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林先生好像有點難以啟齒似的,抓了抓那頭微禿的白髮:「……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聽社工局那裡的人說過,小喬那孩子臉上的傷,就是他爸爸弄的。」


  「咦、咦咦?」


  「嗯,很不可置信對吧?對那麼小的孩子……事情已經發生過兩年了,那時候小喬大概七歲,剛上小學,好像是他媽媽想要逃跑,因為他爸爸……你知道的,這種案子社會局有好多,長期地虐待他媽媽,結果他爸爸氣得要命,拿起旁邊滾燙的油鍋就往她媽媽頭上倒,他媽媽首當其衝,全身都被燙得焦黑……幾乎當場就死亡了,」


  大概是看到介魚的臉色,林先生適時收住了話頭: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只會讓他越來越愧疚,同時也越來越煩燥。


  星期二的晚上,紀宜留在辦公室加班,介魚一個人待在家,準備第二天的教材時。接到一通意外的電話。


  是介希,他的小弟,也是家裡和他最親近的人之一。因為太久沒有見面,有些陌生的嗓音流進話筒時,介魚還愣了一下,


  「喂,小魚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預購&退訂截止


 


 


  3/28 預購&退訂全面截止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你家裡的事,讓介老師知道了嗎?」


  就在紀宜離開前,他竟忽然這麼說,讓紀宜僵了一下,目光銳利地回過頭來。


  「小蟹?」


  介魚虛弱叫了他一聲。紀宜才連忙回過頭,又忍不住瞥了凝立不動的男人一眼,這才帶著介魚匆匆上了計程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是他五歲時候的事,我那時候忙著展覽的作品,放他一個人在外面騎腳踏車玩,結果他騎到馬路上,被經過的大卡車捲到後輪下,唰地一聲就沒命了。而我竟然等到黃昏做完作品,走出工作室,看到一堆鄰居和警察圍在我家門口時,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大鍋自嘲地勾起唇角,在紀宜不知所措的視線下又乾了杯酒,


  「那之後我曾經想過要放棄創作,放棄雕刻這條路。藝術這條路太苦,聽說你以前唸戲劇的,應該也明白,那是苦到只有天才和怪胎,才能撐得過去的路。不,就算是天才或怪胎,也不見得每個都撐得過去。」


  紀宜聞言想起了一些人,跟著默然點了點頭。大鍋又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剪刀上的蘑菇-上冊書皮05.jpg (上冊)


剪刀上的蘑菇-下冊書皮05.jpg (下冊)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打從有記憶開始,介魚就覺得,自己在家裡好像可有可無,倒不是說父母不疼他、兄弟不愛他還是怎樣,而是存在感很薄弱。


  他的大姊介蘭,雖然只大他一歲,但是從小就像女王一樣,介魚以前很常去聽姊姊的小提琴發表會。上了國中後,因為是男女混校,即使在學校裡,也經常會看到大姊被一大群崇拜者圍繞著,而且男女都有。


  男人像僕役一樣自願被介蘭使喚蹂躪的景象,還有女人像小鳥一樣依在「學姊」懷裡的情形,介魚從小就看得很習慣了。


  小他兩歲的弟弟出生後,情況仍然沒有改變。介希是整個家裡和他最親近的人了,但是要說投合,還是有什麼地方格格不入。介魚經常從二樓的窗口,看著弟弟和一群看起來一樣活潑的朋友,勾肩搭背地笑鬧著跑出家門,再默默地縮回房中。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nstallation Love



  「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搖動酒杯裡的雞尾酒,紀宜舒展了一下枕得僵硬的手臂。他抬頭看著在吧台旁坐下的男人,對方舉起酒杯,用酒吧裡搭訕慣用的方式,斜斜地靠在他身邊的座位上。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在等人。」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剪刀上的蘑菇》現場領書預購需知


 


A.現場領書預購延長至3/27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再版調查表單填寫處:

http://0rz.tw/P16QH

本數過20時會加印,請各位想要實體書的朋友務必填寫。

非常感謝各位偵探助手同好的填答。^^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人物介紹



  習齊(出場年齡19)
  性別:男
  喜歡的東西:戲劇、年輕的肖瑜、習齋、對他好的人。
  討厭的東西:肖桓、大黃瓜。
  興趣:演戲、看戲、吃肖瑜煮的菜。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令瓜子驚訝的是,那竟比什麼性行為都親密,什麼都令人無法自拔。


  有次歡愛過後,瓜子緊抱著男人寬闊的背,把額髮抵在上頭:


  「喂。」


  他叫了他一聲。男人從鼻尖哼出慵懶好聽的聲音,微笑著回過頭,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