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殿下?」

  尚融和赤仲都吃了一驚。尚融一回頭,才發現身後不知何時站了個少年,身上穿著便於工作的T恤牛仔褲,腳下還踏著雨鞋,手上還拿著盛著乾柴的提藍一類的事物,也正一臉吃驚地看著他們。

  尚融微張開唇,「你是……小殳嗎?」他有些不大確定地問。

  「啊,真、真的是殿下!」

  少年驚呼一聲,赤仲見她馬上丟下洗衣籃,單膝下跪,兩手掌心朝內擱在胸膛上,向尚融行了和這個時代渾不相符的大禮。

  赤仲認得這種行禮方式,那是獸族表達最高敬意方式,使用的對象通常不是自己的師傅,就是族中的王。

  赤仲知道在獸族裡,多數人會稱呼尚融為「殿下」或甚至直接叫他「王子」,除了身分之外,畢竟尚融是目前狍王唯一為眾人所知的子嗣,大概長相也是原因之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二章

  竟陵走進了屬於顒衍的房間,悄悄地掩上門。

  最近班上每天都在討論畢業旅行的事,這些青春期的小男生,一提到合宿旅行這種事,馬上就沸騰起來了。

  「海邊!泳裝!小短褲!」

  「大通鋪!我等不及要夜襲了,哇哈哈哈——」

  「還有溫泉啊!各位弟兄們,我們等這一天等了十七年哪!」

  而且每年畢業旅行都會各選一個三年級的男女學長,來當作旅行的值星官,陪學弟妹一道去旅行。女生是當年度三年級的校花。

  而男生不用說,當然是現在歸如高中人氣第一把交椅的知誠。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老媽,有件事得先跟你說。我快死了,只能再活兩個月,兩個月後,我就要去見你和老爸了。」

  顒衍一股腦地說著,半晌似乎自己的情緒也受影響,用手抹了一下臉,才緩緩地繼續說:「老爸他十七年前就不在了,本來我也該跟他一塊死的,只是有個混帳多管閒事,才讓我多活了這十七年。」

  他吐了口氣,「所以老媽你也別太難過了,這本來就是妳兒子應得的。」

  顒衍說完,像是了確一件大事般,嘆了口氣,在墓石前屈膝坐了下來。他用雙手環住膝蓋,看著墓石上那張年輕而平凡、卻又異常親切的臉。

  「老媽,你知道嗎?雖然外婆總說你不喜歡聽這些怪力亂神的事,但你一定猜不到,你兒子現在正在幹什麼勾當。」

  他戲劇性地自己停頓了一下,拿起茶壺自己斟了杯茶。

  「是土地神,很不可思議吧?從前我也是這麼想,土地公就像是路邊的大石頭一樣,雖然每個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但現代人誰也沒真正信過他們。這塊土地每個地方,都有這麼一個默默替人類賣命,不支薪又勞祿命的存在。」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秉燭夜話:尚融之章

第一章

  顒衍放下了肩上的行囊,看著眼前熟悉的磚造平房。

  一個佝僂的身影正蹲在門口春聯旁的水缸之側,似乎正在洗臉,用手潑著水,動作緩慢地做著每天清晨的例行公事。她滿頭銀絲,臉上全是歲月刻下的痕跡,但從眉眼之間,似乎可以看出年輕時的風韻猶存。

  她似乎聽見腳步聲,從水缸裡抬起頭來。入眼還不大認得出來,忙拾起脖子上掛的老花眼鏡,和顒衍四目交投:「哎喲……」

  顒衍綻開唇笑了。

  「我回來了。」

  他伸出手,擁抱這個他在世上可以說唯一僅存的親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秉燭番外 顒壽


  男孩安靜地蜷縮在床上,睡得極熟。

  那是間極平凡的兒童房,兩坪大小的面積,一張用來用功的書桌,書桌前就是面向街道的窗。房間在五樓,父母特地為男孩選用的水藍色窗簾,像大海一樣隨風飄動著,映照著窗外的夜色。

  而男孩就睡在靠門一角,蓋有同色床被的小床上,似乎好夢正酣。

  兒童房的牆壁上,面窗的方向,卻放置著一樣格格不入的物品。

  那是一方八卦鏡,以銀線滾邊,四角鐫刻著方位,細看中間神通鏡的地方,還以人血草繪著符籙一類的文字。

  八卦鏡反射著月光,在幽暗的房裡閃射出些微不尋常的光芒。然而床上的男孩卻似乎一無所覺,他用兩手枕著自己的臉頰,發出輕微的鼾聲,窗口的觀葉植物被風吹得婆娑了下,發出沙沙沙的磨擦聲,卻一點也不打擾男孩悠長的睡眠。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