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一百次的願望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的,我的王子殿下。」

  ◇

  有人說,歌者向王者宣示效忠,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因為自遠古以來,歌者在這片大地上,代表著放蕩、混亂、放縱與瘋狂,他們飲酒過量,渾身是病,在村莊與國境間掀起動亂。節慶是他們唯一受歡迎的場合,相傳歌者的演出能掀起人心底的情慾,讓他們解脫世俗的束縛,奔入情人的懷抱。

  做為一個向君主效忠的歌者,鐸爾有時也覺得自己的人生相當可笑。

  「鐸爾,你真的不晉見女王陛下嗎?」

  利西兒在熬了幾天之後,終於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到蛋裡休眠。好在再出現的形體不像他原先預測的那麼糟,是隻白毛的小老鼠。他艱難地抓著床單,爬上有著華麗穹頂的大床,而他的父親就像三天前剛來這裡一樣,正裸著上身在潔白的床單上沉眠。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利西兒從白白軟軟的蛋裡冒出來時,恰巧看到一臉沮喪的鐸爾。這次的外型是包子,因為身體有點大,利西兒只好用滾的滾到他面前。

  「信讀完了嗎?陛下的。」

  他抬起頭來問。陛下的電報只有鐸爾能夠閱讀,即使身為蛋,利西兒也不能與聞,

  「啊。」

  「有什麼問題嗎?陛下有要求什麼困難的事情嗎?」利西兒有點擔心地問。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位故鄉的詩人包裹在言語糖衣裡的殘忍。

  鐸爾搖了搖頭,撫了一下龍貓身上厚厚的毛:「不,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對了利西兒,我是不是年老色衰了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在女王國度的第一車站搭上了蒸氣火車,隨著一路嗚咽的鳴笛,鐸爾終於睡了一場夢寐以求的好覺。事實上他如果待在皇官裡,每天早上起來都要睡回籠覺,直到主子捧著早餐進來餵他或用其他方法把他弄醒為止。

  「真是個好國家。」

  鐸爾睜開睡眼惺忪的眸,望著黃色列車裡的景況。攜家帶眷的商人,含笑看著兒女在長廊上追逐,間或笑罵著叱責,而帶著大箱子的詩人,正和孩子們窩在車廂的一角,紙人靈活地在作家的指間輪轉,逗得孩子們時而大笑、時而感傷。

  他在講述關於這個國家的歷史與過去,同時也是這個國家的生命。

  「嗯,那場戰爭過後,也有十年了吧……」

  利西兒這次總算變成比較像樣的貓,他就死也不願再回到蛋裡,就這樣蜷縮在鐸爾的膝蓋上,任由父親撫摸自己的背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undred of Wishes


  鐸爾覺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輩子霉。

  其實他是個徹底的不勞動主義者,所以他一直打算到這個小鎮後,就舒舒服服地找個村莊,把主子給他的出差費換到最好的床舖,洗個熱水澡,叫個特別服務,順便喝杯可以讓心情放鬆的葡萄酒,然後好好地睡到第二天教堂打鐘為止。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半路就是讓他遇上了那樣的美少年。

  他有什麼辦法,那少年這麼美、這麼嬌弱,蹲在地上看著他,兩隻眼睛水汪汪地看著他,而且重點還一絲不掛。

  鐸爾除了懶惰之外,也是個美學主義者。他平生最不能抗拒的東西,除了軟綿綿和圓滾滾的東西外,大概就是美麗的東西了。所以即使白癡都知道正常來講路邊絕對不會有個天上掉下來的的美少年脫光光蹲在那邊等他,他還是上勾了。

  而且還上勾的很徹底。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