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僵在那裡,但在我反應過來之前,立樹越過我衝了過去,「爸爸!」
  
  我退了兩步,看著立樹投到那個男人的懷抱裡。秀朗一邊撫著立樹的頭,一邊笑得開懷,「樹樹,好久不見了,你長這麼大了啊!怎麼樣,有沒有想把拔啊?」
  
  我張開了口,嘴唇卻哆唆得發不出聲音。秀朗邊笑邊從身後掏出一個大盒子,看外型應該是玩具飛機之類的東西,在立樹面前搖晃。「你看,把拔給你買了什麼來啊?」
  
  秀朗不愧是秀朗,連對白都和我腦子裡的連續劇模組一樣典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我無法取代他的父母,也無法取代他父母本該為他做的事……不論多久,我就只是他的恆恆,做恆恆該為他做的事。」
  
  楊昭商聞言默默地走了段路,他把手插進褲袋裡,忽然開口。
  
  「其實我也有事情沒有告訴你。」
  
  我怔了一下,想說他該不會要告訴我,他其實是動物園的猩猩誤中基因射線而進化成 人類之類的,實驗室的人正在追捕他。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訝異地回過頭,但立樹已經返過身,全身縮進被窩裡,帶著淺淺的笑容睡著了。
  
  ***
  
  
  話劇表演的日子很快就來到,我特別請了一整天的假,不去打工,也不做代工,一早就去幼稚園幫忙布置舞台。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爾朵加印調查─《剪刀上的蘑菇》

《剪刀上的蘑菇》已經完售,但仍有讀者陸續來詢問餘書消息,因此我們開了加印調查。另外,因為《剪刀上的蘑菇》是採用印刷方式印製,調查本數最少要達到300套〈上、下冊〉才會加印,所以希望想購買的讀者朋友們花費一點時間填寫,感謝幫忙調查的各位~^ ^
https://spreadsheets.google.com/viewform?formkey=dDBVZUJqZ2tLZmhzNTlrRGdwcmZPd2c6MQ

*片敷預購部份已全數寄出,請留意7-11交貨便簡訊通知!

*片敷會後通販開始,有先匯款再至7-11取件與於7-11取件時再付款兩種方式(建議選擇49元先匯款再取件,比郵局通販55元還便宜喔!)。

*將會保留一定數量的書在CWT地下街場(5月)販售,下場可以來的也可以現購喔~~

片敷會後通販網址: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102245747218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想跟你出去吃飯啊,你可以把他當作是約會的邀請。」楊昭商說。

  立樹拿著新的寶劍,在一旁揮舞著排練起來。帶大班的女老師來到圖書室門口,向園長打了招呼,就下班了,幼稚園裡又如往常一樣,只剩下我們三個人。

  我在心裡至少閃過一百個念頭,推敲了一百個楊昭商說這句話的用意。

  「我在清潔公司已經吃過了,抱歉。」我最後採取不痛不癢的回應。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我馬上就過去。」
  
  我放下手機,馬上去和組長交涉。可能是我看起來真像個憂急交加的父親,組長竟然意外地開明,他叫我馬上過去,請假的時數之後加班補回來就行了。
  
  我慎重向組長致謝了幾次,就搭上往幼稚園的車。衝進安置立樹的小教室時,楊昭商和一名女老師都陪著立樹。我一眼就看到立樹的眼角下青紫了一塊,眼睛紅紅腫腫的,像是有哭過的樣子。
  
  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有些家長一聽到孩子在學校被欺負,不分清紅皂白,衝到學校就興師問罪了。雖然楊昭商有跟我解釋過,我還是覺得一把火從肚子裡升上來,恨不得把那個跟立樹打架的小孩抓過來揉一揉搓一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Ep.1 作者不要背著社團亂承諾!


