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紀嵐若無其事地說,工作人把繩索和安全扣交給他們,教導他們如何穿上那些裝備,還發給他們一張安全注意需知,紀嵐認真地聽講的。


  紀澤卻完全無心學習,他指尖發抖,站在高台上往下看,可以看到鏤空金屬網格板下的萬丈深淵。不要說往下跳了,光是站在那上面,紀澤就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小嵐,不要……」他一步一步往後退,紀嵐扣上腰間的安全扣,也沒有抬頭看他:


  「你也可以不玩,我不勉強你。」他淡淡地說。紀澤驚訝地抬起頭,紀嵐神色平靜,像在敘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踩動油門,男人忍不住問紀化。紀化「嗯?」了一聲:


  「好事?沒有什麼好事啊。」
 
  「……看你那種笑法,通常代表有讓你覺得高興的事吧。不是看到了有趣的東西,就是你又成功地整了什麼人吧?」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呃……為什麼二哥會忽然不理你呢?」


  這話不問還好,一問之下,紀澤的表情更垮了下來,


  「我、我是禽獸……」


  「…………」紀化沒吭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早上先醒來的是紀嵐,他從床上驚醒,發覺全身疼得像是要漲裂一樣。特別是後面那一點,同到紀嵐幾乎希望自己再度暈過去。


  他動了一下,才發覺紀澤還壓在他身上,卻早已睡得不省人事。


  強烈的羞恥感從紀嵐的腳趾湧進腦袋,湧遍全身,他不只覺得羞恥窘迫,還覺得憤怒,轉瞬又覺得心痛,諸般感覺擠壓著他,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光裸的肌膚接觸到狼籍的床單,紀嵐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有火在燒。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不用拿下來啊,很好看,要是再用釵什麼的盤上去,就是十足的古人了。真想看到你這模樣彈古箏的樣子。」


  紀嵐整個脖子都漲紅了,紀澤的話像風一樣,把他的心口整個包裹起來,連心跳都像不受他控制似的。他放棄扯下那些複雜的夾子,背靠在助手席上,


  「……男人就男人,什麼好看不好看的。」


  紀澤笑著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紀家的早晨



  「小嵐……我覺得,小桃她,好像有外遇耶。」


  位於辦公大廈頂樓的董事長辦公室,紀家長子的一天通常從那裡開始。


  平常不管發生什麼事都笑容滿面的紀澤,一大早就顯得有氣無力。他趴在辦公桌上,側頰貼著玻璃墊,看著正在為他煮咖啡的紀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老實說結婚那天……我嚇了一跳,就是你跟我說,你不能……不能行房的時候。並不是看不起你,而是你看起來一點也不在乎這件事,我遇過的男性,從來沒像你這樣子,對這種事情看得這麼淡的。」


  奈小姐年紀漸長,也沒有以前千金小姐的青澀了,她直率地說著:


  「你說是因為小時候的陰影,所以對性方面的事情無能為力,但是你在說的時候,卻不像在說你自己的事情那樣,一點情緒也沒有。離婚之後,我去調查了很多關於你的事,才知道你幫很多強暴犯辯護過,如果你說的是真的,對性真的這麼反感的話,為什麼還要在工作上選擇碰觸他們呢?」


  紀嵐張開口,聲音乾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紀家的午後



  「董事長慢走。」


  「董事長,辛苦你了。」


  結束早上的例行常董會議,紀家的大哥,同時也是現在紀家實際的大家長紀澤,快步走出了會議室。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告訴她接受會比較好,那個男人將比我好得多,他會給她一個家,給她一段世俗所謂的幸福,這些都是我不能給的,甚至會伸手毀掉的。」


  她仰起頸子,優美的像隻天鵝,


  「也許……現在回想起來,確實又是我的逃避,我希望她找個什麼人,男人或女人都好,這樣她就不會像那樣看著我。因為我很害怕,如果再繼續被她用那種眼光看著,我會沉溺下去、會無法自拔,我會和她一樣失控下去。」


  紀宜往前走了一步,介魚專心聽著女人說話,完全沒有注意: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伯母好像醒了,你不進去看她嗎?」


  他握住介魚些微發顫的肩頭,發覺他渾身冰涼,因為在醫院走廊,紀宜也不好公然吻他,只能撫摸著他微皺的眉心,像要把那裡的煩惱全部揉開:


  「怎麼了嗎,小魚?」


  介魚這才抬起頭來,過長的額髮下,雙眼滿是疑懼不定: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這裡?你確定?」


  「嗯,在這裡。」


  他把頭埋進紀宜的臂彎,又摸索地找到他的胸膛。紀宜忍不住微笑起來:


  「可以是可以,只是這裡什麼也沒準備,還有這張床,我擔心做到一半我們會滾下去,到時候驚動你媽就不好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紀宜笑了一下:「那沒什麼,紀家的人從小都得學樂器,就像現在才藝班那種程度而已,所謂上流社會社交必要技能。」紀宜些微自嘲地說著:「因為我四哥他學鋼琴,所以我就想說學小提琴,小時候我很喜歡我四哥,還希望有天能和他同台協奏。」


  小提琴長年無人使用,音幾乎都走掉了,紀宜拿在手上調整了很久。介魚看著他的動作,忽然說:「小蟹,拉首曲子吧。」


  紀宜有些意外地看著他,介魚跪坐回床上,認真地看著他,


  「拉吧,用蘭姊的琴。我……我想聽她的琴再一次發出聲音。」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各位親愛的讀者/買家您好:


 


  您預購的《剪刀上的蘑菇》首販/預購取書日為5/9(六)在這裡發一封郵件提醒您(請勿直接回覆此信,有問題請另寄信至客服信箱),務必記得在5/9當天至台北車站地下街取書。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番外 清明節的賀禮



  「媽,門鈴好像響了。」


  介希幫著把最後一盤菜端到餐桌上,看著廚房的母親喊道。婦人解下脖子上的圍裙,匆匆往外探了一下頭,慌張地說著:「我知道了,阿希,你把這個再端過去,這樣就全部好了。」介希接過菜盤問,


  「不用我去開門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