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5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Just a Driver


  王子從公車上驚醒,驚恐地跳了起來。

  「完蛋了!我錯過的要下車的站了!」

  公車司機回過頭來,看著這位衣衫襤褸,頭上卻戴著金光閃閃的皇冠的王子,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事實證明完全不能──但大叔發現時為時已晚。活到二十五歲他常甩別的女人,但是那次真的是第一次被狠狠的甩了,本來分手也沒什麼,只是那女人大概發現他骨子裡是同性戀,那天講了很難聽的話,還把他形容的一無是處。

  結果就是他跑去喝了酒,以為這樣就可忘記一切,才發現酒根本是催化劑,越喝心情越亂。這時少年忽然來到在他的租屋,以天使之姿出現在他面前,溫柔地安慰他破碎的心。

  他滿心溫暖地回應他,擁抱他,不知道怎麼開始的兩個人就摟著接起吻,他醉得迷迷糊糊,那時是十二月天,天氣冷得要命,國三的昶裕長得既高大又強壯,暖暖的像床綿被,結果他就不知為什麼鑽了進去,他也盡責地用手溫暖他身體每一個部位。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零與壹系列番外PartVI 自作自受


  打開門,大叔步入暗成一團的房間。

  不得不說台北的物價實在很貴,連在內湖一間鳥不生蛋的小旅館租間小套房住個三天,就差不多要花掉他和那個人四分之一月的薪水總和,本來還想多住個幾天,至少他已經很久沒有和台北的親朋好友見面,但是看見吃喝拉撒總帳單後還是決定早點飛回他可愛的雲林。畢竟檢事官又不像法官大人有終生俸,存點老本也是必要的。

  他一向非常瞻遠,不像某人。今天爽過就不管明天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零與壹系列番外 過了很久的端午番外


  小壹其實很會作菜。

  厚厚──笑了吧,你在笑了吧。就知道你會笑,大部分人聽見小壹會作菜,表情大概都跟聽見猴子會上樹差不多。特別是看見小壹綁上蕾絲邊小圍裙,一副沒事人樣的站在廚房裡燉紅蘿蔔時,大部分的訪客眼珠子都會直接滾出來。

  可是其實這是很好推理出來的。想想,和一個生活除了音樂還是只有音樂,手指除了拿來拉琴啥都不能幹的千金大小姐、以及一位整天捧著書,腦袋裡除了歌德就剩今天幾點睡的人型大貓住在一起,你能期望小壹指望誰?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來法庭上的氣氛很尷尬。
  
  那個中聽的證人忽然破口大罵起來,把原本在睡覺的幾個法官也吵醒起來。謊言被孟夏戳穿,好像讓他老臉很拉不下來的樣子,他還對著孟夏大吼:
  
  「老子中聽?老子的耳朵好的很!你這個沒長毛的小鬼敢說我中聽?」直到法警上來攔阻他,他才幾乎是被半拖著離開了法庭。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恍恍惚惚地來到大學,上午的課是肌動學,本來是物治系二年級的必修科目,但是因為當年答應罩我的同學最後被我引領走了。所以我被當了。
  
  我為什麼會進物理治療系,這件事連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想當初填志願時,我用落點分析非常慎重地填了前五十個志願,還考慮到我的興趣性向未來人生,想說應該可以上了,所以後面五十個就用擲筊決定,沒想到偏偏就讓我中了第五十一個聖筊決定的志願,這該說是神明的旨意還是神的惡作劇?
  
  我完全無心上課,教授在大講堂前解釋上肢關節的拮抗作用,我的腦海裡卻浮現昨天晚上,方教授凝視我的神情,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遺失的吶喊
  
  
  我按了公寓的電鈴,門很快就開了。出來開門的,是個年約四五十歲的女性,穿著一身淨白的淡粉色襯衫,頭髮整整齊齊地挽在腦後,只有幾絲微不可見銀絲。臉色看起來很蒼白,沒有化妝的唇抿得緊緊的,鼻子上架著眼鏡。
  
