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與壹系列番外 過了很久的端午番外


  小壹其實很會作菜。

  厚厚──笑了吧,你在笑了吧。就知道你會笑,大部分人聽見小壹會作菜,表情大概都跟聽見猴子會上樹差不多。特別是看見小壹綁上蕾絲邊小圍裙,一副沒事人樣的站在廚房裡燉紅蘿蔔時,大部分的訪客眼珠子都會直接滾出來。

  可是其實這是很好推理出來的。想想,和一個生活除了音樂還是只有音樂,手指除了拿來拉琴啥都不能幹的千金大小姐、以及一位整天捧著書,腦袋裡除了歌德就剩今天幾點睡的人型大貓住在一起,你能期望小壹指望誰?

  「小壹,今天是端午節耶。」




  冬天做瑞士巧克力火鍋,夏天作煉乳水果挫冰,秋天烤抹茶紅豆麻糬,春天烘櫻花乳酪蛋糕……其實打從學生時代開始,小壹就是靠便當把小零釣上手的,全年無休早中晚餐還附宵夜的家常便當,物美價廉還兼菜色多樣,這年頭女人都不近庖廚,這種男人不嫁還有誰能嫁?

  其實說真的,小壹也不是真的很喜歡作菜,至於問他為什麼廚藝可以那麼好,他就會像回答你問他「為什麼他電動可以打得那麼好」時一樣:

  『就隨便學學隨便就會了,這東西又不是很難。』

  家裡有好男人的結果就是把食客給寵壞光光。小零和扶疏從此被小壹的廚藝制約,還變本加厲的允取允求,隨便弄個蚵仔米線還會被挑嘴。

  「小壹,今天是端午節喔!」

  沙發上的廚師無聊地轉著電視,從A臺新聞廣告就轉到B臺,扶疏今天去教琴打工,雖然是國定假日也照樣很忙,大房子裡空蕩蕩的只有兩個人。

  本來是有想說兩個人開車出去晃晃,畢竟難得的節日嘛!

但仔細想想,去看划龍舟人太多,鐵定找不到停車位,去參加市政府辦得親子包粽子活動嘛……他們又沒生小孩,自己更不是小孩,所以深思熟慮的結果就還是爛在家裡,電視轉過一臺又一臺。

  小零和小壹,標準臺北懶人二人組。

  「端午節又不能幹嘛,是你自己說出去熱死了又會下雨,不要怪我沒帶你。」

  「在家裡也可以做很多事啊,小時候我媽都會作香包給我耶。」

  小壹看了眼賴在他膝上的大眼睛,眼睛盯著電視揚起唇角。

  「你又不是小孩子了,除了我們自己生一個。」

  話,話不是這樣說的吧……

  「那那,我們來包粽子,好不好?小壹,我想吃粽子……」

  「你腸胃又不好,粽子吃多了會拉肚子,你這麼渴望我幫你浣腸嗎?」小壹眼睛不離電視。

  「可是端午節一定要吃粽子啊!」

  「誰規定端午節一定要吃粽子。」

  「端午節就是要吃粽子嘛,否則你過節幹嘛?就像中秋節一定要吃月餅、情人節一定要吃巧克力、新年一定要吃年夜飯,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小零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小壹好氣又好笑地又看了他一眼。

  「陰謀啦,節日是資本主義的陰謀啦,何況端午跟粽子又有什麼關係?」

  「因、因為屈原就是在這天死掉的啊,大家為了保護他不要被魚蝦吃掉,所以才包粽子丟下去的嘛,今天為了紀念他,所以非吃粽子不可!」

  「那個騙人的啦,最好魚會自己解粽子的繩子,而且魚又不能消化糯米,就算是真的那條河的魚大概全死光了吧?」

  =口=……?!他、他倒真的沒想這一點,為什麼小壹總是可以想到奇怪的事情?

