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楊雨蘭點頭,「上個月初就回去了,可能整個冬季都不會回來台北。他的店舖地點已經決定了,就在表參道的Hills,明年春天正式開幕。怎麼,他沒跟你說這件事嗎?」

  我現在確信楊雨蘭是在示威了,她唇角揚起的笑容明顯是故意的。但我卻感受不到任何對抗意識。

  我只覺得茫然,好像有什麼東西從我屁眼裡捅上來,把我全身力氣都抽個乾淨。

  Nick回東京去了……?在跟我說一聲也沒有情況下?

  當然我並不是他的誰,他沒有義務向我報告他的行蹤。但那天晚上發生那種事,我以為Nick至少會有所表示,就和蘇梁當初吻過我後一樣,粉飾太平也好、虛張聲勢也行,就算他煽我個巴掌,我也願意欣然受之。

  但這算什麼……?一聲不吭地就飛到國外去,一去就是半年。這代表那個設計師,壓根兒沒把那晚的事放在心上。或許他經歷過太多次相類的體驗,太多像我這樣試圖翻山躍嶺的Gay。說不定連被強吻這種事,Nick都有練過了。

  是我不好。我不該有所期待的,汽球吹得越大,破的時候,洞,也越大。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小花與瓜》通販書籍均已寄出,歡迎大家來這裡跟我說說閱後感想:)!

  

 

本次預購全權委託留守番工作室處理,詳見該工作室預購網址:

http://rusuban.weebly.com/novel-122982356733457332872991612299.html

吐維《小花與瓜》

尺寸:A5
字數:正文含不公開番外八萬五千字
ISBN: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不知為何指尖微顫。「你沒有想過試試看嗎?試著接受他們看看,說不定你只是不夠了解自己。」

  我心知我在癡人說夢,但就是忍不住想說說。我才是不了解自己的那個,才會明知眼前是懸崖峭壁,還硬是變法子要飛躍杜鵑窩。

  但Nick的回答卻令我吃驚。他瞄了我一眼,語氣囁嚅。

  「嗯,我試過。我剛才說了,有個好朋友曾追求過我,我喜歡他,朋友間的喜歡,所以不想傷害他,所以那時候我很猶豫,究竟要不要試著接受他。」

  我無法掩飾我的震驚,「後來呢……?後來怎麼了?」

  Nick安靜了一會兒,我聽見他翻身的聲音。。

  「沒有怎麼了,就這樣。我無法和他交往,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離我而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我上樓梯時,窗外傳來引擎發動的聲音,我知道Nick走了。而心中巨大的失落感嚇住了我,我一手扶在樓梯把上,猛盯著公布欄上搖曳不定的文字,仰頭深呼吸了好幾次,才能抑住伴隨鼻酸而來的其他生理反應。

  我走到門邊時,剛好遇到豪放女倒垃圾回來。她仍舊穿著曼戴瑪蓮的內衣,豐滿結實的乳房呼之欲出,下半身是小熱褲。可惜她遇到一個不懂得欣賞這些的男人。

  「小哥,剛剛有人來找你喔。」豪放女對我說,我腦子還暈糊糊的。

  「有人?」我含糊地問。

  「嗯,一個看起來像流浪漢的人,穿著這麼長的風衣,還背了一大堆傢私,看起來像是攝影器材什麼的。他敲你的門沒人應,我剛好看到,就說你應該是去約會了,後來我下去再上來就沒看見他了。」

  我心裡疑惑,但我的腦袋沒多餘空間思索那些事情。我道了聲謝,開門進了房間,把自己投進那一床棉被裡,打算用我慣用的技倆來逃避現實。但Nick的指尖、他的嗓音、他撫摸我鎖骨時的溫度、他吐在我後頸上的熱息,全像活的一樣。

  這時我身後卻傳來腳步聲。我驚得立馬回頭,無法否認我心中有一絲Nick去而復返的期待。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Nick對我的話完全信以為真。我們選了家規模不大、醉鬼不多,就熱炒店而言也不算太吵鬧的店,以免Nick一次性地受到過多的文化衝擊。

  但Nick這回的表現讓我吃驚。上次的夜市之旅,好像開啟了他體內某個開關,把他身為台灣人那部份血緣給喚醒了。Nick對MENU上每道菜都興致盎然,對每個食材都充滿好奇,他一邊跟穿著低胸賽車皇后制服的酒促點酒,一邊像孩子般興奮地問我:

