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夏至恆,我們得談談。」春終於忍不住了,回到最原始的直敘法。

  床頭上的夏至恆停下打字的手。

  「我穿著衣服,也沒有脫春的衣服。」夏至恆說。

  「所以我想跟你談談。」

  「我沒有亂摸春,也沒有用春討厭的眼神看春。」夏至恆說。

  「我正是要跟你談這件事。」

  「我喜歡春。我愛春。所以我尊重春的決定,春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夏至恆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春感到非常『困擾』。

  春查了字典裡『困擾』的字義。朱批版的定義是『困擾:情感動詞/名詞,對自身的不理解/對他人的不理解。』而原版的定義是:『困擾:情感動詞/名詞,對眼前情況無法憑過去經驗與現有智識加以解決時所產生的情感。』

  對春而言,兩種詞義描述得都很貼切。都是『對的』。

  春現在,確實對自己不理解。

  眼前的情況也確實無法憑過去經驗與現有智識加以解決。

  而春同時,也對於現在『存在』在他身邊的那個男人,徹底地,無法理解。

  「你要盯我盯到什麼時候?」春嘆口氣,出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給最親愛的、在天國的老媽:

 

  老媽,又到了寫信給你的時候,很抱歉我這次間隔這麼久才寫信給天國的你,實在是最近我們家發生了很多事,多到妳兒子我的腦容量無法負荷的地步,我必須有足夠的時間整理這些亂糟糟的問題,所以讓妳等我等那麼久,真是抱歉。

 

  老媽,我覺得我快瘋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李道生先生


  他想,自己應該是真的很喜歡這個人吧。

  他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觀察那個人,知道很多關於他的事。

  他知道那個人叫作「道生」,好像是姓李,因為來找他收會費的隔壁太太總是叫他「李先生」。他知道他在附近的高中上班,每天早上都會騎著摩托車,花比別人多的時間熱車,然後以別人慢的速度上路。

  他知道那個人的很多細節,天氣很好的時候,李道生先生一定會早起一小時,打開門走到外頭,身上就穿著睡衣,深深的伸個懶腰。

  下雨的時候,李道生先生會小心翼翼地捲起褲管,他好像很怕自己被雨水弄溼,總是捲上個兩、三折,然後用家裡的浴帽套住腳,再出門。

  李道生先生從來不追垃圾車,他會拿著垃圾,神態活像周六晚上LoungeBar前的紳士,拿著花束等待女朋友一樣,提早十分鐘,好整以暇地迎接少女的祈禱緩緩飄進他們的巷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春失去了意識。

  *

  春『那天晚上』真的睡得很熟。

  睡得太熟了。

  春從床上驚醒,發覺吵醒他的是被自己閒置多年的鬧鐘,他手忙腳亂地按掉鈴響,坐在床頭發愣。

  往旁邊一摸,這是他的床。

  往天花板一看,這是他的房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不要『知道』我的想法,夏至恆。

  *

  『春』和『夏至恆』穿著耶誕老人的服裝,大搖大擺地走進了銀行。

  之所以能這樣輕易地以奇裝異服登堂入室,是因為銀行裡面已經充斥著和春他們同樣打扮的人。

  差不多在兩個小時前,銀行前面的廣場就出現了大量的耶誕老人。這些耶誕老人像在等待著什麼一樣,在廣場附近逛街、吃東西,和旁邊另一個耶誕老人談笑,其中也有一些走進銀行,順手辦理一些堆積許久的個人財產業務。

  銀行員一開始十分驚慌,對那些假扮成耶誕老人的客戶高聲制止,要求他們拿下紅帽子和假鬍子,才能夠進行臨櫃業務。

  但隨著耶誕老人越來越多,幾乎到了耶誕老人裝的客戶多於正常裝扮客戶的地步。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繼續提出『問題』,承擔『代價』。

  「小夏無法離職,業積一落千丈,沒有客戶願意再找小夏。銀行對理專有一定的業積要求,沒有達成目標就得接受懲處,小夏又是個好強的男人,他只好去找朋友。的朋友一向不少,請求他們幫忙投資。如果朋友沒有錢,小夏就借錢給他們投資。」

  「但是這種畸形的投資形態,能救得火究竟有限,於是最後,這把火終於燒到了小夏唯一的親弟弟身上。」丹說。

  「後來怎樣?」春忽然插嘴。

  「別急啊,我正要繼續往下講不是嗎?」丹笑著。

  「不,我是問『結局』。」春強調:「『最後』怎樣了?」

  丹沉默。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再說點什麼,嗯?」禽獸又說:「談談你現在想些什麼?」

