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秉燭夜話封面    

秉燭夜話4:尚融之章

  「為了有朝一日再與你相見……」
  深情獸族王子VS.土地公父子,相守一生的誓約!

  被施以淨蓮術、只剩下兩個月壽命的顒衍,
  決定返鄉與外婆做最後的道別。
  事隔多年再到母親的墳前掃墓
  意外發現母親忌日有怪異之處?
  久違的青梅竹馬也與記憶中判若兩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0) 人氣()


  媽媽咪呀,那個人是蘇梁!

  我差點沒從巧克力櫃前跳起來,我這輩子少有這麼驚嚇的時候,比起在汽車旅館遇見蘇梁那次,或許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還擔心自己認錯,又多看了兩眼。蘇梁仍舊和工作時一樣,穿著低調的Armani。雖然身處甜點環伺下,那人的態度仍嚴謹得如同置身道場,低眉信目、目不斜視,這樣充滿亞洲節制美德的男人,除了蘇梁外再沒別人了。

  他坐在一張黑色方桌前,那張桌上已經擺了兩個吃剩的空盤,左手邊還有一壺像是紅茶的東西,標準的甜食備戰狀態。

  我很確定這不是什麼業務考查。因為侍者替蘇梁送上第三盤蛋糕,還說著:「這是您點的『飛旋』,讓您久等了,請慢用。」時,蘇梁眼中油然流露的喜悅滿足之情,我想世上沒有一個服飾店副理會如此樂在工作中。

  Nick倒是完全沒發現蘇梁的存在,還抬頭打量著牆上的MENU。

  但蘇梁果然不愧是蘇梁,我嘴唇發抖,四肢微軟,正想著找個什麼理由把Nick拉出店去,在不驚動蘇梁的前題下,蘇梁便像嗅到什麼氣息般,在戳破手裡的巧克力蛋糕前一刻驀地抬首。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最近的蘇梁,越來越不像多年來我認識的那個。感覺是其他什麼人套上蘇梁的皮,在我面前裝成蘇梁的樣子,我不禁壞心地偷覷蘇梁背上有沒有拉鍊。


  但我很快有無暇顧及對蘇梁的小小困惑。伸展台的燈光再一次全暗下來,我聽見周圍賓客群裡一陣騷動,伸展台後方會用雷射投影打出品牌名稱,我看見牆上的英文字母變幻,打出:「Garbrielle DaoMau. of Pham ThangKhanh, Since 1993」的字樣。

  我其實並沒真正見過Nick的作品,除了右耳上這個禍害外。DaoMau的專櫃獨立在Garbrielle的一樓,一進大門最醒目的地方,和其他的品牌沒有混櫃,我只有下班的時候經過,會偶然瞥個兩眼,印象中常看到許多髮型入時的貴婦擠在專櫃裡頭。

  但一來我對女裝沒興趣,二來預設買不起,對於裡頭的服飾精品圓的還是扁的,從來沒有多加注意。

  燈光打在伸展台的中央,這次Garbrielle的晚會也請來不少記者,隨著充滿Funky風格的音樂響起,許多原本在談話的賓客也回過頭來,把視線聚焦在伸展台上,模特兒大步走出伸展台,鎂光燈的熾光一時覆蓋住我的視覺。

  至今我回思,仍然很難形描當時看到那些模特兒時的感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我嚇了一跳,因為那個人竟是蘇梁。

  林主任好像也嚇了一跳,叫了聲:「蘇副理!」就呈現「奴婢告退」的逃命狀態。我知道蘇梁在Gabrielle一向是扮黑臉,若說楊雨蘭是果斷明快又具親和力,蘇梁這種沉默寡言又一絲不茍的性格更容易讓人畏懼。

  加上之前他執掌人事大權,楊雨蘭想處理什麼人,都是透過蘇梁把人拖出去斬了。若不是有幸目擊美人落淚的場景,我想我也會是底下伏首發抖的一員小太監。

  蘇梁自己也拿了杯咖啡,他倒了整整兩顆奶球下去,連糖包好像都開了第三包,我那親愛的外甥女曾說,咖啡的喝法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例如加糖不加奶代表他善於藏拙,加奶不加糖的人則通常比較大剌剌。

  但兩者都加,還都加過量的男人,我實在不知如何從中衡量他的性格。

  蘇梁若無其事地把那杯甜死人的咖啡湊到口邊,沉默地啜飲著。自從上次被他襲吻之後,我有一陣子呈現腦袋混亂的狀態,在那之後蘇梁完全沒打電話來問候我,隔天我去人事部補填銷假單,遇見蘇梁時,他竟一副當作昨天的事沒發生過的樣子。

  「聽說你病了,剛換部門總有些不適應,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他還這麼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痣瘡


二月五日(一) 天氣晴

起床的時候,發現肛門的地方長了一顆痔瘡。

二月六日(二)天氣微雨

痔瘡好像變大了。
M說明天要來我家,怎麼辦?

