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吧?


  典典困惑地瞪著矮書桌上的美勞用具。

  「各位小朋友,你們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母親節!」菊花班的學生向來很合作。

  「母親節是幾月幾號呢?」

  「五月的第二個禮拜日!」全班除了典典以外齊聲大喊。

  「那你們在這一天,要做些什麼呢?」

  「送康乃馨!」「幫媽媽搥背!」「幫媽媽拖地板!」「親媽媽一個!」


  此起彼落的呼聲,菊花班的老師笑瞇瞇地直起身。

  「大家都好乖。所以啦,為了讓辛苦的媽媽看到你們的孝心,今天老師要來教大家畫母親節卡片,要把你們心目中最美的媽媽畫在卡片上喔!」

  「好!」

  看小朋友忙忙碌碌地從大桌上抓起畫筆,你一言我一句的在畫紙上塗鴉起來,菊花班的女老師笑得更開心,寫滿萌的眼睛仔細檢視學童每一筆創意,順勢教導小朋友玫瑰和菊花的不同。然後她一抬頭,發現了默默立在角落的典典。

  「典典,怎麼啦,怎麼不和大家一起畫畫呢?」

  典典,本名是典舞,非常優雅可愛的名字,就連長相也和名字一樣優雅可愛。菊花班老師第一次見到他時,還以為他是那家貴族的小公主,水汪汪的大眼,隨時要哭出來似的紅唇,直到她看見名牌上的性別寫的是「男」時,還足足震驚了一個下午才接受這個事實。

  「老師,我……」

  做為菊花班最受歡迎的男孩,平常乖巧有禮博得上至園長下至雌性工友的三千寵愛,卻偶然會顯露出與外表全相違背的腹黑,比如在尿溼褲子後假裝不小心跌到游泳池、或是在忘記做美勞作業時忽然弱質蒲柳地倒地發燒等等,彷彿一人身兼天使和惡魔的遺傳因子,菊花班老師也不敢小覷他。

  「怎麼啦,是不是不知道從何畫起?老師可以教妳喔?」招牌微笑。

  「老師……母親節是不是一定要謝謝媽媽?」

  「對啊,否則怎麼叫母親節呢?」微笑。

  「那……爸爸怎麼辦?」

  「爸爸?爸爸有父親節啊,不用擔心,到時候老師也會教你們謝謝爸爸。」

  典典低下頭,玩玩幼稚園的圍裙,然後抬起大眼睛。

  「那……只有爸爸要怎麼辦?」

  心驚。不會吧?這種劇情不是只會出現在大愛型八點檔連續劇?「正太A楚楚可憐地說:『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生病死了,所以我記不起來媽媽的樣子……,周圍的小朋友齊聲嘲笑:『哈哈哈,沒有媽媽,你是沒有媽媽的小孩子!』於是正太A落下傷心的淚水……」

  ……這樣說來,每次來接典典的轎車裡的確也都只有一個男的,還是個帥哥。

  這、這時候自己的臺辭是什麼?

  「啊……沒,沒關係,典典還記得媽媽嗎?媽媽雖然不在了,典典還是可以畫卡片給她啊,這樣媽媽在天上也會很高興喔。」

  沒錯!就是這樣!太感謝自己有看大愛連續劇了,好感人呀。

  典典卻委委屈屈地抬起頭,奇怪地看了老師一眼。

  「媽媽她又不在天上。」

  大驚。菊花班老師汗涔涔下,完蛋了!她沒死!原來是九點檔人情冷暖社會劇!

  「媽媽她在維也納教別人拉小提琴,放假的時候都會回來看我。」

  「這……這樣很好啊,那典典可以先畫好,等媽媽回來再給她啊。」

  老師努力補救。典典卻搖搖頭。

  「媽媽不喜歡我叫她媽媽。」

  老師心中又浮現了九點檔劇情:被丈夫背叛的怨女B因為憎恨不忠的他,因此認為正太A的血液裡也帶了他的種。「你不是我兒子,你滾開,去找你爸啊!去找啊!你和他都沒有資格叫我孩子的媽!」「媽媽,媽媽,不要拋棄我!」……

  這,這時候自己的台辭是什麼?

  「喔,可憐的典典,沒關係,等媽媽下一次來看我們可以把卡片悄悄地放在媽媽的行李裡,等媽媽到了維也納打開一看,一定會很感動的喔,媽媽只是一時衝動,等到看到了典典的真心,到時說不定就不會不要典典了。」

  沒錯!就是這樣!太感謝自己有看臺灣霹靂火了,好感人呀。

  典典卻委委屈屈地抬起頭,用更奇怪的眼光看著老師。

  「媽媽並沒有不要我。」

  典典握著彩色筆,小小的臉蛋露出苦惱的神色。

  「媽媽只是常說,我不應該叫他媽媽,因為典典已經有爸爸了,爸爸做了媽媽該做的工作,所以典典應該叫媽媽阿姨,而不是叫媽媽,如果我叫媽媽媽媽,我爸爸會覺得他自己很沒用,但是爸爸還是一直叫我叫媽媽媽媽。而且媽媽很年輕,一直繞著她叫媽媽會讓她『行情下跌』。老師,什麼叫『行情下跌』啊?」

