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所以說,你現在想跟我去哪裡?」我微微一笑。

  立樹立刻勾緊了我的手,露出孩子一般的歡快笑容。我真是不得不承認,美少年這樣發自心底笑起來,真有讓人心臟發麻的實力。

  「好不容易十八歲了,當然要做些十八歲的人才能做的事啊。」立樹雀躍地說。

  雖說是十八歲才能做的事,立樹帶我去的地方也只是普通的夜店而已。說實在的,我年輕的時候非常會玩,被秀朗帶著,什麼糊塗事都做過,有些事我至今還不敢讓楊昭商知道,怕他會鄙夷我的人格。

  那時候我也不過十九歲,大現在的立樹一歲而已。只是我們那時候的夜店,和現在的夜店有點不同罷了。這也是為什麼我不大管立樹這類行逕的原因,因為總覺得我可以了解年輕人想做這些事情的心情。

  「恆恆,我們走吧。」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立樹,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還沒走出臥房,就聽到楊昭商對著外頭大叫,我馬上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我匆匆走出玄關,就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一邊甩著腳上的布鞋,一邊大剌剌地踏進客廳。他背上還背著書包,外套已經脫了下來。他熟門熟路地摸到我平常坐的那張沙發上,閒適地半邊靠了下來。

  「這是我家啊,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少年沒好氣地說。

  「我不是問你這個,立樹,現在才三點不是嗎?學校不是應該還在上課?」

  楊昭商身上還穿著圍裙,一副要發作的樣子。我看著這副景象,不禁嘆了口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CWT27常見Q&A:

*預購已截止,感謝大家的預購!

*歡迎現場購買,新刊首販現購價170元整,請直接來攤位上把它抱走就可以了:)。

*CWT27攤位號碼為Q66(在體育館1F),爾朵工作室僅於2/12(六)擺攤(2/13(日)沒有攤位喔!),攤位上會販賣以下刊物:

「裝置愛情」+書籤(NT$400元整)、「剪刀上的蘑菇」(NT$660元整)(量少,恕不接受預留)、「新刊片敷」(NT$170元整)等三本刊物。

刊物作者也會在場,如需任何簽名,簽繪或換書等服務,皆可自現場詢問工作人員喔。

《片敷》封面

《片敷》宣傳頁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那,如果讓立樹繼續住在愛文阿姨那裡,立樹會覺得不開心嗎?」

  立樹這回沉默了很久,我發覺就算是六歲的孩子,竟也彷彿知道這個回答的重量。那是足以決定他一生、或許也是很多人一生的回答。

  「不會。」立樹最終,還是搖了頭。我想他是個誠實的孩子。

  但他立刻又拉住了我,「可是我還是想和恆恆在一起,我想常常看到恆恆。」他急切地說:「如果跟阿姨住,就會看不到恆恆的話,那我不要。」

  我看了愛文一眼,她不知道何時又站在旁邊偷偷掉起淚來,這回小K還拿了手帕給她,她就一邊吸鼻子一邊聽我們說話。

  「恆恆會經常來看你,隨時都可以來。」

  愛文也跟著蹲了下來。「不管立樹住在哪裡,都沒有人會丟下你,如果立樹想去住恆恆那邊,那愛文阿姨也會常常過去看你。所以立樹,你不要擔心,沒有任何人會強迫你,你可以盡情地說出你想說的話。」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但是我也無法否認,在聽見楊昭商提議的那一瞬間,我忽然有種眼前那層黑幕揭開了、彷彿看得到一點路腳的那種爽快感。

  我也有點感謝楊昭商,他應該是看出我這些日子的消沉,他會特地來和我擠一間屋子、做那些菜給我吃,還為我介紹那樣的工作,全是因為要替我打氣,讓我在沒有了立樹之後,還能為往後的人生勇敢走下去。

  在某個晴朗的晌午,我向清潔公司遞上了辭呈。

  我們那組的媽媽聽到我要辭職,似乎都相當遺憾的樣子,畢竟以後就少了一個可以讓他們性騷擾的員工了。

  不過我們公司來來去去,這種工作流動率和替代性本來都很高,因此組長也只是握了握我的手,感謝我這些年的配合,就撒喲那啦了。

  辭職之後,我後來還是按照原訂計畫,搬進了楊昭商在山腰上的那個家。

  一來那裡離我接下來想工作的地方較近,二來,我也不好意思再讓楊昭商繼續用我家那個破得要命的廚房了。再說一直待在那裡,會讓我動不動就想起立樹,有時候楊昭商不在,我一個人在家時,看到立樹以前用過的東西,還會忍不住想掉眼淚。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吳正桓吳先生,請你把我的兒子,林立樹還給我,可以嗎?」

  我心驚肉跳,秀朗依舊保持著微笑,坐在榻榻米上一動也沒有動。但我卻忍不住後挪了挪,靠到與廚房相隔的櫥櫃上。

  秀朗似乎沒注意到我的驚慌,只是安靜地說:「再過幾個星期小學就要開學了,我給他選得那個學校,開學早一點,我得在開學之前,帶立樹先去適應環境。那裡的學生幾乎全是大企業子女,要是出了什麼差錯,恐怕會被人欺負的。」

  他又回頭望著我。

  「所以我今天一定非帶走立樹不可,否則就來不及了。你能明白嗎?正桓。」

  我指尖發抖,看了一眼立樹,他早躲到廚房的一角去,和我一樣警戒地遙望著他的父親,就像第一天來我家時,對待我的方式一樣。真是隻懂得危機處理的小動物。

  「為什麼……這麼執著於立樹?」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沒有再聽她說下去,沉重地闔上了我家的房門。

  ***


  巴爾札克去世了。

  其實說是去世,也不是什麼特別悲傷的事。這隻老鼠被我養了兩年,每天吃飽飽睡好好,安逸到最後連滾輪都懶得跑,他在睡夢中壽終正寢,結束他好命得不得了的鼠生。

  是立樹發現他走的,有一天他比我早起,我起來就發現他站在籠子旁,手上拿著巴爾札克的飼料。

  「恆恆,巴巴札札不動了。」他擔憂地看著我。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我睡得前所未有的酣熟,一晌無夢。

  ***

  
  那天星期日,我和立樹又去了一趟大山公園,為立樹媽媽種的樹澆水。

  立樹用新的澆水器,在公廁裝了滿滿一桶水,細心地在樹的周圍繞了一圈。樹比我上次來看的時候又高了許多,我和立樹合力在旁邊裝設了簡單的支架,避免他被強風吹倒,我們還買了一小包堆肥,一起埋進小樹的根部。

  我看著那棵樹,在樹前面蹲下來,雙手合十。立樹也學我的樣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直到太陽都出來了,才和楊昭商相偕著送立樹回去。離開前我又回頭看了眼長廊,心裡想著回家後,一定要找根柱子,好好地紀錄立樹每一刻的成長。
  
  ***
  
  
  夏天的氣息悄悄地逼近,立樹的六歲生日也快到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否則我真的無法保證,我還能自你心中保持著原來的形象。你會發現那個幼稚園園長楊昭商,其實遠不如你想像的那樣和善、那樣冷靜、那樣……高尚。」
  
  ***
  
  
  「你怎麼啦,親愛的正桓?」耳邊傳來老闆親切的問候。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