  阿龍認為,販售會最重要的是顧客至上,以滿足讀者的要求為重。

  他是這個小小創作社團裡面的責任編輯,說是責任編輯,其實在這個只有四人小不拉機的社團裡,分工也沒那麼絕對。編輯偶而也兼兼校正,校正偶而也當當繪者,他們的繪者大象更是一天到晚兼任總編輯,編策大家追在印刷廠的死線上。

  說起阿龍的社團,原本應該是有兩個作者,一個繪者,再加一個編輯和一位美編,但因為有位作者說要外出取材後便再也沒有回來,所以事實上只剩下一個作者在運作。

  阿龍的社團是耽美社團,就是俗稱的BL,他們的作者筆名是舒辛,當然也是專寫專畫BL的 作者。

  只有他知道,這個筆名只和作者的本名差一個字而已,因為作者和他是竹馬竹馬,就叫舒心。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要我替你按摩嗎?」

  楊昭商的聲音忽然在我背後響起,我嚇了一跳,還沒反應過來,楊昭商那雙比一般成人都要寬大的手掌已經按上了我的肩。

  我吃了一驚,身體立刻本能地起排拒反應。

  但楊昭商的手又暖又充滿力道,姆指剛好按在穴道上,瞬間僵硬的血液像是活絡過來似地,從腳趾一路通到四肢百骸,舒服得讓人忍不住想開口呻吟。

  雖然很沒用,但我的身體在瞬間就放棄了抗拒,任由大猩猩在我的背上揉捏推拿。

  「……你還真是什麼都會。」我把頭埋在雙臂間,悶悶地說。

  「我前妻是做Sales的,回家也常腰酸背痛,我常像這樣幫他按摩小腿。」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因為留著,馬麻才知道我回來過了啊。」
  
  我低頭專心替他繫鞋帶,掩飾住那瞬間湧上喉口的哽疼。
  
  我想我從來沒有想過立樹的心情,也不曾站在立樹的角度來看事情。
  
  我只想到自己,想到自己的不便、被秀朗拋棄有多麼不甘心。卻不曾想過這麼小的孩子,乍然被丟到一個陌生人家裡,被 迫要和一個不認識的人生活,以往熟悉的親人全無音訊,要是在一起的人好相處也就罷了,偏偏又是像我這樣的男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園長也不敢一個人吃飯啊,所以才老是找這麼多人一起吃。」楊昭商環顧了一切餐廳,他又捱近那個男孩,「告訴你一個秘密,園長晚上也不敢一個人睡覺。要是床上只有園長一個人的話,就會寂寞到哭出來。」

  他刻意壓低了聲音,好像這真是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個昶育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園長直起身來,挺直了下腰。

  「你覺得園長很膽小嗎?要不要檢查園長有沒有小雞雞?」

  楊昭商作勢要脫褲子,昶育小朋友已經完全被唬住了,他忙拚命搖頭。

  「為什麼不要?」楊昭商問他。

  「園長一定有小雞雞。」

  「為什麼覺得園長一定有小雞雞呢?」楊昭商又問。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恆恆……恆恆!」

  ***


  剛分手那段日子,我很不甘心。

  我整個人都被裹在一桶名為「不甘心」的液體裡。不管吃飯的時候也好,睡覺的時候也好,這些有毒液體腐蝕著我,讓我整個人都變得很不對勁。

  我想要像個懂事的大人一樣。事實上剛開始秀朗和我在一塊時,我也很明理地有心裡準備。秀朗總有一天要結婚、要繼承家業,要像個正常男人那樣生活。

  所以我也很中二地想,我到時候一定可以大義凜然地讓出床邊的空間,擺上刻有另一個女人名字的神主牌。我是男人,好男不跟女鬥。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只是他一見到我回頭,就立刻縮了回去,恢復乖乖坐在椅子上的姿勢。

  我在一家清潔公司當臨時派遣員工。剛和秀朗分手的那段日子裡,我被秀朗的爹還有愛文全面封殺,我的名字被送到了所有和秀朗家有生意往來的機構裡,上至政經名流界下至打掃搬運公司,全成了我的拒絕往來戶。

