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番外 小劇場

 

小劇場、之一 渣神


  恆恆是一個森林裡快樂的清潔工。

  有一天,他的拖把掉到了森林中最深的池子裡。沒有拖把,恆恆就無法清掃他最愛的森林了,因此他非常傷心,忍不住就哭了起來。

  他坐在池邊哭個不停,從白天哭到晚上,據說這座森林晚上非常恐怖,有吃人的猩猩出沒,還有吃人的妖樹俟機而動,附近的鄉民晚上都不敢留在這裡。

  但恆恆實在太傷心了,一時就忘記那樣的傳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番外 心結


  楊昭商常覺得吳正桓不夠愛他。

  並不是說覺得正桓不喜歡他,相反的,就是因為他感覺得到他們明明互相喜歡,所以才會計較起這麼細微的地方。

  總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十年,而且還住在一起,而且還是同性。對楊昭商來講,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比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更為難得,必定是跨越重重阻礙、真心想相互結合的兩個人,才能走得長久。

  所以他跟正桓,這樣天造地設的一對,又一路走到如今,理應比天底下任何情人都更加親密、更加你儂我儂才對,彷彿自己的一部分已經揉到對方身體裡那樣子。

  但是很遺憾的,在眼看著就是認識十一週年的現在,楊昭商始終還是沒這種感覺。

  正桓其實對他很好,這他也明白,像是他作晚餐時,正桓總是會一邊吃一邊稱讚。又比如他幼稚園事情比較多時,正桓即使做什麼都笨手笨腳的,也會自行做起家裡的家務事。又例如每次他幫忙照顧立樹時,正桓總是會吻他一下,做為體貼的謝禮。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番外 願望


  林秀明掛了電話,走進飯店的房間,順勢帶上了房門。

  房間裡的大男孩正和另一個小男孩玩著,大男孩好像正在教他划酒拳似的。雖然林秀明不覺得划酒拳是個適合小孩的遊戲,剛才他出去打電話前,那孩子明明還在講充滿童真的故事的,不知何時就給大男孩帶壞了。

  「五,十!十五!哈哈,你輸了!」凱賓對著男孩大笑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我嚇了一跳,看著一路堆到天頂的書,或許孟夏所言不虛,但我無法想像一個人家裡放著五萬本書的樣子,放五萬碟A片還差不多。

  我幫著孟夏開始找書,有了目標之後,調查起來就有幹勁多了,何況只是找貼紙的話,不需要什麼專業的歷史社會學知識。我偷瞄了孟夏一眼,他並沒有阻止我協助的意思,只是抿著唇低頭翻找著,側臉像希臘的雕像一樣陰沉。

  後來我們又找到將近十多本貼了那樣貼紙的書。孟夏猜得沒錯,接下來的書也全都和猶太人有關,而且多數集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受迫害的猶太人(當然,這我也是聽孟夏解說後才知道的),其中有幾個名人連我也認識,比如卡爾馬克思、摩西等等。

  我從最上層的書架抽了一本厚重的書,那本書放在兩個成人高度的屋頂下,得靠木梯才能取下來。拿出來的時候都是灰塵。

  我瞇著眼睛翻開那本書,那似乎是畫冊一類的書籍,沒想到教授連畫冊都有收藏,我忍著漫天塵煙,正想把書再擱回去,卻在倒數第二頁上瞥見了紅色貼紙。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Tempo Tango Spe3. 因應政府政策


  「為了因應政府政策,Tempo系列從今天開始改成普級版。」室友說。

  「什麼是普級版?」Tempo問。

  「就是小朋友也可以輕鬆觀看的版本。」

  「我們的對話小朋友不能輕鬆觀看嗎?」

  「就是爸爸可以站在你身後跟你一起看的版本。」

  「我爸爸一向都站在我身後跟我一起看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4/14 女王之犬印量調查結束,感謝大家的填寫!:)

    剪刀上的蘑菇加印調查還會持續進行到本數到達加印標準為止,還請有意購買的朋友幫忙填寫喔。^^

爾朵各類刊物購買方式與近況請看這裡:http://adorn.blog128.fc2.com/blog-entry-30.html(3/17新增)

同場爾朵加印調查─《剪刀上的蘑菇》

《剪刀上的蘑菇》已經完售,但仍有讀者陸續來詢問餘書消息,因此我們開了加印調查。另外,因為《剪刀上的蘑菇》是採用印刷方式印製,調查本數最少要達到300套〈上、下冊〉才會加印,所以希望想購買的讀者朋友們花費一點時間填寫,感謝幫忙調查的各位~^ ^

《剪刀上的蘑菇》加印調查表請點我

 以下是書籍資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想要玩海龜湯。」室友說。

  十月放榜,Tempo以吊車尾的成績考上了國考,但是室友卻沒有考上。

  Tempo本來想考上了就回家看雙親,但是因為室友說他沒考上不想回家,要留在租屋裡。Tempo覺得沒考上的室友一個人孤零零地留在那裡有點可憐,加上室友在他考試期間也很照顧他,只得勉為其難地再留下來一年。

  雖然Tempo百思不得其解室友為什麼會沒考上,明明大學時代都是書卷的。

  「好難得你會主動要求什麼。」

  因為床沒有多的,所以Tempo和他還是睡同一張床。但是因為Tempo腰痛,所以室友把大半床舖都讓給他,自己坐在床旁邊的椅子上。

  「我要求過的東西很多。」室友正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