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幹什麼?不是有家務事要處理嗎?反正只要我二十四小時毫髮無傷地坐在那個位子上,你們就心安理得了嘛!既然這樣,放個木雕的偶人在那兒,興許還比我強些不是嗎?」

  李鳳冷笑著,粱渠聽這話有些孩子氣,不禁心頭複雜。

  事實上以他的眼光看李鳳,一直都覺得有些孩子氣,畢竟他和他的主子相差了十歲以上,而且他從小就被長輩說過於早熟,那個同伴們都對著春宮圖流鼻血的少年時代,他早就滿腹經綸、憂國憂民去了。童年什麼的,他沒經歷過也不太想經歷。

  當然他決不懷疑李鳳的治國之才,相反的有時還十分敬佩,否則就不會矢志追隨。粱渠發覺自己一直以來,總將李鳳看做一位儒子可教的後輩、或者學生。甚至他和李鳳初遇時,李鳳才十五歲,當時他真覺得這太子像把天下所有美好的事物揉捏在一起,是神半帶玩笑地送到人間的人偶,令人驚嘆之餘,卻又愛不釋手。

  「陛下,微臣無意要為難陛下。」

  想著想著,粱渠心也跟著軟了,在涼亭的階前復又跪下,伏首道:

  「微臣這一輩子都獻給了陛下,君為臣綱,陛下也是微臣的綱,只要陛下有用處,就是要微臣死,微臣也不會皺一皺眉頭。也就因為如此,微臣希望陛下以九五之尊,牽一髮而動天下,凡事需得慎重,微臣也就罷了,陛下也不想將千年基業毀於一旦罷?」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洛神附錄一 南柯


  「浩兒,浩兒!你有沒有在聽?姨母在跟你說話呢!」

  粱渠把視線從圓得像面鏡子的月色上移開,雖然他很不喜歡自己在休假時,這種難得可以獨自思考事情的時刻,還被人打擾。

  不過在方家,這個光是大宅裡的人口便超過百人的大家族,還不計鴻儒園裡的那些子弟,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

  「姨母,浩兒聽著。有什麼事嗎?」

  粱渠走回自己在廊側的書齋,那婦人就匆匆跟在他身後。他伸手從架上拿了一本書,而婦人還在叨叨唸唸:

  「就是上次和你提的事啊,浩兒該不會是忘了吧?就是把巧兒介紹給那個禁衛的事情,姨母跟你提過多少次了,你到底是辦了沒有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育駿沒有他的安全毯就活不下去。

  安全毯,英文叫作security blanket。育駿曾經在Snoopy的卡通裡看到過一次,抱著安全毯的男孩名叫Linus,是查理布朗的好朋友,Linus只要一失去安全毯就會驚慌失措,而史努比總是想搶Linus的安全毯。所以育駿從小就討厭史努比。

  但育駿的安全毯和Linus有點不一樣。Linus的安全毯真的是條毯子,但從小就有人質疑過育駿的安全毯形狀與眾不同,只因為他根本不是條毯子。

  那是一件男人的白色汗衫。

  育駿也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撿到這件汗衫的,只知道有一天,他從外頭玩回來,父親和母親都因為吵架各自離家,諾大的透天厝裡只有他一個五歲孩子。

  屋子裡的燈光全是暗的,育駿怕得發抖,那天晚上沒有任何人回到這個家。他抓著那件汗衫,把頭枕在上面,頭臉埋在裡頭,不知不覺沉沉睡去。

  從那天開始,育駿就發現,自己無法離開那件「安全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阿常他,沒問題嗎?」

  紀嵐和聿律都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槐語,只見那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故作輕鬆的男人,竟然用牙輕咬著下唇,聿律看他眼眶一圈微紅。

  槐語見兩個人都在看他,別過頭去吸了下鼻子,又笑起來。

  「我是非常相信阿常,他不可能會做那種事,要說強暴小男孩什麼的,我還比較可能。阿常是寧可自己受傷,也不會願意讓他深愛的孩子們受到任何傷害。」

  槐語深吸了口氣,用指背頂住鼻子。

  「我只是擔心……擔心那傢伙現在被關在裡頭,他是最愛胡思亂想的,以前看到電視在報2012的預言,就成天問我該不該先花點錢預備世界末日的糧食。像他這麼天真的人,我擔心他在裡頭關久了,看守所裡又大多不是什麼好人……總之、對不起。」

  槐語告了個歉,再次別過頭去。聿律見他再次仰起頭,佯作在看天邊夕陽,讓他不禁想起不知道在哪齣偶像劇中看過的話,只要總是抬頭看著天空,眼淚就不會掉下來。

  真是悶騷的男人啊……該說是愛耍帥嗎?聿律忽然開始覺得這人有點可愛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