  我直到那一刻開始,才知道過去的自己有多麼天真。感覺就像一隻綿羊鑽進了獅群裡,還以為身邊的小獅子可以一輩子保護自己。

  林家做到這種地步也實在誇張,畢竟我沒背景沒人脈,抽去秀朗,我這個人就只個平凡的白目而已。怪就怪在當時我年少輕狂,被甩了不甘心,還跑去找他老爸當面嗆聲,讓獅王感覺到小小的危機,才會這樣拿大炮轟小鳥。

  我當時說是命懸一線也不誇張,看來我的屍體沒灌著水泥從台灣海峽被打撈起來,還得感謝獅王的佛心。

  我不知道秀朗知不知道這些事,但從那天的表現看來,就算他知道,他也會白目地覺得沒什麼大不小,我身為男人應該挺得過去。

  有的時候,我真的會很深切地希望自己是個女人。部分同性戀到最後會跑去變性,這不單只是性別認同的問題,還是現實的問題。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拜託你,算我求你了,全世界就只剩你可以幫我了,恆恆。」

  我看著站在門口的小男孩,無言地望著站在他身邊的男人。

  好好的星期天早上,我還穿著四角內褲,腳上踏著夾拖,頭髮沒理、鬍子沒刮,連鼻毛都露了一截在外頭。本來想說給他睡到日上三竿,幸福地在床上滾來滾去,沒想到連七點都沒滾過,門鈴就不識相地響了。

  我打開門,又立即關上門。因為看見了極度傷眼的東西。

  「恆恆!」

  門外響起殺豬般地哀鳴,這世上會這麼叫我的人向來只有他一個。我其實叫吳正桓,這個中文零分的白癡,第一次在名單上看見我時就唸錯了我的名字,而我當時也夠白癡,竟就這樣讓他一直叫下去。

  顯然過了六年他毫無長進,繼續叫錯我的名字。比起他的臉,我更不想聽見他叫我的聲音,在兩害相衡取其輕之下,我還是一邊搔著頭,一邊重新開了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2/17新增:7-11將於此二週內分批寄出,因單一門市一日能處理的量有限,故請各位耐心等候,謝謝大家的包容>""<
 
爾朵新刊《裝置愛情》預購已截止,請各位不要再匯款過來了喔!等CWT26結束後,餘書會再做會後通販的^ ^。

這次爾朵也只有參加第一天12/11的活動,位置在巨蛋體育館1樓。

攤位名稱:Adorn爾朵

攤位號碼:O24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去停車。」他吶吶地說,用鑰匙打開了手銬的鎖頭。

  ***


  後來阿響和筑在病房裡見了面,寒喧了一陣。

  筑現在似乎什麼人都不想理,他一直坐在父親身邊,比以往任何時候還要安靜,他就這樣凝視著父親的臉,間或用棉布拭去父親淌出唾液的嘴角,一句話也沒多開口。

  修想筑一定在思考很多事情。初識的情境、交往時對方的模樣,以及把他騙去結婚時,那一臉賊笑的表情。第一次去醫院申請生育、第一次一起看模組表,決定第一個孩子的名字。以及修共同參與的,那過去三十年的點點滴滴。

  筑的身體很差,生育的藥物對筑的身體負擔太大,本來父親也有兩人終生無子的打算。但後來是筑自己開口,說生個一胎無妨,兩人間才有了修。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修最後把臉埋在許願嬌小的背上,許願的身體一點擋風的作用也沒有,風都吹到了他身上,刮骨般地疼,修的心中也是疼的,為了眼前的人而疼。

  抵達醫院所在的都市時,已經是三更半夜。那個都市靠海,說穿了也是個靠漁業維生的小城市,怪就怪筑搬到那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才會出了事連個醫院都不好找。

