地一聲變回龍的樣子。

  「嗯?你幹嘛忽然變身?是因為害羞嗎?還是其實你喜歡人X…………」

  「你這個大白癡──!」

  「咦?」

「竟然騙了我這麼多年!你知道每天說話提心吊膽是什麼感覺嗎?你知道連聲請也不能說是什麼心情嗎?你這個天字第一號超級大白癡,吼────」

  「慢著,親愛的,你冷靜點,你想幹嘛?你不是說你不會噴火──」

  「我─要─閹─了─你!」

  那夜,黑巫師的書店上空冒出一抹燦爛的火燄,還有燦爛的悲鳴聲。



  以下都是傳聞。

  傳言王子和牧羊王國的後母,一起回到了牧羊王國(當然是坐公車,這次沒有睡過站),後母決心忘記那個曾經拋棄他的黑巫師,專心照顧王子,因為他發覺,只有還留在身邊的,才是最重要的。

  又傳言,王子被黑巫師下的詛咒雖然解了,那個金環也在噴火龍脅迫下被司機解除了,但副作用卻一直好不了,王子還是沒辦法穿衣服,不過可以裹著布當袍子使用。這個穿法,往後在牧羊國裡蔚為流行,因為便宜又很涼快,而且幹某些事的時候方便穿脫。

  後來過了幾年,牧羊國的國王駕崩了,王子登基為新國王,後母娶了牧羊國的新國王,成了牧羊國的另一位國王,因為他不願當王子的皇后……這聽起來很複雜,總而言之,現在王子和後母一起統治著貧脊的牧羊王國,他們每天都一起坐公車上下班。

  王子和後母,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很久很久以後,在一個晴朗的天氣裡,有位裹著袍子的小王子,在公車上睡過頭了。

  「糟了!我睡過頭了!」

  小王子在公車上跳起來,眼看總站就在眼前,據說公車的總站就是黑巫師的城堡,他的雙親不止一次告誡他絕對不能靠近,也絕不能睡過頭。

  「怎麼辦,已經這麼晚了,我回家一定會被爸爸罵的!」

  坐在駕駛席的司機忽然回過頭來,對著小王子露出笑容。

  「真是不好意思,我本來在最後一個村莊就想叫醒你的,但是你的睡容實在太可愛了,所以我一時不忍心,真是對不起。」

  「我現在該怎麼辦才好?爸爸他們最討厭睡過站的人,所以一定不會來載我的。」

  小王子頹喪地抱著膝蓋坐在階梯上,開始啜泣起來。

  「你別哭了,這樣好了,我就做點好事,載你到你要去的地方,這樣好嗎?」司機溫柔地笑瞇瞇。

  「真……真的嗎?那真是太謝謝……」

  小王子話才講到一半,公車的門就忽然「轟」地一聲,被驚人的火燄吹飛了。小王子驚恐地跳了起來,他看到公車外站著一條巨龍,正一臉冷漠地瞪著車內,

  「噴、噴火龍?」小王子大驚。

  「這位乘客,這班車有為坐過站的人設置的特別服務,爬上我的背來,我載你回家。」紅龍冷冷地說。

司機走到他身後好像想說點什麼,噴火龍瞪著司機,司機只好無奈地攤攤手:

  「我知道了嘛,我已經很久沒把睡過站的乘客帶回家了,老婆大人。」

  小王子遲疑地爬上噴火龍的背,噴火龍在空中起飛前,王子回頭看了司機一眼,對著地面的人大喊:

  「你到底是誰?爸爸們從小就跟我說,睡過站的時候,會遇到變態黑巫師和他的噴火龍,就是在說你嗎?」

  司機抱著臂站在公車前,和天空的紅龍默契地對望一眼。

  「不,我是個司機。」他對著王子露出燦爛的笑:

  「只是個公車司機而已。」

  牧羊王國第一條戒律:絕不能在坐公車時睡過站,至少不可以睡到總站!

  否則後果,就請各位自行負責囉。啾咪。


─Just Driver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笑
  • XDDDDDDDDD
    這也太爆笑了啦!!!!!(搥胸
    XDDDD
  • 將
  • 「嗯?你幹嘛忽然變身?是因為害羞嗎?還是其實你喜歡人X…………」


    看到人X霎時嘴角失守wwwww
  • XD這個字在當年的尺度中需要馬賽克處理......

    toweimy 於 2010/12/13 23:46 回覆

  • 蝦米
  • 一整個哈哈哈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