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會……先救你。」卻沒有看著紀化的眼睛。
  
  紀化終於不笑了,而是換上另一種憐憫的神情。
  
  「康云,你知道,你為什麼會被甩這麼多次嗎?」
  
  他說,很高興看見瓜子提起了興趣:「不是因為你沒用,也不是因為你長得衰,更不是因為你的個性不討人喜歡。而是因為你是康云。」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紀化跨過一堆紙箱,打開瓜子房間的門,裡面的東西他全都沒有動,是他特別吩咐裝箱人員的,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裡面幾乎沒什麼新東西,這男人即使住進這麼豪華的房子,房間也還是家徒四壁。
  
  空蕩蕩的,看得紀化的心頭,也跟著空蕩蕩起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他和主任說會再考慮一下,同事中就已經有人攔路恭喜他了。
  
  回到公寓之後,紀化坐在沙發裡搓著手心。瓜子還沒有回來,時機實在太美好,機會只有一次,他很快就可以擺脫這個寒酸的男人,而且一輩子都不會再看見他。
  
  永遠不會再看見他……紀化的眼前,忽然浮現男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吃著滿嘴甜食的模樣,好笑之餘,竟有一絲眷念。大概是他一生之中,所遇所見的,都是像家人這樣體面的紳士賢達,所以才會對這種卑微的生物,感到有點新奇吧?
  
  即使是遊戲,玩到現在也該夠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的時候,他們也什麼都不做,就這樣光著身體擁抱在一起,像對真正的戀人那樣。
  
  紀化幾乎教會了瓜子所有的SM遊戲,有些太殘忍了瓜子玩不來,紀化就教他玩最色的幾種。什麼皮鞭、滴蠟之類的還不夠看,還有貞操帶、浣腸什麼的一樣也沒少,漸漸地瓜子也越來越上癮,彷彿被他同化了似的,對他的身體更加肆無忌憚地需索。
  
  放射科的同仁都發現紀化最近的心情特別好,當然人人額手稱慶。「主治交了女朋友」、「紀醫師快娶老婆了」之類的傳聞更是不逕而走。還有人雞婆地拿了喜餅目錄說要給他參考,被紀化冷著臉轟了回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他忽然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竟拋下工作,大費周章地找人,還沒頭沒腦地跑到一個陌生男人家裡,餵藥看護還兼消毒,這輩子甚至連親人都沒有被他這樣照顧過。
  
  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匆匆從地上跳起,伸手想拿大衣,但看瓜子抱著他的大衣睡得正好,只好又收回手。反正現在五月了,不穿大衣也還凍不死人。
    
  他悄悄拎起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螢幕,果然密密麻麻地都是未接電話。
  
  他把手機丟進隨身包包裡,轉身就想走,回頭又看到地上的速食粥,想著男人醒來要是退燒,多半會有些食慾。於是又折返回去,把瓦斯爐扭開,選了一個看起來最乾淨的鍋子,把速食粥匆匆倒了下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被告?被告什麼?」


  「據說是性騷擾。就是那個王老醫師,他真的很衰耶,」


  Seven上了話梗,便淘淘不決起來:


  「好像是病患的外陰唇長了硬塊還什麼,就想說要觸診一下比較保險,明明護士什麼的都在場,王醫師不過說了句『腿稍微打開一點』,結果竟然就被告了。那個婦人覺得王醫師不但言語騷擾,還對她動了必要醫療行為以外的手腳。好像還請了婦權團體來抗議,你說有沒有無理取鬧?被害妄想嘛。」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紀化在肚裡暗笑,說得這樣冠冕堂皇,事實上慾望當頭時,還不是無法招架?正當紀化這麼想著的時候,額髮就被人抓了起來,男人竟然硬生生地推開自己,一路往後退回床頭:


  「不……不行!真的不可以!」


  他大叫著,好像真的很驚慌似的,慌忙整理了被紀化脫下一半的裡褲,又撫平了西裝褲,字慌慌張張地從床頭提了公事包。


  看到男人這副窩囊相,紀化的興致也被澆熄了大半,他再次從地上站起來,看著退到門口的男人:「……為什麼?」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紀化站在琴鍵前,在女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右手靈巧地滑過一道琴鍵,而後雙手一壓,竟是彈起曲子來,赫然便是女方剛才彈過的「小丑的晨歌」。然而遠比對方更加流暢、輕巧,充滿戲劇張力,還有某種難以言喻的魔力。


  紀化只彈了半曲,就笑著重新站了起來,彷彿剛才的表演不值一晒,


  「童年對我來說,就是怎麼樣討大人歡心。我也成功了喔,我的琴藝被家人稱讚,就連芭蕾舞,也是家裡人學得最久的,成績當然也很好,和紀家人應有的程度一樣好。我也拚命地扮演一個好哥哥的角色,特別是阿姨那個孩子,紀家最受寵的么子,」


  紀化一路笑著,回到位置上翹腳坐下:「我到今天為止一直很納悶,那個么子到底有哪裡好?但是很遺憾的,我們家從老頭子到大哥,全都疼他疼得像寶貝一樣。我本來想,要是這孩子可以被寵壞就好了,變成敗家子之類的,那樣我就贏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番外 小花



