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會開始注意那個人的部落格,是因為室友Q的關係。
  
  我的室友Q是個非常喜歡思考的人,做什麼事情,哪怕是日常生活的小事都好,Q都可以用縝密的邏輯加以推理。
  
  例如把筷子伸出去夾菜時,Q會思考往右還是往左比較有利於迅速夾到想要的菜。
  
  例如帶他那隻臘腸狗出去溜時,Q會先上網查詢家附近的地理環境,以規劃出一條對狗最有運動效果、又不會妨礙到住居安寧的路線。又例如我帶女朋友回我們合租的屋子前,Q會慎重地檢討房間的擺設,並設計出最容易讓女孩子產生浪漫情懷的空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揚洋終於第一次臉紅起來,他微紅著頰,伸手去拿櫥櫃裡的潤滑劑。我仍然靠著床頭坐著,黑暗裡只見揚洋挺起身,學著我平常的樣子,把潤滑的凝膠塗滿指尖,然後緩慢地放入自己的後庭。

  緊窄的觸感讓他皺了一下眉頭,我有些嫉妒他的手指,這種做愛方式固然新鮮刺激,但也很煎熬。我光是看到這裡,就迫不及待想掰開揚洋的臀瓣,把我漲痛得要命的雞雞塞進去,不顧三七二十一衝刺到底。

  但這也讓我發覺到,我確實渴望著揚洋的身體,這點從來沒有變過。

  揚洋開始吻我,開始吻的很生澀,而後漸漸大膽起來。熱情的吻像是麻藥一般,揚洋不再恐懼,他用跪姿張開肌理分明的大腿,對準我的性器用力坐了下去。

  我呻吟了一聲,騎乘姿沒有這麼容易,我的陰莖只進去了一點點,剩下的是近乎折斷的疼痛。揚洋似乎也很難受,而且困惑,扭動著腰在我尖端上蹭著。

  我只好抱住揚洋的腰,輕聲湊近他耳邊,「慢點……輕點……」

  揚洋會意似地點點頭,我伸手在他腰上愛撫,他的舌頭纏著我的舌頭,我看見揚洋露出一種極為迷濛的神情。我的性器靠體重壓進他的體內,他發出一聲極長極細的哀鳴,嗚咽著呻吟出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覺得我才應該跟他說對不起,但聲音卻怎麼也擠不出喉嚨。我只能拚命地用手掩住口鼻,避免自己丟臉到在電話裡哭出聲來。
  
  ***
  
  
  毛在請了快一個禮拜的長假後,如常地回到公司上班。他那件事好像順利落幕了,警察也沒找他麻煩,畢竟對方是自己要自殺的。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但現在揚洋的提議就像把火,轟地一聲把我築起來的道具牆催毀了。我的身體鮮明地湧起各種關於阿晁的記憶,人還站在揚洋面前,我的性器卻已經悄悄勃起了。

  ***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我夢到我和揚洋在一起,我的性器深深沒入揚洋的身體,揚洋扭動著腰身,被我弄得哭叫不已。同時阿晁站在我的背後,也進入了我的體內,他的陰莖如往常一樣又大又粗,對著我橫衝直撞。而我夾在他們之間,整個人被淹沒在情慾的浪潮裡。

  夢裡的我欲仙欲死,被兩個人前後夾擊弄得高潮不斷。夢醒的我卻一身冷汗,被這恐怖的夢境搞得心神不寧。

  這場景彷彿點進我內心深處,最不可能也最不希望它發生的一角。但與其說是為夢境的內容感到恐懼,不如說是對我自己,在潛意識中竟然有這種想法感到驚悚。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終章
  
  共工的死訊比谿邊意料中還晚傳開。
  
  那些兵部遴選出來的都尉軍,在食妖林間發現共工的屍體時,谿邊猜想一定相當驚慌。這些和共工陌生的下屬,所想得到的第一件事,一定不是為共工感到悲傷,而是如何推卸責任,不讓這個媧羲「愛將」橫死的責任算到他們頭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還有……心動。

  ***


  高中的時候,我曾經迷過言情小說。

  那時候學校裡看言情小說的,幾乎都是女生,但是我高中時本來就以娘娘腔著稱,早上晚一點到校,課桌椅還會被班上同學搬到女生班的教室裡。比起和隔壁班學長打得火熱的傳聞,看言情小說根本是小菜一碟,對我的形象絲毫無損。

  我會喜歡看最初是因為故事裡很多帥哥,而我喜歡帥哥。

  言情小說裡也時有帥哥劈腿的情節,只是因為主角青一色全是女性,劈腿這種行為往往被描述得令人深惡痛絕。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從臥室拿了新的內褲換上,把短褲換成外出用的休閒長褲,匆匆離開了家門。

  ***


  我其實並沒有很確切的記憶,自己是什麼時候變成這種狀況的。

  我和揚洋交往得很早,我大學畢業,而揚洋剛進大學那年,我們就在一起了。我們是同一所大學的學長和學弟,還一起參加了口琴社。但是我們很快在另一個隱性的同志社團看見彼此,後來我們就不吹口琴了,改吹別的。

  我大學重考過一年,所以實質上大了揚洋四歲,這我一直沒和他說,在他面前,我年輕個一歲也算好事。

  揚洋很自然就接受了我,我們之間交往幾乎沒什麼障礙可言,家人是一回事,反正就算我搞上的是女人,我家人也不會知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第十五章 芍之華