  許願隨便找了個地方停車,和修雙雙衝進醫院裡,問了櫃台的護士,才知道筑和父親已經在稍早到了。

  父親被送進了手術室,初步診斷好像是腦溢血之類的,這下修嚇的連手腳都僵了,許願從背後握住了他的手,修才稍微鎮定一點。

  他在手術室前的長椅上看見了獨自一人的筑,他背靠在牆上,彷彿假寐似地閉著眼睛。聽見修的腳步聲時,才驚醒似地抬起頭來。

  「爸……!」

  修衝上前去,一把抱住了長椅上的親人。筑一開始沒有反應,修見他臉色蒼白如紙,清俊的面容一瞬間像是老了數十歲,「修……」他沙啞地開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不是用手指洗,是用別的地方洗。」

  零一邊說,一邊興奮地跪直起來,脫了他的褲子。我發現他用和我一模一樣的器官,對準我後面的洞口,我嚇了一跳,想到那個技術很差的大叔,還有他那根髒髒的東西,恐懼一下子衝上心頭,我邊搖著頭,邊匆匆穿上了褲子。

  「不行,不可以,我不要用那裡洗。」

  零好勸歹勸,威逼利誘,變著各種法子哄我。

  但那晚的記憶太令我難過,我怎麼也沒答應零。零到最後莫可奈何,他從後面抱著我,和我赤裸裸地貼在一起,他要我答應他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後面如果不讓他洗,那也不能讓任何人用那個地方洗。

  「我答應你。」我點頭,洗那裡本來就不大舒服,我才不會隨便讓人洗。

  「你對著釘書機發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什麼都不存在

 

  那天冬天,有輛卡車闖進了我們家。

  說是卡車闖進我們家,倒不如說是卡車和我們家相撞比較合適。我們家本來就在我們家本來就在Y字路口的前端,風水先生來看過,還說我們家的風水非常好,有朝一日,我們家的小孩一定能夠出人頭地等等。

  以前也有發生過幾次車子闖進家裡的情況,有時候是小客車,有時候是煞車不及的機車,但頂多到撞破我們家的落地玻璃而已,不是很嚴重。

  所以在事情發生前,沒有人想過會發生這種事。

  我的雙親、哥哥,剛考上大學的姊姊,因為剛好齊聚在客廳裡,慶祝姊姊高中第一志願的關係,卡車直直地撞上他們的血肉之軀。

  爸爸首當其衝,聽說屍體還飛到三十公尺外的公路上,和卡車的殘骸混在一起,幾乎和車子變成一體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有件事……今天我在家的時候,有兩個人來,說是房屋仲介要來看屋。」

  他謹慎地問著,生怕自己不小心措辭太激烈,又刺激到阿響。上回在實驗大樓前的那幕讓修格外小心,現在的阿響敏感得令他如履薄冰。

  他告訴自己得像個盡職的未婚伴侶,從雙方共同的角度來看每件事情。

  「嗯,對啊,我請他們來看的。」阿響竟不否認,講得游裕從容。

  「所以說,阿響……你想把這間房子賣了?」修又問。

  「嗯,我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這屋子太大了,兩個人住這裡還得多繳水電,不太划算。我這幾年有些積蓄,加上這間房子的賣價,應該可以在市區買到不錯的物件,到時候一完婚我們就搬過去,我已經物色好地方了。」

  阿響微笑著說,彷彿這一切都是他們共同的計畫,而他正幸福地描摹未來的遠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給親愛的修:

  我去旅行了,很抱歉沒先知會你一聲。但人似乎總有這種忽然想旅行的時候,工作我不要了,獨立Case的客戶也辭退了,現在的我孑然一身,修。

  第一站去了萊茵河,我在海德堡的西側觀看萊茵河的落日,金色的光茫灑在河面的瞬間,我忽然明白尼布龍根的指環是如何出現在詩人的腦海。修,在那頃刻間,我的腦子裡彷彿也出現了一首詩,一首美好的歌。

  我真想現在就唱給你聽,修,我想把我現在所有的感覺都化成歌,唱給你聽。

  God Bless You。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