  「鐵板臭豆腐!臭豆腐,上次夜市裡是不是也有賣這個?」

  「這個什麼炒九層塔海瓜子,海瓜子是水果?跟西瓜有關嗎?」

  「啊,三杯田雞我知道,之前我跟John在唐人街的時候點過,不過田雞跟一般的雞到底有什麼不一樣?你知道嗎,Albert?」

  Nick還毫無自覺地和蘇梁搭話。

  「炒山蘇這名字好像很好吃,Sui,這個蘇字是不是跟你的姓氏同一個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特別是行駛途中蘇梁移到我正後方,我不用瞄後照鏡就能感受他銳利的視線,我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我偷覷Nick的表情,我本來以為蘇梁忽然參與我們的週末約會,他就算不得不接受,也會小不快一番。沒想到他如此豁達,讓我不得不去想,Nick其實自始至終都沒有一對一約會的意思,只因我是唯一肯配合他時間的台籍友人,對他而言這就像朋友聚餐,臨時加一加二加三都無妨。

  我們抵達百貨店門口時恰巧是下班時間,東區的街上到處是提著仕女包的OL們。蘇梁攔住打算跨進店裡的我和Nick,低頭翻看手裡的清單。

  「先等一下,第一站不是這裡。」蘇梁說。

  「第一站?」我和Nick都怔了一下,蘇梁手上的清單長到可以遮住他的膝蓋,我頓時有不太好的預感。

  「嗯,後面那條街那邊有家La Maison du Chocolat的代理店,我們先去那裡採購,然後再回來這裡。」

  我還沒開口,Nick就先我而說話了,「採購?我以為我們只是來試吃……」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所以亞涵,聽我一次,別再接近他了。你喜歡上什麼人都行,男的女的都好,就是那個人不行,那個人是不可能的。除了楊雨蘭……或許連楊雨蘭都沒辦法,你越接近他,就會越來越喜歡他,他就是有這種魔力,你會越陷越深,越深就越痛苦,前方是地獄啊,亞涵,你應該懂得我在說什麼吧?」

  不知道是否我過度敏感,蘇梁說話的語氣,竟有一種深沉的自紓感。蘇小小好像查覺我們兩個大人的音量,往這裡看了一眼,我想他比其他孩子來得習於旁觀大人爭吵,看了兩眼,便又埋頭回塑膠球海中。

  「相信我,Albert,我看過太多了,那些自以為特別的人,以為自己辦得的人,我看過太多……絕望的人,在品川那時候。」

  蘇梁吐了口氣,彷彿也意識到自己過於激動,總算鬆開我的肩。

  「我知道你現在正在熱頭上,我說什麼你都覺得逆耳,但我非說不可,就算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只是個路人,看見你這樣傻呼呼地走過去,我也會拉住你。你是女人也就罷了,我睜隻眼閉隻眼,當作學點教訓。」

  「但你是男人,Albert,連楊雨蘭這樣的人,和他拖了十多年,都沒能有個結果。你雖然單純,但不天真,一定聽得懂我在說什麼,對嗎?」

  我幾乎溺死在蘇梁的話語裡。那些話字字戳我的心口,我心裡知道蘇梁說的有理,句句是的論。但我的心臟揪成一團,本能地不想接受它,甚至頭一次對蘇梁感到惱怒,我有衝動想推開他,走到街頭淋個雨冷靜一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楊雨蘭忽然開口問我,把我嚇了一大跳。

  「咦?」我舌頭一下子打結,腦袋慌亂地無法辨識楊雨蘭的中文。

  「我很久沒見到他了。」楊雨蘭悠悠地說:「上一次見到他是在晚會上,但幾乎都在談公事,Pham這個人只要遇到工作相關的事,就會變得很嚴肅,連想跟他好好聊兩句都沒辦法。」

  我忙著把打結的舌頭繞回來,「我……我最近也很少見到他。」我說。

  楊雨蘭看了我一眼。「他最近很少待在台北,其實之前就是這樣,他雖然在台北買了幢公寓,但我知道他在東京、紐約那邊都各有一個家,每次回來都形色匆匆。」

  她頓了一下,又說:「他唯一長期滯留台灣的就只有一次,就是帶你街訪的那段日子,很難得看到他這個空中飛人,會整整一個月定居在某個地方。就連當年DaoMau在我們店裡新設櫃,我請求他留下來協助我,他隔天還是照飛紐約,一去就是三個月。」

  我心跳快得如同擂鼓。電梯叮地一聲到了站,但楊雨蘭卻沒有動作。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