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男人一瞬間露出驚訝的神色,隨即點頭,「我就是槐語。」

  他不等紀嵐說話,主動伸出了手,「所以你就是紀嵐紀律師?跟我想像中的有點不大一樣。」他露出一個低沉迷人的笑。

  「不一樣?」紀嵐一怔。

  「嗯,單純就我跟你通信的感覺,你應該更……怎麼說,更銳利一點?」男人單手按在臀部上,輕輕放開托著紀嵐腰的手,但拉著手的部分倒沒放開,「不過氣質倒是差不多,我想你應該是教養良好的世家公子,今天一看果然沒錯。」

  「是因為用字遣詞?」紀嵐頓感好奇。

  「各種原因。我以前的工作需要和各種各樣不同的人通信,久而久之就學會了從一個人的文字裡窺視他的人格,我很擅長這個。」槐語輕鬆地說。

  聿律看他們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竟是聊起天來,把他整個掠在一邊。他用力咳了兩聲,不動聲色地走近紀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嗯,不行。」男人像是下定決心似地,用比以往都還決絕的語氣說了。小勇看見立樹的臉整個白了一圈,「我永遠不會對立樹產生立樹所期望的那種感情,過去不曾,以後也不會。因為是立樹,所以才不行……你能明白嗎,立樹?」

  因為立樹背對著他,小勇看不見他的表情。但立樹比一般男人單薄的肩垂著,小勇感覺他好像在哭,但卻沒有掉下半滴眼淚。

  他忽然有股氣湧上胸口,無以名狀地。

  「小勇……那個孩子還好嗎?」男人忽然問立樹。

  小勇吃了一驚,作夢沒想到這兩人會在這時候提起他。果然立樹也有點訝異,抬起頭來看著男人,「……恆恆提他做什麼?」

  「看來你們還沒和好。」男人笑了笑,「我後來想了一下,那個經常在你身後跟著的男孩,應該就是當年那位睡美人吧?這麼說來,你們應該是很好的朋友,還是認識這麼久的朋友。」

  男人似乎嘆了口氣,「這真的很難得……你看恆恆活到這年紀,一個交往超過一、兩年的朋友也沒有。」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沒有其他問題了。」檢察官滿意地坐下了。

  法庭的目光都聚集到紀嵐身上,聿律看紀嵐雙手按著辯護席的桌子,緩緩地從桌邊站了起來。其實律師在法庭上多數時間是站在定點,會走來走去、慷慨陳詞的律師,只有在美國影集裡才看得到。

  聿律看紀嵐走到證人身邊,那個女子注意到紀嵐,似乎微愣了一下,眼睛盯著紀嵐的臉好一陣子。

  聿律完全可以理解,法庭出入久了就知道,這裡多半是三教九流,帥哥美女的還真不多見,像紀嵐這樣可以轉行當模特兒的律師更是空前絕後。

  紀嵐緩緩走到證人席旁,一手撐著證人桌,半身倚靠在證人席之側。

  聿律看他抬手拔下了金邊眼鏡,那雙帶著些微憂鬱的眼眸頓時展露無疑。他用那雙眼睛凝視著證人席上的女子。

  聿律的心搏登時停拍,他相信證人席上的女子也差不多。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輩,那我就問了,你知道所謂的網路聊天室嗎?」

  聿律的心臟差點停跳一拍,「網、網路聊天室?」

  電話那頭的紀嵐聽起來相當苦惱,「是的,因為查到我其中一個案子的被害人,曾經在網路聊天室上和人談性交易的事情,但是我實在很少使用網路,對網路用語不大理解,我想聿前輩對電腦網路什麼的比較有研究,所以就想打電話來請教一下。」

  聿律咳了兩聲,伸手拉上牛仔褲的拉鍊。

  「是、是嗎?老實說我也不常上網,但是你問吧,我知道的我會盡力回答。」

  「真的太感謝前輩了。」紀嵐誠懇地說:「前輩,請問你知道什麼是『全套』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