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衍很好啊,我喜歡衍,最喜歡了。」

  顒衍怔了一下,看著少年甜美無雜質的笑容,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竟陵掂足吻向他的頸側,吻著他布滿鬍渣的側頰,一路找到了顒衍的唇。顒衍也沒有多做抵抗,任由竟陵把舌頭伸進他的口腔裡,和他做深度的交流。

  竟陵熱情地吻了一陣,顒衍坐倒在床上,竟陵就從頭把他撲倒,恐嚇信飛了滿床。竟陵正準備伸手脫他褲子,顒衍卻驀地坐了起來,抓住了其中一封信。

  「啊啊,不行,得先處理完這件事才行。」

  顒衍抓了抓頭。

  「如果真的是高階妖鬼做的事,那麼班長她們可能會有危險,要是感覺得出妖氣的話,或許還可以憑妖氣的類型猜測出妖鬼的種類,但是現在好像行不通。喂,你還知道任何學校裡的靈異傳說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秉燭跌坐在地上,看著巨大的黑色鳥影,張口吞噬了地上弱小的妖影。

  ***


  夜晚的校舍高花壇上,竟陵光裸著身體抱著膝蓋,身上披著秉燭借給他的制服外套,兩人一齊看著遠方明滅的車燈。

  「會冷嗎?」秉燭問竟陵。

  「……有一點。」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說到尚融注意的那個人,也就是那個叫顒衍的人類。說真的,這個人也是這整間宿舍中,最讓秉燭感到困惑的人。

  顒衍是學校的老師,還是他們班上的導師。

  但秉燭承認就算以最寬鬆的標準,他也不是一個教學認真的老師,上課的時候大部份時間都在講跟課本無關的東西,從搜神記講到聊齋誌異講到玫瑰瞳聆眼的最新劇情,讓秉燭搞不懂他們在上民俗學還是歷史課。

  而且這個男人,明明今年才剛滿二十六歲,秉燭覺得他甚至有點娃娃臉。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顒衍好像很愛把自己搞成大叔的樣子,臉上留著鬍渣,衣服也不怎麼修邊幅,頭髮總是弄得像鳥窩一樣亂糟糟的。

  秉燭常常看到他在後樓梯偷抽菸,還愛在宿舍裡用小杯子喝高粱酒。

  但即使如此,顒衍還是很受學生歡迎,男學生女學生都是。他經過教休室時,就常看到顒衍被一堆學生圍住,一臉不耐煩地替他們解決一些生活上疑難雜症。

  秉燭覺得這個人有一種難以形諸言語的親和感,而且這種親和感顒衍越想掩飾,好像就越無法控制。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老師……怎麼辦,我好害怕,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要是他真的要找我報仇,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好怕……我真的很怕……」

  ***


  尚融走進房間時,就聽見浴室傳來淅淅瀝瀝的水聲。

  他微微勾起唇角,走近浴室的布簾。眼前的光景果然如他所料,一個外表二十一、二歲的男人微仰著上身,蓮蓬頭裡的熱水宛如細雨般落在他蒼白而肌理分明的肌膚上,男人似乎很喜歡這種熱度似的,微瞇著眼睛享受著。

  男人頎長的背後,是一道若隱若現的藍色光影,側看如細川,正看卻宛如一條自由自在的遊龍。從肩膀一路延伸到光裸的臀,結束在令人血脈賁張的位置。

  而藍色的刺青最頂端,則是一枚宛如烙印般,鮮紅色的圖騰,彷彿龍珠一般折射著魅人的光澤。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那個……剛剛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秉燭終於有餘裕開口。

  久染看了他一眼。「就是妖鬼。只是很初階的妖鬼,你如果住在這裡,以後還會遇到很多。」

  「到底什麼是妖鬼?」這是秉燭一直想問的問題:「是妖怪嗎?」

  「妖鬼不是妖怪……說實在的,這世上也沒有妖怪這種東西。所謂的妖,是人類用來稱呼所有非人類但擁有智慧的生物,在人類的詞彙裡,『妖』就是異己、異類的意思。就像『神』是指超越人類、地位崇高於己的存在一樣。」久染說。

  「哈啊……」秉燭似懂非懂。

  「多數非人類的生物經過適當的學習和修行,都能夠成為妖,只是多數的妖智慧都不高,古往今來有許多關於妖怪的記載,像是器物化成的百鬼夜行、生長於山澤間的精怪等等。」

  久染小聲地解釋著。「但其中還是有少數的妖能夠修成正果,得到與人類同等、甚至超越人類的智慧,這樣的妖我們就稱呼他們為『妖神』。」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別動。」尚融說。

  秉燭渾身一僵,男人的語氣裡有某種令人無法違抗的力量。秉燭眼睜睜地看著尚融的指尖越靠越近,原先看起來像一般人類那樣骨感修長的手指,指甲竟驀地伸長,血管和青筋浮出皮膚,變成像野獸一般的猙獰。