  他張開口,忽然覺得彆扭,覺得一切都不對勁起來。身後的男人不像是平常的禽獸,這也不是他們平常的相處模式。

  「我想做愛。」他忽然枉顧禽獸命令地翻過身,把頭埋在禽獸的胸膛上,用下體磨蹭著禽獸,「抱我,我想跟你做。」

  他感覺到禽獸的驚訝,還有些微的惱怒。他想自己說得太過火了,「做愛」是對等的情人才用的詞,例如禽獸和那些女人。

  「侵犯我。」他央求著禽獸,「把你的肉棒塞進我的後面,我很癢,我欠操,用你的肉棒用力地捅我,把我弄壞。我想被你弄壞。」

  禽獸惡狠狠地捏起他的下顎,疼得他眼角沁淚。這才對,這才是平常的禽獸,他看著禽滿是忿怒的臉龐想。他閉上眼睛,等待禽獸久違的掠奪。

  然而禽獸不愧是進化了。他聽見禽獸似乎嘆口氣,禽獸鬆開手,在他睜開眼睛前重新把他翻轉過來,從身後緊抱住他。他感覺到禽獸的頰貼在他背脊上,禽獸的指腹撫摸著他的脊椎骨,禽獸向來很喜歡撫摸那個地方,從上到下,從下到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你想要什麼?』那一天禽獸又這樣問他。

  他想過,那不是他生日前夕,也不是情人節,更不是耶誕節。什麼都不是。

  『我……想要你的大肉棒……』他誤解禽獸的意思,說些討好的話。

  但禽獸卻抱住他,他從禽獸的臉上,看到一絲絲稍縱即逝的歉疚。

  『你想要什麼?』禽獸又問了一次。

  『以往我在院裡問過你一次,你好像答了什麼,但我想不起來了。』禽獸撫著他的臉頰,『你想要的東西也很可能不同了,所以我想再問你一次。』

  他沒回話,只是難得主動地摟住了禽獸的頸子,就著騎乘姿把禽獸壓進了床榻裡,開始了新一輪的唇、槍、舌戰。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禽獸進化論


  他脫下長褲、把內褲褪到腳踝上、甩去足踝上的襪子、脫掉鞋子,跨坐在男人寬闊的胸膛上。

  男人把手指繞到他身後,撫摸著他背脊的凹陷處。那個地方是脊椎喲,男人邊用粗糙的姆指磨擦著,邊輕聲地細語著:你的脊椎很美,小虞,像即將起飛的小鳥一樣,要是就這樣撫摸下去,會不會因此而長出翅膀呢?

  我的翅膀早就被折斷了,他懶洋洋地笑著對男人說。

  他彎下腰來試圖吻男人的唇,男人的頭偏了一下,他就吻在男人的眼皮上。

  細密的吻,像毛毛雨一樣,吻眼睛比吻人的任何地方還要能夠挑起情慾,這點他最清楚不過。他吻著男人的眼皮,伸出舌頭舔濕男人的睫毛。

  一個小時前,他的男人打開門回家。男人始終西裝筆挺,深黑色的外套、海藍色的領帶,是他替男人親手挑選的,現在很罕見的金色領帶夾歪上一邊,藍灰色的襪子、漆亮的皮鞋,灰條紋的襯衫上有酒漬的痕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春用單手掩住臉。他不明白,為什麼光是看著這些相片,就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因為『活著的』關係嗎?這些攝影的紀錄太過真實。太過深入。讓春有一種,真正的夏至恆是活在這些照片上,早已不存在這世界任何地方的錯覺。

  全裸的夏至恆。

  不知為何,春有一種『不意外』的感覺。照片裡有相當比例的裸照,有些半裸,更多是全裸,連不道德的部位也無碼大放送。

  橫躺在床上,屈起一隻膝蓋,用手遮擋住光線,一絲不掛的夏至恆。

  雙手按在吧台上,上身微彎,背對鏡頭,露出光裸臀部的夏至恆。

  頭上蓋著毛巾,在清澈見底的浴缸裡假寐的夏至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至恆從春身後起床,偷襲式地摟住了春。

  「為什麼你又沒穿衣服?」春十分冷漠。

  「因為我想脫給你看。」夏至恆說。

  「為什麼我又沒穿衣服?」

  「因為我想脫你給我看。」夏至恆笑得不像昨天晚上以前的夏至恆,「脫是動詞,你是受詞。給我看是目的性補詞,代表做這個動作的真正動機。」

  春絕望地別過臉,單腳落地,下床穿起他的襯衫和長褲,走出房門刷牙去。

  昨天晚上看完夏至恆向他炫耀的黑槍後,春就逃避似地跑去睡覺。一整天的衝擊已經超過他這平凡老百姓的精神負荷,他得想辦法修補。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很快知道,這是個『好問題』。

  「通常會找認識的人,而不是在網路上漫無目的地尋找。而且你似乎一開始就限定只找一個夥伴。」

  「因為我想兩個人一起去搶。」夏至恆說。

  「這是結果,不是答案。」春說。

  「認識的人會因為顧慮彼此而絆手絆腳,我不是瘋子,我明白搶銀行很危險。」夏至恆說出了驚人之語。「必要的時候,那個被我選中的人可以成為替罪羊,像蜥蜴斷尾一樣,他會代替我被警察抓,代替我頂銀行搶匪的罪。」

   矛盾。春察覺夏至恆的陳述中有矛盾。

  「你說『你喜歡我』。你說『要讓我為你頂罪』。這兩個句子本身存在矛盾。」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再也無法忍受,他扶著牆站在起來,把槍收回槍套中,插回保險栓。

