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10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貓與狗》預購網路需知


《貓與狗》廣告

adorncosum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騙人……」

  不自覺地喃喃吐出,這九年來雖然因為小壹的關係,小零遵守承諾,完全不和馮朝陽再聯絡。但心底深處他確也相信,這個剛硬正直的男人一定也在世界某處堅強地活著,甚至有時還想像他娶了漂亮老婆,成為職業運動員,在更多兄弟環繞下飲酒闊論,開懷大笑的樣子。

  ……這樣的男人,怎麼會這麼容易就死了?零簡直難以致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7

  「……清醒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

  刑天更加手足無措,任由少年拉著他在榻上坐下。

  房裡都是些少年少女,看見陌生人進來,俱都好奇地抬起頭來,刑天發現房中堆滿了娃娃,有的已然成型,栩栩如生地瞅著他笑,有的還是素體,被一個少年抱在手裡,正專心地替他繪上眉目。角落還堆著些輔助道具,還有刑天難以辨認種類的日出樂器,一個女孩手上揣著五彩的傀儡戲服,正一針一針地仔細縫補。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5
  
  少年時代的羽化江南,至少在獬角的記憶裡,是個鳥語花香,衣食無虞的天堂。
  
  騷人墨客,紅男綠女,金穀珊瑚,鄴水朱華,所見所聞盡是富貴風流。而一切光彩的中心,無不圍繞著號稱富可敵國、統領羽化數萬商號的淩家打轉。想當年多少富商子弟爭坐東床,為的便是和淩家攀上一點兒血緣關係。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譯自島田莊司《上高地の切り裂きジャック》中的同名作品。
  僅為譯者日文翻譯練習與自我參考之用,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截錄、引用與連結。
  事涉著作權問題,請各位閱覽者務必配合。台灣出版社如一經代理確定,本篇立即自網路上撤除。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4
  
  「殷伯,怎麼樣?」
  
  燭光劈啪,位於紅王府最深處的寢房如今隨光滅而漆黑。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3

  洛神城紅王府的雄性侍衛面臨有生以來最大的考驗。

  「不好意思,奴家和主人落難到此,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餓得奴家全身無力心跳加速,各位英俊好心的大哥,讓奴家和主人進去借住一宿好嗎?」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陛……」

  覺得再不制止這種愚行,自己的認知系統會有崩潰危機。未料才吐出一個字,馬上男人當臂一扯,已像王子救援公主般將他安置在懷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外傳 洛神

  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遊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綠波。

  ◇

  1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御手洗和那個黑人肩搭著肩走進了屋子。他們的年齡說是父子也不為過,非常要好的樣子。好像是在什麼地方的舊識關係的樣子。御手洗用英文向對方介紹我,這個時候,黑人把他的太陽眼鏡給拿了下來。像是射線一般的目光出現在我眼前,我被那股氣勢所震懾,一時呆立不動。這樣的眼神,我到如今還沒有遇過,那是彷彿印度的預言者一般的目光。這個時候我也明白,這個老人,他是為了把這樣的眼神遮起來,才一直戴著那副太陽眼鏡的。

  我的臉上泛起紅潮,滲出汗水,始終還神色僵硬地低著頭。但是他對我伸出了右手,似乎想要和我握手。不像我的樣子,他意外地坦率,一點遲疑也沒有。我和他握手,他那看透我般的目光以我最大的極限憾動著我的心,就算是笑的時候,那樣銳利的眼神給人的印象也沒有變。我為此不是出於自由意志,而是反射地,又把頭給低了下去,他卻敲了敲我的左手腕。我對自己卑屈的想法感到討厭,我不論如何,都不是那種可以堂堂長袖善舞的人類。

  御手洗邀請他在沙發上坐下。黑人用稍微拖拉般的腳步朝那裡走了過去,慢慢地彎下身坐下。然後御手洗他,

  『石岡君,拜託你熱紅茶!』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本文翻譯自島田莊司<御手洗のメロディ>中第二篇<SIVAD SELIM>,
  僅作為自我練習或自我參考之用,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引述,截錄或連結。
  請各位閱覽者務必配合。感謝各位。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舉例來說,最近也有發生這樣的事。御手洗和我,都是嗜吃甜食如命的人,在離我們的住處不遠的地方,有一家叫『LD』的蛋糕店,那裡有種叫『雞蛋慕絲』的傳統蛋糕,我們最近才發現到。這種蛋糕十分有人氣,我們發現他的時候更是如此,最早在午後四點以前,就會全部賣光光了。所以我們散步的途中,總是盡量趕在四點之前到那家店去,好買到那個蛋糕。