  春天悄悄降臨皇城,朱雀街上四處可見將融未融的白雪,人群也彷彿從長眠中甦醒過來一般,拆下窗口擋風的橫條,敞開門扉,迎接三月第一道溫暖的陽光。

  傅家就逮之後,朝政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動。

  谿邊聽說刑天率領的禁衛軍闖入傅家時,傅白澤並沒有太多抵抗,只像是早知有此可能似的,對著西陵山的方向嗑了個響頭,就默默跟著禁衛走了。

  西陵山是歷代帝王陵墓所在地,傅白澤此舉的用意,無疑是提醒媧羲,他仍舊是二朝老臣,不容擅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要出門了嗎?」

  我把蓋在眼睛上的報紙挪下來一點,看著正對落地玻璃打領帶的揚洋。

  「嗯,教授說不定會先到,他是那種老是早到個二十分鐘的類型。何況我也要先確認一下硬體設備,學校設備這麼糟,要是投影機臨時出問題可就完了。」

  揚洋一邊調整領帶一邊說,我從沙發上翻身起來,揉了揉眼睛。

  「要我載你去嗎?可以快一點。」

  揚洋回頭對我笑著。「不用了,你難得特休,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他說著朝我走過來,然後俯下身。我會意似地挺起上身,先用唇碰觸他的臉頰,很快地便像磁鐵相吸那樣,找到了彼此的唇瓣,淺淺地碰了兩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第十四章 吉日
  
  陽離和幾個龔家的禁衛動作甚快,似乎早有預謀,一路鑽過商羊宮外的大片竹林,看方向竟是想往宮外闖。
  
  谿邊隨媧羲騎在快馬上,追在最前頭。這是他第二次與帝王並騎,照理說這種事情,實在不需要上皇親自出馬,不過谿邊現在漸漸發現,這位深謀遠慮的上皇某些地方真的像死小孩一樣,會做一些多餘到令人擔心的冒險行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怎麼可以這樣!簽書會所有事情都準備好了!讀者全部都在外面排隊了!連R市的媒體也全都來了!啊啊啊——許瑞堯,你這個混蛋!」

  「非常對不起,可是老師他……」

  「內 褲呢!我們準備好的兩百條簽名內 褲要怎麼辦!」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番外 男人何苦辦簽書會


  「老師!這是我一生一次的請求!」

  跪倒在阿秀老家客廳的電視前,編輯抬高了合十的雙手。

  「求求你!老師!看在我平日為您打掃家裡煮飯洗衣兼裝燈泡的分上,求求你!老師!求你一定要答應我這個微不足道的請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十三章 破斧
  
  「小谿,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貪狼對眼前的發展顯然大惑不解,只得求救似地看著谿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十二章 摽有梅
  
  見貪狼打開倉庫門,不知和門外山貓交待了什麼,谿邊悄悄靠近媧羲。
  
  「陛下,沒有問題嗎?我們隨他們攻入禁城的話,只怕會出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男人何苦當跟蹤狂


  「阿編,有跟蹤狂!」

  春節過了的那個夏日午後,老師這麼跟他說。他愣了一愣,隨即點頭:

  「老師,所以下一部是和跟蹤狂有關的故事嗎?不錯啊,很時髦。」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第十一章 湛露
  
  谿邊沿著宮城小跑了一圈,整個禁宮似乎都陷入戒備狀態,人人臉露緊張之色。谿邊本來想先找到陽離,沒有聽說傅家人被解職的消息,他應該還在禁宮內當職,再說傅白澤現在以保護子嗣的名義,應該有能力讓陽離接近媧羲。
  
  但繞了幾圈,都沒有見到陽離的影子,反而是右禁衛軍見他行蹤鬼祟,已有幾隊人馬朝他馳來打算盤問。谿邊沒有辦法,只得暫時拍馬離開宮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男人何苦養豬籠草


  除了照顧老師的生活起居,替作家找靈感也是編輯的重要任務之一。

  特別是這位老師一閃而過的靈感,可能就值上幾千刷的版稅時,編輯更是擔當了重責大任。不管老師是在蹲馬桶時、洗澎澎時、睡覺睡到一半作夢時,甚至是在山林深處與熊搏鬥時忽然有什麼靈感,想要和編輯討論時,他也要立刻現身。在他的心目中,這才是編輯的終極理想境界。

  這還是阿秀老師有靈感到時候。老師在想不出故事的時候,常常會有一些異想天開的想法,比如他會叫他坐在馬桶上一面學羅丹的沉思一面上廁所,叫他把市立圖書館第幾排地幾行第幾本書的第幾頁第幾句影印回來給他,或是叫他把整條街上的賓士『囚』字立牌全部拔回來(編:老師,這是違法的!),做成麥芽棒棒糖。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他打開那個人家的門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喂!怎麼回事,老師!老師你在那裡?」

  室內簡直就像是被搶匪洗劫三次再被核子彈炸過一樣,放眼望去已經沒有一樣東西是完整的了。沙發上端滿了像山一樣高的內衣褲(他永遠弄不懂他家為何有這麼多條內 褲)、桌上堆滿了早餐中餐晚餐宵夜x十天的遺蹟、疑似已經變成化石還結晶的翻倒垃圾筒。

  一隻蟑螂愉快地竄過他腳邊,再肆無忌憚地和廚房裡的伙伴會合。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第十章 南有嘉魚
  
  陽離說到做到,真在冬至那天安排了晚餐。
  
  那日禁衛也放了假,陽離和他穿上厚重的雪氅,禁衛服也沒換下,就坐上傅家派來接人的馬和長隨。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