  「不管啦,反正屈原很可憐不是嗎?看到大家都在懷念他也會高興吧!」

  「……對不起,我跟他不熟。」

  看他家的貓為了小事生氣真是件有意思的事,小壹用斜眼瞄到零在沙發上氣虎虎地站起。

  「小壹!你這個人真的很沒情調你知不知道?過年只會窩在家裡看電視,情人節花都不會送一朵,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生活樂趣啊!」

  「情人節玫瑰花價格漲三倍,有錢的白癡才會在情人節的時候買花。」

  慢慢放下遙控器,小壹含笑看著一旁抱臂生悶氣的零,伸出長臂來攬過他的腰,硬是將他拉到自己身邊。
  
  「不過如果你真的想製造點節日樂趣,我倒是可以改進。」

  「別想敷衍我,反正我今天非吃到粽子不可。」

  輕輕彈著零鬢邊的頭髮,指尖順著耳線往下顎滑動,小壹又笑了笑,零仰首瞪著他,一副勢不妥協的模樣。「不要亂來,我,我絕對沒有這麼好哄,對了,明明上次就有跟你說過,結果你每次都……啊……」

  魔掌輕輕往零印著太陽圖案的T恤內移動,大概是兩人都懶到趴的原因,很少從事什麼唸書以外的勞動,零除了白之外皮膚一點粗糙的感覺也沒有,滑滑的好好摸,小壹貪婪地順著腹部往上挪動,觸碰胸前最敏感的部位。

  「我說不可以就這樣呼攏過去……唔,小壹,我說粽子啊……」

  很享受愛撫零的感覺,除了不可抑止的低低喘息,後頸還會自動染上粉紅。小壹索性將他整個人抱到膝彎間,唇湊在頸子細緻的肌膚上有一下沒一下的吮吸,

  零不自覺抬高視線,難耐地避開小壹的凌遲,卻又被那隻有力的手扳了回來。只好無辜地望著霸道的情人,很難想像這張凡事無所謂的臉竟然也可以露出這種誘惑人的表情,小壹每次都覺得很驚豔,一手持續玩著挺立的乳尖,一手已滑到隨便繫著的運動褲頭,緩緩抹下鬆緊帶。

  「小壹……我是很認真的在跟你討論耶……嗯……」

  指尖溫柔地愛撫著逐漸剝出的欲望,或輕或重地展開每一絲細微的皺折,小零在他雙臂間輕微地扭動身軀,呼吸變得稍稍急促,他不甘心地反過身來,咬住小壹的櫬衫:

  「幹嘛啦……話講到一半……不要……做這種事……」

  指尖輕輕地掐在分身上,小零的身下和身上同時抬頭,憤恨地一瞪那張笑臉,卻又抵不住腹部竄起的一陣陣熱潮,不自覺往尚還涼涼的小壹胸膛貼緊。

  「……不想繼續?」

  邪邪地貼近他耳邊吹氣,小壹饒有君子風度地停下手,卻換來膝彎間的零無法克制地呻吟。

  「不是不想……可是你要聽我說……」

  「那就是想了,零,你這樣好迷人,我看著你射好不好?」

  ……為什麼明明是這麼沒情調的人,在做這種事的時候反而可以這麼甜?零產生砂糖堆到天花板的幻覺。

  「嗯……小壹……粽子……」

  兀自輕輕嘟嚷,小壹對零奇怪的執著笑出聲來。手上加快速度,沙發在寂靜的大房子中發出輕微的吱吱聲,一面抓過零半張的唇,將舌探入灼熱的口腔,幾乎是同時,零在小壹的大掌間釋放了白色的慾望。

  「呼啊……」

  每次都會產生這種筋疲力盡的感覺,零軟軟地賴在小壹得逞的笑容下,腦袋空空的一片迷茫,無意識地想從旁邊抽衛生紙清理,小壹卻抓著他的手放到口邊,不意外地一指頭一指頭慢慢舔光,小零漲紅著臉看著他。

  「……那種東西吃多了才真的會拉肚子。」果然還在記仇。

  「這是零的菁華啊,怎麼可以浪費?聽說男人一生精液等於腦漿的數量,你知道嗎?」

  =_=……意思是射越多就會越笨嗎?對了,他好像忘記什麼事情……

  「小壹,粽子。」

  掙扎地脫出小壹進一步的狼吻,小零宛如大夢初醒,忽略壹跨下硬梆梆的物體,忽然又從沙發上彈起來。「不要以為我忘記了,這次我絕──對不會給你隨便摸摸就忘了!」

  小壹嘆了口氣。「你要我現在去做粽子?」其實他真的以為他忘了。

  「對。」

  等,等一下,好歹體恤一下他的生理需求吧?現在去廚房流理臺會被戳個洞耶……「先等一下,零,至少你也先讓我……」

  「你不去,我去做。」

  ……不是吧?小壹目瞪口呆地看這個過河拆橋的情人大踏步走進廚房,然後碰地一聲關上門,又突然開門,在小壹以為他回心轉意時扯下掛在門口的圍裙,然後碰的一聲又進了廚房。

  「喂,零,別鬧了,你不會用瓦斯爐,小心把房子燒了!」

  悲哀地自己解決跨下的煩惱,小壹還抱著好言哄人的希望,狼狽地從沙發上跳起來,這個連鹽和醬油都分不清楚、會把冰塊放到冷藏庫融掉的笨蛋,蒸粽子是多大工程他到底知不知道啊?