  Seven走出茶水間時,看見紀化正在走廊上,好像正在和什麼人說話。


  他拿著剛從沖下熱水的咖啡,裡面還冒著蒸氣。他本來是來放射科找人,想說既然路過了,就順便泡個咖啡,沒想到就看到本來應該已經下班的紀化。他交抱著雙手靠在走廊上,在他面前的大概是個住院,正一臉認真地聽紀化說話。


  Seven立刻來了興趣。他是紀化的摯友,雖然在同一間醫院裡,但是婦科和放射科平常沒什麼交集,他也很難得看到紀化在工作中的樣子。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你和那個人,是情侶吧?」小喬肯定地問。
  
  介魚其實早也心理有數,只是沒想到會被一個孩子當面這樣問,一時也有些支吾:
  
  「啊……嗯……嗯,算、算是吧。可是小喬……」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http://www.comicworld.com.tw/hp/2008/up/01_past_cwt/cp_13/cwt_CP13_nOK.html


俯瞰山頂的風景 A06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還有比這更典型的任性嗎?對,我們都是凡人,介老師,我們全是凡人,紀宜也好我也好,所以永遠摸不到你們、也活該摸不到你們,這一輩子。」
  
  他忽然伸高了掌,在大腿上重重拍了一下,
  
  「藝術家,哈!藝術家!」他竟吃吃地笑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來,陪我去見一個人。」
  
  紀宜掛著淚痕愣了一下:「人……?什麼人?」
  
  「是我的舊識,就是剛才的茱莉葉。」吳瑞對他眨了眨眼。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有時候介魚想和他親熱點,伸手摸他的五官,紀宜還會像嚇到一樣,半晌發現是介魚,才尷尬似地勉強一笑。就連早上慣例的吻,也顯得僵硬非常。
  
  原先介魚以為他是顧慮小喬。可是有一次小喬在睡覺,他和紀宜去附近吃宵夜,介魚看見紀宜唇邊有殘渣,便笑著想替他抹去,沒想到紀宜卻忽然縮了一下,臉上竟露出害怕的表情,把介魚也嚇了一跳。
  
  待發現是他,紀宜才趕快笑著圓場: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各位我做了一個蠢事...


  就是我送預購書到可米購時,他挑出了一些瑕疵書,
  把我拿去寄賣的書(沒夾特典),換進去預購書裡,


  結果我忘記把特典DM拿出來重夾Orz。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老師……你改邪歸正啦?」以前女王的招牌,就是螢光色的緊身衣,加上藝妓也相形失色的濃妝,還有一頭雞冠般的七色怒髮。
  
  沒想到男人聞言卻異常激動,抱著雙臂靠在窗台上,夾著菸揮舞起來:
  
  「改邪歸正個屁!是那些沒屁眼沒腦袋的校務人員,說什麼院長還是要有院長的樣子,代表戲劇學院的威儀!所以叫我平常節制一點。我說要我不能穿緊身衣不能染頭髮不能化妝的話,這個院長我就不接!」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個老師,當年還替小魚投過件,是我送去的。學生得獎的話,對指導老師並非完全沒有好處。」紀宜看著報導淡淡地說,介魚連唇都白了起來。
  
  下面作者訪談了前衛藝術界的前輩黃睿先生,也就是那時候對介魚多加讚譽的前輩,介魚只讀了幾行手就開始發抖,紀宜的表情也很嚴肅:
  
  「這位後輩剛出道的時候,我的確是很看好他。因為他的概念新穎、設計流暢,怎麼說……有一種急於出頭的氣息,像春天的新芽,說真的,老夫並不討厭這樣的野心,畢竟年輕人嘛,就是要有一點企圖心才好。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從昨天晚餐就沒吃什麼下肚,肚子裡空虛的發疼,他覺得口乾,整個身體彷彿擱淺的鯨魚般涸渴。冰涼的雨落在頰上,竟像是火燒一般燙,介魚覺得自己燒起來了,從頭髮、從眉間、從身上每一個受傷的創口,火辣辣地燒著。
  
  他已經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在哭了,因為眼睛和其他地方一樣地燙。
  
  他發抖著走到一座天橋上,從那個地方,可以遠遠看見市立美術館的影子。好遠好遠,遠得像假的一樣,就在幾天前,他還緊張兮兮地背誦著講稿,害怕面對頒獎典禮上欽羨他的人群。現在這些似乎也離他好遠,遠得像不曾發生過一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應該就可以店領了吧XD。
  寄書的話應該就要再等一下。


  另外,因為搬運途中的種種不可抗力因素,
  還有這次的下冊,不知道千業是怎麼了,
  有一半以上都切到有一點白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介魚依舊咬著唇:「我拿過……很多獎……我也不太記得……」
  
  吳瑞有點無奈似地看著他,「算了,你看看這張照片。這是那作品唯一的官方紀錄,還有一些那個作者自己拍的照片,但光是這個就夠了。」
  
  介魚往照片集上看了一眼,上面有自己多年以前的創作,而在跨頁照片的一小角,羅列著當年度佳作的作品。介魚看到那張照片,血色便從頰上褪去了。
  
  「這個是……」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