  她從眼鏡後審慎地看了我一會,對我無聲地點了一下頭。
  
  「請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4

  這是個短促的旅成,船慢慢地向右回轉,往與陸地相對的直角,山下公園的方向前進。船靠近冰川丸,再從冰川丸旁邊駛入港口。

  『嘿--已經到了啊!』

  里美有些不滿地說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翻譯 里美上京 上

  本文為島田莊司<最後のデンナ>中第一篇<里美上京>的全文翻譯。譯者是素熙。純為自我參考與自我練習之用,除了網誌以外不會公開在任何地方,也不會從事任何營利行為。

  本文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引文,連結及截錄,敬請各位瀏覽者務必需配合。(鞠躬)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討厭,阿麟,看妳幹得好事!」

  「誰叫凰姊老是躲躲閃閃,這麼不乾脆。」

  吐舌一笑,李麟也知自己闖了小禍,背後靈奶娘早上前替李凰揭過紗氅,到內房拿了替換衣物來。皇朝女性貴族受懷仁關外影響,對於穿著也相對大膽,李凰裡頭只穿了件蓮紋出水淡紅抹胸,外披蔥綠紗肩,此時一經破壞,裡頭酥乳若隱若現。抬頭見少年兄弟倆目瞪口呆,早已免費觀賞姊妹鬩牆戲良久,純鈞將頭埋入兄長背後,從耳根到後頸一片通紅。少年擺擺手笑了:

  「請繼續,不用顧慮我們……純鈞看得很開心喔。」聽哥哥污蔑自己,純鈞忙抬首叫道: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

  亂曰:「鸞鳥鳳凰,日以遠兮。燕雀烏鴉,朝堂壇兮;露申辛夷,死林薄兮……」

  ◇    ◇    ◇

  「啊,你看,純鈞,重寧宮的朱槿都開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1、請問您是攻方,還是受方?

John:這還用說嗎?(茶)
我:……你別太得意,你不知道這種光源氏計畫的配對,長大之後都會逆攻受的嗎?
John:…………

52、為什麼如此決定呢?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夫妻相性一百問 動物戀愛(John與我篇)


【1】請問您的名字?
  John:John。
  我:…………
  John:怎麼啦?
  我:我好像……沒有名字?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

  國王斬釘截鐵地說,他跳下馬來。作家一片茫然,他弄不懂國王的意思,看著他背好獵槍走近自己,他穿著上好的白羊襖,國王只穿了件披風,卻絲毫不見冷態。他抓住作家的下顎,用姆指撫著他蒼白的唇。作家為他這個動作顫抖著:

  「你在為我擔心嗎,作家蘇藍?」

  「我……」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七

  城堡裡的時間,像是停滯了一樣。作家只能從窗外的季節變化,察覺光陰的流逝。

  他被安排在城堡的最高處,塔頂的閣樓,只要從窗口看出去,就可以俯瞰整個國度。國王經常召喚他去,要他為他訴說在異國旅遊的故事,各種奇人異事、各種艱辛困難,唯一不問的只有蘇藍在這個國家的故事,他的童年和他的家庭。國王仍舊經常出巡,坐在他那形制特異、找不到出口的馬車裡,隨身也一定帶著作家。

  拉卡被安排在新娘的房間裡,在城堡的最深處,國王沒有限制作家去見他,作家也就經常跑到拉卡的房間去。國王按照承諾,給了他編織用的絲線和工具,還有教導他的老師,讓他跟進城前一般地生活。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蘿拉的誘惑



  「嗯……」

  「喔……天呀……」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母親節……吧?


  典典困惑地瞪著矮書桌上的美勞用具。

  「各位小朋友,你們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母親節!」菊花班的學生向來很合作。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我把貓抱進懷裡,想起火村似乎十分喜歡貓,心裡就覺得好笑。除了貓舌(怕燙)這點之外,這種動物和火村的形象根本一點都不搭嘛。
  
  我尤其不能想像一隻貓邋遢的樣子,真不曉得那傢伙怎麼會這麼喜歡?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貓與狗



  『是石岡和己老師嗎?』

  老實說,筆耕這麼多年,靠著寫御手洗的故事,雖然說不上是什麼知名作家,但好歹也能算是個靠文字吃飯的人。但聽到出版社的人這麼正經地稱呼我為『老師』,感覺就像第一次聽見竹越刑警稱呼御手洗老師一樣彆扭。招呼我進來的人替我開了門,把我請進編輯部的會客室裡坐了,我還是不安地撫了撫大腿的西裝褲。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有點像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

第四幕

  場景:皇后花園裡的蘑菇。
  時間:反正已經不是下午六點鐘了。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