二月七日(三)晴時多雲偶陣雨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Albert,抱歉,今天晚上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以後再聯絡了。」

  *

  外甥女寄了信給我,說她失戀了。

  說是這麼說,但信上除了開頭那句「亞涵叔叔,我失戀了」,其餘關於失戀的細節支字未提,讓我想關心也無從關心起。

  倒是寫了許多與她的戀情無關的東西,洋洋灑灑一大張信紙,和上次熱戀中的空白明信片形成對比。

  『亞涵叔叔,你曾經有這樣的經驗嗎?』

  『你在家附近的巷弄裡偶然發現一家咖啡館,你走進去,點了咖啡,發現咖啡意外地合你的胃口,你於是成了那家咖啡館的常客,有空就會定期光顧。』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我忽然驚覺我都在看些什麼地方,趕快把注意力放回蚵仔麵線上。

  我發現Nick一直瞅著隔壁桌看,那桌坐了兩個女孩,年齡約莫是我和Nick加起來的一半。我想著不愧是異男,以前學校裡阿直們常會聚在一起對女孩子品頭論足,打分排等級的都有,但我向來不是那一掛的。

  那兩個女孩都穿著大腿二分之一以上的短裙,其中一個還穿了吊襪。Nick的眼睛盯在另一個穿著米色背心的女孩身上,我不禁多打量了那女孩兩眼,想看看她有何過人之處,竟能讓品味之神如此垂憐。

  「那身穿搭,挺不錯的。」Nick發了評語,低下頭來把麵線從碗裡挑走。神秘的是這越南人在吃蚵仔煎時,不敢吃裡面的蚵仔,但在吃蚵仔麵線時,卻改挑走碗裡的麵線。真是個不知道標準在哪的男人。

  我愣了一下,才知道Nick指的是她們身上的衣服。

  「不過好像看不出品牌?」我壓低聲音。

  「沒有品牌。成衣廠直接批量的,不信你去翻她們的背幟。」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白牆


  他最近覺得家裡有點不大對勁。

  一開始都是些很小的事情,例如沒有風,窗簾卻忽然自己動了一下。例如沒有放在窗台的花瓶,有天自己就掉下來了。又例如晚上坐在電腦前加班時,裝著咖啡的杯子自己往旁邊移位。

  接著情況嚴重了點,廚房的水龍頭會自己扭開,浴室的蓮蓬頭晚上會自行灑出熱水來,窗戶無聲無息地打開,房間裡的座椅會移位,明明沒有人睡的床,隔天早上自己卻會塌陷一塊。

  而他工作到深夜時,總會聽見房間哪一角,傳來悶哼似的哭聲。哭聲開始壓抑、輕微,充滿悔意,而後漸漸變得淒厲而歇斯底里。

  家裡的家具開始亂飛,橫空而過的馬克杯、旋轉的牙刷,電風扇倒地。他的家裡有張潔白的、大面的牆,他沒有掛上任何東西,只因工作之餘,看著那面白牆,就會覺得心定神和。餐盤摔在客廳那面潔白的牆面上,散碎成花。

  他入睡時,甚至感覺到有人壓在他身上。而且那個人還不安分,他的手觸摸他的胯部,分不清是在撫摸自己,還是撫慰他。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你太單純,就像以前的我一樣。我只是想保護你。」

  我無法掩飾我的訝異,訝異之餘又有種荒謬感。我想要是蘇梁知道我在忠孝西路那些Club的戰績,恐怕再也無法對著我把「單純」二字說出口。

  不過說起來,好像不少人對我說過類似的話。雖然說法都有微妙的差異,我的第一任男友,那個搖滾歌手就對我說過:「亞涵,真羨慕你的單純。」第二任好像是說:「希望你能一輩子這樣單純。」還是在分手的時候說的。

  第三任是性格最烈的一任,我人生中所有八點檔劇情都是在他任內經歷。我記得他對我說:「鄭亞涵,你這個人,單純得殘忍。」我卻不記得他是在什麼情境下這樣說了。

  我不明白,但對我而言,戀愛確實是件單純的事。我無意自誇,但多半是皮相,從十四歲跌入這淌死水以來,我在資源困乏的圈內就不乏追求者。

  我好像很容易讓人產生那種念頭,那是我那神秘的第四任攝影師留給我的考語,學生時代參加圈內的活動,結束後總會有人莫名其妙向我告白,而原因竟然是他覺得我喜歡他,而非他喜歡我。

  所以當年才有人戲稱我為「三秒膠」,快又有效。這種稱呼我當然不樂意,因此大學五年,我學會了如何與人保持距離,我讓他們明白我不是蟑螂屋,並非來者不拒。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我和他輕輕碰了杯,飲盡杯中酒。我承認我有些醉了,不是因為那杯酒,而是因為Nick的話。

  Nick起身打算結帳時,那位小鬍子師傅攔住他,堅決不讓他掏出他的白金卡。

  Nick皺眉頭,Satoru就用嚴肅的口氣說:「Mr.Pham,你這是在污辱我。」Nick才擺出一副無奈的表情作罷。我不知道吃飯付錢也可以算是污辱,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希望Nick多多凌辱我,在我臉上吐兩口口水也無妨。

  Nick穿上大衣,和我道別時,我叫住他。

  「你覺得高飛和布魯托有什麼不同?」我衝口問出。

  Nick顯然愣了一下,但他答得很快。

  「一個會穿衣服,一個不會穿衣服。」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