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則噗的署名是「就是那個裁縫師」,國王完全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加了他噗友。

  噗上的訊息也非常簡單,只有短短四個字:『快去收信。』

  國王怔在那裡,不只是因為內容太過簡略,也沒有任何連結和圖片。但下面卻已經堆滿國王噗友的回覆,還多達一千兩百多則,前面的噗友還好奇地在問:『發生什麼事了?』、『是合購的主購嗎?』、『我聞到八卦的味道,科科。』。

  不過到四百五十幾推的時候有人推了一個(dance),接下來一整排就跟著全是(dance)。中間有人試圖插樓問:『發生什麼事?大家在跳什麼?』,但孤臣無力可回天,河道上已經被香蕉佔滿了。

  國王呆呆地看著那一排扭動跳舞的香蕉,感覺自己的心口也像那些香蕉一樣,扭動跳舞起來。

  他過了很久,才有勇氣去收他的電子信箱。自從有了facebook以後,國王已經很久不用私人電子郵件了,平常用郵件都是為了批奏折,還有各地來的公文,他看到電子郵件就會想到工作。而且信箱裡有半數以上都是廣告,還有一半是活像恐嚇信的轉寄信件。

  『把這封信轉寄出去!每轉寄一封,我們就會捐0.5美元給關懷勃起失能慈善基金會,只要按個鍵,你就能幫助無數活在水深火熱中的男人!這真的不是詐騙信件!請相信我們,請把這封信轉寄給你每一位朋友,不管他能不能勃起!』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雖然它沒有要篡位的意思,但國王的表弟還是揭竿了。

  裁縫師一直看到整張臉簡直貼在他跨下。國王終於忍耐不住,他漲紅著臉說:

  「你在看什麼?有……有什麼好看的?」

  裁縫師的臉色非常嚴肅。「我覺得,好像有點歪。」

  國王立刻叫了起來。「哪、哪裡歪了!明明就是正的!」

  裁縫師的臉色依舊很凝重。「不,不但有點歪,尺寸也有點太小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林秀朗在漆黑的起居室裡抬起頭來。

  樓下傳來腳步聲,還有外套脫下的悉蘇聲,林秀朗不必多猜測就知道,是兒子回家裡來了。

  這倒讓他有點驚訝,他已經不知道多久沒聽見兒子開門回家的聲音。或許是自從妻子去世的那天起,又或者是更早。特別是每年生日,林秀朗記得兒子絕對不會留在家裡,他會去那個人家裡歡慶,再到什麼地方和朋友鬼混一整晚。

  就和他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

  他從躺椅上站起來,林秀朗告訴自己別太期待,說不定只是個忘了帶東西的傭人。雖然他的確每年這個日子,都排除了堆積如山的會議從公司趕回來,在空蕩蕩的家裡等上一整晚。只因為自己在兒子這個年紀時,父親從來不記得自己誕生的日子。

  不要讓你的兒子重蹈你的覆轍,那個人的聲音不知道怎麼的揮之不去。

  林秀朗扶著迴旋梯下樓,在客廳裡看見了預期的背影。說實在的,明明是自己兒子,見面的機會,卻彷彿不如公司裡的一個經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個遙遠的國家裡,有一位年輕俊美的國王。

  年輕俊美的國王。

  為什麼要強調他年輕俊美是有原因的,因為這關係到接下來這個故事的視覺效果,如果國王和大多數童話裡的國王一樣是個禿肚大叔的話,這故事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總而言之,這是一位年輕俊美、帥到掉渣、肚子沒有一點起伏、胸口也沒有胸毛、胯下也沒有陰毛、腿上也沒有腿毛、皮膚吹彈可破、摸上去宛如綢緞一般,還散發著健康男性光澤的世紀第一美少年。

  這個王國非常的平和,路不拾遺、夜不閉戶,而且因為它位於鳥不生蛋的地方,周圍都沒有鄰國,全是宛如RPG遊戲中繪圖小組懶得製圖時的超級大草原,也因此不論他如何空虛國防,也找不到任何國家來和他發生戰爭。

  你們以為國王會因此煩惱資源和用水的問題,其實也沒有,因為國家周圍環繞了三條河流,那裡氣候宜人、四季如春,創國九千九百九十五年來,沒有鬧過一次旱災、沒有出過一水災,當然更別提海嘯和沙塵暴,就連地震一萬年來也沒發生過半次。

  王國的居民非常單蠢善良,國家說什麼他們基本上都會照辦,比起造反他們比較想乖乖待在家打最近新出的電動。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