  沒錯,怪人如御手洗,他是個買東西的苦手。自己想要什麼東西,絕對不會自己去買。就算是跟我一起去店裡,買的人也一定是我。他自己會在外面等著,如果是比較大的店,他就會在店裡無所事事地轉來轉去,等到我買完回來給他為止。那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他也是這個樣子。

  當時,我把紙幣從錢包裡拿出來的時候,店外面的玻璃門開了,有個五,六歲左右的小女孩走了進,臉紅紅的,臉上掛著必死的表情。

  『那個,不好意思。』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翻譯自島田莊司<御手洗のダンス>中第四篇<近況報告>,
  僅作為自我練習或自我參考之用,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引述,截錄或連結。
  請各位閱覽者務必配合。感謝各位。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都是後話了。

  我和御手洗,在第二天中午踏上歸途。雖然說我的傷還沒好,醫生和有栖川都勸我們再等久一點,但御手洗在橫濱還有事要做,我也不想再待在旅館裡,簡單地做完筆錄後,我們就回房收拾行李,準備傍晚時起程回馬車道。

  放在御手洗房裡的黑色長形袋子,原來是把吉他。我不知道御手洗是用什麼方法,背著我把他帶來這裡,或是原先就寄在旅館裡,我想起他在帶我去屋頂前曾說過:『早知道就讓她打腳,就是斷肋骨也好一點啊。』看來他原先的計劃,應該是要懷舊地帶著吉他,在京都的暮色裡彈奏吧!可惜天不從人願,竟然讓他斷了一隻手。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病房裡第二次陷入沉默。

  御手洗的話,已經夠讓我驚嚇了,火村的推理更讓整個案件趨於明朗化。我不禁長聲欷歔,在這裡的人,沒有一個是存心要致東野先生於死地的,但許多因素堆砌在一起的結果,卻造就這樣悲慘的結果。人生還有比這更荒謬的事嗎?

  不過我也因此明白,為什麼我被和香小姐襲擊時,御手洗會出現得這麼及時了。因為他正在有栖川他們的房間搜索,而那個房間,就在宮部姊妹的斜對角,他一定是聽見了聲響,衝出來察看,才正好看見瀕臨死亡邊緣的我。這個男人總是在這種時候,才會出現在我觸手可及的所在。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解謎篇開始┼─



  我從極端的痛苦中清醒過來。
   
  即使之後給我一百萬元,我也不願再經歷一次那一刻的痛楚。雖然是躺平在床上,我卻覺得自己身體各部位是分散的,頭是頭,手是手,腳是腳,和石岡和己這個人一點關係也沒有。令人意外的是,我的腦子竟然還很清醒,昏過去前發生的事情,慢慢流過我的腦海:宮部姊妹、漆黑的房間、兇手和有栖川……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這對姊妹中的姊姊,在房間裡大發雷霆後,我就對宮部姊妹十分感興趣,對她們的證言,我也留上了心。

  當和美說出這些話時,我忽然想起我和御手洗,不就是這樣的關係嗎?每當偶爾有讀者說,他很喜歡我的書,是我的書迷時,後面總會附加一句『我是御手洗的崇拜者。』,或是『御手洗現在好嗎?要是有機會的話,真希望能做他的助手。』諸如此類的發言。沒有人在乎寫書的我究竟在想些什麼、做些什麼,他們關心的,注目的,永遠只有御手洗這個人而已。

  而和宮部姊妹不同的是,她們是有血緣關係的孿生姊妹。而我和御手洗,只是單純的朋友而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靜靜地站在他們身後。對於那些刑警,我雖然不像御手洗那麼厭惡,但根據之前的經驗,他們的確常習慣性地將會讓案情複雜化的證言,扭曲成有利於警方辦案的方向,甚至不惜威脅恫赫。我本來擔心有栖川會吃虧,不過看他的樣子,竟像和京都的警察很熟似的,他的朋友好像也是。所以我直到他答不出昨晚的去向,才終於插了嘴。

  御手洗對這個案子,好像一點興趣也沒有。自從警察出現在房間門口,他就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就連火村他們說要去勘探現場,他也沒有表現出一點參與的意思。

  『御手洗,你是怎麼了啊?』看著有栖川他們跟著警察離開,我也緊張起來,趕忙湊到御手洗身邊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栖川滑落池裡時,我還真是嚇一大跳,趕緊伸手把他托住,來不及去撿滾進池裡的酒罐,因為我的腰還在隱隱作痛,只好抱著他坐到池邊。

  『有栖?你怎麼了?』

  我把他的臉抬起來一看,有栖川整片頰都紅了,像楓葉的顏色一般,微微瞇著眼睛,好像介於半夢半醒間,我低聲叫他,他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