  這……這是那齣連續劇的內容啊?老師完全呆掉。

  「這……這樣啊,那……那這樣好了,既然爸爸做了這麼多工作,那他也很辛苦,典典就畫張卡片感謝爸爸好了。」這樣還叫母親節嗎?哎呀不管他了。

  這樣總可以了吧?可是典典還是抬起頭,大大眼睛裡充滿困惑。

  「但是要畫給那一個爸爸?」

  「啊?」

  「要畫給那一個爸爸?」

  「什,什麼?」

  原,原來這既不是大愛也不是霹靂火,而是乙女向星之王女嗎?享齊人之福的母親,賢慧帥氣的父親們,還有乖巧的正太當兒子……

  ……有、有點羨慕。二十九歲未婚的熟女老師趕緊回過神來。

  「那……就看那一個爸爸平常做比較多媽媽的事情啊,典典就畫卡片謝謝她。」好像論點越來越詭異了……不管他了。

  典典托著小腮,很認真地思考了一下。

  「做比較多媽媽的事情……啊老師,我知道了!」

  好像老師的話給了小典典很大的啟發,困惑的小臉一下子容光煥發,給老師一個特大號的微笑,老師為之暈眩:

  「就是平常在下面的那個爸爸,對不對?謝謝老師!典典知道要畫給誰了!」

  望著小正太開心地拿起畫筆畫畫畫,老師好像還不太能從五歲兒的話中反應過來,而在她反應過來之前,副園長太太卻匆匆跑了進來。

  「典典,你爸爸開車來接你囉,菊花班老師,典典他媽媽從國外回來,要提早接走典典去慶祝。」副園長太太頓了一下,有點困惑地皺起眉:

  「他哥哥好像也有來……應該是罷。」

  「哇,媽媽,媽媽回來了!」

  拋下手中的彩色筆,典典快速到衣架拿了書包外套,戴上大帽子,解下小兜巾,開開心心蹦蹦跳跳地跳出大門,還不忘回頭過來跟老師拋個微笑:

  「老師,典典先走了,我會在家裡把爸爸的卡片畫好的!」

  菊花班老師保持呆滯狀態走向窗邊,看著優雅可愛的典典蹦蹦跳跳地走向幼稚園門口的拉風紅色跑車,上頭閒適地坐了個戴著黑框眼鏡的男人,就是老師常看見來接典典的帥哥。

  視線往右移,這回在助手席卻坐了另外一個男人,和典典一樣又甜美又可愛,看起來年紀不大,一張娃娃臉襯著染成淡金色的頭髮,那是副園長太太口中典典的「哥哥」嗎……?

  老師又呆滯地把視線往後移。坐在後座的是位老師沒看過的長髮美女,一看穿著笑容就知道典典的氣質是誰教來的,美女有著一頭及腰的柔順黑髮,旁邊有架高高的琴盒,看來典典說的話一句不假。

  「典典,幼稚園好不好玩啊?很想『媽媽』吧?」

  「媽媽!」

  「喔,小零,拜託,別再慫恿典典在公眾場合叫我媽媽了好不好?典典!好久不見!幼稚園還好吧?還有人拿你的名字開玩笑嗎?」

  「一開始有,後來老師說不可以就比較沒有了。媽媽,典典好想你!」

  「我也想典典啊,待會一起和爸爸們一起去吃麥當勞好不好?你還笑,易小壹,都是你啦,給典典取這什麼名字,叫『典舞』就罷了,幹嘛一定要他跟『凌』這個姓啊?凌典舞,就這麼想要大家都知道他是你們兩個養子嗎……」

  隨著典典被兩帥哥一美女簇擁上車,詭異的對話也隨風消逝在道路另一頭。老師僵硬地回過頭來,看著典典桌上畫到一半的卡片。

  『祝下面的爸爸母親節快樂!』

  「老師……老師?母親節卡片我畫好囉,老師給你看!」

  「老師,老師,母親節卡片……」

  典典的母親節卡片……母親節嗎?

  母親節……吧?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俄式百年孤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笑
  • XDDDDD超好笑XDDD
  • 黎
  • 這篇好可愛www看了很開心呢!特別是看到最後的"凌典舞"XDDD
    很喜歡這三個人在一起相處的感覺呢!當然再加一個典典更歡樂了~
    不過這麼小就會說"在下面的爸爸"感覺好維妙XDDDD

    希望這系列能繼續寫下去!很想知道更多發生在他們之間的事。
  • 這篇文真的好久了XD,現在是真的有點無以為繼了......

    toweimy 於 2011/06/25 21: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