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汝的影贄從門口挪開,吾等並不打算與汝為敵。」

  秉燭愣了一下,這才發現尚融的房門口布滿黑影,幾道像是野獸牙齒的影子從門縫下竄出竄入。秉燭見識過一次尚融影贄的威力,若是現在有人伸手去開門,肯定會被這些凶猛的影子撕成碎片。

  其實不需要看影子,光是整間房間透出來的壓迫感,任何修行者都能感受到,房內的人正用盡全部的精守把守著,不讓人輕易越雷池一步。秉燭總算知道為何觀音剛才要先在樓下調息備戰了。

  忌離也悄悄站到秉燭身後。門口的黑影沒有解除的跡象,反而更加張牙舞爪。秉燭看觀音不耐地凝起了眉。

  「狍獸尚融,不要得寸進尺。吾等敬汝道行高深,但以汝現下的身體狀況,吾等未必對你無技可施,汝應該也無意讓正神廟無端受累。」

  這話似乎終於引起房內人的關心,秉燭聽見尚融帶著沙啞的低沉嗓音。

  「我不會讓任何人接近小衍。」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