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魚的逆襲


  「紀宜。」

  「嗯?」

  「我、我想上你。」

  「……小魚,我知道今天是愚人節。」

  看著洗過澡後,穿著尺寸稍嫌過大的浴袍,眼神認真地趴在自己身上,還跨開大腿壓著他的情人,紀宜推了一下眼鏡。

  「不,不是,小蟹,我是真的想上你。」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阿孝,阿孝。」然後很快改了回來。

  那天晚上下了一場短暫的雨,我把四扇窗關得緊緊的,裹著雜貨店偷來的毛毯,和阿孝依偎在狹小的駕駛座上。我們的體溫都很低,但都不再覺得冷了。

  接近天亮時,我在街上聽見幾聲警車通過的聲音,但沒有警察追過來,我想他們是一時不知道我們撞進了哪裡,這附近都是斷崖,一踏錯就萬劫不復。

  警察沒來,到是阿孝擱在零錢箱的手機響了,我拿起手機看了顯示欄,是陌生的電話。我看了一眼阿孝筋疲力盡的睡臉,把手機拿到耳邊,按了通話鍵。

  『喂?喂?是純孝嗎?是你對吧?你去哪裡了?我開車找了一整夜,但山上山下都找不到你,只好打電話回貨行問若叔你的電話。你還好嗎?我很抱歉,我早該看出你遇到麻煩的,只是你來得太突然,我沒有心裡準備,我很想幫你,能做得到的我都會盡力去做。但就像你看到的,我有家庭,還有學校的學生們,我的能力真的有限……』

  我沒有吭聲,電話那頭就繼續說下去:

  『純孝,你不要生氣,今天看見你的時候,你看起來有些不自在,是生氣我不幫你嗎?還是……我不知道,純孝,我真的不知道,我可能猜錯了,但是當年……當年的事情,終究只是大家年少輕狂,一時的錯誤而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阿孝把防撞桿藏在助手席和駕駛席間,「什麼人?你是誰?」他試探地問。

  「呼哈,有人嘛!幹嘛不開車燈啊小伙子,這樣子停在路中間很危險耶!怎麼啦,是拋錨了?還是沒油了?喂,你開一下車窗啦,聽到我說話沒?」

  我往車燈的方向一看,才發現停下來的是輛發財車,上面似乎載著一點貨物,車齡看起來很古,而且經常往返山裡的樣子,車輪上都是厚厚的泥巴。但怎麼看都不像警察。

  阿孝仍然不敢大意,他握防撞桿的手略鬆了一鬆,猶豫了一下,才搖下半片車窗。

  「要幹什麼?」阿孝冷冷地問。他開了車裡的燈,我才看清車窗外站的人,是個約莫五十出頭的大叔,看起來挺工人的模樣,肩膀上還掛著一條毛巾,

  「你們是沒油了喔?幹嘛不開燈停在路邊?」大叔問。

  我生怕他認出阿孝的臉,畢竟今天看了幾次電視,媒體都放出阿孝的照片了,阿孝的臉從國中到現在都沒什麼變,如果有人看了新聞,因而指認出來也是可能的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歡迎回家


  歡迎回家。

  對許多人而言,這應該是十分單純的一句話。

  彷彿只要打開門,走近玄關,在那盞你熟悉的燈光下,必定會有個什麼人,可能是你的父親、你的母親,你的情人或妻子,從繁忙的日常事務中抬起頭來,笑著對你說這句千篇一律的話。

  而你會對他點點頭,或許說聲「我回來晚了」,或許抱怨一下今晚的交通狀況。你會走進溫暖的燈光下,脫下一身的疲憊,你們或許會擁抱、會親吻,也可能什麼也不做,僅僅在擦肩而過時,交換一個確認彼此存在的眼神。

  有時候,你也可能是那個站在燈光下的人,笑著對另一人說:嗨,歡迎回家。

  然而只有很少數人知道,這句話對很少數人來講,是永遠也聽不見、也無法說出口的一句話。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