  「客人?」女人疑惑。

  春彎身,匆匆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也沒有穿上,他把外套披在肩膀上,轉身推開門,他的褲管絆到了他。春踉蹌兩步,撞上走廊的牆。

  女人在室內叫他,春單手繫上褲頭,毛衣掉到地上,春沒有去撿。

  春衝出了這家店。

  冷風迎面吹來。春凍得臉色發白,他套上僅存的襯衫,拉緊,轉身往巷口走。

  風吹在不時掀開的胸膛上,好冷。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而夏至恆仍舊沒有回來

  第一天也沒有。

  第二天也是。

  那一整天春效率低落,大概是感冒的餘毒還在,春坐在書桌前,桌上放著翻譯稿,看著太陽從低到高,又從低到高。

  春試著想夏至恆去了哪裡。他可能發現了什麼新大陸,比如被某個展場的主題吸引,在那裡膩上兩天。

  他可能回去探望他的橋下朋友,宣傳他的搶匪大計。

  他可能標到了一批不錯的買賣,這幾天都在處理公務。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會回來。」夏至恆安撫他,「不要擔心,春。好好睡,睡飽了病就會好。」

  門在夏至恆背後關上,春的臉熱得燒起來。都是感冒害的。

  這傢伙要去哪裡?

  誰打電話給他?

  他真的會回來這個地方嗎?

  不可以思考。無法思考。想思考。不可以思考。無法思考。好想思考。

  春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渾身大汗淋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春用的大頭照是女友替他上傳的,是春和女友有一次去福隆,手牽手在海邊伊偎著的照片。那堪稱他們最甜蜜的一張照片。夏至恆一定看見那張照片了

  「對,我要舉辦一個活動,一個有利我們行動的活動。」夏至恆說著,他點開他的個人資訊頁。春這時候才發現,夏至恆的朋友欄裡滿滿的全是朋友,足足有五千四百多個,他不禁傻眼。春看過女友的交友欄,也不過一百多個而已。

  這傢伙是教主嗎?可能梵蒂崗主教的FB也加不到這麼多朋友。

  而且不只是數字而已,春站在夏至恆的後面,發現他的塗鴉牆上琳瑯滿目地全是訊息。

  Yutty回應了「夏至搶銀行研究會」社團中的訊息。

  Mary Chen、Otoo Wang和其他25位朋友覺得夏至的近況動態很讚。

  Sophia Lin接受了夏至的交友邀請。在Sophia的塗鴉牆上留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斬雞」。春絕望地回想起來,這是責任編輯經常叫他的方式。

  「是說你今天還真稀奇,像這種美語教學的稿,平常你不都用郵箱傳嗎?今天竟然會親自送件來,還挑這麼冷的天。怎麼,阿宅轉性啦?」責任編輯嘻嘻笑著,一邊接下他的隨身碟,說了一聲:確實收到了。又說:「還是說跟女友吵架了?家裡待不住?」

  春臉頰陣陣發燙,好像槍管還頂在那上頭似的。

  不能被拖進去。

  「對了,春,關於你上次翻譯的那個雜誌文章……」

  責任編輯好像想到什麼,在他亂得可媲美垃圾場的桌面上翻找了五分鐘,拿了一疊藍圖複印本出來,用手搔著後頸。

  「雜誌文章?」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勇稍稍清醒過來。他在床頭坐直起來,兩眼朦朧地看著立樹。只見立樹似乎朝他走過來,在床邊坐了下來。

  「何況像公主那種女生,又不是什麼大美女,真這麼喜歡這型的話,我常去的那間店有個還不錯的,下次就破例介紹給你,怎麼樣?你應該還沒和什麼人上過床吧。」

  立樹說著。小勇倒沒認真聽他在說什麼,只是視線一直停留在那雙唇瓣上。

  那雙薄薄的、即使笑起來也顯得冷峭的唇。小勇看著那雙唇瓣在眼前翕動著,不知不覺直起了身。

  就是這張唇,剛剛在餐廳裡,親口催毀了他的夢想。

  就是這張唇,從小到大,在他耳邊落下嘲諷的話語。

  就是這張唇,在他最失意時落井下石。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心情真的很好。

  他試著養過不少寵物,但是寵物麻煩的地方在於,你總是不知不覺會和牠產生互動,然後把他當成真人一樣地看待,至少是近似真人的存在。

  「我回來了。」、「怎麼啦,是不是在生氣啊?」、「今天也很開心嗎?」即使知道對方不會回應,肅水到最後總是不由自主地對那些寵物說出這些彷彿期待回應的話語。

  這讓肅水覺得空虛,彷彿自己很寂寞似的。事實上他一點也不寂寞,他只是想要個可以常常抱著不會反抗他擁抱的東西,而且不可以是冷冷的。

  肅水養過三隻狗、五隻貓,兩隻楓葉鼠、一隻九官鳥,還有零點五隻灰兔,之所以叫零點五隻是因為那是朋友寄養給他的,他養不到一個月就死了。

  當他對那些動物說話時,總覺得他們都用空洞的眼神望著他,帶著憐憫。

  好像在說:這個人類真是可憐,竟然寂寞到得和我們說話的程度。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