  他渾身動彈不得,青色的指甲越伸越長,在接觸秉燭胸膛的那一剎那,尚融忽然停住了手,指甲與肌膚交接處嗤地一聲,竟冒出了一縷白煙。

  「強悍的觀音護心咒啊……難怪小衍要吃虧了。」

  尚融自語了一聲,隨後便收回了手指。

  秉燭不禁大大鬆了口氣,剛才尚融碰觸他的時候,雖然只有一瞬間,秉燭無法否認,他真的出手攻擊男人的衝動。

  「尚哥別小看他,前幾天在學校裡,他一個人空手就擺平了一群不良少年。」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對,樞、璇、璣、權、衡、開陽、瑤光,是天罡最基本的禹步。」

  竟陵看著秉燭喘息地把最後一個少年壓制在地上,然後反轉身體,凌空用膝蓋抵住少年的腰際,那個少年慘叫一聲,背部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顒衍想他應該很久都沒辦法靠腰了。

  「秉燭同學,小心!」

  秉燭正拭著汗從地上爬起來,就聽見女同學出聲示警。

  顒衍看到那個帶隊的男人猶如打不死的小強,不知何時已經從校門外爬起來,拿起同伴掉落的鐵棍就往秉燭的背後偷襲。

  秉燭這次連頭也沒回,在棍子就要擊中他脊椎的前一刻,身子忽然從地面上消失了。

  顒衍看著秉燭像小鳥一般的少女原地跳起,腳尖在已經倒在地上的少年頭上一點,然後竟凌空越過男人的頭頂,百折裙也隨之飛揚。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顒衍看著穿著歸如高中全套女學生制服的秉燭,下巴掉下來撞在講桌上。
  
  「啊,顒衍老師,你總算來了。」

  教務主任站在後門口,看見顒衍就迎過來,還順手牽過了秉燭。

  「聽說你從床上被女友踢下來滾出陽台滾到馬路上所以骨折?真是辛苦了。」

  無視顒衍難看的青臉,教務主任邊說邊把秉燭拉到了講桌旁。

  「因為你受傷了所以一直找不到機會跟你講,這是轉學生,叫作林秉燭,從今天開始轉到你們班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學弟一直覺得隔壁寢的學長是同性戀。

  對住在男生宿舍的青春大學生而言,隔壁住著一個同性戀學長是很危險的事,學弟這麼認為。為了全宿舍大一學生青澀的菊花著想,他有必要弄清楚真相。

  而且那位學長長得還很不賴,一雙高聳入雲的劍眉、深邃黝黑的雙目,高挺的鼻樑、形狀皎好的下巴。更犯規的是那一雙彷彿生來就該吻著什麼人的厚唇,每次在餐廳遇見學長,學弟都會不由自主地盯著他上下歙動的嘴唇瞧。

  被唾液溼潤的唇角、唇間色擇溫潤的貝齒,有時會伸出舌頭來舔去沾上唇瓣的醬汁……真是太淫蕩了,學弟到最後總是受不了別開目光。

  真是太不像話了。男生宿舍裡有這種人,如果還是同性戀,全宿舍的學弟都要夜不成眠了。

  學弟每天晚上都去學長房間門口徘徊,試圖找到一絲半縷學長是同性戀的證據,好保護他可愛的同學們不受侵襲。

  他每天都去學長房間門口埋伏,還運用各種方法誘惑學長打開房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死不了的,七阿姨說過,能來這間宿舍的都死不了。」應龍語調輕鬆地說。

  在眾人的注視下,枝頭上掛的人終於稍微有了動靜。只見他保持著雙手掛在樹枝上的狀態,先是微微抬起了頭,然後張開了眼睛。

  然而眼前的場景實在令他太過震驚,也難怪,顒衍相信如果他張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在離地五公尺的樹上,任誰都會驚慌失措的。即使如此前院裡還是沒一個人動彈,一個人四隻妖怪都佇在原地旁觀。

  「啊、啊,哇呀!」

  樹上的房客似乎真的慌了手腳,他的手虛抓了幾下,腳下卻一踏踩空,碰地一聲,顒衍絕望地看著新房客以倒栽蔥的慘烈姿勢從樹上直直滾進草叢。

  房客在草叢裡沒動沒靜了一會兒,讓顒衍以為他暈過去了。沒想到過了兩分鐘,一雙蒼白的小手忽然從草叢裡伸了出來,新房客艱難地、滿身樹葉泥巴地爬出了草叢,還像小狗一樣用力甩了甩頭,甩去頭髮上的露水。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秉燭夜話:顒衍之章


  「我要借熱水。」

  顒衍看著站在自己房間門口,還捧著軍用洗臉盆、毛巾和牙刷的男人。

  「……為什麼?」

  「我沒繳水費。」

  「你閒著沒事幹嘛不繳水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