  「不用你管!你去抱你的電視過端午節吧!」

  門板後傳來決絕的宣言。……有必要為了一個兩千年前的古人氣成這樣?

  沒辦法……暫時先靜觀其變吧。其實小壹還滿期待零可以做出什麼東西來。

  廚房裡細細簌簌地響了一陣子塑膠袋的聲音,又安靜了五分鐘,然後傳來刀子撞在覘板上的輕微聲響,小壹嘆了口氣。

  又過了五分鐘,廚房傳來果汁機攪到硬物「卡」那種詭異的機械聲(果汁機?!),小壹面部神經抽了一下。 

  再過了五分鐘,廚房傳來鍋碗瓢盆摔落地的叮咚響,小壹站起來又坐了下去。

  再過十分鐘,廚房傳來硬物反覆砸在流理臺上聲音,還有零低低一聲驚呼。

  再過十五分鐘,廚房裡的聲音不太像一般生物會發出來的,類似「啪啪」然後又「碰碰」,「碰碰」之後又「啪啪」,最後是金屬刮過另一種金屬的刺耳聲響。

  過了十五分鐘,微波爐傳來保鮮膜爆炸聲。

  三十分鐘後,寂靜無聲。

  「零……?」

  沒有人回話。

  試探地敲敲廚房的門,啊咧,不會吧?這小傢伙做個菜也能像電視上德克斯特實驗室那樣做到自體爆破嗎?做好會看見慘劇的心理準備,小壹還是不放心地啟開門縫一角,然後悄悄鑽了進去。

  「零……你還好吧?」

  映入眼簾的是小貓的背影,半背靠在流理臺前的高腳椅上,身上凌亂地綁著圍裙,衣服還留有小壹剛才肆虐的痕跡,小壹掂手掂腳地湊近,不出他所料,修長的睫毛隨呼吸有致地起伏,才被咬得通紅的唇乖巧地緊閉著。

  ……睡著了,這個人作粽子竟然做到睡著了。

  小壹輕輕嘆了口氣。望了一眼慘不忍睹的流理臺:一鍋煮得很難用肉眼判斷到底熟還不熟的白飯,沒遵循正確方式解凍現在還硬成一大塊的原封豬肉,被拍得快爛掉扁掉的一陀栗子屍體,還有好像本來想做成煮蛋卻失敗變成荷包蛋的燒焦作品。

  「這個……應該可以做成披薩……」

  望著扁成一團的材料,這個人是不是覺得食物要塞進粽子裡一定要先打扁啊?他終於明白剛剛廚房裡驚天動地的撞擊聲從那裡來了。

  「真是的,就一定非在節日表現不可嗎……?」

  五指不自覺地撫過零熟睡的髮絲,小壹露出寵溺的笑容,到外面去拿了條小毯子替零蓋上,替他解下根本綁反的圍裙,順手圍到自己身上。在冰箱裡隨便翻了兩下,竟然就是一袋現成的豬肉粽子。

  「本來想說前幾天系上學弟妹到處送粽子,吃到不想吃,留著過幾天再煮來吃的說,這個傢伙,每次做什麼事都一頭熱……」

  低頭偷吻了沉睡情人的臉頰,小壹默默收拾一桌的殘局,把電動蒸爐的開關打開,就在零的身旁邊哼歌邊忙了起來。




  扶疏奇怪地望了眼桌上的晚餐。

  「這個……是什麼?」

  「栗子荷包蛋豬肉米披薩。」小壹頭也不抬,一本正經地說道。一面替零解開手裡香味四溢的肉粽,遞到零的碗裡。

  「……這是你的新菜色嗎,小壹?」

  「是啊,端午節才有的端午節特餐。對吧,零?」


  ……應該是這樣吧?滿足地啃著手裡的粽子,小零附和地點點頭,至於桌上的食材看起來好像很眼熟?反正一覺醒來,又被小壹索討一番之前欠的OOXX之後,小零說實在得也不大記得廚房裡發生的事情了。

  反正屈原高興就好,端午節嘛!


─The End─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